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出自专栏《告别我的恋人们》

结婚八周年那天,我的老公在外有人了。

他大方承认,很平静地没有争吵与撕扯。

沉默了一会,我又问为什么非得那晚。

他嘴角抽动回答道:「不为什么,因为那天她想和我在一起。」

1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二十二岁结婚的我,现在已经三十出头了。

我掰着手指头细细算来,原来同沈照已经结婚了八年。

八年里,我们在别人眼里是传说中的夫妻 CP,长跑达人,这么长时间依旧甜蜜。

我是律师,他是医生,既是高知分子,便没有那一地的鸡毛。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沈照,直到八周年的那天晚上,我刷到了一条抖音。

同城推送了一个视频,陌生的女人脖子上戴着的项链,正是我前不久丢失的那条。

那是我与沈照的定情信物,身为女人的第六感让我敏锐地洞察出不对。

看着在我身旁熟睡中的沈照,我鬼使神差地用他指纹解锁了手机。

点开微信。

映出眼帘的第一句就是,陈茜发来的消息。

「晚安。」

配图是她拉着沈照坐在摩天轮上,夕阳照在他俩的身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原来在我们的八周年这天,他的身边陪伴着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2

我把微信消息截图,发在了我的手机上。

对于陈茜的出现,我没有感到一丝的意外。

因为她的眉眼,实在长得太像我了。

不同的是,我已经三十岁了。

尽管我用的是最高档的护肤品,依旧抓不住流逝的时光,眼角已经爬上了细细的皱纹。

我的穿衣打扮也愈发成熟知性,脱下了平底鞋,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恨天高。

而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白 T 恤、牛仔裙,是沈照最喜欢的那种清纯类型。

作为律师,我见惯了那些因为丈夫出轨闹得不可开交的女人。

最后财人两空,男人早已转移了所有的财产,也消磨了对女人的愧疚。

而我要做的就是,伺机而动。

给予沈照,致命的一击。

3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我叫醒了还在熟睡中的沈照,做好了早餐放在他的面前。

只是,昨晚发给我截图的消息记录,我并没有删除。

不出意外,沈照醒了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接着便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秘密被发现了。

他藏得很好,我花费了八年的青春,才得知了这个秘密,代价有点大。

而我不想问,什么都不想问。

问他在那个女人的面前是如何说我的吗?

问他是如何与我同床异梦的吗?

我知道,没了陈茜,还会有李茜,刘茜,王茜……

沈照慌了。

我猜想他可能早已料到了这一天,我会和他争吵,会离家出走,会疯狂地报复他,唯独没想到。

我会平静地坐在桌前,像什么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大抵也意味着,我并不再爱他了。

4

我并不是沈照最终的人选,只是因为责任,压得他无法面对世人的目光,才不得不和我结婚。

我的原生家庭糟糕,父母离异,从小缺爱,这样的童年造就我成为了一个强势的人。

我一步步考上最好的高中,读到了最好的大学,选择法律也不是因为喜欢。

只是沈照会喜欢有一个当律师的女友。

至于沈照,他不用说,我就可以猜到他做过了什么。

去年我开车去律所上班,没有注意到后方开来了车,转弯时不小心撞在了一起。

在医院休养的日子,沈照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

尽管这并不在他的科室,他依旧每天抽空跑来,给我喂药递水。

他知道我喜欢喝海鲜粥,甚至半夜坐飞机到潮汕,打包一份最新鲜的海鲜粥给我。

是啊,我还会有什么不知足呢?

可我也知道,他去潮汕的那天晚上,正是陈茜和父母吵架的那天。

她是潮汕人。

沈照带着给我买的海鲜粥,搂着陈茜坐在海边。

他摸着陈茜的头,听着陈茜嘴里的抱怨,没有一丝不耐烦。

晚上凌晨一点多,我抱着电脑在病床上处理工作。

收到了他发来的微信:

「我好爱你,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现在想来,他这么做不过是让自己的罪恶感减轻一点而已。

5

沈照跪在我的面前,默默的,什么也没说。

当着我的面删掉了陈茜的微信。

可我知道在他的百度云盘里,还有两千多张照片,他与陈茜的照片,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与沈照八年,她与沈照不过一年而已。

论感情,沈照离不开我。

在所有亲朋好友的面前,我是他的好妻子。

论爱情,恐怕我并没有陈茜在他心里的分量重。

爱是一种本能,而他的本能,就是抛下我们的八周年,去找陈茜。

他腻了我。

仿佛这只是我们感情中的一个小小插曲,而他只要重新做回那个好丈夫,我就可以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恐怕连他也不够了解他自己。

在冷战的三天里,他买来鲜花,做烛光晚餐,送我项链,想尽办法地讨好我。

而我不动声色,把鲜花扔掉,点了外卖,将项链放进盒子里。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厌倦的神色,他不是在厌倦这种生活,而是厌倦了我。

果然,他用 qq 小号偷偷地拉回了陈茜的联系方式。

他也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对不起。

6

「李欣,你疯了,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我不过是将他出轨的照片,发给了他自己,他就疯狂地咒骂着我。

「你是不是有病,别跟我抽风。」

我知道他越生气,就越是在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我没有告诉过他,我的百度云盘里放着的两万张照片,都是他和我说过爱我的话。

我看着他咒骂我的恶毒言语,回想起了大学的时光。

那时候的我们还很穷,沈照的家庭条件一般,而我的家庭更是没办法帮我一点。

我在档口处找了一份兼职的工作,而他在食堂里送外卖。

每当他来我这个档口处拿外卖时,他都会对我说一句:

「宝宝,你今天好可爱。」

「宝宝,我好爱你。」

等下班后,我装着档口白天剩下的菜拿回宿舍,又给他买了一份大份量的炸鸡。

当时有一个很优秀的姑娘,是我们的学妹追求他。

那个姑娘点了一圈心形的蜡烛在他的宿舍楼底下,叫他出来见她。

我也在围观人群中间,他看着快哭出声的我,坚定地拉着我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向那位学妹道歉,和大家宣布了我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的事实。

那晚我俩都没有回寝室,他抱着我,一遍一遍地说,会永远爱我。

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我抱着他说,我们一毕业就结婚好不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7

毕业后,我如愿以偿地戴上了他送我的婚戒。

尽管那颗钻石并不太亮眼,婚礼也没有想象中的盛大。

可我依旧相信,沈照会是全世界最爱我的人。

转过神来,我已经走到了他与陈茜幽会的酒店楼下。

随我而来的还有沈照的父母和亲朋好友,我告诉他们今天是我与沈照的结婚八周年纪念日。

为了庆祝,我们在酒店里摆了桌宴,恭贺大家的莅临。

来的时候沈照的父母还埋怨我,怎么这么会浪费钱,过个结婚纪念日而已。

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将针孔摄像头连接到了宴会的大屏幕上。

再过一个小时,所有人都会看到沈照与陈茜在床上做不可描述的事。

8

宴会上的大屏幕亮了起来,正是我与沈照这么多年来的相恋回忆。

看着照片中沈照笑得一脸甜蜜的样子,我竟有些失神。

那个曾经一腔热血爱我的男人,已经死掉了。

连同他对我那真挚的感情,或许那感情是存在过的,只是如今那份感情没有当初的模样了。

宴会下的众人三五成群,有的是沈照与我的大学同学,有的是我们的同事好友。

我在心中默念,沈照,他们都是见证过我们爱情的人。

如今也要见证这段感情的破裂。

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拿着海鲜粥是在担心我的病情,还是在想着无家可归的陈茜一个人走在黑夜里有多可怜吗?

「欣欣,我可想死你了。」

好友黄媛拉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黄媛曾是我的舍友,对于我和沈照的感情,她一度保持着担忧的态度。

「欣欣,你不知道,人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你何必放弃自己的事业,这么着急嫁给他?」

我却固执地认为,我与沈照的感情,是一份例外。

如今一语成谶。

看着黄媛兴高采烈的模样,我鼻头一酸,忍不住搂上了她的肩膀。

最爱你的人,只在身边默默地守护着你。

「好久不见,媛媛。」

「这是干吗呀,还煽情上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咱们大学时期的同学,苏泽,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男人,身材修长,鼻梁高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

「苏泽?」

对于这个名字,我有点陌生。

「苏泽是咱们大学时期的同学啊,当初从医学院转专业到法学院的红人,这事你不知道?」

黄媛指着苏泽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她还是大学那副模样。

而同样是到了三十而立这个年纪,我好像被婚姻折磨得,蹉跎了很多。

正在此时,沈照出现在了宴会门口。

他一上来看到守在门口的我,便不由分说地打了我一巴掌。

「李欣,我警告过你很多回,你有病吧这么搞我?项链也给你买了,你到底在闹什么!」

而他身旁的陈茜则是紧紧挽住他的臂膀,依偎在他的胸前,轻声细语地劝说着他。

我突然意识到,或许沈照彻头彻尾就没有爱过我。

在他的眼中,给我买一条不喜欢的项链,就可以打发了我。

「你疯了吧,沈照?你干吗打欣欣,还有你身边这个女人是谁!」

黄媛看着我还在呆呆地捂住自己的脸,心痛地挡在了我的面前。

大家都不是瞎子,这么两下的表演,还悟不出其中的深意吗?

一时间宴会厅内议论纷纷,而此刻沈照才发现,竟来了这么多人。

「我,我……」

沈照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9

「唉,你们,你们真是丢人啊!我老沈家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沈照他妈看着情形不对,就立马开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模式,企图将水搅浑。

啪啪啪,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地往自己的脸上抽去。

「妈,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啊!这么多人都在这看着呢。」

沈照越过我,上前去扯他妈。

「怎么?大家都不要脸了,那我还要什么脸!」

沈照他妈嗷的一嗓子,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而她口中的那个「大家」,想必就是我吧。

而沈照他爹捂着胸口蹲在地下,一副要被我们气死的模样。

他们这招在我当初嫁给沈照时就曾用过,只不过那时候的沈照坚决地选择了我。

而我现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照哥,不是我说你,欣欣多好一姑娘,你怎么就做出这种糊涂事呢,咱们这个哥们可没法处了嗷!」

「死渣男!贱小三!真离谱啊,上学的时候亏我瞎了眼,觉得沈照长得帅,对女朋友又好,是咱们学校的校草。」

「不会吧……怪不得沈老师这么看重陈茜呢……啧啧啧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我就说他们早有一腿,我都看出来了。」

「摊上了这么个恶婆婆,老公还出轨,小欣这几年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哎小沈啊,你这给医院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了,还是先处理好家里事再回来上班吧。」

沈照慌了神,在亲朋好友面前彻底社会性死亡,比杀了他还难受。

而我要的就是这份,杀人诛心,这才是刚刚开始呢,沈照。

我举起手中的电话,听到了沈照刚才发来的那一长串质问和辱骂的语音:

「针孔摄像头?真有你的啊,李欣,怎么你非要搞得我身败名裂?」

「你他妈想弄死我是不是?告诉你别逼我先弄死你!」

笑死了,可我的心也很痛啊。

作为律师,我又怎么会做出在酒店客房安装针孔摄像头这样愚蠢的事呢?

我平时是一个多么严谨的人。

可这份严谨,最终用到了捉奸的身上。

我没有放过他社交账号的一丝痕迹,翻到了几年前陈茜用小号偷偷给他点赞。

原来他们,早有勾连。

可他没想明白,甚至说,他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份感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在我这,就不值一文了,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再也不能回头了。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我就编辑了一条短信给陈茜发了过去。

告诉她房间里被人放了针孔摄像头,还通知了她,宴会举办的时间地点。

陈茜抓住了我的把柄错处,便迫不及待地告诉了沈照。

她想上位,我想解脱。

沈照不是傻子,他不会轻易地放过我,和我离婚,他没有一丁点好处,他需要一个完美男人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

我这个老婆,当得没有一丁点不称职的地方,也恰恰是我太过于称职,久而久之,我们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陈茜只不过是他手下带的一个小实习生罢了,正如当初的我一样,父母离异,家庭不幸,单纯好骗。

我对她生出了几分同情心,她以为她遇上了真命天子,她与沈照之间唯一的阻隔就是我了,她离幸福只差一步。

在她添油加醋的挑唆和我的挑衅下,沈照失去了理智,失去了以往的那份,精于盘算的狡猾。

「沈照,我没求你选我,可现在是她在逼我们,没办法了。」

「你难道要看着她闹到我们的单位里去,让你受尽别人的指指点点吗?」

「我无所谓,我只是一个小实习生,我可以换一个地方继续生活,可是你呢?你的一切会被她毁了的!」

对于沈照来说,若是我不吵不闹,他就能安安稳稳地坐享齐人之福。

可一旦让他做出选择——他自己的利益才是衡量一切的天平标准。

我大步流星地走上台,调出了这段时间以来我收集到的沈照出轨证明,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诸位,欢迎大家来见证我与沈照先生的爱情八周年故事,但是很不幸,今天这段感情就要画上句号了。」

「你们都看见了,他就是一个背信弃义,出轨成性的渣男!」

「我李欣,身边从来不留垃圾,你给我滚!」

我靠,太酷了!

黄媛一把上前抱住了我的大腿,「欣姐,吾辈青年楷模!什么狗男人都死开吧,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苏泽:??????老婆跑了?

10

我潇洒地走出宴会厅,气急败坏的沈照在身后怒骂,正当此时一台玛莎飞驰到我的面前。

驾驶位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奶狗,摘下眼镜向我挑了挑眉。

「姐姐,上车。」

黄媛激动得哈喇子都要从嘴边飞出来了。

「没想到啊,欣姐,春风得意,甩掉了老男人,这鲜肉奶狗直接安排上了,这是什么神仙剧本。」

我给她一个爆栗,什么玩意,这是我提前安排好的,但也……不算是。

「咳咳咳咳……周慕楚你这是干啥玩意啊。」

我指着眼前的玛莎拉帝一脸困惑。

周慕楚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我,「姐,这不是你让我整得有点排面来接你吗?」

额……我看了看这辆骚气的超跑,上面还加了 led 彩灯,365 炫酷加上动感的音律简直亮瞎我的狗眼。

的确……很有牌面,坐这玩意和当街拉屎没什么区别。

「放心吧姐,这是我自己的车,不是买的,你不用给我报销哈。」

周慕楚凑到我的面前,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大学生那独有的清澈且愚蠢。

这傻孩子……

卖了我也报销不起啊……

11

「你跟过来干啥啊?」

我早早就在律所请好了假,准备去西双版纳玩上两天。

其实也是为了避避风头,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起草好了一式两份用邮箱发给了沈照,家里的门锁我也给换了。

房子,车子,存款,都是我的!

一分钱也不给那个狗东西留,谁让沈照得罪的是他的律师前妻呢?

他既然那么钟爱陈茜,他俩就去大马路上过吧,到时候我会给他俩随二百块钱份子钱的。

想到当初结婚的时候,沈照还曾经问过我:

「宝宝,我们以后要是离婚了,你不会让我一条裤衩都剩不下吧。」

我自信地点点头:「要是给你剩了一条裤衩,那就算我学艺不精。」

如今,别说给他留裤衩了,我恨不得让他光着上大街裸奔。

贱男人就该滚出我的快乐星球!

只是没想到,我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撞上了穿着骚包的周慕楚。

「姐,我是你的工作助理,我当然得跟着你。」

周慕楚看着我一脸哀求的样子,拽住我的行李箱不让我走。

「工作助理,不是生活助理,are you ok?」

奈何他看起来虽然细狗,没想到力气这么大,我一拽差点把我自己拖到地上。

「周慕楚,现在是休假时间,我给你放假了行吧?」

我指指飞机的方向,对他示意我要登机了。

不料他却会错了意,以为我要带着他一起飞,抱着我的行李箱就百米飞奔出去。

「喂!周慕楚,你小子!」

12

我对于旁边一脸谄媚看着我的周慕楚很是烦躁。

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大少爷,是我的 boss 硬塞给我的烫手山芋。

我是扔也扔不得,得罪也得罪不起。

「干吗这么看着我啊姐,是因为我长得帅吗?」

周慕楚自信地抬了抬他的蛤蟆镜,掏出一面镜子欣赏着自己的「绝世容颜」。

「周先生又把你的卡给停了?」

我一击他的痛点。

他瞬间萎靡不振起来,弱弱地和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姐?」

「废话,什么时候见你坐过经济舱。」

「姐,你就在老头子面前帮我说说好话吧,别让他再管我了。」

他拉下了蛤蟆镜,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我。

面对小鲜肉卡姿兰的大眼睛,我只想说一句:

「滚。」

「看不出你姐封心锁爱了吗?男色对姐无用,以后在姐面前,只有钱才是硬道理。」

13

一下飞机,手机突然显示了一长串的未接来电。

不会是沈照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但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打回去也无人接听。

「快走吧姐,再晚就赶不上订酒店了。」

「我早就定好了。」

「双人大床房?我可以睡沙发的!」

我用尽气力,喊出了一声:

「滚!」

夜晚的西双版纳最是迷人,来这之前我早就在小红书上做好了攻略。

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没想到最后陪我来玩的人,居然是周慕楚。

「帅哥,美女,来拍照吗?我们家现在搞优惠,699 情侣套餐,保底十张精修,有 200 多套可选的风格呢~」

现在是旅游淡季,星光夜市上的游客并不多,周边的摊主自然是使尽了全身力气去吆喝生意。

「这家工作室我好久以前就想来拍了!他家很出片的,我经常在抖音上刷到他家的视频!」

我兴奋地向周慕楚介绍着这家工作室,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周慕楚已经换上了哈尼族的服饰。

这小子……复杂的银饰配上黑纱一身异域风情,还蛮有魅力的嘛。

「老板,我们两个人都拍单人的多少钱?」

「那就是 399 一人,不包含精修,只送底片嗷。」

老板用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在金钱的驱动下,最后我只好选择了妥协。

「小子,记得回去把姐花的钱给我报销了。」

我咬牙切齿地凑到周慕楚的耳边说道,热气扑在他的耳朵上。

「哎对,就是这样,女生再靠近一点,男生歪一下头嘛,效果太好了!」

这个可恶的摄影师,要不是情侣合照便宜,我才不会和周慕楚拍这玩意。

「大姐,你先来选片吧,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大姐?我的瞳孔放大,MMP 难道我真的老到这个份上了?

瞅瞅眼前这个调片师,185 的大个,没比我小几岁的样子啊。

「喂,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姐可是风华正茂,三十而已,怎么成你大姐了?」

周慕楚不知道一边往嘴里塞着什么,呜呜咽咽地说道。

「冤枉啊,我是出来帮我妈打暑假工的,今年我才 16 岁。」

16 岁?

今年是 2023 年,也就是说这小子是 07 年的。

07 年我都会解二元一次方程组了……

我尴尬地转移话题:「周慕楚,你在吃什么?」

「凉拌水果啊,加辣椒面的那种,喏,你看。」

周慕楚挑起一块蘸着辣椒面的青芒,我宛如看见了用涮羊肉配番茄酱一样。

「周慕楚。」

「怎么了,姐?」

「带着你的凉拌水果滚出拆那!」

14

「姐,你不老,你真的不老。」

周慕楚认真地凑到我的眼前,我一把用手堵住他的嘴。

「没钱,别逼逼了,我真没钱。」

我两手一摊,像死猪一样躺平在床上。

「我就是一个贫穷的社畜罢了。」

「这家酒店的水疗馆可是出了名的火爆,咱们来都来了,你确定不去看看?」

拉倒,我当然知道他家水疗馆火爆,可是做一套下来,简直让人肉痛。

「姐,你说你都三十岁了,成天省吃俭用的,人家倒是乐得拿着你的钱去享受。」

「你怎么知道?」

周慕楚得意洋洋地看着我,「这可是你教我的,姐,做案子之前提前做好背调。」

「去年 9 月,被告人沈照携第三者出入西双版纳某高档酒店三天两晚,还为其办理了一张白金卡,数额高达 15 万元整。」

我的脸垮了下来,没想到沈照真是大手笔,出手就是这么多钱。

我的牙都要咬碎了,好家伙,老娘平时搁家勤俭节约遵守社会主义良好美德,他在外吃喝嫖赌好不潇洒。

「周慕楚,水疗温泉 SPA 面膜都给我安排上,刷姐的卡!」

「好嘞,姐。」

微信突然出现一个好友申请的红点。

「这地方就是信号不太好,刚才我打游戏根本登不上去。」

周慕楚看我摆弄着手机嘟囔着,我心里顿时感觉不妙。

「糟了,可能出事了。」

我点开那个人的对话框,映入眼帘的两句话,瞬间令我瞳孔突然收缩。

15

「李欣,我是苏泽。」

「沈照他家,上门来闹了。」

周慕楚看出我的不对劲,立马开始收拾行李。

「怎么回事,老姐,我替你去收拾他们。」

我对周慕楚并不抱有希望,但是人多力量大,我怕挨揍。

黄媛扯着嗓子朝着沈照她妈怼了上去,奈何姜还是老的辣。

「你们给我滚出去,这是我儿子的房子,这里是我家!」

「阿姨,李欣和沈照要离婚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你把锁撬了进来又翻东西又砸墙的算怎么回事?」

「哎呦喂!老少爷们都来看看喂!我这不要脸的儿媳喂!找个别人来占我儿子的房子喂!你们又算什么东西,你们给我滚!」

惹得物业群里骂声一片,纷纷指责这都是什么没有素质的人啊,闹了好几天都不得消停。

黄媛被气得无可奈何,站在一旁的苏泽安抚她:

「媛媛,我已经联系上李欣了,估计她马上就回来了。」

沈照他妈听到此话,突然耳朵一转。

「什么?她还敢回来,她有脸回来吗她……」

我冷笑,站在沈照他妈的面前。

「怎么了,妈,你看我有没有脸。」

周慕楚在我后面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姐,话语直击人心。」

「哎呦,这怎么还把奸夫往家里领?真有你的啊,李欣。」

沈照他妈看到了我身后的周慕楚,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别动。」

周慕楚的声音突然冷洌了下来,完全不像平时和我开玩笑一样,吓得沈照他妈一哆嗦。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啊,这也是我的家。」

沈照赶来了,气喘吁吁地看着我们。

「不好意思,我妈可能激动了。」

他看着我一脸歉意,仿佛做错事的人与他无关一样。

「没关系啊,我已经报警了,这里有人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殴打他人,毁坏他人财物,你可以和警察蜀黍解释解释这件事。」

我耸了耸肩。

16

沈照挡在我的面前,「不至于吧,都是一家人,干吗弄得这么僵,欣欣咱们有话回家好好说。」

我指了指屋里的遍地狼藉,「回不去了沈照,我们的家已经没了。」

「你去哪了?」

沈照闻到我身上不一样的洗发水味,「你这几天是和他待在一起的?」

他看向我身旁的周慕楚,「我知道你恨我,李欣,可你非要用伤害自己的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吗?」

我利索地打断他的话:「别用你龌龊的思想强加在我的身上,沈照我没你那么恶心。」

沈照好像憔悴了很多,胡茬看起来好几天都未修饰了,「这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我举起手机,调出了他与陈茜那些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

「沈照,我那天夜里看到这些记录时,你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吗?」

「我反复点开你的头像一再确认,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

「那个正直善良,为人温柔,什么话都愿意和我分享的沈照,说要对我好一辈子的沈照,去哪了?」

「爱是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是真的,但出轨也是真的,我不懂啊,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说完这些,我的身体都开始摇摇欲坠,真的好难过啊……

黄媛冲上来抱住了我,「没事了,欣欣,没事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还没等沈照开口,沈照他妈搭腔了:「你嫁给我儿子这么长时间,连颗蛋也没给我下,说不定都是有什么病呢,要你有什么用……」

沈照他回头怒斥他妈:「别说了妈,这是我和欣欣之间的事。」

「我真的错了,你别离开我,把这事忘了,我们还是一家人。」

沈照第一次向我跪了下来。

黄媛扶住我,满脸心痛,「谁和你是一家人?搞笑呢吧沈照,你给我听清楚了,欣欣和你没有一丁点关系了。」

「那起码这房子有我的一份!」

呵呵呵呵呵呵呵……

「这个房子是我们一起还的房贷,起码这个房子有我的一份吧。」

沈照的声音在我耳边越来越小,嗡嗡嗡嗡的,一时间好像整个世界的声音我都听不见了。

我呵呵呵呵地笑起来,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周慕楚也上来扶着我的肩膀,「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当初家里给了二十多万块钱,全都拿出来付这个房子的首付了。

刚毕业的我,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没房没车没存款。

我妈把这笔钱递到我的手上后,就头也不回地嫁人去了。

我那时候在沈照的怀里哭着说:「全世界都抛弃我了,连我妈也不要我了。」

而他摸着我的头让我相信他,我们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

这曾经是我们生活的小屋,是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的信念。

如今到头来,却到了银货两讫的地步了。

「沈照,你是过错方,你当然应该净身出户。」

黄媛不服气地说道。

「哦?我想你们都是做律师的,不会不知道最新的婚姻法变动吧?」

沈照索性不装了。

「我们都三十岁了,李欣,你清醒一点,你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女大学生了。」

「你离了我,你就是一个在婚姻里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谁会要一个离婚的女人?你不会还以为你和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一样吧。」

沈照对着我和周慕楚指来指去,「我说呢,怪不得,要死要活地和我离婚,原来这先包养上了个男大学生。」

周慕楚的拳头攥紧,握得手指骨节直响。

「你真会玩昂李欣,花我的钱包养别的男人,你这样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啪。

清脆的巴掌印在沈照的脸上浮现出来,他不可置信地捂着脸瞪着我。

我满脸泪痕,却哭不出声,「疼吧。这一巴掌,是还你的。」

「从今往后,我谁也不欠了。」

17

「哭什么。」

我把黄媛搂在怀里,自己也是红了眼眶。

「他这么欺负你,你都没告诉过我,他怎么能这么对你,他们一家都什么人啊……」

我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

「傻姑娘,这是我自己选的路,跪着我也要走完。」

苏泽及时地递上了纸巾,我向他使了个眼色,偷偷竖了个大拇指,表示对他的认可。

有了苏泽照顾黄媛,我也就放心了。

苏泽出言道:「他那个妈还是挺难缠的,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黄媛边用手纸往自己的脸上胡乱着抹着,着急地说道:「还能怎么办,欣欣肯定是要和那个渣男离婚的。」

苏泽沉思了一下。

「恐怕离婚,没有那么容易。」

周慕楚在一旁不服气地说:「我们去西双版纳的这趟就收集了沈照事实出轨的证据,还有他转移财产的证据,这有什么不容易的。」

「你知道的,你这个案子,有点难办。现在我国关于离婚的诉讼,法官们都有一个『首次不判离』的规则。」

还没等苏泽说完,周慕楚就愤然接:「这是什么狗屁规则,那姐你岂不是得在 6 个月后才能再次提出诉讼?」

我点点头,还真的是这样。

「如果第一次开庭沈照坚决不同意离婚,我又无法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我们夫妻感情破裂。」

「那我只能和他分居一年后,再提出第二次诉讼并向法官递交分居证明才能够和他离婚。」

苏泽推了推眼镜,「或许我们可以换种思路,有人比你更着急想让沈照离婚。」

「你是说……陈茜?陈茜!」我与黄媛同时惊呼出声。

18

「李小姐,我想咱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好谈的。」

陈茜装出一副无所谓,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和照哥是真爱,我年轻,有资本,我就这么耗着,我不着急。」

我和黄媛坐在陈茜的对面,我的眼神,让她感受到寒意刺骨。

「如果我是以沈夫人的身份和你说话呢?」

「听说你家在村里条件不是很好,你还有一个弟弟需要你帮衬。」

陈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你想要干什么。」

我无所谓地撩了一下头发,「我能做什么?我一介深闺怨妇而已,敌不过你俩的真爱无敌。」我伸出手看了看自己刚做的美甲上的钻,原来我也同陈茜一样,将指甲修剪得整齐圆润,这也是因为沈照不喜欢女生做美甲。

「无非就是叫上几个人去你们村里敲锣打鼓整个红色条幅上面写上,陈家有女,深恋我夫,作为正妻,特来替夫纳妾。」

周慕楚这个小子还真是一肚子坏水,亏他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得出来。

一没提姓名,二没放照片,自然不算侵犯陈茜的名誉权、肖像权。

只是村口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嘴,恐怕生生能把陈家在村里说得抬不起头来。

陈茜果然动摇了,她好不容易从那个小山沟里考出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混出点模样,能让爸妈在村里人面前扬眉吐气。

「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不管用什么方法,你让沈照痛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会留百分之三十的财产给你们。」

「这些年沈照背着我存下的私房钱不算少,也偷偷给了你不少,这些我都不追究了。」

「最关键的是,沈照可以让你在这个大城市扎下根,让你弟弟读书,把你爸妈接过来享福。」

我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一串,看得黄媛目瞪口呆。

「欣欣,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她小声嘀咕道,用手指戳戳我的腰,我握住了她的手指,表示让她放心。

「行吧,我答应你。」

陈茜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她站起来向我郑重地鞠了一躬。

「我知道我没有脸让你原谅我,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对不起。」

我微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合作愉快。」

她显然是愣了一下,随机伸出手点了一下:「合作愉快。」

19

「头一回见到妻子主动把丈夫让给小三,这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周慕楚挠了挠头,递过来一叠资料。

「沈照同意离婚了,不知道陈茜用了什么手段。」

我长出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管他呢,无所谓,反正过去的都过去了。」

周慕楚挤出一张苦瓜脸,「我还想放假,姐,咱能不能庆祝一下,休息几天。」

我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小楚同学,年轻人就要趁着年轻多干才对,要休息也是我休息。」

突然,黄媛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欣欣!我这有个惊天大瓜,你带上小楚速速过来!」

周慕楚:「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带薪吃瓜摸鱼,还有这种好事!」

我哀怨地看了一眼经过的周老板,他挡住了脸,内心 os:我没生过这样的废物儿子,我不认识这是什么玩意。

「干吗啊,还非要叫我过来一趟,怎么你俩偷偷领证了?」

我和周慕楚一脸坏笑地打量着黄媛与苏泽,看得他俩脸都红透了。

黄媛伸出小粉拳捶了一下苏泽,「打什么岔呢,你快说啊苏泽。」

「咳咳咳咳,是这样的,我以前的同学的老师在咱们 D 市是有名的妇产圣手,上次我去找我同学,你猜我碰到谁了?」

周慕楚抓紧桌子,眼巴巴地盯着苏泽,「不会是……」

「我靠!陈茜!」

苏泽点了点头:「最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还没等苏泽说完,我心里就有一股强烈的预感。

我和沈照在一起八年了,虽然我对于要孩子的事情没有太过上心,但是也扛不住沈照他妈的催促,所以我俩一直没有做避孕措施。

我这么多年都没怀上,陈茜却突然怀上了孩子……

怪不得后来沈照爽快地答应了离婚,原来是奉子成婚。

有了沈照他妈的加持,沈照就是不想离也得离。

苏泽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沈照是无精症,没有 0.01 的可能性让陈茜怀上孩子。」

周慕楚扭头看了看我。

「emmmm,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孩子。」

黄媛晃悠着苏泽的胳膊,「你快说呀,你快往下说呀。」

苏泽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那天陈茜去做产检,旁边陪着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的我不认识。」

「然后沈照他妈突然蹿了出来,对着陈茜又哭又打。」

「沈照他妈嗷嗷嚎,整个医院都听见了,说陈茜欺骗她儿子的感情,怀了别人的孩子还来冒充她老沈家的种。」

周慕楚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哈哈哈啊哈哈哈,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这是什么爽文剧情。」

「最关键的是什么,沈照也来了,当众甩了陈茜一个巴掌让她滚,还要和她离婚呢。」

我笑得合不拢嘴,「如果沈照愿意聘请我作为他的代理律师,我乐得帮他打官司呢,这样就能把我给他剩下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资产都赚回来了。」

黄媛白了我一眼,「不是吧姐妹,你要卷死我们了。」

周慕楚不屑地撇了撇嘴:「我们君达事务所才不会接这种人的奇葩单子呢。」

我拍了拍他的头:「好了吃瓜吃完了,咱们该回去上班了。」

周慕楚的笑容僵在嘴边,「不是吧,三十岁的女人都这么恐怖吗,你工作狂啊。」

我和黄媛同时上去撕他的嘴:「死孩子别瞎说。」

我们相视一笑,不过才三十而已。

20

结婚八周年那天,沈照去陪了陈茜。

「为什么非要那晚?」

「因为她知道我在这样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日子里选择她,她才会开心。」

我从来丝毫没有怀疑过,沈照对我的感情。

他 40 多条朋友圈里都是我,第一次送给我 99 朵玫瑰,第一次带着我去吃凌晨的大学生海底捞特价。

嫁给他的那一天,尽管没有爸爸妈妈祝福我,可我真的好开心。

我的微信名字叫百宝箱,他的微信名字叫哆啦。

他喜欢看哆啦 A 梦,我知道。

我以为我一直都会是沈照的百宝箱。

直到那天我点开了陈茜的微信。

她的微信名字叫 A 梦,朋友圈简介的一句话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的蓝胖子,我们要永远地在一起。」

沈照后来又过来求我了,希望我能回心转意。

「你知道的,我从不回头,就像当初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你一样。」

「我还是喜欢年少的你。」

沈照说完便沉默了。

我却越说越哽咽,不是说辜负的人才应该吞一万颗针吗?

「我们不再年少了,沈照同学。」

我的泪珠随着回答滚落下来

泪眼蒙眬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喘着粗气飞奔而来。

「没关系,只要是你,等多久我都愿意。」

(完)

 

备案号:YXX1vrkpXQ4c8A1PQ0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