谢邀,精神状态良好

出自专栏《偷偷看你:在你心尖贪睡》

娱乐圈出走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我摊牌了,我不干了,爱咋咋地吧。

从此放飞自我了。

我去搞直播,他们说我唱跳双废。

无所谓,走自己的路,瞎别人的眼。

打嘴炮我最在行,阴阳怪气更是炉火纯青。

从此娱乐圈多了一股清奇的泥石流。

直播间我靠胡说八道让骗子转我三万块,他让我看看脑子。

上访谈节目主持人被我怼得瑟瑟发抖。

就连人人望而远之的影帝都被我阴阳得嘴角直抽。

网友评曰:路过的狗都得被许知意骂一句为什么不去吃屎。

大家直呼「666」。

「许知意的知言知语很符合我当下的精神状态。」

「发疯文学爱了爱了,话说她真的能在娱乐圈待长久吗?」

「她每句话都落在了我意想不到的地方。」

「如何打败许知意?首先你得捂住她的嘴。」

就这样,姐靠嘴炮火了。

1

我很糊。

摊煎饼忘了翻面的那种糊。

娱乐圈出走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我经纪人都不愿意管我,任由我自己扑腾。

「爱咋咋地吧,别犯事就行。能进厂就进,还能包吃住。」

这经纪人原话。

你听听,人言否?

进厂,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但是生存还是死亡,我还是很容易抉择的。

2

为了混口饭吃,我每天都会准时在某平台上开播。

主要是表演点小才艺。

有时候是唱歌。

我唱得忘我。

弹幕也不忘刷「妈呀,感觉耳朵好像被强暴了」「这位女士,你有考虑过打职业吗」「别开腔,自己人」「别折磨我了,你倒是问我犯了什么事啊!我全都招」等话语来支持鼓励我。

有时候是跳舞。

时下最热门的 K-Pop 舞。

当然我全都不会。

我只会个第三套全国少儿广播体操《七彩阳光》。

弹幕更是齐刷刷地飘过:

「哎妈,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了。」

「怎么会有人跳个广播体操还忘动作的?很难吗?」

「大姐,同手同脚了。」

「天天看她跳我都会了,她还忘记动作呢。」

「有些人不火是有原因的。」

唱跳双废的我每天都被不同的话语鼓励着。

我很感动,主动将直播延长了半个小时。

粉丝也被我的坚持打动:「我去,怎么会有人主动加班的?」

我明白,我都明白,我也很感动。

3

在我勤勤恳恳地唱了一百八十遍《忘情水》并跳了二百三十场《七彩阳光》后,我惊奇地发现,刚进平台时靠人气攒的十几万粉丝走得只剩几千个了。

掉粉速度堪比塌房。

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他们不懂欣赏。

毕竟,人生难得遇知己。

所以对着直播间里那伶仃的几百人,我兴致缺缺。

一改往日风格,跟直播间的网友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有个网友问我当明星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我掐指一算:「不到一个亿。」

网友:「……」

网友:「能具体点吗?」

我:「一万八千九百四十六点七七二三八六六。」

网友:「谢谢,够具体了。」

一条夹枪带炮的弹幕飘过:「真能吹啊……」

我莞尔一笑:「那哪能比得上你?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奔跑的牛都是你吹出来的。」

网友:「……」

那条弹幕还在跟我杠:「说那么多估计牛排都没吃过。」

我一寻思:「这还真吃过。」

「不会吃的是八分熟的吧哈哈哈。」

我摆摆手:「不不不,我都是每天清晨迎着第一缕阳光追着牛屁股就开啃了。」

那个网友彻底闭麦了。

又有个网友提问:「姐姐,有男朋友吗?」

我反问:「怎么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弹幕瞬间刷了起来,一水的「666」。

网友们八卦上头:「所以你有女朋友?」

我摊手:「没有。」

网友:「……」

我又道:「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我……」

弹幕又开始刷:「有男朋友???」

我一摊手:「但是我也没男朋友。」

网友:「你是懂断句的。」

我羞涩一笑:「别夸,害羞!」

网友:「……」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4

就这样和网友们友好地交流到了半夜。

离下播还有半小时的时候。

手机响了。

我接起,对面是陌生的男声。

「你好,请问是机主本人吗?」

声音四平八稳,甚至还有点好听。

我邪魅一笑,据我小学一年级被骗走糖果、初中被骗走绝版漫画、高中被骗走初吻到大三被骗了近两万块的经验推断,这肯定是诈骗电话。

估计下一句就该说我犯了什么事,需要带着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了。

无所谓,我会出手。

笑话,我一个演艺班出身的还斗不过你个业余的牛鬼蛇神。

5

我清了清嗓子:「不是。」

对面愣了两秒,随即道:「那您是机主的亲人或朋友?」

我微微一笑:「也不是。」

这下对面的不淡定了,沉默了近一分钟:「……那这手机是?」

我答曰:「手机刚偷的,我哪知道是谁的。」

对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弹幕炸了。

我瞄了一眼,嚯,好多人。

弹幕密密麻麻的「666」。

手机里传来声音:「我不是骗子。」

我点点头:「无所屌谓,我觉得是就行。」

「……」

「我没开玩笑,我充话费充到你手机上了。」

我点头:「那充错手机这事话费它知道吗?」

「……」

那头声音明显压着火气:「我不知道它知不知道,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话费的去处。」

我点点头:「嗯,那你有问过话费的意见吗?它的经历你了解吗?你不了解,你只关心你自己,你只想着自己的钱没有了,你却没想过它千里迢迢从电信局赶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你有没有想过是你对它不好它才选择了离开你,你不要老是埋怨别人,你要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很显然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关心过它,你只在乎你自己,它忍无可忍才跑到了我手机上。」

「……」

对面:「……话费我不要了,你去二院看看脑子吧。」

我不满:「只让我看脑子?那眼睛呢?那鼻子呢?那耳朵、嘴巴和脖子呢?它们不配吗?你歧视显性器官?哎等一下……」

余光瞄到电脑屏幕。

那弹幕跟疯了似的,前赴后继地涨。

直播间人气直冲百万。

满屏的「666」差点闪花我的眼。

耳朵里传来嘟嘟声,我被挂了。

下一秒,支付宝到账三万元。

我愣了。

直播间炸了。

6

隔天。

我正优哉游哉地接着矿泉水,我的经纪人,哦,就是那个劝我进厂的,「腾腾腾」来到我跟前对我讨好地笑。

「知意宝贝,在干吗呢?」

声音还有亿点点夹。

我看着她刻意地微笑套近乎,又看了看手里的杯子,水流簌簌而下。

我一本正经回答:「尿尿。」

可怜的娃,年纪轻轻怎么就瞎了?

「……」

不愧是带我的经纪人,就短暂地僵了一下,立马恢复了笑容:「……哈哈哈你人真搞笑。」

经纪人的微笑很勉强,能看出来抽搐的嘴角差点都勾不上去。

我抿了一口水,再接再厉道:「哪有你的人生搞笑?」

「……」

经纪人捂住胸口:「别阴阳我了行吗?我找你来有大事。」

我笑了笑:「有什么大事能比得上我拧螺丝?」

经纪人恨不得拿大喇叭吆喝:「你上热搜了,你来热度了,你要火了!!!」

经纪人激动得原地三蹦,结果看我一脸淡然,纳闷道:「你不高兴吗?」

我看着她递过来的手机,热搜前三都是我:

#许知意发疯文学。

#许知意=本人的精神状态。

#许知意知言知语 6 姐。

我又抿了一口水,评价道:「我这一生作恶多端,这都是我应得的。」

经纪人:「……」

7

因为这难得的热度,经纪人起早贪黑地给我接了个专访。

一大早,她披头散发地握着我的肩膀耳提面命。

「记住,这是你翻身的好时机,一定要树立好自己的形象,争取多吸点路人粉!」

无所谓,我已经放飞自我了。

喜欢我的人自然会喜欢我,不喜欢我的再怎么讨好也不见得会喜欢。

专访现场,我早早来到坐在了嘉宾位上。

只不过准备了两个嘉宾位,难道等会还会来个同伙?

主持人小姐姐踩着高跟鞋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许小姐你好,我是主持人默默,欢迎来到默默访谈直播间。」

我起身握手,微笑点头。

瞥了一眼手机,直播间热度惊人。

已经好多条弹幕了,惹眼的有好几句。

「千万别让她张嘴!」

「6 姐一开口,这天都得抖一抖。」

「主持人小姐姐快捂住她的嘴!」

我:「嗯?」姐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主持人开口了:「我看许小姐的名字非常诗情画意,想必取的时候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吧?」

我没吭声:「……」

没得到我的回答,主持人又叫了一声:「许小姐?」

我摆摆手:「等一下,我查个百度,哦,知意,知一般指知道、相知、知识、见解、知己、友好、知书达理等。意指心思、心愿、愿望、人或事物流露的情态……」

主持人:「……」

我还有最后一句:「本词条解释来源于百度百科。」

主持人尴尬地笑笑:「哦,那许小姐的名字真有韵味,不知道是哪个文化人给许小姐取得名字?」

我一本正经回答:「我。」

主持人愣了:「许、许小姐自己取的?」

搁娘胎里百度……吗?

弹幕满屏的「666」。

我反问道:「难道我不像个文化人?」

质疑我?

主持人尬笑:「……重点不是这个哈哈……」

槽点很多,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从何而吐。

我瞥了一眼手机,嗯,人气高涨。

又是满屏的「666」。

还有网友在那煽风点火。

「不愧是 6 姐,这一开口主持人小姐姐都懵了。」

「6 姐勇敢飞,6 友永相随。」

「许知意的嘴可以出租了。」

主持人调整好姿态满面笑容道:「我前段时间看了许小姐的直播,发现许小姐特别喜欢唱歌跳舞呢,这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点点头:「有原因。」

主持人顺杆儿爬:「哦?」

我很诚实:「别的我也不会。」

主持人:「……」听出来你很诚实了。

弹幕:

「许知意,其实你唱歌跳舞也不行。」

「哈哈哈,666。」

「她是怎么做到每句话都落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的?」

我继续道:「其实我挺喜欢唱歌的,这主要是因为我初中时一位带我的恩师。」

主持人表情很是好奇:「展开讲讲。」

我娓娓道来:「那时的我年少轻狂,懵懂无知,怀着一腔热忱为了热爱的东西赴汤蹈火。我每天都会偷偷溜进我们学校废弃的体育室,在那里练习唱歌。而我的恩师就在附近做木工,他每天都会听着我的歌声做木工,终于他被我的坚持所打动。」

主持人沉思道:「难道他是隐藏的音乐界巨佬,被你的坚持所打动,收你为徒,教你唱歌了?」

我摇头:「他唱得还不如我。」

主持人:「……」

我继续道:「他被我的坚持所打动,终于站了出来,对我说,『孩子,跟我学做木工吧』!」

主持人:「?」为啥是这个发展?

我:「他说他做木工时拉锯的声音和我唱歌的声音很像,就想着我应该是个做木工的可造之才。」

「……」

主持人擦擦汗:「那许小姐会做木工?」

我:「不。我把他打了一顿。」

主持人:「……」我就不该问。

弹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去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主持人安慰我:「其实许小姐唱歌挺不错的,一直以另类的唱法和独特的嗓音深受大家喜爱。」

我感动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主持人:「……」我就客气一下你别当真啊!

弹幕:

「哈哈哈 6 姐的迷之自信。」

「高情商:另类的唱法和独特的嗓音。低情商:跑调且难听。」

「点开之前我从来没想过那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

8

主持人:「其实除了许小姐,今天我们直播间也来了位重量级的嘉宾。」

我点头,果然,接着主持人腾地站了起来:「让我们掌声有请蝉联三冠的沈庭均沈影帝!」

嚯,我也赶紧站了起来。

原来是他……

这可真是,用沈庭均的话来说叫冤家路窄。

那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回头草来了哈哈哈哈。

主持人话音刚落,沈庭均走着模特步就上来了,宽肩窄腰,甚是惹眼。

我眼直接黏他身上抠都扣抠下来。

沈庭均礼貌地跟主持人握了握手,一扭头看见我一怔,随之换上礼貌疏离的笑也和我握了握手。

三人就位。

弹幕直接炸了,热度更是一度破亿。

「哇哇哇,沈庭均!好帅啊啊啊啊!!」

「我去,沈庭均都来了,这趟直播没白来!」

「沈影帝今天穿得好辣,超了。」

沈庭均今天穿了个深 V 玫紫色西服,sexy。

我若有所思地瞄了一眼,默默吞了吞口水。

嗯,的确很辣。

沈庭均看着那条评论很纳闷:「超了,是什么意思?」

沈庭均走的是老干部风,平常不怎么上网,现在流行的网络热梗他懂得不多。

主持人慌得直擦汗:「啊这个这个这个……」

我存心想逗逗他,顺嘴接过话茬:「这你都不知道?」

沈庭均慢悠悠地瞥了我一眼,三分薄凉、三分愠怒、三分漫不经心,外加一分对我淡淡的嘲讽。

我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年了,还是开不起玩笑哈。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那么凶干吗?

我嬉皮笑脸上赶着讨好:「超就是超越,她想超越自己,说明你的粉丝很有上进心嘛。」

主持人:「……」

主持人笑得生无可恋:「……哈哈哈,是这个意思哈哈哈。」

我是谁,我在哪?help me!

弹幕:

「这个解释 666。」

「这个解释很合理。」

「看见 6 姐和沈影帝脚下的三室一厅了吗?都是主持人小姐姐抠出来的。」

「我怎么感觉这俩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的?」

「楼上的+1。」

「+10086。」

「+身份证号。」

主持人尬笑半天,看我俩没点动静,尴尬地转移了话题:「听说沈影帝下一部新剧要上了,方便透露一下题材吗?」

沈庭均:「不好意思,不太方便。」

主持人:「……」

主持人恨不得原地辞职。

我有点替主持人打抱不平:「沈影帝,人家难得采访你一下,你这捂得跟商业机密似的,题材是什么很敏感的东西吗?有什么不能说的?」

沈庭均扭头看我:「你什么意思?」

他这句话说得凉飕飕的,显然对我的话很不满。

气氛陷入焦灼,主持人夹在我们中间狂飙汗。

还问我什么意思?

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状:「忘了沈影帝刚从美国回来,估计是听不懂中文了,你瞧我这记性。」

我忙又补上中译英:「The lady want caifang you,you see thing.」(这位小姐想采访你,你懂点事。)

主持人 and 沈庭均:「……」

你是懂中译英的。

沈庭均的粉丝闻着味来了,逮着我好一顿骂。

弹幕:

「服了,这女的阴阳怪气我们家庭均。」

「我们沈影帝一下飞机就来这采访,遇到这么个人,心疼均均。」

「有些人有点名气就来蹭我家哥哥。」

看着那些喷我的评论,我心头火起,不能忍不能忍。

啊,你家沈庭均,正宫在此,还敢叫嚣。

还有这个,什么叫「有些人有点名气就来蹭我家哥哥」?

我笑了,张口就来:「有些狗说他主人两句就开始叫。」

主持人忙打圆场:「呃,我们进入下个环节……」

可惜战争已经爆发。

被砸中的狗不满了,叫了起来。

弹幕:

「搁这阴阳怪气谁呢,说你蹭都是抬举你了。」

我乐了:「哟,完形填空一定做得很好吧,挺会对号入座啊。」

主持人:「……」

妈的,这班不上也罢!

主持人就差上手捂我的嘴了:「好,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在此之前先插播两条广告,大家一会见。」

9

后台。

经纪人脸上遍布阴云:「我真后悔,我应该给你的嘴买个门的。」

我笑道:「现在买也不迟。」

经纪人气得发疯:「你是看见沈庭均上头了吗?你路人缘直接崩盘了!」

我:「你没看见他为难人家主持人呢。」

经纪人给我竖大拇指:「你俩半斤八两。」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远不及他。」

经纪人:「……」

大哥你脸掉地上了。

最后,经纪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少说话!」

甚至临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恨不得直接在我嘴上缝个拉链。

距上台还有个几分钟,我在去的路上慢悠悠地散步似的消磨时间。

路过化妆间,一眼便看见正在补妆的沈庭均。

我忍不住驻足欣赏,像欣赏雨后沾满点点水珠含羞带怯的荷花。

沈庭均抬着头,眉眼跟画上去的似的。

这远远的一眼,就像很多年以前,那初遇之喜、乍见之欢。

沈庭均长得好,用我们那方言,是极为排场。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么个谪仙似的人要是栽我手里,那我死也瞑目了。

后来分手的时候我也在想,我这辈子都再找不到比他好看到只一眼便沉沦的人了。

兜来转去,最后令我心间泛起阵阵涟漪的还是他。

沈庭均睁开眼,猝不及防地和我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他惬意平常地看过来。

我肆无忌惮地细细打量,甚至还挑了个眉。

沈庭均站了起来,低头跟自己的助理耳语了几句,便往我这边来。

他腿长,没几步就到了。

沈庭均声音清冷:「有事?」

我摇摇头,厚颜无耻道:「没事,主要是人遇到美好的事物总想驻足观赏一下。」

沈庭均:「……」

沈庭均深深看了我一眼,说出了内心疑问:「从刚才我就想问你,你一上台就一直看着我,许知意。」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有这么明显吗?」

沈庭均回答:「我甚至可以脑补出你流着的口水。」

我竖起大拇指:「那你想象力太丰富了。」

「许知意。」

我的名字被沈庭均咬在舌尖上细细咂摸,他的声音里夹杂着讽刺的味道。

「你是想吃回头草吗?」

我厚颜无耻道:「有草吃就不错了,我这人不挑食。」

沈庭均:「……」

沈庭均笑意如花:「许知意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好马不吃回头草。」

我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没听过。」

我只听过,不管啥草,能吃饱就是好草。

「……」

聊不下去了,聊不下去了。

沈庭均气得扭头就想走,我死死拽住他的胳膊。

他脸色铁青:「撒手!」

我睁眼说瞎话:「不好意思,我没手。」

沈庭均翻了个白眼:「那抓我的是啥?!」

我厚颜无耻道:「爪子。」

沈庭均怒了:「撒开你的爪子!」

我乐了:「人哪有爪子?」

沈庭均:「……」

看得出来沈庭均很无语。

我再接再厉道:「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我这人吧,九十斤的体重,八十斤的反骨,我不仅要吃回头草,我还要连根带土地都吃干净!」

沈庭均停了动作,看着我,恨铁不成钢道:「你早干吗去了?」

我疑惑:「我没有枣啊,怎么你想吃枣了?」

我现在就给你去买。

沈庭均气得声音都在抖:「许知意!」

我嘿嘿一笑:「现在也不迟。」

沈庭均气笑了:「所以你兜兜装转回来发现还是我适合你,就死皮赖脸地来求和了?」

我信誓旦旦:「对!就像你当初死皮赖脸地追我一样。」

沈庭均惊呆状:「我什么时候死皮赖脸了?!」

我:「啊不好意思,换个词,像你当初那样死乞白赖地追我。」

沈庭均:「……」

这俩有区别吗?

沈庭均一个劲往后撤,想脱离我的掌控:「放手!」

我两手并用,双腿一夹:「不放!」

沈庭均面上染上薄红:「许知意!!」

姿势不太雅观。

我厚颜无耻道:「唉!叫我叫那么甜干吗?」

沈庭均:「……」

那年我双手插兜,被揍得鼻青脸肿也不肯撒手。

10

广告结束,三人落座。

主持人又恢复了勃勃生机的状态:「欢迎各位宝子回到我们直播间,我们现在进入下个环节。」

我瞄了一眼弹幕。

嗯,祥和了许多。

刚刚戾气很重的粉丝不见了。

剩下一堆搞笑玩梗的网友。

主持人摩拳擦掌:「请问两位最近有什么趣事可以分享的吗?沈影帝先来。」

沈庭均沉思一会,娓娓道来:「最近遇到了个脑子构造比较另类的一个人。」

高情商:脑子构造比较另类。

低情商:傻 13。

我暗暗鼓掌,不愧是影帝,说脏话都说得那么委婉。

可接下来我就笑不出来了。

沈庭均继续道:「我当时充话费不小心充到她手机上了,我好言好语,礼貌非常,可是她回我一堆听不懂的话。挂掉电话我就联系了二院,可人家说近几天没有丢人……」

我:「……」

主持人:「……」

弹幕:

「哈哈哈,6 姐表情都凝固了。」

「沈影帝是真不上网啊。」

「我去冤家路窄了,小说照进现实。」

主持人表情勉强:「……那那然后呢?」

沈庭均:「我觉得她是个可怜人,就给她转了三万块。」

我:「……」

谢谢你,温暖我这个可怜人。

主持人憋笑憋得差点舌头打结:「那么许小姐近期有什么有趣的事分享吗?」

我莞尔一笑。

有,那我可太有了。

我:「我最近遇到个骗子。」

弹幕:

「哈哈哈,我已经预知到事情的发展了。」

「都让开,6 姐要开大了。」

「三句话让骗子转了我三万块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道:「但是吧那个骗子傻乎乎的,他本来想骗我的钱,结果一不小心……」

弹幕:

「哈哈哈,一不小心把自己三万块搭进去了。」

「一不小心赔本了哈哈哈。」

「一不小心被 6 姐制裁了哈哈哈。」

主持人兴致盎然:「一不小心怎么了?」

我莞尔一笑,若有所指地看了沈庭均一眼:「结果一不小心把我的心骗走了。」

主持人:「!」

沈庭均:「?」

弹幕直接炸了。

「我去去去去,什么情况?这是有剧本吗?」

「服了,还蹭还蹭,这女的离我哥哥远点!」

「楼上的一边去,你挡着我吃瓜了。」

「不愧是 6 姐。」

「666。」

「666。」

沈庭均看着刷屏的「666」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迷茫的神色让人不禁想逗逗他。

于是我侧头看向他,开口问道:「沈影帝觉得这个骗子傻吗?」

沈庭均这次回答得很谨慎:「……有点。」

我心里乐开了花。

我笑道:「可是我觉得他挺可爱的。」

沈庭均神色严肃:「既然是骗子,再傻乎乎的也是骗子,还是要提防的。」

我深以为然,表情有点哀怨:「可是他把我的心骗走了,我追都追不回来怎么办呢?」

沈庭均:「……」

主持人汗如雨下。

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狂欢的弹幕里。

沈庭均清了清嗓,别过脸,不自然道:「这世上那么多人,为什么要爱一个骗子?」

我心里笑得花枝乱颤:「因为他对我好,还给我转了三万块钱。我不爱他爱谁呢?」

沈庭均喃喃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

他的表情忽地一滞,终于回过味来了,转过脸看了我老半天:「你是……」

我笑得开怀:「脑子构造比较另类的那个人。」

弹幕:

「可喜可贺,沈影帝终于回过味来了。」

「6 姐是在逗沈影帝吗?」

「啊啊啊他俩可以嗑吗?真的好喜欢!」

「6 姐太会撩了。」

时间指向 18:00。

访谈几近尾声。

主持人如临大赦,对着手机一通输出:「好的,各位小伙伴,今天的默默访谈就到此结束了,很高兴两位与我们广大的网友们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期待下次与两位合作,那么节目就告一段落,拜拜了宝子们!」

主持人脸上绽开了花。

看得出来,下班很让人高兴。

11

结束了一天的专访,我身心俱疲地倒在了床上。

打开手机,微信 99+。

经纪人:你跟沈庭均什么情况?!

我:发生什么了吗?

经纪人发了个视频,我和沈庭均在后台拉拉扯扯被人录下来了。

经纪人:还好都是内部员工,这要是传出去了,你俩都得玩完。

经纪人:你和沈庭均怎么了?把人家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沈影帝那么失态呢。

哦,第一次?我来了兴趣。

我:他以前什么样?

经纪人:那沈影帝可谓是珠穆朗玛峰上一株白莲花……

我:珠穆朗玛峰有白莲花?

经纪人:……

经纪人:我的重点在他人很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

经纪人:我接触过他,真的好像那个清心寡欲、不惹凡尘的仙子一样。

我乐了:你这样说他,沈影帝该生气了。

经纪人:他又不知道我说他,所以你俩到底什么关系?

我揶揄:很深的关系。

经纪人来了兴趣:有多深?

我:桃花潭水都不及。

经纪人:……

隔天一大早,我发现我又上了热搜。

这次还跟某个扎眼的名字放在了一块。

#许知意沈庭均。

#异军突起好甜。

#6 姐 666。

我乐了,这届粉丝神速啊,CP 名都取好了。

而且我还发现我的微博超话名称变成「6 姐」了。

个签是:6 姐勇敢飞,6 友永相随。

嚯,我大为震撼且不理解。

有个路人跟我一样不理解。

于是他发帖问了:「为啥大家都叫许知意『6 姐』啊,有什么原因吗?」

底下有贴心的网友回复他:「因为这位姐姐的评论区不像其他女明星那样,底下都是『啊老婆好漂亮』『爱了爱了美女就要多发美照』等彩虹屁,许知意的评论区总是出乎意料地整齐划一,一百条有九十九条都是『666』,『6 姐』称呼由此而来。」

我和那个路人异口同声:「哦,原来如此。」

不过也有骂我的,说我蹭沈庭均热度。

无所谓,反正我想蹭的可不只是他的热度。

12

晚上直播的时候直播间涌进了一大批沈庭均的粉丝,对着我就是一通乱咬。

「糊咖只会蹭,离我们家均均远点!」

「蹭我们家沈影帝的热度,祝你糊穿地心。」

「怪不得不火呢,只会蹭热度。」

看着这些刺眼的弹幕,我表示,非常冤枉。

我委屈地表示:「大家都误会了,我没有想过蹭沈影帝的热度!」

粉丝们表示:「哼!」

我吸吸鼻子:「我只是想蹭蹭沈影帝而已。」

就蹭蹭而已。

粉丝:「……」

她是在挑衅我们,还是在质疑我们粉丝的战斗力?

这天晚上,沈庭均的粉丝们身体力行地向我证明了,惹到顶流的下场。

我直播间里乌烟瘴气,弹幕更是对我的祖宗十八代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问候。

从我的太太太姥爷到我隔壁家的二大爷,连家里养的狗,都没能逃出他们的虎口。

我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

每时每刻都得接受沈庭均粉丝们的口水攻击。

我这边刚唱到「凉凉月色为你思念成河……」,那边就有弹幕发「赶紧凉吧你!」。

我这边唱到:「昨夜雨疏风骤……」

弹幕:「你迟早得秃头!」

我:「……」这得我真传了呀。

再一再二不再三,这一直在我直播间搞事,我不能忍。

我怒了:「小嘴挺会叭叭啊,一会一条一会一条,炫耀自己网速快是吧?我就蹭你家沈影帝了怎么着吧?有本事爬着网线来找我啊,一个个的都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要真心疼你家哥哥就去看他的剧呗,来我这找不痛快是吧?」

「活该你不火啊。」

我笑了:「那我火不火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怎么我火了你想来找我取暖是吧?」

我:「一个个的整天没事干就会跟人搁着网线干架是吧?作业写了吗?四六级过了吗?房贷、车贷都还了吗?一个个那么闲,事管那么多,是不是路过的粪车你都想尝尝咸淡?」

弹幕:

「……」

「不愧是 6 姐。」

「666。」

「直接把人家迷弟迷妹们干哑炮了。」

我嘴炮还在平稳输出:「整天『666』的是不会说中文吗?你是想表达你的无知还是想凸显你语言上的缺陷?」

不过好像误伤了友军。

弹幕:

「姐,误伤友军了!」

「厚葬友军!」

「6 姐怒了,路过的狗都得被她扇两耳刮子。」

问题不大。

就这样,我和网友们激战到半夜。

我舌头狂甩,喷出的唾沫星子让我口干舌燥。

中途休息还接了两杯水。

一直到十一点半,经纪人面色阴沉地敲响了我的门。

「还让不让人睡了?!打仗出去打,我们这是和平年代!」

直播宣告结束。

我截了老长一张图,全是沈庭均的疯狂粉丝对我的辱骂。

手指一点,发给了沈庭均。

我委屈巴巴道:我快被你的粉丝骂死了呜呜呜。

沈庭均:年纪小的粉丝确实会激进一些。

我发了个委委屈屈的表情包:你不哄哄我吗?

沈庭均:……天晚了,该睡了。

我:你在欲盖弥彰。

沈庭均:……

我:其实你心里放不下我,嘴上转移着话题心里却在想她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呀。

沈庭均:不得不说,你内心戏挺丰富的。

我发了个害羞的表情包:过奖过奖。

沈庭均:……

沈庭均: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睡了。

我:有天大的事。

沈庭均:说。

我:你知道就昨天采访我们的主持人吗?我昨天观察她三个小时发现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

沈庭均:?

我:她居然戴了个红色的发箍。

沈庭均:……

我:可是她的围巾是绿色的唉,红配绿,死亡穿搭,她穿起来还挺好看的。

沈庭均:你要实在没话说就睡吧。

我:哈哈哈,让你看出我的尴尬了。

沈庭均:……尴尬味字里行间都透出了。

我苦涩一笑:沈庭均,你还喜欢我吗?

沈庭均:恕我不能回答。

我苦涩道:从你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出来,喜欢这个词已经不复存在了……

沈庭均:也没你说的那么……

我接着道: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从喜欢转到爱了,并且爱我爱得死去活来了。

沈庭均:……

给爷爬。

想起从前,我忍不住真情流露:那时我们年少还不懂爱……

沈庭均:都二十三岁了还不懂?

我:我们之间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导致了今天老死不相往来的盛况。

沈庭均:你语文老师要气活了。

我:不过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我们还能跟以前一样,继续在一起。

沈庭均:你想怎么做?

我羞涩一笑:在卧室,在客厅,在阳台甚至是在洗手间……我都可以。

沈庭均:……

沈庭均闭麦了。

任我如何撩拨,都不愿再回复了。

13

起了个大早,拿手机一看。

果然,又喜登热搜。

#许知意怒怼网友。

#许知意说想蹭蹭沈庭均。

#6 姐威武。

「太棒了太棒了,不愧是你啊许知意,有导演看上你的热度了想邀请你出演新剧,高兴吧?」

经纪人活蹦乱跳地蹦跶到我面前,把剧本塞我手里。

我大略翻了翻,头疼:「不去。」

经纪人惊了:「给你机会你不把握?」

我挺无语:「你好歹是我的经纪人,在拿剧本前你先翻两页看看行不?就这烂人设还不如我直播涨人气来得快呢。」

经纪人挠挠头也翻了翻,随后道:「啊抱歉,我看是女主一番头脑一热就接了。这女主人设也太弱智了,被男主整得家破人亡还要为爱替男主送死。」

我深有同感:「以后这样的剧本就不用拿给我看了。而且我感觉娱乐圈不太适合我。」

经纪人:「此话怎讲?」

我:「我不会游泳。」

经纪人:「?」

我:「娱乐圈水那么深,我这旱鸭子蹦跶不了几天。」

这么一想,我倒是联想到了沈庭均。

他比我入圈早,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才走到今天的地位。

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娱乐圈水那么深,也不知当初那个清澈纯洁的少年有没有被污秽沾染。

思及此,我忍不住点开了手机,划拉到沈庭均的聊天框。

对话还停留在昨天沈庭均无语的省略号。

我忍俊不禁,他还是没变,轻轻一逗就炸毛,全然没了平常清心寡欲、坐怀不乱的范。

经纪人还在一旁叭叭:「你不要这样想,我看好你,就你这嘴上不饶人的本领,任谁也欺负不了你……」

我略微思索,迅速打下一行字:出来看电影吗?

沈庭均几乎秒回:没空。

我乐了:某些人嘴上说没空,但是微信回复得倒挺快。

沈庭均:……我只是恰巧看到顺手就回了。

好一个恰巧,搁这欲盖弥彰呢?

我回道:那还真是巧,说明我俩的缘分很深,注定难舍难分。

沈庭均:……

哎呀哎呀,我怎么那么喜欢逗他玩呢?

经纪人阿飘似的抚上了我的肩膀,吓得我心里一隔震:「干吗呢?看你傻笑半天了。」

我拍拍胸口,抚慰被吓到的小心肝。

「我笑了吗?」

经纪人悠悠道:「不仅笑了,还笑得像个憨批。」

我摇头反驳:「这不叫笑,这叫勾起幸福的嘴角。」

经纪人:「……」

手机叮咚一声,是沈庭均的回复。

沈庭均:我下午有空。

我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经纪人立马指着我顺竿爬:「你看你看,还说没笑,你嘴角马上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都。」

我笑得花枝乱颤:「人逢喜事精神爽,笑一笑十年少。」

经纪人眉头紧凑,显然被酸臭味熏到了:「你和沈庭均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羞涩一笑:「小别胜新婚。」

经纪人:「……」

很好,恋爱的酸臭味已经直冲鼻腔了。

经纪人就纳了闷了:「你们前段时间还跟不认识似的,怎么又搞到一起了?」

我叹了口气:「无他,全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

经纪人点点头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原来这屋子有两条狗。」

我纳闷:「?」

什么狗,哪里来的狗?

经纪人在我俩之间一指:「我单身狗,你舔狗。」

我:「……」

好家伙,这跟谁学的?

我捶了她一拳:「这不叫舔,这叫深情。」

而且有句话怎么说的?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14

我刚下楼,便在拐角处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沈庭均把自己包裹在黑色风衣里,戴着口罩和鸭舌帽。

我感叹,行走的衣服架子,虽然是全副武装。

怎么搞得跟偷腥似的?

沈庭均注意到了我,压低帽子来到我跟前。

有点像特务接头。

沈庭均还没开口说话,我率先一步压低声音凑到他身边道:「这一路没发现什么敌情吧?」

沈庭均:「……」

我继续满嘴胡话:「这次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极为重要,我们要做好保密工作。」

沈庭均嘴角抽了一下:「你正常点。」

我笑容满面道:「好嘞!」

沈庭均松了松口罩问道:「票买了吗?」

那肯定买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票根,眉开眼笑地交给他。

然后乖巧地等着夸奖。

快夸我,快夸我。

沈庭均看了一眼票根,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你买的?」

我点头点得非常用力:「嗯呢。」

沈庭均笑了:「许知意你是真的想复合吗?」

我对天发誓:「比珍珠还真。」

比真金还真!

沈庭均把票甩我身上:「《分手吧前任》?你选的什么破电影?!这就是你的诚意?」

我愣住了,手忙脚乱地接住。

一看票根。

我去,《分手吧前任》。

我记得,我买的时候它明明叫《复合吧前任》。

我看花眼了?不可能啊!

沈庭均冷笑,迈开步子就要走。

我打开手机一搜索,嗯。

的确是《复合吧前任》。

所以是哪个龟孙把我票根打印错了?!

我有苦说不出,一路小跑,边跑边嚎:「误会,都是误会,听我狡辩,啊不是,听我解释啊!」

备案号:YXX1Z9wrbOum1LKv1Sp5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