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老公

出自专栏《滚尘:婚姻的耳光正响亮》

老公做了心脏移植后就像换了个人,生活习惯全变了。

他每天睡觉前格外注重鞋子的摆放位置。

一天,闺蜜给我发消息:「他不是你老公,你老公早心脏移植手术失败去世了!」

我上网发帖:「什么情况下会十分注重睡前摆放整齐鞋子?」

回:「鬼会根据床前鞋子的摆向来判断床在哪里?」

1.

我手心开始出汗,望向正仔细摆放自己鞋子的马毅,后背发凉。

三个月前的马毅还是个粗线条的直男,上床睡觉从来都是把鞋子乱甩的。

做完心脏手术后,他格外注重保养。

会定期护肤,皮肤都比之前白了很多,但是看起来有点不健康。

我总以为是做完手术之后带来的后遗症。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他忽然把脸贴得很近,死死盯着我。

「没事,我看看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哦?谁给你发信息了?」

他斜着眼看我手里的手机。

我吓得立刻按灭手机,干笑道。

「没有,陈晨问我明天要不要逛街。」

「哦,可是这段时间我想你多陪陪我,我感觉不是特别舒服。」

他捂着心脏,意味不明地看着我。

「可是,我和陈晨都已经约好了。」

我想去找陈晨问清楚短信的意思。

「是吗?」

就在我紧张的时候,他一把抢过我的手机。

他知道我的密码!

他利落地解开手机,应该是看到那条消息了。

他忽然把鼻尖凑过来在我脸上嗅着味道,可我却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我注意到他眼睛的黑色瞳孔部分居然开始缩小。

他就这么贴着我的脸,把嘴一路滑到我的耳朵旁。

小声地在我耳边说,「老婆,撒谎可不好。」

那种感觉既诡异又恐怖,我全身鸡皮疙瘩立起来。

就在我想着现在怎么逃跑的时候,他忽然笑出声。

「老婆,你怎么这么不禁逗啊!和你开玩笑呢。」

他宠溺地摸着我的头。

「你不会真的相信陈晨说的话吧?你可是全程陪着我做手术的,我死没死你还不知道吗?」

确实,马毅自从要做心脏移植手术我就全程陪同。

如果他手术失败,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陈晨会忽然给我发这种消息。

看着马毅熟悉的脸,我还是选择相信他。

「嗯,她应该在和我开玩笑呢,我相信你。」

听到我这么说,马毅很开心。

他搂住我,「好了,快睡觉吧。」

我习惯性地窝在他怀里,听着他心脏的跳声。

一声一声,很平稳。

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安稳地睡去。

半夜我被一股冷气冻醒。

我还是在马毅怀里,但现在的他浑身散发着寒气,没有一丝温度。

脸色青白,就像一具死尸。

我颤抖着用手去探他的鼻息。

没有呼吸!

我脑子里又开始想起白天陈晨给我发的消息。

「他不是你老公!」

我连滚带爬地去了客厅,开始拨打陈晨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陈晨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急切地说。

「小云,马毅早就死了,你在三个月前亲自举办的葬礼,我来参加过的。」

「什么?我为什么没有印象?」

「现在的马毅不是你老公,你一定要小心他!」

「你说清楚,他是谁?」

短短两句话已经信息量爆炸,我很想知道真相。

「老婆,你在和谁打电话啊?」

听到马毅的声音,我吓得一哆嗦。

转过头,就对上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头就虚搁在我的肩膀上!

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心脏疯狂地跳动,我硬着头皮说。

「陈晨半夜睡不着在找我唠嗑。」

「嗯,这么晚就别唠了,小心明天精神不好。」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眼睛却吊在我的手机界面上。

「呵呵,好」我干笑两句,直接挂上电话。

「你先去睡,我先上个厕所。」

现在这种情况我是真的睡不着,只能随口扯理由。

「那行,你早点来睡。」

他踮着脚往房间里走。

没错!他踮着脚后跟在走路!

我记得有一个说法,鬼会踮着脚走路。

说真的,现在的情况来看,陈晨的话真实性比较大。

我反锁住厕所门,坐在马桶上开始发帖子。

「什么情况下会十分注重睡前摆放整齐鞋子?」

几分钟后,帖子就陆续有人回复了。

大多数都是没有什么借鉴性意义的内容。

直到有个叫谨心道长的人回复。

「鬼会根据床前鞋子的摆向来判断床在哪里。」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测试对方是不是呢?」

谨心道长回复说,「那我就教你一个最简单的吧,就是你晚上上床睡觉时,一定要记得把两只鞋子摆得头尾不一致。」

「好,谢谢。」

我把平台里的所有币都打赏给他。

深吸一口,我鼓足勇气打开厕所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马毅居然不在房间。

我看着床前他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鞋子,上前把他的鞋子前后里外朝向都打乱摆放。

接着我上床假寐。

十几分钟后,马毅走回房间,脸色如常。

可是他迟迟不上床,不停地在床边绕圈打转。

「怎么了?」我问。

马毅在床边绕圈,问道,「老婆,床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了?」

和帖子里说的一样,他找不到床的位置了。

我挪到床边,用脚把他的鞋摆正,之后又躺回去。

马毅这次很自然地走回他睡觉的位置。

「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被人蒙住眼睛一样。」

他靠在枕头上奇怪道。

「可能是你刚做完心脏移植,会有一些后遗症吧。」

我极力忍住嗓子里的尖叫,一本正经地回答。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时刻注意着马毅的一举一动。

他总是在我起床之前就跑去厕所,每次会呆上很久。

这次也不例外,我小心地走到厕所门外,趴在地上。

透过缝隙看他,结果对上一双眼白极多的眼睛。

他还对着我咧嘴笑,可是那不是马毅的脸!

啊!

我跌坐在地上,死死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接着门就打开了,马毅出来了,是我熟悉的那张脸。

「怎么坐在地上?」

他伸手把我拉起来,猛然加力。

我被狠狠按在他怀里,只听他用冷冷的声音说道。

「刚刚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我矢口否认,心慌得要死。

他把手按在我的心脏位置,用指尖在我的胸口一下下点着。

「老婆,你的心跳告诉我它在说谎,怎么办?」

汗毛直竖,就在我想用力推开他,破罐子破摔的时候。

他又轻笑一声,捧起我的脸。

眼里满是深情,他轻吻我的额头,说。

「老婆真可爱,这么不禁逗。」

「你要吓死我,我还以为你变成别人了。」

我故意这么说,注意着他的反应。

他面色如常,捏着我的鼻子说道。

「我当然是你亲亲老公啊!」

「下次可不准这么吓我了,对了,老公,妈让我去家里拿点东西,她给我们买了点吃的。」

「那你去吧,我不是很舒服最近,不能陪你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非常高兴,我要去找陈晨。

马毅走出几步之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对着我,缓缓开口。

「不过,老婆你不要骗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我听懂了他的威胁,点头。

「放心吧,我拿完东西就回来陪你。」

2.

走出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家,我长呼一口气。

好像自从马毅做完手术,我就一直陪着他,很久没有出去过了。

我拨通陈晨的手机。

「陈晨,我们在老地方见吧,我有很多东西想问你。」

「行,马上来。」

我先抵达了之前一直和陈晨约的咖啡厅,点了一杯美式。

陈晨来得很快,她走过来第一句就是感叹。

「小云,你终于能出来了。」

我对她这句话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我之前是因为要一直照顾马毅,那段时间他情况很凶险。」

陈晨听到我这么说,皱眉拉过我的手。

「小云,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好好听着。

千万别相信现在的马毅,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活过来还是怎么的。

但是,小云,三个月前,马毅就手术失败去世了。

还是你亲自举办的葬礼。

只不过葬礼之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你了。

后来听你说在照顾马毅,你还忘记了之前的事情。

这不对劲,小云,你仔细想想。」

「我真的没有一点记忆,我只记得马毅手术很成功,之后我就一直陪着他休养。

不过他的很多习惯都变了。」

「小云,我带你去马毅的墓地去看看吧,看完你就知道了。」

我跟着陈晨去了一处墓园,密密麻麻的碑墓看得我一阵心慌。

兜兜转转,我看见了墓园中心靠左位置的墓碑照片。

穿着白衬衣,笑得很斯文的男人。

照片上是我的丈夫,马毅。

「这张照片是我选的吗?」我眼角有点酸涩。

「嗯,你说你喜欢他笑。」

我上前摩挲着照片上的马毅,从眉毛到嘴角。

是啊,这张照片是在校园的时候拍的,那时候的他很可爱。

「我其实早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的马毅怕光,走路踮着脚。他好像连人都不是。」

「那你要怎么办?」陈晨担心地看着我。

「我要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

3.

告别陈晨之后,我在商店随便买了些东西回家。

家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

我把东西放在客厅里,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马毅。

趁着这个机会,我走进他的书房开始翻找。

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准备去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

发现角落里有一个保险箱。

保险箱是秘密的潘多拉魔盒,我试了很多密码都显示错误。

鬼使神差地我输入了马毅死的那个日期。

嘀!

保险箱开了。

里面没有多少东西,是几张像人皮面具一样的东西。

还有几瓶我没见过的药瓶,上面写着氟哌噻吨之类的字样。

我拿出手机搜索,发现是一些治疗精神的药物。

可是谁会有精神病呢?

我把东西放回原位,关上保险箱的时候。

马毅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老婆,你在找什么呢?」

我僵住,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

压下心慌,我转身嗔怪道。

「还不是在找你,我回来就没看见你,你去哪了?」

「我?我在卫生间呢。」

他在撒谎,厕所刚刚连影子都没。

「走吧,妈妈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去试试。」

我快步走到他前面,往客厅方向走。

他跟上来,试穿着我在商场买的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胸口上的手术伤疤。

见我盯着他的伤疤看,他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疤痕上。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知道今天其实你根本没有去找妈妈。」

我吃惊地抬头,他居然知道。

「我打电话给妈妈了,她身体不错,而且很想我们,说是很久没见我们了。」

「是,我是去见陈晨了,她说你早就死了!」我忍不住质问。

「死的不是我,是她!」

马毅把我的手使劲按向他的胸口,迫使我不断摩挲着他的疤痕。

「那时候我做完手术不久,陈晨就出车祸去世了。

她和你关系很好,你接受不了事实,之后精神出现问题。

忘记了那段时间的事情。」

「不可能!我今天才看见过她。」

明明陈晨还握过我的手。

「欸」马毅叹气道。

「你这段时间一直很排斥我,药也停吃了。

为了不让我发现,还把它藏在保险箱里。

你的病情需要控制了。」

「不,今天我还去墓园里,看了你的墓碑。」

「你真的看见的是我的墓碑吗?你好好回忆一下,在墓园中心靠左的位置。」

我被他说得开始怀疑起来,好像是真的。

今天和陈晨见面的时候,她什么也没点,包括她最喜欢的慕斯蛋糕。

我在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人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而且那个墓碑上的照片在我记忆里也变得模糊起来。

「我亲自带你去看看吧。」马毅给了一个提议。

再次来到熟悉的墓园,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墓碑。

但照片里不是马毅,而是陈晨。

她洋溢着微笑,这张照片是我给她拍的,她很喜欢,一度设置成屏保。

「你说一定要选一张她最喜欢的照片,她爱美。」

我不得不相信他,毕竟事实摆在我面前。

看来我确实出现了问题,我忘记了很多事,还出现了幻觉幻听的状况。

「对不起,老公,辛苦你了。」

我抱住马毅,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轻声道歉。

「没事,我们回去吧。」

4.

他体谅地拍了拍我的背,拉着我走出墓园。

回到家,我给马毅煮了一锅他最喜欢的汤。

「老婆,你炖的汤我真的永远喝不腻。」

「喜欢就多喝点。」我继续往他碗里添了一勺汤。

看着他大快朵颐的样子,我也很高兴。

饭后没多久,马毅觉得有点困。

「老婆,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会。」

「好,你先去休息吧。」

大约十分钟后,收拾完厨房,我不紧不慢地朝卧室走。

马毅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睡得很沉。

我的药起作用了!

如果不是我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可能我真的被他说服了。

就在我道歉的那时候,我忽然看见了他耳后卷起的皮肤。

想到保险箱里的人皮面具,我毛骨悚然。

轻声走到床前,我弯下腰,视线在他的脸上徘徊。

和马毅一模一样的脸,毫无破绽可言。

我伸出手在他脸上摸索,果然耳后位置有一个衔接处。

沿着那个位置慢慢撕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就在这时,本该昏迷的『马毅』睁开眼睛。

有点微微下三白的眼睛紧紧盯着我,邪笑道。

「怎么办?被你发现了。」

「你是谁?」

我极力压制住恐惧,开始往后退。

「我是你老公马毅啊!」

他注意到我的举动,也不着急,还是半靠在床上。

「你到底是谁?

你把我老公怎么样了?

假装成我老公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就说为什么像变了一个人,这完全就是换人了。

他缓缓起身,朝我走来。

我转头跑到门口,用力开着门,可是门怎么也打不开。

「别白费劲了,打不开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好好看着我啊!」

他冲到我面前,用力捏住我的脸。

脸贴在我脸上,好像夫妻之间的亲密举动,他呢喃道。

「我不好吗?比你那个死了的老公对你好吧。」

一种既黏腻又湿冷的感觉停留在我脸上,放大的五官此时慢慢扭曲。

「你到底是谁?」

我怎么也想不通他是什么时候替换成马毅的。

最关键的是我的记忆为什么是马毅手术成功。

「不管我是谁,我现在就是你老公,马毅。」

他轻咬我一口,随后在怀里掏出一张我看过的人皮面具戴上。

熟悉的面容又回来了,我甚至怀疑那张人皮面具就是从马毅脸上剥下来的。

他还掏出一个挂坠样式的东西,在我眼前晃荡。

马毅的脸和之前那张陌生的脸在我眼前不断交替,我开始变得迷糊。

之后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是躺在床上,马毅温柔地拿着毛巾给我擦脸。

「怎么这么不小心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只记得从墓园回来,有点难以接受陈晨已经离世的事实伤心地窝在沙发上。

「可能有点累,就睡着了。」

「来,把药吃了。感觉你最近神经太紧张了。」

马毅拿着一粒药递给我。

「我不是很想吃。」

看着那颗药我心里有种强烈的排斥感。

「对你目前的情况是有利的,这样才不会老是出现幻觉,我不会害你的。」

他鼓励地看着我,好像我不吃下去就像是不听话的孩子。

接过那颗药,我当着他的面吞了下去。

见状他欣慰地对着我说道,「不要太伤心,之前你就是太过悲伤才会这样的。」

「嗯。」

我对着手机里存有陈晨电话的通讯簿发呆,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这么早就离开我。

「老公,我想一个人静静。」我含着泪对他说。

大概知道我一时半会缓不过来,他体贴地退出房间,把空间留给我。

他一离开,我立刻吐出含在嘴里的那颗药,把它冲进马桶里。

虽然我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明显时间线对不上。

从墓园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可是现在天已经黑了。

手机里显示的是晚上九点!已经过了六个小时。

对于浅眠的我来说,这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手机备忘录里写着一句话,是在今天下午三点十几分写的。

『永远不要相信他!』

我按下了陈晨的手机号。

没等多久就拨通了,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

「陈晨?」

「是我,小云吗?怎么了?」

「真的是你,你没死,太好了。」

我几乎喜极而泣,不是幻觉,陈晨没有死。

「当然了,我活得好好的,是现在这个马毅和你说什么了?」

「嗯,他说死的不是他,是你。还带我去你领着我去过的墓园,墓碑上居然是你的照片!」

我压低声音,警惕地看向厕所门。

「什么?不可能,我明明看着他下葬的!」

「他还说我又出现幻觉了,而且今天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是三点过,之后说我睡了一觉。

我总感觉不对劲,他好像对我做了什么。」

「不行,你要不过来和我住?」

「他不会同意的,他现在时刻监视着我。」

「那怎么办,我过来陪你?」

我立刻拒绝这个想法。「如果你过来不就直接揭穿了他,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要是这样,我们就危险了。」

「那你一个人和他待着岂不是更危险!」

「他暂时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听我这么说,陈晨也无可奈何,「那一有什么事就联系我。」

「嗯,好,我先不说了。」

挂上电话,我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

我的怀疑没有错,他果然有问题。

刚开始我以为他是鬼,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不是。

也许一开始他就在配合我演戏!

故意装作看不见我踢乱的鞋,故意找不到床,为了让我按照自己猜想的那样认为。

但是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让我误认为马毅变成鬼在我身边,除非。

他不是马毅!

对,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他一直不想让我知道马毅已经去世的真相。

我悄悄趴在房门口,没有任何声音。

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我光着脚在房子里转。

书房的门虚掩着,透着一条缝隙。

我偷偷凑近,透过缝隙朝里看。

马毅背对着我,拿着一面镜子不知道在做什么。

隐约能看见他从桌子上举起一张面具一样的东西,往脸上贴。

特别在耳后处仔细按压。

透过镜子,我看见他贴完对着门口勾起嘴角。

他发现我了!

我捂住嘴,蹑手蹑脚地往旁边的房间里躲。

慌不择路地爬进床底,我忍不住屏住呼吸。

脚步声响起,他的脚步听起来漫不经心。

「老婆?刚刚你不是站在门外吗?」

「去哪了呢?」

慢悠悠的语调,推开门的时候却毫不犹豫。

我看见他穿着拖鞋的脚出现在我面前,紧张到心脏狂跳。

让我奇怪的是,马毅脚踝处的一块胎记他也有!

看来他很了解马毅,连胎记也能做得惟妙惟肖。

他打开衣柜,到处翻找,发现没有我的身影。

「老婆,你不在这啊。」

他翻找一阵没发现我也就出了房门。

我闭上眼长呼出一口气。

突然听到一句低哑的声音。

「发现你啦!」

我睁眼一看,马毅趴下身子和我面对面。

这时候的他面容有点扭曲,因为他脸上的面具好像有点异位。

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颤抖着声音说。

「你,你不是马毅。」

「啧,怎么就是不乖呢?」

他蹙眉,干脆不装了,一把扯下歪掉的面具。

把我从床底拖出来,绑在凳子上。

「本来你要是好好的装作不知道,我还能放你一马,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

说完他走出去拿东西。

早在之前,我就打了陈晨的电话,她应该在赶来的路上。

我试着挣脱手上的绑带,奈何他绑得很紧。

「别白费劲了。」

『马毅』拿着一把刀走进来,在我脸上划拉。

「你说,你这张脸剥下来和我的脸吻合吗?」

我死死咬住嘴唇,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说话。

任由他拿着刀从我脸上划拉到身上一圈。

突然,我听见门响了。

『马毅』也听到了动静,他站起来警告地看了我一眼。

之后去查看情况,我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小云?」

我听见陈晨叫我的声音。

「我在这!」我喊出声。

陈晨有我家钥匙,因为我以前老爱忘记带钥匙,所以给她留了一份备用的,她很快开门冲进房间,看到我被绑住,她先给我解绑。

「你没看见『马毅』吗?」我问她。

「没有啊,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人。」陈晨也觉得奇怪。

「我听见你给我打电话,一直没有声音,怕你出事就来看看你。」

「陈晨,他不是马毅,他是另外一个人!」

我警惕地朝四周张望,害怕他跳出来。

「谁?你看见了吗?」

「嗯,我亲眼看见他从脸上扒下人皮面具,他一直在伪装!」

想到那个场景我就觉得毛骨悚然。

「那他人呢?」

「不知道,他刚刚想杀了我,你来之后他就出去了。」

「可是我没看见有人。」陈晨不解地回答。

「我们去看看,小声点。」

我拉着陈晨小心翼翼地往客厅走。

客厅里空无一人,我走到厨房拿了一把刀举在手里。

「他可能藏起来了,你一定要小心点。」

我害怕陈晨掉以轻心,特意嘱咐。

「嗯嗯。」

按个推开房间门,我试图找出『马毅』。

叮当!

书房传来声响。

我朝陈晨看去,她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依旧在另一个房间找人。

「陈晨。」我压低声音喊她。

她朝这边看来,我示意书房有人。

两人不自觉朝书房靠拢,我捏紧手里的刀。

走进书房,也没有看到人。

我的视线被保险箱吸引,总感觉很熟悉。

鬼使神差地靠近,我按照记忆里的一串数字输入。

保险箱居然被打开了。

陈晨拿出保险箱里的东西,是几张人皮面具和治疗精神病的药。

她抬头看着我,「是他的?」

「嗯。」

我点头,之前模糊的记忆好像清晰了不少。

之前我就发现过一次了。

正想说话,我看到『马毅』站在陈晨的身后。

手里举着刀,朝陈晨刺来。

我吓得急忙推开陈晨,「小心!」

一招劈空,『马毅』转移目标,对着我发起攻击。

我赶忙闪躲,用手里的刀和他一起缠斗。

当我感觉到招架不住的时候,我对着陈晨喊道。

「快来帮忙!」

可是陈晨站在一旁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一头怪兽。

「怎么了?」我对她的反应有点不满。

这时候的『马毅』已经对着我扑过来了。

「小云。」

陈晨叫了我一声,声音里带着颤抖。

「你还好吗?」她问我。

不好,当然不好了,我在被一个假扮我老公的人追杀啊!

「你清醒一点,现在没有人啊!」陈晨哭喊着。

没有人?

『马毅』在她这句哭喊中停下动作,站在原地看着我。

「人不就在这吗?」我指着站在我面前的『马毅』。

「你到底怎么了?」陈晨走到我面前捧起我的脸。

「是不是因为马毅死了,你出现幻觉了。」

「可是,他真的就站在那里啊!」

我被陈晨搞得很懵,为什么她看不见?

「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是遇到变态了,之前在葬礼后就听你说你老公在休养什么的。」

「我一直以为真的有人假扮成你老公了,可是。」

「真的没有人啊!刚刚你对着空气一直划拉。」

陈晨揪心地对我说道,「那个保险箱里的药是小云你的吧。」

在她说话的时候,『马毅』转身走到一个大柜子里。

「他藏起来了!」我的视线紧紧跟着『马毅』。

但陈晨好像真的什么都看不见,看着我的眼神像个神经病。

「真的,我没看错!」

我拉着陈晨走到柜子前面,斩钉截铁地说,「他藏进柜子里了。」

「小云,真的没有人!」

陈晨亲自打开柜子门,里面投来一个人形阴影。

我高兴道,「看,不是我的错觉!」

「你看清楚是什么。」她意味复杂地看着我。

我转头仔细一瞧,居然是一具人体模型。

模型的脸上戴着一张面具,描绘的五官和马毅一样。

「不会的,不可能。」

我摇头,接受不了现实。

明明那么真实,明明我刚刚还被绑着。

5.

陈晨还从柜子里找出一本日记本。

是我的日记本。

5 月 12 日很紧张,今天是老公做手术的日子,希望手术一切顺利。

5 月 12 日晚怎么办,老公的手术失败了。

5 月 13 日我亲手送走了我最爱的人。

5 月 15 日今天是他的葬礼,可是我没有叫很多人,陈晨安慰我说别难过,可还是很难过。

5 月 18 日今天马毅好像从医院回来了,他的手术很成功。

5 月 19 日我给马毅炖了他最喜欢的汤,他说很喜欢。

5 月 20 日医生说我的病情很严重,想让我住院,我拒绝了。

5 月 21 日忘了吃药,我故意的。这样马毅才会回来。

5 月 24 日这个模型一点都不像马毅,我要做出一张和马毅一样的脸。

5 月 26 日陈晨觉得我有点不对劲,所以我故意少联系她。

5 月 28 日马毅已经彻底回来了。

看完这个之后,我觉得很奇怪,我完全没有印象。

在陈晨看来我的病情已经严重到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了。

我疯了一样在房子里胡乱翻找,企图找出『马毅』的踪迹。

可是好像真的没有,虽然处处都有马毅的用品,痕迹。

还有好多关于我病情的诊断书。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幻想马毅没有死,偶尔清醒的时候又能察觉到不对劲。

在这种虚幻和现实中交织,变成现在这样。

「呜呜呜。」我埋头痛哭起来。

「去好好治疗吧,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医院,可能比较偏僻,但有利于你现在的病情状况。」

陈晨轻拍我的背安慰。

「好。」我答应下来。

「明天你来接我,我现在想静一静。」我对着陈晨说道。

「行。」

她陪着我呆了一会,就离开了。

咔嗒。

门一关上。

我把眼泪擦干,把手里的刀藏进袖子里。

再次回到书房,『马毅』坐在书房里。

我晃晃脑袋,「怎么又出现幻觉了。」

忍不住靠近马毅,现在的马毅又恢复了原来我熟悉的样子。

他就像真正的马毅一样,坐在那里对着电脑办公。

「老公,我好像又出现幻觉了,我又看见你了,我好想你啊!」

我走近他,对着他喃喃自语。

只见他转过头温柔地对我笑。

「没事的,再等等,一定要好好配合治疗,你好了我也就离开了。」

我环抱住他,不舍地贴着他。

然后猛然将刀划拉向他的脖子。

鲜血直涌,他的笑僵在脸上,我甜甜地冲他笑。

「老公,我一直知道是你呢!」

马毅彻底死了之后,我淡定地擦干手上的血。

拨打了陈晨的电话,慌张地说。

「陈晨,怎么办?马毅又回来了,我幻觉更严重了。」

「你等我,别乱跑,我现在马上过来。」

「嗯,我就在家等你,我怕又做出什么事情,你今晚就把我送到医院去吧。」

「好。」

挂上电话,我坐在沙发上悠哉地等着陈晨的到来。

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

看着站在门外的陈晨,眼泪止不住往外流。

「怎么办?我感觉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怎么了,别急,慢慢说。」

她进门之后抱住我,安慰。

我把头轻轻靠在她肩膀上,喃喃道。

「我不仅又看见马毅,我的记忆还混乱了。

我又忘记马毅已经死了的事情。

只记得他手术成功了,然后我尽心尽力地照顾他。

有一天,在书房我看见他累了,想要给他盖衣服。

看见他在和一个女人聊天。

聊怎么甩了我,好给那个女人腾位置。

然后啊,那个女人说,就这么离婚多不好啊,还要分财产。

财产一分都不能给我,不能便宜了我。

于是啊,他们就商量了一个主意。

让我变成神经病,这样就能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两个人就可以继续潇洒了。

你说,我怎么能产生这么离谱的幻觉啊。

马毅对我这么好。」

「呵呵」陈晨干笑两声。「是啊,马毅死前对你百依百顺的。」

「啊!」

话还没讲完,陈晨就痛苦地喊叫出声。

我加重手里的力道,在她肚子上连捅数下。

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小云,你,为什么?」

「为什么?」我蹲在她面前,把嘴凑近她耳朵边,轻声说。

「因为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好闺蜜,陈晨啊!」

「你出现幻觉了,小云,我怎么可能和马毅一起。」

她痛得直不起腰。

我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

「是啊,你怎么能和马毅在一起呢?我也不敢相信啊。」

「我本来想找你确认的,可是你们已经开始执行计划了。

你们真的够聪明啊!

一个让我以为马毅死了,一个让我以为你死了。

甚至买了一个空墓,死死拿捏住我的软肋。选我最有可能选的照片。

还装鬼吓唬我,之后又装成另外一个人。

让我确认马毅已经死了,是别人假扮的,之后再由你装作看不见他。

让我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一环套一环,真的够绝妙啊!

要不是我早就知道了,还有马毅脚踝的那个胎记。

我真相信自己是个神经病了。」

「小云,你真的误会了。」她还不死心地撑起身子,想要继续狡辩。

我一脚踹翻她,看着她苟延残喘的样子,没有丝毫怜悯。

「还要谢谢你们呢!伪造出我患有精神病的一系列证明。

我干脆将计就计,按照你们的计划走。

这样我才能毫不忌惮地杀了你们啊!」

陈晨已经说不出话了,她就这么瘫倒在地,听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逝。

做完这一切,我也没有打报警电话。

而是打开大门,让外面能更好地看见里面的情景。

我装作呆呆的样子,坐在地上对着尸体发呆。

没过多久,邻居的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之后,就是走流程了。

我背对着门口,缓缓露出微笑。

6.

「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我坐在警局的审讯室,面对着警察的询问。

「我知道。」

我语气很平淡,因为我从来不想掩饰自己的杀人事实。

他们拿我没办法的。

「我杀的是我的闺蜜和老公,不过具体过程我好像记不清了。

我现在头很痛。」

我故意这么说,好证明我确实得了精神疾病。

听到我这么说,警察很奇怪地看向我。

眉头紧皱,「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杀了谁?」

「我老公马毅和我闺蜜陈晨啊!」

我对警察的明知故问有点不耐烦。

郑宏转头看向旁边正在做笔录的方可,正好她也奇怪地看过来。

「咳咳。」

他清清嗓子,继续问道。

「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我忘了,地点是在家里。」

这确实没错,郑宏他们赶到的也确实是在林云家里。

等讯问完,郑宏和方可已经哑口无言。

因为,林云说的和案件事实完全不一致!

她说自己杀了两个人,一个是马毅,一个是陈晨。

郑宏严肃地对陈云说,「林云,死的只有一个人!」

「不可能!」我惊讶地看着他。

我亲手杀的,尸体就躺在我面前,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死了。

难道陈晨没死?活下来了?

「而且死的那个人不是你说的任何一个。」

「怎么可能呢?」

我觉得警察在开玩笑,「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真的,林云。」

方可看向笔录,摇头道。

「死的人叫马亦。」

「马亦?」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是马毅的弟弟。

偶尔听马毅提起过,之前一直在外省生活。

「他不是在外地吗?」

「早在马毅去世的时候就回来了。」

我觉得很奇怪,什么叫马毅去世。

明明马毅那时候活得还好好的。

「错了,方警官,我老公才在不久前被我杀掉。」

方可摇头,「不,是你错了。你杀的是马亦,你老公异卵双胞胎弟弟。」

「怎么可能!」

我怎么都不相信,「那马毅呢?他去哪了?」

「他早就死了,在那场心脏病手术上。」

从她嘴里听到这个话,我很震惊。

难道陈晨说的是真的?可是为什么马亦要假扮成马毅来我家?

解释不通,还有我明明听见马毅和陈晨在商量怎么送我去精神病院的。

「那陈晨呢?她没死是吗?」

「不,她死了。」

「那为什么你们说我只杀了一个人?她确实是我动的手。」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你面前从始至终只有一具尸体,只有两个人。

至于陈晨,她也是在前不久死的,车祸,当场死亡。」

「车祸?车祸?」看来之前『马毅』说的一些话也是真的。

我怎么不知道陈晨已经死了,现在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见我情绪很不稳定,他们把空间让给我。

7.

郑宏和方可走出审讯室,都长舒一口气。

整个过程真的太诡异了,特别是林云一本正经地说她杀了两个人的时候。

「刚刚好像说是有人来找,要和我们说一些和案情相关的事情。」

方可转头看向郑宏道。

「走,去看看。」

两人走到另一个房间,那里已经静坐着一个人了。

那个女人穿得很知性,让人感觉很舒服。

见警察走进来,徐芝站起身对他们点头。

「你们好,我是林云的心理医生,我想和你们说说她的情况。」

「哦?」

郑宏颇有些惊讶,「请讲。」

林云的状况确实不是很正常的样子。

「其实林云接受治疗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自从她老公马毅手术失败。

他们夫妻俩感情很好,但马毅身体一直都不好。

心脏手术没有想象的成功,林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精神开始出现问题,开始幻想着她老公手术是成功了。

后面越来越严重,她的闺蜜陈晨发现的这件事。

所以带她来找到了我,她一开始是配合治疗的。

后面却慢慢疏远陈晨,我知道那时候她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

她已经产生幻觉,把雕塑当成马毅,甚至做出一张和马毅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出来。」

「嘶!」方可听得有点毛骨悚然。

徐芝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热水,继续说道。

「所以陈晨想到一个主意,就是让马亦,他的弟弟来假扮。

虽然是双胞胎,但他们是异卵,所以长相还是有些出入。

只不过,他们的胎记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就干脆用林云制作的人皮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一开始林云在自己编织的假象里。

所以即使她察觉出这个『马毅』和之前的有区别也没有太过深究。

陈晨和马亦在商量怎么把马毅伪装成一个坏人,让她对马毅失望。

两人分开,马亦就可以不用继续假扮,而林云也可以好好接受治疗的时候。

被林云听到了真相,她本来心理状况就不稳定,这一下冲击,她自然接受不了。

她跑出家之后在马路上横冲直撞,陈晨就是为了救她才出的车祸。」

「从那之后,她的病更加严重。

我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被马亦带来的。

我发现这一次她有了新变化,她忘记陈晨出车祸的事情了。」

「怪不得。」

听到这里,方可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一直不知道陈晨死的事。

接着,徐芝就说出了让方可觉得头皮发麻的事情。

「她不仅觉得陈晨还活着,还能和她对话。

经过观察我发现,她好像,变成了陈晨。」

「准确地来说,她衍生了一个副人格,陈晨。」

方可眼睛瞪大,这还是她办案以来第一次听到这么诡异的事。

「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她衍生出来的陈晨是坏的。

她把陈晨塑造成一个和马毅有一腿的角色。

并且为了在一起不惜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只有这样,她才能减轻自己的愧疚感。

再加上她好像又忘记马毅已经死的事。

不,应该说她选择相信马毅还活着。

即使之前发现马亦的异常,她也不觉得有什么。

她愿意给自己安排在这样的生活里。」

「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郑宏和方可听完,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郑宏皱眉,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说她亲手杀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陈晨!

但我们在凶案现场只看到马亦的尸体。」

「她应该是杀了自己的副人格。」徐芝看向郑宏。

「这应该是她给自己安排的结局。

让出轨的老公和背叛的闺蜜一起死亡。

这是她自救的信号,她在努力摆脱他们死亡带来的阴影。」

「原来如此。」

「谢谢你的协助,等所有事情办好之后,可能林云会被送到你们医院治疗。」

方可对徐芝很有好感,微笑着对她说。

「都是应该的,那我先走了。」

徐芝站起身往外走。

「欸,都是可怜人啊!」郑宏摇头道。

「谁说不是呢。」

8.

整个案子走完,我被移送到徐芝的精神病院。

温暖的办公室里,林芝递给我一杯热水。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嗯,我现在能分清楚显现实和想象了」

看我情绪很稳定,徐芝也是很高兴。

「你继续好好接受治疗,一切都会好的。」

「嗯」

我走出办公室。

「呵!那个蠢货可永远都不会好。

毕竟连杀人都不敢,要我出手。」

9.

徐芝看着林云的背影,心里很欣慰。

自己是一路看着林云走过来的,还是希望她能早点好。

她关上门,转身想处理桌子上的杯子。

她发现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进垃圾桶,杯身已经被捏地挤压变形。

不对!

林云从来没有这个习惯!

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

她赶紧调出办公室的监控,观察林云的一举一动。

监控里的林云虽然说着话,但嘴其实一直都是微翘的。

脸上一种不屑和看猎物的神情。

就像。

一个男的!

徐芝开始回忆警察和自己说的当时的案发细节。

她当时杀死了一个比她壮硕的马亦。

快狠准。

还杀死了副人格,正常的林云不敢动手的。

除非,他不是她!

(完)

作者:呼神守卫

备案号:YXX1OjvM42Ks36Db4v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