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一句喜欢

出自专栏《爱意无声,声声是你》

婚后第二天,婆婆问我累不累,我只是叹了口气。

可是这一口气在我婆婆看来……

她儿子得补补。

1

我和沈聿结婚了,就算他并不想娶我,可那又怎么样,谁叫我们两家有一纸婚约呢。

我是穆家不受宠的女儿,我妈在我十五岁那年自杀了。

我妈头七刚过,我爸就把蒋兰那女人带了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小我 3 个月的穆南婷。

可笑吧!

还有更可笑的。

她们进门的第二个月,我就被我的父亲穆正国送出国了。

直到我 22 岁生日的这天才回来。

即使我这样不受待见,沈家的婚事最后还是落在我的头上。

至于什么原因呢?

可能是沈老太太重规矩,看不上穆南婷的身份吧。

纵使蒋兰,穆南婷怎么讨好。

最终,沈老太太还是定了我的名字。

今天的婚礼很盛大,盛大到连我都有些吃惊。

我坐在婚车上,看见车队缓缓驶入了沈家的庄园。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整个花海,满眼的紫藤兰,我好似拥有一方花镜,像是置身于莫奈的秘密花园一般,美的惊人。

以至于,后面沈聿是怎么背着我进的婚房的,我都不清楚。

婚礼结束,化妆师在我耳旁激动得一直说。

「听说这场婚礼把整个江城一周的新鲜玫瑰和紫藤兰都运过来了。」

身为伴娘的夏稚一脸淡定,上扬的嘴角让人知道她心里也是颇为满意。

说着,小心翼翼地把我头上戴着的皇冠拿下来。

「这个皇冠也不得了,听说也是沈家代代相传的。」

听着化妆师的话,我和夏稚相视一笑,

被人重视总是开心的。

她们在说着今天的婚礼有多浪漫,多梦幻什么的。

婚礼是很盛大,我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鸽子蛋。

嗯,也很夺目。

没想到从小冷漠傲娇的沈聿,他的婚礼竟然会这么梦幻少女!

他怎么会同意的!

晚间,我坐在婚床上回想着今天的一幕幕。

我爸板着一张脸,严肃至极,怎么看都不像是嫁女儿。

我真的不能理解,曾经爱我护我的爸爸,怎么能瞬间就不爱我了呢!

我将视线移向蒋兰。

她脸上的气愤,穆南婷的不甘和嫉妒我全都看在眼里。

看着穆南婷哭红的双眼。

啧啧……真可怜。

2

浴室门突然打开,沈聿半裸着上身,只在腰间系了个浴袍,带着浴室里氤氲的水汽,缓缓走了出来。

身上的线条肌肉分明,发丝未干,甚至有几滴水珠顺着脖颈慢慢滑落。

墨黑的眸子一瞬不顺地盯着我,慢慢向我走近。

我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从白天开始我就在感慨沈聿的容貌了,明明长着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脸上却一直冷冰冰的,疏离中带着些侵略感,加上眼前的诱惑。

他真的是越长越帅了。

怪不得穆南婷都哭着吵着非要嫁给他了。

这也太妖孽了。

沈聿擦着头发,我和他对视半天,相顾无言。

最终我败下阵来,和他说了五年来的第二句话

「你睡哪边?」

沈聿擦着头发的手一顿,微微挑眉。

我敏锐地观察到这一幕后,火速开口:「如果你不习惯,想去书房睡或者我去书房睡也是可以的。」

我和沈聿从小就认识,小时候我每每靠近他,向他示好,他总是冷冰冰的不理人。

傲得很。

他应该是不喜欢我的吧。

可那时候我是众星捧月的公主,现在……

我赶紧起身,识相地抱着自己的枕头就要走。

手肘却被沈聿一把拽到他身侧。

我抬头,看到他嘴角荡开若有似无的笑意。

「穆南溪,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

我后退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沈聿。

他……

只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我一颗心不禁噗噗地跳着。

鼻息传来他干净清冽的气息。

我一怔,脸颊迅速升温。

听到他闷闷笑了一声,他慢慢贴近在我耳边低语。

有点痒。

我缩了缩脖子。

耳边却响起他粘稠喑哑的声音,似笑似哄诱:「老婆,该睡了。」

3

第二天,原本我们一早要去见沈家长辈的。

可是,我和沈聿都起晚了。

等我们两人到的时候,沈老太太笑得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

沈聿黑着个脸直接往椅子上一坐,他敢这样,我可不敢。

「抱歉,我们来晚了。」

沈聿一把拉着我坐下「傻不傻,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不是他们,我们还能再睡会。」

我脸瞬间红了,这这这,他这说的是什么话!

沈聿的父亲,沈丛山皱了皱眉,沈聿的母亲,则是弯唇笑笑。

沈老太太更是乐得不行「我就说不用来,可你爸说南溪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饭,这才喊你们的。」

沈父轻哼一声「自己老婆饿了都不知道,丈夫这个身份,可不是你想得这么容易的。」

说着看向我,一脸温和「南溪,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我看沈聿脸色更加难看了,赶忙圆场「谢谢…爸,其实我昨晚吃了东西的。」

「什么时候?」对面三人齐齐看向我。

他们明明就是套我话!

我想到昨晚,脸又红了,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就…半夜……」

身旁的沈聿乘了碗粥,放到我面前,又帮我把菜布好,之后,则是拿起一旁的餐布随意擦着手。

再看向对面三人时,语气十分不耐烦。

「你们问那么多干什么,说吃了就是吃了。」

还好,对面三人可能是察觉到沈聿的低气压了,没有继续再问。

饭后,我被沈母和沈老太太拉到一旁。

「南溪啊,我看你和小聿都没吃几口,是不是昨晚累着了。」

我怎么回答,

我难道和她们说昨晚一点都不累吗!

「小聿也真是的,没个轻重,我一会说说他。」

什么!

还要和沈聿说!

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我连忙开口「不用,妈,不累的。」

对上两人探究的目光,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没说谎。

疼倒是挺疼的,但是真的不累。

其实刚开始,我也以为会很累,因为沈聿看着就很会。

可世事难料啊!

沈聿…他…突然就结束了,我们俩都有些懵。

我想着要不要安慰一下他。

他拉着我非要再来一次。

可这时候,我肚子响了。

我尴尬得不行,沈聿他就沉着脸出去了,再回来时,端着碗面条。

吃完我就困了,沈聿立马又粘了上来,可我真的太困了,翻了个身直接睡着了。

我在想沈聿今早不开心,是不是因为昨晚……

可这我怎么安慰他!

我叹了口气,

可是这一口气在对面两人看来,那就是意味着……

沈聿不行!

4

「我不行?」

沈聿裸露的身子强健结实,粗大的手捏住我的下巴,目光深沉,语气却是恶狠狠的。

也不知道婆婆和他说了什么,晚饭的时候,沈聿的神色就不太好。

等最后一碗补汤上来的时候,沈聿的神色阴沉到几乎令人心悸的程度,浓眉立目,看着就吓人。

我收回心神,莫名地心虚。

眼睛对上正在发火的男人,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摇头。

「昨天是意外……」沈聿脸色有些不自然。

「哦。」

我才不信呢。

「穆南溪,你那是什么表情,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我没有。」说完我就抿起嘴唇,一脸的无辜。

沈聿虎着一张脸,手下收紧。

下巴被捏得有些疼,我有些恼了。

你自己的问题这也能怪我,脱口的话说完我就后悔了。

「沈聿,你这是恼羞成怒!再说了,我又不嫌弃你!」

「穆南溪!」

沈聿被气笑了,对着我邪邪笑了一下,哑着嗓音,灼热的气息交织,「穆南溪,你不相信啊。」

他松开手,双手撑在我身侧,俯身一点点靠近我。

他的眼睛深的像黑曜石一般,还带着些许的红,如同蛊人的罂粟一般。

我有些不敢和他对视,索性我目光下滑。

沈聿深凹的锁骨此时清晰可见。

身下的大红色床单更是显得他皮肤白皙。

该死!这男人还有几分性感。

见我分神,他不悦地挑了眉,在我嘴唇上轻轻一吻,随后又落到我耳朵。

又故意在我耳畔旁轻轻低语。

「老婆,来验收吧!」

5

挑衅的结果就是,

面对疾风吧!

好吧,是我低估了沈聿,我揉着酸痛的腰,慢吞吞地上了车。

今天是我回门的日子。

我侧头看了眼沈聿。

心里越发不平衡,凭什么只有我像加了两天的大夜班一样。

再看看他,

他随意的打着方向盘,丰神俊逸的脸上,显得神采飞扬,眼角眉梢都透着春风得意。

算了,是我技不如人。

此时的我又困又累,一想到等会要应对那几位,就有些烦躁,干脆闭上眼睛直接补觉。

我们到穆家的时候,穆家人早就等着了。

看着对我一直冷淡的爸爸和蒋兰,满脸堆笑,殷勤备至对着沈聿。

再看看沈聿拽得二五八万谁都看不上的样子,手上拿着我的粉色手提包。

怎么看都有些搞笑。

穆南婷走上前,对着沈聿一副受委屈模样「聿哥哥。」

恶心得我差点没把早饭给吐出来。

我扭头看沈聿,心想他俩之前不会有一腿吧……

一想到如果沈聿和穆南婷有关系,我就一阵恶寒,嫌弃得要命。

我微微皱眉觑着沈聿,你沈聿要是有一丁点不对劲,老娘就把你给踹了。

这婚,必须离!

只见沈聿臭着张脸,说的话更是不留情面「穆小姐真是会恶心人,一大早的就来恶心我!」

6

沈聿眨着他那水汪汪的眼睛瞅着我,模样要多乖就有多乖。

真能装!

他握着我的轻轻揉捏着,「老婆,这饭必须吃吗,我都已经饱了。」

不愧是沈聿,还是一如既往地毒舌。

对面三人面上都有些难看。

尤其是穆南婷,都要成猪肝色了。

蒋兰上前打圆场,「小聿啊,今天南溪回门,怎么能不吃饭呢!」

沈聿豁地笑了,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你要不说今天南溪回门,我都要以为这是我娘家了。」

对面三人又石化了……

我赞赏地看了眼沈聿,

知道沈聿在护着我,但是我早已经不需要这所谓的亲情了。

看着沈聿正认真的把玩着我的手,我突然又觉得沈聿挺可爱的了。

虽然听他怼人很爽,可我还有正事,我拍了拍他还在作乱的手。

「吃完饭再走吧。」

说完转头看向我爸。

「爸,我有事和你说。」

7

回去的路上,我一想到刚刚穆南婷吃瘪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

在看到蒋兰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头更是痛快。

我当年美其名曰是出国留学,可我知道,我被我的爸爸抛弃了。

我看了眼手里的房产证,心满意足地笑了,如果不是这房子……

这是妈妈自己设计的房子,也是这世上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总算拿回来了。

我感激地看向沈聿,刚刚多亏他。

「穆南溪,你能不能别用这么肉麻的眼神看着我!」

……

沈聿还是那个沈聿,

一如既往地欠揍。

不管怎样,

「刚刚谢谢你。」

他嘴角扬起,晃了晃手里的户口本「这么客气干什么。」

……

刚刚,我原本想跟爸爸去书房说这事的,可蒋兰不乐意。

她说沈家还会缺我房子住?

我无语,沈家不管有多少,和我都没关系。

而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你蒋兰没资格碰!

我爸还没说话,沈聿已经率先开口。

「我丈母娘的东西啊,那是得拿着。」

当时我看到我爸胡子都要气歪了。

沈聿从进门到现在可是一句爸都没喊过。

我爸这么强势的人,要是往常早就翻脸了。

可是今天,估计是碍于沈聿的身份,我很顺利地跟着我爸去拿房产证。

可是这时候,沈聿大手一挥,又冒了一句,「户口本也别忘了拿。」

……

然后我远远地就看到了民政局的大门在向我招手。

8

没错,我和沈聿还没有领结婚证。

其实小时候的那一句娃娃亲,在我们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两家都没提过了。

可是,沈聿为什么会答应娶我,我爸甚至还拿房子威胁我回国结婚。

所以我认定,沈聿娶我一定是有什么苦衷,而我爸一定是从中得了什么好处。

「沈聿,一定要领证吗,其实不领也没关系,我们就这样,之后分开也不会太麻烦,放心,我不会要你钱的。」

沈聿一个刹车,我差点撞上额头,一抬头,就对上沈聿阴沉的脸。

「穆南溪,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沈聿可不是什么不负责任的渣男。」

「我不用你负责的。」我眨着眼,认真道。

「我用!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你不想对我负责?」

我敢保证,此时此刻,我要是说不想,下场一定很惨……

所以我选择了闭嘴。

「穆南溪,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出国一趟,渣女这套倒是给你玩明白了。」

「想对我始乱终弃,穆南溪,你想都别想!」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沈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只是想谢谢你,也不想给你添麻烦。」

沈聿眉头微蹙瞅着我。

片刻后。

「你这是什么破感谢方式。」

他坐直身子,眼底怒气瞬间散去,拿着户口本往手上拍了两下,语气淡淡,「再说了,我今天也不全是为了你。」

手上一停,转头看向我,嘴角噙着笑意「如果你要真想感谢的话,不如来点实际的。」

说完他就拉着我进了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

沈聿就像一只翘起尾巴的大狐狸,飞出得意的眼色,整个人神气极了。

我越发觉得这不是我认识的沈聿了。

小时候那个冷漠傲娇的男孩,现在只剩下傲了。

他拿出手机对着结婚证拍了又拍,又对着我拍了一张。

「你干什么?」

「发朋友圈啊!」然后他就一脸求夸奖的样子。

我无语,你开美颜了吗?

我不想理他,拉开车门上车,沈聿随后也上了车。

车子启动的瞬间,沈聿身子又凑了过来。

「唉不是,穆南溪,你怎么不发朋友圈,我发现你对婚姻的态度有很大的问题!」

他紧紧盯着我,眼里带着威胁,慢慢向我逼近。

我后背紧贴着车门,手臂试图伸直,推开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

「沈聿,你冷静点,我发,我这就发。」

9

「我的。」

下面配图是一张我看着镜头的照片。

有点傻。

我刚打开朋友圈,第一眼就看到沈聿的这条动态。

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感觉到心口热热的。

「发了吗?」

沈聿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我手指一顿,下意识得抬头看他,他恰好看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对视让我的心跳卡在了最高点。

「马上。」

拿出手机,对着开车的沈聿拍了一张,

沈聿扫了我一眼,扬起嘴角。

我心里不太平衡了,为什么他能这么上镜!

我手指犹豫不停,不知道要发些什么。

想着沈聿上扬的嘴角,我干脆把心一横,飞快打下两个字。

发完就把手机一扔,宛如那就是个烫手山芋。

沈聿问我发了什么。

这我哪说得出口啊,我羞耻地扭过头佯装看向车窗外,一言不发。

见状,沈聿就要拿手机。

我赶紧按住他拿手机的手,他目视前方,勾唇一笑。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表情有些不自然,「没什么好看的,就和你一样!」

说到后面声音越说越小。

见他还是愣愣的,我抿唇提醒「专心开车。」

沈聿愣了下,随即歪着脑袋低笑几声。

「遵命!」

嗓音浓稠带着化不开的温柔。

不知道是不是说话的声音太过蛊人,还是说话的内容太过撩人。

我能感觉到心间小小地颤了一下。

真要命!

看着窗外与来时不一样的风景。

我疑惑。

「我们去哪?」

「回家!」

「回我们自己的家。」

10

自从我们搬到朝悦府后。

我才清楚地感受到什么叫新婚。

这也太黏人了。

也太费腰了。

有时候我们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或者看手机,沈聿手都是忙不停的。

一会揉揉我的脸,一会捏捏耳朵,又或者把玩一下我的手。

甚至还时不时凑过来,偷亲一下。

亲着亲着就不对劲了。

咳,扯远了。

我有时候忍不住问沈聿,你以前不是不喜欢我嘛!

不喜欢也能下得了嘴?

每当这时候,沈聿便会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我。

我有时候在忙事情,只要超过 15 分钟没理他,便会听到。

「老婆,你在干嘛?」

「老婆,你想不想吃西瓜,你看,我切的!」

「老婆,有没有需要老公帮忙的……」

「老婆,你是不是忘记我了。」

诸如此类。

每次在我即将爆发的时候,沈聿都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他没事儿吧!

沈聿他都不上班、不上学的吗?

我现在还是个学生,原本我还想着这边事情结束了,就回去继续上学的……

看了眼在厨房忙里忙外的沈聿。

大概是回不去了。

……

今天江城会举办一场慈善晚宴。

沈家也受邀在列。

我一身抹胸礼服,端坐在镜前比划着该戴哪条项链好看,沈聿这时候走了过来。

他微微俯身,一手撑着梳妆台,把我圈在他的怀里。

他低头凑近,把我鬓边的碎发捋到耳后。

「老婆真美。」

然后贴近……他的气息喷洒在我耳畔。

气氛逐渐升温。

我闭上眼睛,挣扎开口「沈聿……你别!」

就在我感觉我的耳垂即将倒戈的时候,

突然脖颈一凉,我猛地睁开眼睛。

一条漂亮的红宝石项链落在我的脖颈处。

「戴这个!」

镜子里的我,肤色白润,双颊绯红,双眼泛着水光,引人遐想。

再看清沈聿那漂亮的眼睛里,闪过隐约的得逞的笑意后。

我瞬间清醒。

完了,这下更红了!

沈聿搂着我,低笑一声,「老婆,你这样,实在太让我有成就感了。」

我想骂人,可我忍住了。

我瞪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沈聿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略显无奈地笑。

他将我拥入怀里,声音轻柔的说「不着急。」

我怔了一下,没说话。

却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是那种痒到心尖的感觉。

晚上,当我们抵达会场的时候。

身旁原本佛系人生的沈大少爷,突然斗志高昂起来,死死盯着一个方向。

11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看到了金锐。

我留学时遇到的学长,没有什么深交,但他人挺好的。

金锐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愣,随即笑着朝我走来。

「南溪,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回国了。」

「好久不见,学长。」

金锐看了眼沈聿,礼貌开口「是你啊。」

沈聿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

我有些惊讶,「你们认识啊?」

金锐还没说话,沈聿倒是先开口了。

「不认识。」

……

沈聿,你还不如不说话。

我抱歉地看向学长,金锐淡淡一笑,

「只是见过几次面,的确不能算认识。」

见过面?

我有些好奇。

沈聿却有些不耐烦,「走了!」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

可是注意到身旁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此时已然眯起,还不时从中冒出凶光后。

我乖乖向学长致歉。

离开前,学长还问我要了我的微信。

从晚会开始后,沈聿就再没说过一句话。

我察觉他不对劲,我从旁边的甜品台端着个小蛋糕过来,试探道,「沈聿,我吃不下了。」

他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接过蛋糕一口咬下,大口大口地吃着,好像和面前的蛋糕有深仇大恨似的。

……

沈了不起生气了!

结婚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发脾气。

从晚会回到家后。

我坐在沙发上喝水,就看到沈聿杵在我对面,就跟个人型立牌一样。

他双手插兜,冷眼瞧着我,像极了一头成年的狼正盯着自己不乖的猎物。

「沈聿,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嘴硬。

这时我手机响了一下。

还没解锁,沈聿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不许加。」

看着沈聿逐渐变冷的眼神和被气得胀红的脸。

莫名觉得他有些可爱。

我弯唇一笑,把手机递给他看「是妈啦,她要我们过些日子回去一趟。」

沈聿呆住,却不答话。

我觉得差不多了,拉着他的手一边晃着一边撒娇,「我和金锐学长不怎么熟的,好啦,我不加他,你不要生气了。」

果然,沈聿的面色肉眼可见地缓和下来。

他傲娇的哼了一声,在我身侧坐下。

这是要我继续?

我便在他脸上印了一吻,

沈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

一把把我抱起横坐在他的腿上,我惊呼一声,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却舒适地往沙发上一靠,手掌贴着我的腰侧慢慢摩挲。

「我生气了,」

「来哄我吧!」

12

哄沈聿啊……

记忆里,沈聿挺好哄的。

伸手打开我的手拿包,往沈聿的手心放了一颗凤梨糖。

小时候,他每次板着脸生气的时候,我都会给他一颗。

他可喜欢吃了。

我眨着眼睛看他。

他眉峰一挑,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他轻笑一声,「老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说完又叹息一声,将糖果放进嘴里。

他眼睛里仿佛缀着光,嘴角带笑。

他说,「成年人可不是这么哄的。」

「张嘴,我教你。」

13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我发现沈聿其实很忙的。

尤其是最近。

坐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上午,一开始我以为他在玩游戏呢,

凑过去一看,才发现全是英文。

我不由挑眉,沈聿是很讨厌学习的。

看着沈聿不是往日的傲娇,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工作的谨慎,时而思考,时而皱眉,显得他更加成熟稳重。

这些年,沈聿也变了好多。

这周末,我和沈聿回了庄园。

公公婆婆都不在,只有奶奶和张婶在花圃。

我和沈聿齐齐喊了声,「奶奶。」

奶奶看到我和沈聿,眼睛都笑弯了,「你们来啦!」

「正好,你张婶要回厨房,小聿你去把剩下的修剪下。」

「我也去帮忙。」

「不用,他一个人行的,你陪我老太婆在这儿聊会天。」

我看向沈聿。

果然。

他已经熟捻地卷起袖子,蹲下身子正修剪枝丫。

和奶奶聊了会天,她就说要回去了。

我看着沈聿忙活的背影,好心肠地上去帮忙。

沈聿劝我,说我一定会扎到手。

我却坚持,想体验下做一个小小花农。

原以为是个轻松浪漫的体验。

谁曾想,放眼过去,是拔不完的杂草和剪不完的残花,

累的我腰酸背痛。

原本这点工作量也不算什么。

果然,我被养娇了。

最后还是沈聿弄完的。

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想躺着休息一下了。

心里还在想,待会回去的时候去按个摩吧。

哪知道奶奶说,公公婆婆他们可能下午就回来了,留我们过夜,按摩的计划也随之泡汤。

我躺在房间的床上,沈聿刚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自从上次我主动哄沈聿,沈聿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瞅准时机,上前抱住他,

声音软软,「沈聿,今天我们玩点别的,好不好。」

沈聿眉头一挑,搂着我的腰就往怀里带,「老婆,这大白天的不好吧?」

嘴上说的那叫一个正人君子,眼的光却快要闪出来了。

我想起方才没能实现的按摩计划,勾起嘴角,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句。

说完抬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怎么样。」

看到沈聿的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滑动了一下,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懂事。」

我满意地朝一旁精神抖擞的沈聿笑了笑,然后在他的指引下乖乖躺好。

沈聿笑的邪气,头点得和拨浪鼓一样,要我放心。

最后,在沈师傅殷勤按摩之下。

我很快就……

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一转头就看到沈聿坐在床头气鼓鼓地盯着我,

怨气十足,「穆南溪,你个大骗子!」

咦,怎么还生气了呀!

14

「哈哈哈,能不生气嘛,」

「沈聿到嘴的肥肉睡着了!」

我立马捂住夏稚的嘴,「嘘!你小点声!」

「也不怪沈聿生气,要是我连香薰都点上了,路燃却在一旁睡着了,我都要怀疑他外面有狗了。」

夏稚憋着笑,「你这不是欺骗人感情吗!」

我鼓起嘴,「明明就是他自己想多了……」

「好啦,路燃说他和沈聿在这,我们进去吧。」

我心里没底,「沈聿没告诉我,他肯定还在生气,我还是不进去了。」

夏稚嗤笑一声,「搞不好这是他故意要路燃告诉我的呢!」

我和夏稚过去的时候,沈聿正靠在沙发上喝酒。

不苟言笑,整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他瞅了我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沈师傅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来来来,给你个小妹!」说着夏稚就把我往沈聿的怀里一推。

沈聿接住我,等他听出夏稚话后,眉毛都拧到一起了。

他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捂脸不敢看他。

夏稚,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唯独我要继续承受着沈聿那吃人的目光。

好在夏稚没有继续,而沈聿也只是不明意味地轻哼一声。

我今晚穿的是件吊带裙,而我做的位置正好靠近空调风口,我有些冷,就往沈聿那边靠了靠。

沈聿皱眉睨了我一眼,就不再看我。

小气!

我努了努嘴,最后什么话也没说。

肩头一热,身上一暖。

沈聿把他的外套罩在我的身上,我看向他,他一言不发,又闷闷地哼了一声。

小气又幼稚!

我笑了笑,也很可爱。

15

沈聿和路燃在谈事情。

我和夏稚就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了穆南婷。

上次见面还是我回门那天,那天可是把穆南婷气得不轻。

原以为穆南婷会过来讽刺我几句,就像我被送出国的那次一样,嘲笑我异想天开。

哪知道,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转身走了。

转性了?

「算她识相。」夏稚冷哼一声。

我看着夏稚,一脸疑惑?

夏稚拍拍我的肩膀,「虽然沈聿大少爷脾气,但是谁叫他护短呢!」

护短吗?

沈聿是挺护着我的。

还没走到座位就听到路燃的声音传来,「兄弟,老子是真的佩服你,为了看她一年得跑多少趟,我和夏稚两年异地就够折磨人了,你们俩倒好,7 年!」

说的谁啊……

我可没有和沈聿异地恋。

我一脸问号看着沈聿。

沈聿捏着酒杯扫了我一眼,吊儿郎当地说,「他喝醉了。」

可我心里像被塞了团棉花一样,堵得难受。

沈聿直到回家都没有和我说话。

我心里闷闷的,也不想开口。

睡觉前,沈聿在床上比划一道线,对着我横眉冷眼,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不许过界!」

话说得铿锵有力,极其蛮横,不容一丝一毫反驳的余地。

我沉默看着他。

正好!

我今天一点也不想抱着他睡!

我不理他,拿起今天夏稚送我的睡裙,转身去了浴室。

等从浴室出来,沈聿眼睛都看直了。

我一身吊带裙,裙长刚刚过大腿。

我故意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微微弯腰,慢慢抹着护肤品。

我刚进被窝,他就蹭了过来。

他的短发蹭地我的下巴有点痒,温热的气息逐渐游离。

呸,臭男人!

「你不是说不准越线!」

「我说不准越线的是你,又不是我!」

16

屋外月色正浓,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

关键时刻我一把推开沈聿。

「沈聿,我想喝水。」

「乖…等会再喝!」

我赶紧拉住他作乱的手,仰起脸,睫毛微垂,眼角微红,我可怜兮兮的像他求助。

「我现在就要。」

沈聿深呼一口气,出了房间,

看沈聿起身倒水,行云流水,

我立马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听着门外持续不断地敲门声,从开始的轻声软语到冷言威胁再到最后的气急败坏。

我只淡淡一句,「沈聿,你今晚睡书房!」

门外的敲门声停止了。

我想沈聿大概放弃了。

正当我困意来袭,准备入睡的时候,房门「咔嗒」一声……

开了。

我立马从床上跳坐了起来。

沈聿将房门钥匙随意地丢在地上,缓缓朝我走来。

眼眸半垂嘴角勾起笑意。

「又骗我?」

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却是出奇的温柔。

他越是这样。

我越是觉得……

我完蛋了。

17

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沈聿不在身旁,我喊了声。

很好。

嗓子已经哑得不行了。

突然记起昨晚迷迷糊糊间,听到沈聿说,他今天要出差一趟。

我又默默地躺了回去。

晚上的时候,夏稚问我怎么样,有了这战袍,就是唐僧也能拿下。

呵呵……

唐僧出差了,妖精却要散架了。

把夏稚乐的不行,喊着晚上出来玩。

我们俩刚到酒吧,迎面就撞到了穆南婷,身边跟着一个男人。

穆南婷卸下往日的虚伪,面上更是毫不掩饰地厌恶。

「真倒霉!遇到个扫把星。」

「穆南婷,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我有说错吗,穆南溪,如果不是你,沈聿不会一直针对我们穆氏,你知不知道,穆氏现在有多难,爸爸忙得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回家了。」

我觉得好笑,「穆南婷,你脑子是被门夹了吧。」

「穆家和我有关系吗?」

穆南婷气结。

夏稚撸起袖子就开骂,「穆南婷,你要是嘴闲就去舔马桶,别在这叭叭的。」

「你!」

「你什么你,我看你就是嫉妒南溪,我可是听说你向沈聿自荐枕席被扔出来了,真丢人!我要是你,当场就把自己给埋了,省得现在丢人现眼。」

我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

穆南婷!

自荐枕席!

被扔出来?

的确像沈聿能做出来的事。

穆南婷的脸色变了又变,身旁的男人听到后也是抬脚就走。

穆南婷气得直跺脚,对着我咬牙切齿。

「穆南溪,你别得意,你以为沈聿有多喜欢你,他无非就是图新鲜,等新鲜感一过,你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我淡淡一笑,「你不要生气,或许等我走了,你就有机会了呢!」

看着穆南婷气急败坏的模样,脑海里立马就浮现自己当年被送走前的样子。

15 岁的我,从开始的恶语相向到后来的软语相求,无论我怎么求爸爸,到最后,他还是要我走。

原来我当时是这样的啊……

看着穆南婷离开的背影,夏稚直呼痛快,我却没什么感觉。

我轻轻抿了一口酒,夏稚看着我小声说,

「也是昨天,路燃喝多了,我才知道,沈聿把你爸整惨啦!」

「要我说,就是活该,谁叫他那时候都不管你的死活,生活费还要你自己解决。」

我没所谓地笑笑,

七年的不闻不问。

我对我这个爸爸,早就没什么感情了。

「不过南溪,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和沈聿早就在一起了,干嘛不和我说啊。和我分享一下异地恋的法宝啊。」

「和沈聿异地恋的不是我。」

「不可能,路燃说沈聿只要一有空就去 M 国找你,年年如此。」

脑中再次涌上过去的回忆,我想起在 M 国的第一年,我的确看到了沈聿。

他坐在豪华轿车里,而我穿着满是油污的工作服刚刚下班。

他抬头的瞬间,我立马躲了起来。

思绪拉回。

又想到前段时间金锐学长的话,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

这怎么可能!

「路燃说沈聿以前多讨厌学习,后来就有多努力,沈聿他爸给他定了个目标,只要他完成了,就不干涉他地任何事。」

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情况,夏稚嚯的开口。

「我算是开了眼了,沈聿还是个情种!他竟然暗恋你 7 年!」

「牛逼!」

手机轻轻震动一下,是沈聿发来的信息。

问我吃饭了吗?

我静静地看着手机,胸中百感交集,五味掺杂。各种滋味酸酸涩涩地充溢在心头,温温热热地奔腾在我的血管里。

「吃了。你吃了吗?」

「还没。」

「哦。」

沈聿连发三个问号给我,

「你不对劲……」

「没有!」

「老婆,你不会是想我了吧。」

我捏着手机,良久,

「嗯。」

我按下发送。

沈聿,我真的有点想你。

对面一直没回消息。

我盯着手机,突然弹出最新消息。

老公:「在看机票了。」

18

我今晚喝了点酒,夏稚不放心我,一直陪着我,后来好像路燃也来了。

等沈聿到的时候,已经凌晨了。

我整个人晕乎乎的,却还是一眼认出。

我老公来了。

我踉踉跄跄地朝他小跑过去,大着舌头喊他,「老公!」

我把脸埋进他的怀里,一个劲地蹭。

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但是我听到了他咚咚的心跳和一声无奈的长叹。

他和路燃说了几句话,就带着我回家了。

我要被塞进车里的时候,还哼哼唧唧地不愿意,

我没醉。

真的!

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我忍不住想要疯一下。

我指着沈聿,把我所有想要知道的都向他问了一遍,

「沈聿…过去 7 年,你去 m 国看谁…」

他拉过我的手放在手心,捏了捏。

「你,穆南溪。」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像我听过最迅猛的鼓点,密集而有力,那样真实。

「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低头看我,黝黑的双眸里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

「我怕你不愿意见我…」

我鼻子一酸,眼泪立刻涌了上来。

我并不爱哭,真的。

我已经很久没有哭了,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下,我抱着沈聿开始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句不成句。

「不会的,其实,我那次,看到你了,我,那时候刚刚下班,穿着工作服,手上还打包了晚上的剩饭,我看到你,你就坐在车里,我害怕你看到这样的我……」

脸上还带着眼泪,抽抽嗒嗒的。

「你从小就不喜欢我,我害怕从你眼中看到嫌弃,失望,厌恶,沈聿,我害怕,所以,我立马就躲起来了…」

我泣不成声,沈聿惊慌失措地柔声安慰。

「傻不傻,不是…你别哭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对不起,你别哭了,是我不好…」

我把脸闷在他怀里,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解释。

他才傻呢!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温柔地安抚我。

末了,还小心翼翼的补了句,「老婆,你鼻涕蹭我身上了。」

他捧着我的脸,帮我擦掉眼泪和……鼻涕。

我是抗拒的,但是刚刚的大哭耗费了我所有力气,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想要睡。

隐约感觉到密密麻麻的吻也落在了我的眼角、额头、脸颊,嘴角。

还有他那低醇的声音。

「傻不傻,我这么明显的爱意都看不出来,傻子!」

(全文完)

作者:吹泡泡的鱼

备案号:YXX1rnAgz6AFE86yAY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