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澡要完

出自专栏《柴米之争,少女必胜》

(1)

晚上十点,我刚在峡谷结束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室友拎着个洗澡篮子气冲冲地走进了宿舍,一边走还一边念叨着:「恶心死我了,恶心死我了。」

宿舍其他三人见状瞬间都紧张了起来,寝室长最先发问:「咋滴,你又在浴室里看见奥利给了?」

我们大学宿舍没有独卫,洗澡要去专门的浴室,我这个室友每次都喜欢等到浴室快关门的时候才去洗澡,原因是那时候人少水流大。

室友前几天踩着点去洗澡,一进浴室就直奔常用的隔间,没想到冷不丁看到了一坨褐色不明物体。

那天室友恶心得澡都没洗,直接拎着洗澡篮子狂奔回了宿舍,声泪俱下地告诉我们:「三排末尾以后不能再去了!」

那天我们宿舍都很伤心,毕竟三排末尾那个隔间是我们宿舍公认的浴室最佳隔间,水流不大不小正适中,因为处在浴室末端私密性也很好,可能这也是导致它惨遭毒手的原因。

「不是,比那还恶心。」室友的脸都变绿了,咬牙切齿道,「我这次,在浴室里看到了一个老头儿。」

「老头儿?」另一个室友疑惑道,「女浴室里怎么会有老头儿?」

「就是老头儿!」室友咬牙切齿地又重复了一遍,「真是恶心死我了!」

因为我这个室友老遇见奇葩事儿,以下就称呼她为奇奇吧。

奇奇深呼吸了几下,开始跟我们讲她刚才去浴室的经历。

我们学校浴室冬季是晚上十点半关门,九点半左右,奇奇拎着洗澡篮子出门,五分钟后,她到达浴室,经过一番仔细勘探,选择了一个各方面都还不错的隔间。

此时一切都很顺利,浴室里也没几个人,大家都在用心地洗澡,正当奇奇往头上抹护发素时,突然听到了一个男声问:「里面还有人没有?!」

这声音听起来很近,似乎已经进了浴室,奇奇吓得一激灵,连忙大声道:「有人!」

另外几个女生也跟着大喊「有人」。

那个男的没再吭声了,似乎已经走了。

但奇奇此时也没心思慢慢洗了,匆忙冲去了身上的泡沫,开始擦身体准备穿衣服。

奇奇刚穿好衣服就听到了一声尖叫,随后一个女生光着身子跑了进来,同时还伴随着刚才那个男声带着口音的叫嚷,具体奇奇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但大致意思应该是:这人怎么光着身子往外跑,浴室快关门了还不赶紧走,等等。

我们浴室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更衣区,一个是淋浴区,那个女生洗完澡打算去更衣区穿衣服,没想到有个老头儿拿个拖把在更衣区站着!

此时奇奇无比庆幸自己没脱光了才进来,她只把外套放在了外面更衣区的柜子里,毛衣裤子都放在自己隔间里了。

女生一边哭一边请求奇奇帮她把衣服拿进来,奇奇连忙穿好衣服走出去,没想到那个老头还拿个拖把在更衣区站着,双眼还一直往淋浴区里面瞅。

奇奇怒了,这老头明摆着是故意的。

奇奇直接跟老头说里面还有人在洗澡,这里不能进,让老头赶紧出去。

没想到老头比奇奇还凶,叫嚷着现在时间到了,让浴室里的人赶紧都走。

此时另外也有女生出来,说现在还不到十点,距离浴室关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不能随便就进女生浴室。

谁知道那老头还倚老卖老,指着女孩们的鼻子开始骂人,说她们不懂得尊重老人,说现在大冬天的他等到十点半会很冷,手脚都冻烂了吧啦吧啦的。

反正一通胡言乱语蛮不讲理。

女孩们让他先出去,说这里是浴室更衣区。

谁知老头闻言却梗着脖子道:「这又不是你们洗澡的地方,我为啥不能在这儿?!」

奇奇说到这里咬紧了牙关:「那臭老头子实在太恶心了,比屎恶心一百倍!」

宿舍其他人闻言也都义愤填膺地点了点头。

老头儿就是不走,女孩们没办法了,留几个人在楼上看着老头,另外几个人下楼找了看管浴室的阿姨。

阿姨上来第一反应是,她不知道老头偷摸上来了,接着又好言好语劝走了老头。

那老头走之前还骂浴室里的女孩们,说她们还大学生呢,不知道尊重老年人,没素质,应该给她们记处分。

女孩们都很生气,纷纷跟阿姨说不能再让这样的人来打扫女生浴室,阿姨说这是学校招的人,还说她之后会好好说说老头儿,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们走的时候那老头还没走,还在浴室门口瞪我们。」

奇奇咬牙切齿道:「咱们学校浴室真是绝了,骚操作太多。」

其他人纷纷点头,七嘴八舌地开始骂学校的垃圾浴室。

在 XX 理工大,只要你吐槽浴室,绝对会引发一大票附和。

我们学校浴室有个诨号—「皇家」浴室,同学们都笑称浴室是有钱人才去的地方,毕竟随随便便洗一次澡都要十块钱打底。

浴室是插卡出水,校园卡插上就秒扣一块钱,随后按时间计费,扣费快就不说了,关键是浴室里的水流还特别小,让你想快点洗完都没办法。

除了水流小扣费快,浴室的水温还经常阴晴不定,有时候烫得要死有时候又变成了凉水。

前几天我去洗澡,前半段洗得好好的,正打算冲头上泡沫时,热水突然变成了凉水,我慌忙躲到一旁,本以为过一会儿水就会重新变热,但我看着校园卡足足跳了三块钱,水温都没有再次变热。

最后我没办法,只好用凉水冲干净了头上的泡沫,回来后直接就感冒了。

校园表白墙上也经常有人吐槽浴室,但根本没什么用,浴室依旧是那副鬼样子,现在还又叠加了一个色老头 buff。

吐槽归吐槽,但又不能不洗澡,同学们也只好咬牙默默忍耐。

(2)

这件事发生后没多久,有一天我忙社团活动忙到太晚,去浴室的时候也接近十点了,奇奇跟我一起。没错,即便遇到了两次大无语事件,奇奇依旧没放弃踩点去浴室洗澡。

去之前我还有点担心,跟奇奇说咱不会遇见那个老头吧。

没想到一语成谶,洗到一半儿那老头还真来了,这次他更嚣张,先是一声不吭直接走进淋浴区,接着大声叫嚷道:「时间到了,浴室要关门了,里面的人赶紧都出去。」

浴室里响起一片尖叫声,有个女生怒斥老头,让他滚出去,没想到老头直接走到了女生的隔间前。在此提一下,我们学校浴室虽然是隔间,但并没有门。

所以那个死不要脸的老头,就直接站到了正在洗澡的女生面前。

女生吓死了,大声尖叫着让他滚,老头就站在那儿,指着女生骂她没教养什么的。

此时我已经穿好了衣服,见这情景再也忍不住了,跑到女生跟前挡着她,问老头想干什么。

老头还特别有理,说:「我要干啥,我让你们赶紧走,每次都是你们拖延时间,现在要关门了,赶紧滚蛋!」

我气得脑袋瓜嗡嗡的:「该滚的是你!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要脸,在女生浴室偷看别人洗澡,老流氓死变态!」

老头一听恼了,瞪着眼还想动手打我,此时奇奇和浴室里的其他女生都围了过来,老头看了看四周,转头就想走。

众人岂能这样放过他,奇奇一把拽住了老头的衣服,老头死命挣扎,对拦住他的女生们污言秽语地辱骂。

此时楼下负责看管浴室的阿姨总算长出了耳朵,跑到楼上问咋回事儿。

阿姨看到老头儿后苦着脸道:「陈师傅,你怎么又跑上来了?」

老头还一脸不服气,说:「我咋跑上来?你说我咋跑上来!我来打扫卫生的!一群 X 娘养的还骂我,没素质的东西……」

看他那副从头到尾都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他趁着别人洗澡的时候进女浴室天经地义,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阿姨让老头少说两句,接着又用老一套糊弄我们,保证这种事不会再有下一次,让我们先回去。

奇奇闻言不服气道:「上次您也是那么说的,这中间还没隔一个星期呢,就发生第二次了,谁敢信你的话!」

阿姨噎了下,有点恼火地看着奇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拿什么保证,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犟呢?那你们说现在要怎么办?他都那么大年纪了,你们总不能打他一顿吧?」

此时刚才那个被骂的女生怒道:「我要报警,这死老头的行为已经违法了,你们管不了,警察总能管!」

阿姨一听连忙道不能报警不能报警。

老头此时也用力挣扎了起来,女孩们合伙按住了他。

被骂的女生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阿姨一听急了,慌忙道:「别报警,他是你们学校刘主任的亲戚,报警了事儿就闹大了。」

好家伙,我说这老头怎么那么猖狂,敢情是有亲戚当领导。

女生没搭理她,继续打电话报警。

阿姨见状叹了好大一口气,埋怨道:「不就是被看了几眼,至于那么较真吗?」

我闻言冷笑道:「要是你自己被这老头看光了,或者你女儿被这老头看光了,你还说得出这话?」

阿姨翻了我一眼,说:「你们就是认死理儿,行,我也懒得管你们,反正回头受影响的也不是我。」

奇奇闻言道:「那你就闭嘴吧,还在这哔哔啥!」

我们学校是新校区,附近的警察局过来需要一段时间,其他的女孩陆陆续续都走了,就剩下我、奇奇还有刚才那个女生,后来知道她叫严婷。

我们仨一起等着警察来,其间阿姨还一直劝我们算了回宿舍吧,我们没搭理她。

没过多久,来了两个学校保卫处的人要把老头带走,说事情他们已经了解了,会好好批评教育一番老头。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他们是警察,但他们只带走老头不要我们跟着,我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我问他们是哪个警局的,他们含糊其词,我举着手中的手机道:「冒充警察可是违法的,你们想清楚了再说。」

那两人才说他们是学校保卫处的。

好家伙,这是在演我们啊,为了个不要脸的色老头,至于吗?

那两人也加入了劝说我们算了的队伍,我们一概不理,专心致志等着警察叔叔来。

大约十几分钟后,警察终于赶过来了,警察过来后先通知了我们的辅导员,然后带着老头和我们一起去了警局。

由于老头态度嚣张,且情节恶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老头最终被罚款五百元以及拘留五日。

事情结束后,我们辅导员也过来了,奇奇和我虽然跟严婷不是一个专业的,但是同一学院同一个辅导员。

辅导员过来后第一句话是:「发生那么大事儿,你们怎么不事先跟我说?」

我们仨面面相觑,浴室的问题早就被反映烂了,学校也没管过,我们下意识就觉得学校里的管理人员不会管这件事儿。

辅导员叹了口气:「你们还年轻,有很多事不知道怎么妥善处理,太容易冲动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件,记得先跟我说知道吗?」

严婷闻言道:「夏老师,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处理得挺妥善的,我们报警让变态得到了处罚,难道不对吗?」

辅导员道:「这件事你们不报警学校也会处理,但你们报警了,就会对你们和学校造成影响。」

「学校要是会处理,那老头就不会那么猖狂了。」

「你们又没跟我说,怎么知道学校不会处理?」辅导员说着说着还来了火气,「你们就是太自以为是,我理解你们年轻容易冲动,但做事前总要过过脑子吧!」

严婷闻言也火了:「我觉得我们跟学校说才是不长脑子,学校浴室扣费快水流水温问题同学们反映过多少次了,有人管过吗?学校的那些领导有设身处地为学生考虑过吗?你们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被变态偷看、被迫洗凉水澡的又不是你们。」

「你别混淆视听,浴室的问题学校一直在想办法处理,我说的是你们擅自行事的问题。」

「都处理一年多了还没结果,就是一直拖拖拖,然后当问题不存在,这就是学校处理问题的方式,这让我们怎么相信学校?既然学校无法令人信任,那我们只能自行解决。」

辅导员闻言冷笑道:「你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所以你们必须相信也只能相信学校,如果不相信学校,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读书?」

我闻言忍不住道:「夏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们吗?我们只是报警抓了一个变态老头,我们有什么错?」

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辅导员的态度让我们大跌眼镜,也让我们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屁股决定脑袋。

事情到这里还没结束。

没过两天我们发现,我们三人被学校浴室拉黑了。

(3)

还是那个看管浴室的阿姨,她把我们拦在门外,禁止我们去浴室洗澡。

我们问凭什么,阿姨说,因为我们严重违反了浴室的管理条例。

我们又问具体违反了什么条例。

阿姨不理我们了,总之就是不让我们进,还说这是领导的决定。

我们没办法,只能给辅导员打电话,问学校凭什么不让我们去浴室洗澡。

辅导员一开始没理我们,过了很久后才道:「现在知道找我了,你们怎么不去报警了?」

奇奇翻了个巨大无比的白眼,硬生生把到嘴边的国粹忍了下去,毕竟大学还剩三年,我们总不能三年不洗澡。

辅导员让我们先回去,他去想想办法看怎么处理。

听他那么说,我们心里不免又对他改观了一些,辅导员虽然屁股有点歪,但好歹没有不管我们。

我们回去后查阅了一番这浴室的来头,才知道我们大学浴室是校外企业承包的,日常的经营管理也由校外企业负责,看管浴室的阿姨,大概率是企业的职工。

同时浴室也受学校基本建设部的管辖,保证企业不会损害学生们的利益。

学校基本建设部,简称基建部,是个存在感很低的部门,但校内几乎所有的商业承包项目,包括新校区的规划建设都由他们负责,可以说虽然存在感低,却十分重要。

我们在学校官网上查了学校基建部的领导班子,很快就看到了阿姨当时口中的那个刘主任,好家伙,这不就对上号了。

此时辅导员也打电话过来,欲言又止道:「我刚才问了,他们说要你们过去跟大爷道个歉,大爷从警局出来后就要死要活,说没脸见人了,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呢。」

笑死,那老变态还知道要脸?知道要脸就别干那么恶心的事儿啊!

让我们跟那个老变态道歉,门都没有!

辅导员说:「那你们以后都不去浴室洗澡了?你们跟我过去一趟,剩下的都交给我,你们什么话都不用说,我来解决。」

严婷看了眼我和奇奇,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严婷对辅导员道:「夏老师,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绝对绝对不会跟那个老变态道歉,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做错,这是我们的底线。」

辅导员有点急了:「你们仨小姑娘怎么那么倔呢?你们只要跟我走一趟,这件事就解决了,就做出一点儿妥协都不行吗?」

严婷道:「不行!如果我今天选择妥协去道歉,我可能会膈应一辈子!」

辅导员见说不动,只好让我们再好好考虑考虑。

挂断电话后,我们三人都沉默了,毕竟我们三人都是正值妙龄的青春美少女,对于三年不能洗澡这事儿还是挺惆怅的。

片刻后严婷突然道:「走,我请你们去市区做大保健!」

大保健是不可能大保健的。

我们去了一个普通的浴室,现在时代变化了,普通的澡堂子早就没落了,这家也没几个客人。

因为人少,浴室里面也格外干净,淋浴着温度适中且强劲的水流,奇奇满意地舒了口气道:「这是我来学校后洗得最舒服的一次澡。」

此时我脑海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要不然,咱们在学校周边开个浴室吧。」

奇奇闻言道:「咋整?」

「你们看,咱们学校的浴室又贵又不好洗,同学们早就不满了,如果我们在学校周边开一家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浴室,一是肯定会有市场,二是也能方便同学们。」

「可我们要怎么开?我们没有钱,对开浴室也一窍不通。」

还没等我说话,严婷就率先开口道:「我们可以找浴室老板合伙,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暖气热水器,普通浴室在市区几乎没市场了,但在大学周围可是刚需,至于钱方面,学校有大学生创业资金,我们还可以找同学们众筹!」

「众筹?」

「对!众筹!」我激动道,「众筹可以,毕竟同学们苦那个狗比浴室久矣,我相信会有人支持我们。」

严婷也跟着道:「我在学校创业就业处工作,申请大学生创业资金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说干就干,那我们回去就把项目计划书先搞出来!」

我们三人说完都很激动,出去后首先找老板商讨了一番,浴室老板听得津津有味,表示这个项目听上去很可行,如果我们能成功做出一份计划书,并且筹集到钱,那他可以帮助我们一起经营浴室。

(4)

我们仨干劲儿十足,一回到学校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同时,我们也得到了一员大将的协助,学校就业处的吴老师听完我们的计划后,表明会全力帮助我们。

我们写的计划书,也是她帮我们修改了许多稿过后才搞定的。

与此同时,我们找到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一名大三的学长,帮助我们筹备众筹的相关事宜。

然而正当我们热火朝天地忙活着建校外浴室时,辅导员突然让我们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们问是什么事。

辅导员说见面再说。

把我们仨同时叫过去,还能有什么事儿。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进办公室之前,我和严婷打开了手机录音,奇奇则提前拨好了报警电话。

做好一切准备后,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办公室里就三个人,辅导员、变态老头,还有一个肥头大耳跷着二郎腿的中年男人。

我们刚进去,辅导员就把我们身后的门关上了。

办公室里三个坐着的地方,辅导员和中年男人一人一个办公椅,老头自己一个人占了一条长椅,我们仨只好站着,像三只待宰的羊羔。

辅导员首先介绍了一番中年男人,他就是那个刘主任。

辅导员接着又说:「之前的事都是误会,老大爷那么大年纪了,还被抓进了警局,也是受罪了。严婷,宋奇,魏小雅,你们三人给大爷正式道个歉。」

老头儿闻言立马瞪着眼睛道:「光道歉不够!我被罚了五百块钱,在局子里待了几天,名声也被败坏了,一个道歉就行了?想得怪美!要赔给我五千块钱!」

我都给气笑了:「我长那么大,第一次见犯错的人跟受害者要赔偿,你可真是把厚颜无耻发挥得淋漓尽致。」

老头儿站起身,指着我的鼻子道:「你说谁厚颜无耻?信不信我扇你!」

辅导员连忙过来隔开了我们,老头儿还嚣张地让辅导员滚开。

此时刘主任终于喘了气儿,让老头儿消消火,接着又装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道:「你们都是学生,也没有收入,赔偿就把罚的五百块钱给老人家,再道个歉就行了。」

老头儿还想说什么,刘主任看了他一眼,老头儿就不吱声了。

严婷冷笑道:「明明错的不是我们,你们一个二个的却都要我们道歉,就因为这个变态是刘主任你的亲戚?」

估计没料到严婷会直接怼他,刘主任脸色变了变,又道:「你这个女同学说话挺冲啊,这跟是不是我亲戚没关系,一个老人家被你们污蔑成变态色狼,你们道歉是应该的。」

「警察都认定他是色狼,难道警察也是在污蔑他?」

「警察只是听信了你们的一面之词,毕竟浴室里又没监控。」

我闻言深吸一口气道:「行,既然刘主任觉得我们仨的话不可信,那我们可以多找些人证,把事情掰扯清楚,毕竟这变态进女浴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人证我们有的是。」

辅导员闻言连忙道:「胡说,多大点事儿闹得兴师动众的。」

我说:「这不是刘主任想要更多的人证吗?」

刘主任瞥了眼我们,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大声啜了一口,突然转变了话题:「听说你们最近在筹备开浴室?」

奇奇道:「对啊,毕竟学校的浴室那么垃圾!」

刘主任嗤笑道:「现在的孩子真是娇气得不行,一点苦都吃不得,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不是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学校不是你们的家,不可能处处都惯着你们。」

不愧是领导,帽子扣得真是 6,明明是正常的需求,到他嘴里就变成了娇生惯养吃不了苦。

辅导员跟着道:「她们哪有那个精力和能力去开浴室,闹着玩罢了,就是脑子一热,肯定开不起来。」

奇奇不服气地小声道:「我们开不开得起来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刘主任看着辅导员,冷笑道:「夏老师,你这几个学生年纪不大,脾气却不小。」

辅导员连忙道:「年轻人火气大。」

严婷道:「夏老师,如果你们今天叫我们来就是为了给那个死变态道歉,那谈话就可以就此终止了,因为我们绝不会道歉,更别提赔偿了,如果没别的事,我们先走了。」

刘主任道:「你们在校外开浴室我们是管不着,但你们辅导员跟我一起过来帮你们调解问题,你们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年轻人啊,过刚易折!」

刘主任说着把茶杯往桌上一拍,意有所指道:「就拿最近的说,你们这种性子,能成功毕得了业吗?」

「您是在威胁我们?不给变态道歉就不让我们毕业?」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在说你们的性格会影响你们的未来和人生,毕业只是举个例子。」

这老滑头还真是滴水不漏。

之后就还是一些车轮话,无论两人怎么威逼利诱,我们就是不松口,就耗着呗。

最后辅导员实在耗不下去了,只好让我们先回去。

坐在一旁的老头不愿意了,说不能让我们走,嚷嚷着要刘主任给他主持公道,刘主任不耐烦道:「别吵吵了,我知道。」

说完又阴鸷地看了我们一眼,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老头这才不吭声。

回去的路上,我们三人都一言不发,毕竟我们得罪的不是普通同学,而是学校里的领导。

如果我们真的因此毕不了业,那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父母的栽培期望全都白费了。

几人的状态都不太好,严婷见状说要请我们吃火锅,还说这事儿都是因她而起,她觉得很愧疚。

我闻言连忙道:「你别这样说,那老头闯进浴室,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害者,你是勇敢站出来的人,是英雄!」

奇奇也跟着说:「以后这话就别说了,这件事我们仨没有一丁点儿错,错的是那个死老头和刘主任,我们就是那勇于反抗的勇士,咱自己可不能泄气!」

严婷笑着抹了把眼泪:「对,咱自己不能泄气!就跟他们刚到底!」

(5)

没过多久,辅导员就警告我们在学校众筹涉嫌非法集资,学校明令禁止。

我们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众筹跟非法集资很难界定清楚,这种特殊时期,我们不想被学校抓到把柄,众筹的事只好就此作罢。

不能选择众筹,我们自己能出的钱又有限,只能去找市区的那个浴室老板了。

我们前期把计划书已经写得十分详细,包括在哪儿选址、成本预估、运营模式等等,老板一开始还有点犹豫,不明白我们仨为什么非要开办这个浴室。

我们没办法,只好把在学校碰到的糟心事儿如实说了一遍。

老板也是个敞亮人,听完直接道:「艹,这学校领导也太恶心人了!」

我们连忙点头表示可不是。

老板低头寻思了会儿,接着道:「行,这事儿我掺和了,我们家这浴室也开了十几年了,当年我还是从我爸手里继承过来的,现在如果它能换个地方继续发展下去也不错。」

老板答应帮忙后,这浴室开起来就快了,毕竟他有经验,浴室怎么开他再熟悉不过。

之后不到一个月,熹光浴室就在学校北门旁成功落地了,浴室的经营权在老板那儿,我们算是投资入股。

熹光浴场开业当天,来的人爆满,给老板乐得合不拢嘴,说他好多年都没看到澡堂子这幅壮观的景象了。

但是也有来捣乱的。

那个老头也来了,趁着人多贼眉鼠眼就想往女浴室进,好在老板早就注意到了他,但是老板事先没吱声,等到老头快要进女浴室的门时,站在老头身后的老板举着手机突然道:「哎呦刘叔,那可不能进,那是女浴室!」

老头吓得一激灵,转过头看到老板后,扭头就要跑。

老板一把抓住了他,继续用手机怼着他的脸:「刘叔,这浴室门上那么大的女浴室你看不见啊?要让我哥帮你买点补眼睛的药哎。」

老头一边试图拨开老板的手机,一边狡辩道:「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没看清。」

此时浴室旁边的几个女生道:「他就是故意的,之前在学校他也老往女浴室跑!」

老头还想狡辩,老板立马大声道:「之前就有这种行为了啊?那刘叔你病得不轻啊,我得把视频发给我嫂子,让她赶紧带你去医院看看,等到病情加重了就晚了。」

老头闻言就想抢老板的手机,恶狠狠道:「你发什么发,给我删了。」

「叔,你看你抢什么,你这一按直接就发过去了。」

老头闻言瞬间变了脸色,指着老板骂了几句就灰溜溜地跑了。

老板后来跟我们解释,这老头家跟他家是一个街道的,老头在街道是个大名人,天天偷鸡摸狗不招人待见不说,还终日被儿媳妇骂得狗血喷头。

「这老头儿人不行,他儿媳妇都恨死他了,早就想让他回老家待着,这视频一发过去,她儿媳妇一连发了好多感谢的话,说上次被他狡辩过去,这次视频都有了,看他儿子还怎么有脸抵赖。」

听完这话,我们心里舒坦极了。

学校里人人都知道学校外面有个便宜又干净的浴室,虽然熹光浴室比学校的浴室远了点,但每天过去洗澡的人非常多。

而学校浴室那边则冷冷清清,几乎没什么人去了,去熹光浴室会经过学校浴室,看管浴室的那个阿姨就拿个凳子坐在门口,看见有人拎着洗澡篮子不进学校浴室,就说在校外洗澡不安全。

但根本没人理她。

然而好景不长,浴室开门不到一个星期,学校的北门突然被封上了,封北门的理由是需要施工,但到底施什么工也没说,除了把门封起来外也没有任何施工动静。

这很难让人不怀疑这是在恶意针对。

熹光浴室就在学校北门旁边,本来从宿舍楼走过去仅需要五百米,但北门一关,同学们从最近的西门绕过去,需要走差不多两公里的路程!

这对熹光浴室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浴室一下从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

万幸的是,老板很乐观,说即便如此,熹光浴室的客流量也比之前在市区的浴室多。

但这跟在市区不一样啊,在市区浴室那是老板自己的房子不要房租,而这边如果北门一直被封,光房租就能拖垮我们。

对此老板比我们沉得住气:「你们学校还能把北门封一辈子?」

「不用封一辈子,封一两个月,我们估计就撑不下去了。」

「那咱们就跟他们耗!开都开起来了,尽力就行!」

老板很热血,我们也不想轻易放弃。

我们想了许多办法来吸引顾客,但效果都微乎其微,距离的打击太致命了。

除此之外,另外一个致命打击也向我们袭来。

我们仨虽然是不同的专业,但有一个相同的专业课,前段时间我们进行了专业课结课考试,我们仨全都挂了。

而且分数都是极其讽刺的 59 分。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和侮辱。

那个专业课老师是个年纪挺大的老师,平日里上课只自顾自地讲,很少管下面的学生在干什么,也很少点名,是个存在感很低的老师。

我们找了那个老师,找了辅导员,找了学院书记,要求看我们的试卷。

没人理我们。

辅导员被我们问得急了就说:「学校不是你家,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那工夫看试卷,不如平常多学习,整天就你们事儿多!」

我们没办法了,去了学校本部找校长、书记,但去几次都见不着人,给校长信箱写的投诉信也都石沉大海。

我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之前的一腔热血被这接连的打击消耗得所剩无几。

「我们既没钱也没权,就是三个普通学生,他们对付我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奇奇丧气道。

严婷半仰着头,看向不远处的教学楼,自从北门被封之后,严婷就总是忧郁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话也变得很少。

严婷有气无力道:「所以我们要去给那个变态老头道歉吗?给刘主任道歉、给辅导员道歉、给被我们坑过来的浴室老板道歉……」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很无力……」

严婷没等奇奇说完,直接扭头走掉了,我跟奇奇对视了一眼,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6)

之后严婷就很少联系我们,我跟奇奇去找她,她也都是淡淡的,甚至故意躲开我们。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气馁了、退缩了,但我们也不想跟刘主任和老头妥协,只能这样僵持着。

没过多久,这个城市开始下雨,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让我的心情越加烦闷,我甚至想请假暂时逃离这个环境,但想着辅导员大概率不会准假就只能作罢。

下午没课,我在宿舍里压抑得不行,突然想给严婷发消息。

即使我们失败了妥协了,我们依然还是朋友,也可以一起面对,我不理解她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给她发了很多消息询问她到底怎么想的,但她一直没回我,直到我听到宿舍楼下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我从阳台上探出脑袋,救护车朝着教学楼的方向去了。

直到那天晚上,我才知道,被救护车拉走的是严婷,而严婷醒来立马就给我发了信息,她说:「小雅,奇奇,这件事还没结束,我们也还没有失败。」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奇奇来不及请假就直接去了严婷所在的医院。

看着严婷躺在病床上,脑袋缠了一层一层的纱布,我鼻头忍不住一酸:「你咋回事儿你。」

严婷虽然很虚弱,但看上去很开心:「我成功了,我观察那块墙皮很久了,接连几天的阴雨让它终于掉了,这是上天在帮我们!」

我闻言人都蒙了:「你什么意思?你故意的?」

严婷笑道:「咱们校长下午要来看我,我要让他好好看看刘主任造出来的豆腐渣工程,要是他看不清楚,那我就让教育局的人来看看,如果还不行,那我就曝光到网上,我不信没有一个人管这件事!」

前面说了,我们校区的招商引进和校区建设都是基建处负责的,刘主任在浴室方面都能耍那么多花样,更别提教学楼了。

教学楼表面上看着像模像样,但投入使用还不到两年,就开始疯狂掉墙皮。

学校经常有工人在修补墙皮,学生们对此也都习以为常,平日里也尽量避免走在教学楼周围,所以从来没砸到过人。

「你疯了吧你!你是不是傻啊!你万一被砸傻了砸死了怎么办?!」奇奇大声吼道,眼眶都红了。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声音大一点,才能让上面的人看到我们,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严婷道,「再说了,我还戴了帽子保护自己,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戴的那个遮阳帽有个屁用,现在还不是包着脑袋躺在这儿!你说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有没有拿我们当朋友?!」

严婷无奈道:「事发突然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嘛……」

我拍了拍奇奇的肩膀,随后看着严婷脑袋上的纱布:「医生怎么说?」

「没啥大事儿,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被缝了五针。」

「五针?!」

「好在伤口在头皮上,不会在脸上留疤,但脑袋上那块儿头发被剃光了,到时候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啊哈哈哈哈。」

看着严婷的笑脸,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在所谓的「象牙塔」里,我们竟然还要用这种偏激的方式去发出声音,我觉得很悲哀。

下午,校长来了,他身后还跟着刘主任以及我们的辅导员。

校长首先慰问了严婷,表明学校会承担所有的医药费,也会做出赔偿。

严婷道:「这些先不说,您能让刘主任和我们辅导员先出去吗?我不想看到他们。」

校长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开口让两人出去,刘主任试图打个哈哈留下来,被校长强硬地赶走了。

校长的态度让我们放心了不少。

严婷接下来开门见山,说她之所以没课还要在教学楼附近徘徊,就是在等着墙皮掉下来,她是故意的。

严婷的话直接让校长愣住了,问严婷为什么要这么做。

严婷跟校长讲述了我们这段时间遭遇的不公正待遇,在浴室洗澡被变态老头骚扰,后来被威胁道歉,被恶意挂科,等等。

奇奇和我又补充说明新校区存在的种种乱象,校区基础建设引进一塌糊涂,超市、浴室、食堂都存在乱收费的问题,新建的教学楼还经常掉墙皮,我们去上课就是「出生入死」。

刘主任的恶行罄竹难书,我们七嘴八舌说了许多,校长听得久久没有说话。

严婷咬牙道:「您可能觉得我的行为很蠢,但这也表明了我的态度,我绝不会妥协,如果您不为我们做主,我就想其他的办法,威胁和打压对我都没有用,除非我死了,否则我将抗争到底,直到公平正义最终到来。

「可能您觉得我一个学生没钱没权翻不出花样,但是我告诉您,只要够决绝,蚂蚁也可以杀死大象。我跟您说这些,不是在威胁您,只是在表达我的决心。」

奇奇握紧拳头跟着道:「我也一样抗争到底!」

我说:「我也一样。」

校长看着我们,突然站起身,朝我们鞠躬道:「让你们三个孩子做出那么偏激的行为,说出那么决绝的话,是我的巨大失职,我向你们道歉,孩子们,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听校长这样说,我们几个都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找对人了。

之后校长又简单叮嘱了严婷几句,要她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就匆匆离开了。

校长刚出病房门刘主任就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校长沉声道:「等下去新校区看看你做的好事。」

(7)

校长他们走后没多久,严婷的父母也终于赶过来了,我和奇奇就回了学校。

两天后,学校下发了官方文件,表明要严查校内违纪违法行为,以正校风校纪。

违纪违法行为,这词用得很严重了。

严婷说,刘国志这老小子有很大概率要吃牢饭。

我们挂的科也被平反了,虽然分数仅变成了 60 分,但 60 分万岁!

浴室老板听了严婷的英勇事迹后,连声夸她是女中豪杰,就是做事太莽了些。

严婷还有点不好意思,说那时候情急只能想到这个办法,现在想想也觉得太冲动了。

学校北门也很快就放开了,然而老板还没开心两天,学校突然下发文件说要整改浴室。

如果学校浴室整改好了,北门就算放开也无济于事,学校浴室仅凭在校内距离近这一点就能秒杀熹光浴室。

但又不能不让学校整改,毕竟这是好事儿。

我们无奈,只好紧急给熹光浴室转型,仿照市面上的洗浴中心,缩减洗浴区面积,增添桑拿房、电竞区、桌游区等项目,没有按摩技师,却有免费的水果饮料,把熹光浴室打造成了具有学生特色的洗浴中心。

这种改革让熹光浴室很好地生存了下来,即便后面学校浴室整改好了,熹光浴室也依然有可观的客流量。

半年后,刘国志因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共资产锒铛入狱,学校趁着暑假好好修缮了教学楼的外墙,其他各项生活设施也都在逐步整改。

而作为熹光浴室投资人的我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富婆,剩下的大学生活过得别提多滋润了,这也是因祸得福吧。

备案号:YXX1ZwPwYpC35danA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