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虐为主全靠妈

出自专栏《零秒出手:犹如闪电在握》

我穿到一本虐文里,成了女主的妈。

当我撞见女主被霸凌者围在墙角,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几脚,打得霸凌者措手不及。

事后我拉着女主的手,认真严肃地说:「要是别人问起,你就说人是你打的。」

女主惊讶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不解:「妈?」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乖,你是未成年,打架不犯法。」

1.

我穿到一本虐文里,成了女主的妈。

原书女主爹不疼娘不爱,读书时遭到校园霸凌,长大后被渣男当做替身,为爱嘎腰子,最后胃癌去世,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我决定给她当一次亲妈,为她逆天改命,走上爽文之路。

我穿书的第一天,因为女主打架,我被班主任叫去了学校。

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齐薇正低着头站在角落,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

而她的对面,站着三个趾高气扬的人,仿佛在审犯人。

我不动声色,走上前去跟班主任打招呼道:「老师你好,我是齐薇的妈妈,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戴着眼镜的男人冲我微微点头,语气不冷不热:「我们怀疑齐薇偷了黄瑾瑶的手机,所以找你来处理一下。」

我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站着的两个人,应该就是黄瑾瑶和她妈。

我点点头,指了指齐薇脸上的巴掌印:「那这个是怎么回事?」

班主任扶了扶眼镜框:「这个嘛,因为齐薇偷了手机,黄瑾瑶同学一时情绪激动,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听了这话,我心里只觉得好笑。

刚刚还是怀疑齐薇偷了手机,这下倒是直接给定罪了。

我再看向黄瑾瑶,她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没有一点伤痕。

倒是齐薇,她脸上那明显的巴掌印就不说了,校服上也到处是脚印和灰尘。

但凡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一场以多欺少的霸凌。

我压住心里的怒气,询问班主任:「老师,偷手机也好,打架也好,是不是该查看监控呢?」

班主任摇头:「教室里没有监控。」

呵呵!闹了半天,原来他们是在代替警察办案,帮助法官行刑 -- 真拿自己当回事儿。

我看向齐薇:「薇薇,他们说你偷手机,你偷了吗?」

齐薇抬头望着我,一脸的委屈,眼里还有泪水,声音颤颤巍巍的:「我没有,那是我的手机。」

我点点头,抬手想拍拍她的脑袋,安慰一下她。

可我刚一抬手,她就不自觉地往后退。

啊……这……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我的手停在半空,有些许的尴尬。

唉,也不怪她。原著里齐薇对我这个妈,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我慢慢来吧……

2.

我收回手,对着班主任和黄瑾瑶母子道:「既然咱们各执一词,那就报警吧。」

我看着黄瑾瑶,表情严肃:「不过有一件事情需要说明,手机价值超过三千,真的小偷可是要被抓去坐牢的。黄瑾瑶同学,这你知道吧?」

黄瑾瑶被我这么一问,愣了愣,明明心虚却还嘴硬:「要抓也是抓齐薇,你看我干吗?」

我扯嘴一笑,这是跟我玩儿谁是卧底呢?!

我可是看过原文的,还能不知道谁是狼人?!

我掏出手机,输入 110,大拇指按在拨出键上,挑衅地看着黄瑾瑶:「成,那我可就报警了。」

我心里数着 1、2、3……

不出所料,黄瑾瑶开口制止了我:「等下!」

我扬了扬眉:「怎么,你想起手机是谁的了?」

毕竟年纪小城府浅,黄瑾瑶此刻已经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地说:「是……是我看错了……齐薇的手机跟我的很像……」

听黄瑾瑶这么说,她妈和班主任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赶紧上来跟我说好话。

黄瑾瑶的妈:「齐薇妈妈,小孩子闹着玩儿的,不能当真的。」

班主任:「是呀,这都是小事,我们学校就能处理,何必惊动警察呢。」

我眯着眼,斜看着他俩:「成,那您说学校要怎么处理?」

黄瑾瑶的妈和班主任面面相觑,犹豫了半天:「那就让黄瑾瑶写个检讨,跟齐薇道个歉吧。」

呵呵……检讨能当饭吃吗?道歉有用的话,谁还看爽文?

我指了指齐薇脸上的巴掌印:「检讨就不必了,谁爱看这种废话。这个巴掌谁打的,让我们打回来,这事儿就算过了。」

听了我这话,黄瑾瑶的妈和班主任都震惊地看着我。

黄瑾瑶的妈试图劝我:「齐薇妈妈,怎么能这样教育孩子呢?」

我脸上摆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反问道:「那您怎么教育的呢?能把黄瑾瑶教成这样。」

听了这话,黄瑾瑶的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我把齐薇拉上前来,拍拍她的后背,鼓励道:「去,打回来,就打脸。」

听我这么一说,齐薇却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惊惧地看着我:「我……要不……算了吧……」

唉,到底是虐文女主,性子太软。

我叹了一口气,而后一巴掌拍在黄瑾瑶脸上。

几秒钟过后,黄瑾瑶脸上就显出了五根红红的指印,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向齐薇道:「喏,今天我给你示范。下次你得自己来,懂吗?」

而齐薇张大嘴巴,震惊地看着我。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我会算了,这一巴掌的确是猝不及防。

就连黄瑾瑶本人也半天才反应过来,红着眼瞪着我:「你他妈敢打老子!」

我挑眉看向她,眼里充满警告:「我不仅敢打,下次你要是再欺负齐薇,我还能打得更狠。」

3.

处理完这个小插曲,我带着齐薇出了办公室。

她一路埋着头,也不吭声。

「还疼吗?」我问。

她抬头看向我,摇了摇头,眼神战战兢兢的。

「在害怕?」我又问。

她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回复我:「对不起。」

这句道歉倒是意料之外:「你对不起啥?」

齐薇满脸的愧疚:「我给你惹麻烦了。」

我天……这就是虐文的逻辑吗?

女主不仅要受虐,还要心甘情愿地认为错误在自己。

妹妹,你这是被 cpu 了呀。

我无奈笑了笑,双手搭在齐薇的肩膀上,很严肃认真地说:「被狗咬了不是你的错。你今天唯一的错,是没有捡起石头把狗打走,懂吗?」

齐薇看着我,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痴痴地愣在那里。

唉……可能是我的比喻用得太好了,我补充道:「人活着每天都会有麻烦。但你要强大起来,咱不惹事,也不能怕事。」

听到这里,齐薇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急切地向我解释:「我……我没有惹事。」

emmmmmm

得……白瞎了我慷慨激昂的演讲……算我没说。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我知道了。你去上课吧。」

我看着齐薇弱小的背影,不禁感叹:虐文改爽文,且得花功夫,任重而道远呀。

4.

从齐薇学校出来,我马不停蹄地往家赶。

原书里,齐薇的爸爸一年前意外过世了。

我这个俏寡妇找了个富老头,自己过潇洒日子,对齐薇不闻不问。

但现在的我可不想去跟老头搞什么黄昏恋,我要培养一个爽文大女主。

可是吧,爽文女主,谁还不是个富二代。

我得赶紧盘一盘手里有多少钱,要不然都不好意思叫自己爽文亲妈。

然而,虐文诚不负我呀。我把齐家全部的存折、银行卡、股票账户翻了个遍,加起来不到 4 位数……

这个家里唯一值钱一点的资产可能就是这栋老破小的房子。

然而,除非这房子拆迁,否则我只能去跟富老头偶遇,齐薇才能成为富二代。

造孽呀……

我呆滞地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万念俱灰。

就在我以为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我妈。

我接通电话,对面的老太太语气很不好:「瞿岚,这个月给你弟的生活费呢,为什么还没打过来?」

「什么玩意儿?」

「你跟我装死呢?你弟媳妇都怀孕了,你还欠着孕妇的生活费不给,你要不要脸?赶紧打钱!」

我妈的一席话,惊醒梦中人呀!

我的原身是个扶弟魔呀!她为了给弟弟买婚房,把自己和齐薇爸的工资全部搭了进去。

每个月她还要给弟弟家两口子打生活费,让他们躺在家里,啥也不干,混吃等死。

甚至,她嫁给富老头,也是因为弟弟的儿子要念贵族幼儿园,她实在拿不出钱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了声。

「我的妈!听我说,谢谢您!」我愉快地挂断了老太太的电话。

钱啊!这不就来了嘛!

5.

我立马打车到房地产管理局。

我所料没错,弟弟住的房子,目前还在还贷款,绑的是我的公积金,所以暂时还是我的名字。

我立刻申请挂失补办房产证,然后转手就把房子挂到了房屋交易网上。

一顿操作猛如虎。咱就是说,咱离爽文大女主又近了那么一大步!

我赶紧给齐薇打去电话,这种令人振奋的消息,可不得同步给女主开心开心嘛。

可是,我连续打了三个电话,齐薇都没有接。

我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妙。

我今天扇了黄瑾瑶那么响一个巴掌,作为霸凌者,她多半是要报复齐薇的。

想到这里,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打车往学校去。

可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在路上堵得死死的,把我这暴脾气给急的。

我下车拦了一辆摩托,一个健步跨上后座:「师傅,八中门口,给您 50 不用找。」

摩托车师傅戴着头盔,阴恻恻地看了我一眼。

我拍了拍他的头盔,火急火燎道:「赶紧走呀,我去救命的,去晚了只能收尸了!」

师傅也算讲究人,听了这话,连红灯都不等了,一个加油,冲了出去。

当我赶到八中门口,掏出 50 元大钞,拍在师傅的胸口:「大恩不言谢!」

然后转头往学校门口的巷子飞奔而去。

6.

我快速跑到巷子口,看见齐薇正被黄瑾瑶带着的一帮子人堵在墙角。

黄瑾瑶手里拿着美工刀,对着齐薇威胁道:「给老子跪下道歉。」

齐薇流着眼泪,全身颤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对……对不起。」

黄瑾瑶伸手在齐薇的脸上拍了拍:「下贱坯子,还敢惹我。」

随后,黄瑾瑶给旁边的男生递了一个眼神。

那个男生会意地走到齐薇面前,拿出一瓶黄色的液体:「你把这瓶尿喝了,我们今天就不打你。」

齐薇抬头看向那个男生,眼里全是惊恐。

「对不起,对不起……」

齐薇开始疯狂地道歉,一边说对不起,一边给这群人磕头。

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求他们放过自己。

可是这群人看着卑躬屈膝、磕头认错的齐薇,反而更加兴奋和猖狂。

那个男生抓住齐薇的头发,把她的头揪起来:「都说了,把这瓶尿喝了就不打你,你怕什么呀。」

说完这话,黄瑾瑶一群人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骂:「真是贱骨头。」

看到这一幕,我气得牙痒痒。

我捡起来旁边的板砖,冲上去对着那个男生的脑袋就是一砖头:「欺负女人还这么得意,我看你才是贱骨头!」

那个男生捂着脑袋,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我:「你他妈谁呀,敢打我?」

我走过去扶起齐薇:「甭管我是谁,今天我就帮你妈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男人!」

说完,我一个拳头砸在他脸上。

穿书之前,我可是练过综合格斗的,金腰带是我的教练。

我这一拳下去,那个男生直接倒地。

黄瑾瑶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了,喊了一句:「一起上!」

几个魁梧的男生率先冲了上来,被我两三脚踢了出去。

趁这个空当,我把刚刚的板砖递给齐薇:「拿着。」

齐薇一脸懵逼地接过砖头,六神无主地看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愣着干嘛,动手呀!」

说完这一句,我跑上去,先帮几个男生把胳膊脱臼了,然后朝着那几个女生,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黄瑾瑶是个精明的,根本不敢跟我对线,跑到齐薇那里去欺负弱小。

黄瑾瑶龇牙咧嘴地对着齐薇拳打脚踢,齐薇却怯生生地连忙往后退。

我在前面疯狂输出,她在后面被一直偷家,把我给气的。

我怒吼一声:「齐薇,你今天要是不拍她一砖头,就不许叫我妈!」

齐薇听了这话,终于鼓起勇气,在黄瑾瑶冲她出拳的时候,拿着砖头在对方脑门上比划了一下。

……

只能说,动作很漂亮,但是没啥伤害……

唉,算了。这也算是齐薇迈出的一大步了。

我收拾完手头上的人,过去拎起黄瑾瑶的领口,把她甩在一边,而后转头看向倒得四仰八叉的霸凌者们。

「今天我是手下留情,还有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松。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我拉着齐薇走了。

7.

走到巷子口,我跟齐薇被刚刚的摩托车师傅拦住。

师傅取了头盔,剑眉星目,五官挺拔,身材高大健硕。

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算是个中年老帅哥。

我不禁回忆起刚才给钱的时候,慌乱之中 50 大洋拍在师傅的胸肌上,手感确实也还不错。

可惜呀,帅是帅,就是长了一张嘴。

他看见我,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已经报警了,你站着别走。」

「???」

大哥,我伸张正义的时候你不报警,现在已经结束了,你搁这马后炮呢?

然而,我抱怨也没有用,警笛声很快响起。

慌乱之中,我拉住齐薇的手,非常认真严肃地说:「薇薇,一会儿警察问话,你就说他们都是你打的。」

齐薇惊魂未定,听了我这话更是懵逼,直愣愣地望着我。

我解释道:「你是未成年,打架不犯法,警察蜀黍也会体谅你的。」

听了这话,齐薇惊讶地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地喊了一句:「妈?」

我拍了拍齐薇的脑袋:「薇薇乖,就这么决定了昂~」

摩托车师傅在一旁听见了我们的对话,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是亲妈。」

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

他懂个屁。

大女主能屈能伸,更何况齐薇有主角光环。

就是不知道虐文的主角光环好不好用……

8.

很快,我和一群高中生被警察蜀黍带走了。

摩托车师傅叫南汀,他拍了齐薇被霸凌的视频,给警察作为证据。

至于后面打架那段,好像是他手机出问题了,没录下来。

总之,这件事情,齐薇是受害者。

虽然警察很不相信,齐薇一个人单挑了一群人(我的证词)。

也不相信我一个柔柔弱弱的家庭主妇能打趴一群人(黄瑾瑶们的证词)。

但我下手是有轻重的。黄瑾瑶这一群人被打了之后,除了觉得疼,身上也检查不出啥问题。

所以,这件事情以调解终了。

走出警察局,我感觉空气格外清新,就是看着这个南汀有些膈应。

他倒是不觉得自己碍眼,厚着脸皮过来跟我打招呼:「你学过格斗?」

我白了他一眼:「怎么,想跟我打一架?」

南汀脸上挂着笑:「还生气呢?我报警是为齐薇着想。」

我斜眼看着他:「哦?」

南汀耐着性子解释:「这群人今天吃了亏,之后保不齐还会找齐薇的麻烦。报警是给他们警醒。你看我不是也没把你打架的视频放出来吗。」

「……」

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继而皱着眉,警觉地看向他:「你不会想要钱吧?我先声明,我很穷的。」

听了这话,南汀仰头大笑,从黑色防风夹克里掏出一张名片。

「我不仅不要你的钱,我还可以给你钱。我开了一家 MMA 的训练馆,正缺教练。你很专业,我想高薪聘请你过来当教练。」

我看了看手里这张镶着金边的黑色名片,确实很有格调。

我扬了扬眉:「高薪有多高?」

南汀伸出两只手:「每月保底 10 万,干得好还有提成。」

「???」

开武馆这么赚钱的吗???

我那个房子,挂牌卖出去也才 200 万。

这样算下来,齐薇的大女主之路,岂不是又双叒前进了一大步。

我立刻握住南汀的一只手:「成交!明天我就去报到。」

9.

在格斗馆上班之后,我把齐薇也薅去学 MMA。

那些个霸凌者,天天欺负齐薇,无非是因为她无力反抗。

等齐薇的拳头够硬了,那些人自然知道滚,比啥都好使。

于是我让南汀给齐薇开个免费私教课。

南汀对此表示不解:「你为啥不自己教?」

我跷着二郎腿:「你没听说过吗,儿女都是自己的祖宗,我怎么教得了?」

南汀一脸的不相信:「就你这坑娃的样子,你才是祖宗吧。」

其实南汀说得不错,我确实也不拿谁当祖宗。

但是我和齐薇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了一点。我去给她上课,又给她摔几个狗吃屎,那岂不是拉仇恨。

我懒得解释,直接跟南汀说:「你教不教吧。不行我就换个格斗馆上班。」

南汀只好屈服于我的淫威之下。

该说不说,南汀当教练还是专业的。

不过半年的工夫,齐薇在格斗馆里同重量级的学生中,也算战斗力中上的。

最主要的是,这么热血的运动,多少纠正了一些她骨子里的软弱。

之前她可是在街上看见大妈吵架,都要绕着走的易受惊体质。

现在她就算看见混混斗殴,也能淡定地从旁边悠悠走过。

然而,就在我以为齐薇已经脱离了虐文轨迹的时候,我又接到班主任电话让我去学校……

想到齐薇估计又被打了,我叹了一口气。

哎……女主还是离不开我这个妈呀。

10.

又一次,我出现在了熟悉的场景中。

办公室里,齐薇默默地站在角落。她的对面,站着三个趾高气扬的人,仿佛在审犯人。

我走进去,也不管在场还有班主任和家长,指着黄瑾瑶的鼻子:「我说没说过,你再欺负齐薇,我一定好好收拾你!」

我话刚出口,众人都惊讶地看着我。

黄瑾瑶抬起头,一只手还按着流血的鼻子,支支吾吾:「谁欺负谁呀……」

我看见黄瑾瑶的样子也是一愣,而后转头看向齐薇。她虽然身上灰扑扑的,但是看起来好像也没受伤。

我有些惊讶地问齐薇:「这是你打的?」

齐薇摇了摇头:「她自己撞的。」

黄瑾瑶听了这话,捏着鼻子,气鼓鼓地说:「要不是你挑事儿,我能撞课桌上吗?!」

齐薇也不搭理她,看向我,解释道:「她们找我借钱,我不愿意。她们推推搡搡,我正当防卫。」

我挑了挑眉:「几打几?」

齐薇:「一打五。」

我:「受伤没?」

齐薇:「没有。」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我这颗老母亲的心感到十分欣慰,脸上不自觉出现了笑容,满意地点点头。

班主任阴恻恻地看向我:「齐薇妈妈……齐薇打伤同学,你不训斥她吗?」

我回过神来,咳嗽了两下,摆出严肃的表情。

「齐薇,你错了没?」

齐薇愣愣地看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朝她使个眼色,示意她接话。

齐薇疑惑道:「我错了?」

我点点头,继续问:「错哪儿了?」

齐薇这下是真的蒙了。

我面向班主任、黄瑾瑶,以及黄瑾瑶的妈,娓娓道来。

「第一,你应该先礼后兵。遇到同学找你强行借钱的事情,应该先报告给班主任老师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才是合情合理的。懂?」

齐薇脸上豁然开朗,使劲点了点头。

「第二,你的动作要领没掌握好。同学之间友情地推搡,怎么能让人撞在课桌上呢?课桌是死的,人的脑筋也是死的吗?」

我这句话明显指桑骂槐。可黄瑾瑶和她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辩驳我。

我悠悠地继续说:「第三,上次黄瑾瑶同学在校外找人打你,咱还去了派出所,还有视频为证。这次你就该吸取教训,拍点视频,找点证人啥的,免得扯皮。」

我把一二三说完,班主任、黄瑾瑶以及黄瑾瑶的妈,脸色都十分难看。

我脸上带着笑,朝向他们仨:「你们说今天这事儿,咱要不要抓紧再去一趟派出所呀?再晚一步,黄瑾瑶的鼻血就该干了。」

三人眼见我不责备齐薇,反而摆烂想把事情闹大,只好劝阻我,纷纷表示:「倒也不必了,就是同学之间闹着玩。」

我顺坡下驴,手一拍说道:「可不是呢嘛!我也是这个意思呀。」

11.

咱就是说,扬眉吐气呀!

我的虐文女主站起来了!

我感觉我现在站在办公室里,气场二米八。

就在我飘飘然,还在醉氧的时候,班主任叫醒了我。

「齐薇妈妈,今天叫你来,其实还有别的事情。」

我的嘴角放不下来,带着笑回应:「您说。」

班主任看见我的表情,转头偷偷翻了个白眼,而后拿出几张卷子。

「齐薇的成绩一直不好,最近半年更是断崖式下降。实不相瞒,我都很难想象,她还有这么大的退步空间……」

我拿起齐薇的月考卷子不断翻看。

数理化成绩个位数……

要不是看见班主任一脸阴郁的表情,我可能会以为这考试是十分制的。

一瞬间,我的心情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齐薇只是性格开朗了可不够呀。咱也没有家族企业给她继承,她得能养活自己呀。

这事儿也怪我。我之前看书的时候,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女主初高中被霸凌,后来被男主拯救,男主家里挺有钱的。女主虽然被虐,但好像不存在赚钱的苦恼。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呀。咱改爽文了,齐薇也得吃一吃打工人的苦。

不行,我得跟她好好聊聊。

于是晚饭后,我拉住齐薇,拿出她的月考卷子,语气尽量平和:「薇薇,你的学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齐薇看向我,眼里有一丝躲闪:「我……我学不明白。」

我指了指卷子:「哪道题不明白?哪个点不明白?」

齐薇埋下头,不再回答。

我也不想如此咄咄逼人,只是按照班主任的说法,齐薇上课的时候,根本没在听讲。

所以,先抛开能力的因素,她的学习态度就有很大问题。

我叹了一口气:「薇薇,你对自己的人生有规划吗?」

齐薇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低声答了一句:「有。」

我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又问了一遍:「啥?」

齐薇站起身,从房间里拿出一沓画纸,递到我的面前:「我有规划。我想学画画,想考美院。」

我接过齐薇的画作翻看起来。

我不是专业的,判断不出这些作品的好坏。

可我看着这些画,却能够被深深吸引住,很快和她共情。

齐薇以前的作品色调阴冷,充斥着孤独和绝望的感觉。

这半年以来,她的画渐渐有了些暖色,好像是溺水的人,看见了太阳投入水中的粼粼波光。

也许,她真的有画画的天赋。

这倒是让我很惊讶。书里也没说女主还有这技能呀。

我缓缓收起齐薇的画纸,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思考片刻之后,我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学!我供你去学画画,咱去艺考!」

齐薇抬头看向我,最初是惊愕,然后是欣喜,最后眼圈红红的,跑过来抱住我的腰:「谢谢妈!」

这半年来,虽然我和齐薇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是她跑过来抱我这种事情,还是头一回。

我心头一暖,然后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她。

我严肃道:「艺考也是要看专业课成绩的。所以,我再给你报个补习班,咱们两手都要抓,知道不?」

齐薇抹了抹眼泪,重重地点头:「我会认真学!」

12.

齐薇升上高中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我也忙着赚钱。

我以前不知道艺考培训这么贵呀,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好在我之前挂在网上的房子卖出去了,入账 200 万,我手头也算宽裕。

然而,我开心了,我的吸血鬼老母亲和废材弟弟却难受了。

于是我妈和我弟四处打听,找到了格斗馆,在我上班的时候,跑过来闹事。

我妈应该是戏精学院毕业的,演技那个好呀。

她一屁股坐在格斗馆门口,然后哭天抢地:「苍了天了,我的女儿是个白眼狼呀!把自己亲弟弟赶出家门,六亲不认呀!大家帮我评评理呀!」

我弟站在一旁添油加醋:「瞿岚,你出来!你看你把咱妈气成啥样子了!你还有良心吗?!」

很快,在这两母子的吆喝下,格斗馆门口聚集了一大群人。

我本来在上课,听见门口的动静,连拳击手套都没来得及摘就跑了出来。

我瞪了我弟一眼,不耐烦道:「你搁这儿哭丧呢?!」

我弟本来趾高气扬的,看见我一副装扮,气势瞬间弱了一半:「你别横!你得给妈一个解释。」

我妈看见我,哭得更大声了,指着我的鼻子骂:「白眼狼呀!你背着我就把房子卖了呀,你是要把我逼死呀!」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听了这话,以为我是啃老族,偷偷把父母的房子卖了,还不管弟弟,都开始对我指指点点。

我这个暴脾气,哪里受到了这个气。

我飞起给了我弟一脚:「你要脸吗?我买的房子,借给你住那么久已经很好了。」

我弟被我踹了一脚,顺势坐在地上:「打人了!大家评评理呀!她还打人!」

「……」

不是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吗?我这咋是反过来的呢?!

我被嘈杂的哭声和嚷嚷声搞得头痛,正想着干脆把我弟揍一顿的时候,齐薇跑过来,一头跪在我妈前面。

13.

齐薇跪在我妈面前鬼哭狼嚎,还拉着我妈的手一直往自己身上打。

「外婆,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

「本来我爸妈买了这套房子,是想给舅舅一直住下去的。

「可是我爸死了之后,我家就没有收入了。我妈为了供我读书,才卖了房子的。

「爸爸……爸爸……我爸死了呀……」

齐薇这一阵痛哭,现场骤然安静。

大家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还对齐薇投来怜爱的目光。

一个小姑娘刚刚失去了父亲,家里还要卖房子才能供她念书,这是什么人间惨剧。

我妈和我弟被齐薇这番操作彻底搞蒙了。

愣了半天后,我弟跑过去拉起齐薇,厉声指责:「小丫头片子,你瞎说什么呢?」

齐薇见状,装出被唬住的样子,一脸害怕地后退:「舅舅,你不要打我!我错了!我错了!」

旁边围观的嬢嬢们忍不住了,纷纷上前拉住我弟:「你怎么能打孩子呢?孩子多可怜呀!」

在嬢嬢们的鼓动下,众人开始掉转矛头,纷纷指责起了我妈和我弟。

我妈看见苗头不对,拉着我弟灰溜溜地跑了。

等人群散去,齐薇才停下哭声,抽了几张纸,抹干了眼泪,神色恢复如初。

实不相瞒,此刻的我张大着嘴,甚至可以吞下一个苹果。

我不可置信地喊了一句:「薇薇?」

齐薇看了看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下次他们再来,你就告诉我,我来赶走他们。」

我惊讶地看向齐薇:「你怎么学会这些的?」

齐薇一脸骄傲:「你教我的呀。上次在办公室,你说要先礼后兵,掌握要领,寻找证人。」

「???」

我是这个意思???

这举一反三的能力……

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气质……

我天!这还是齐薇吗?

不!这是齐薇 2.0 呀!

我崽终于出息了!!!

不过我回想起齐薇刚刚的模样。她喊起爸爸的样子,她面对我弟害怕地后退,不完全像装的。

于是我关切地问了一嘴:「我弟以前经常打你?」

齐薇看向我,眼里有转瞬即逝的疑惑,不过很快点了点头。

我又问:「你想你爸了?」

齐薇淡然地笑了笑:「不算吧。他之前也不怎么管我。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他为啥不喜欢我,我想问问他原因的,现在也没机会了。」

我心里有一阵酸楚。我来之前,齐薇十几年的成长中受了很多伤。

她之前的内向、软弱、不敢反抗,也都跟她的成长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宽慰道:「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孩子,大人的事情你没法决定。不是你的错。」

齐薇眼里带着笑意,抬头看向我:「我知道。而且以后我有你了呀。」

听了这话,我也笑了笑。

是的。以后,你有我了。

14.

我和齐薇坐在格斗馆的前台,相视而笑。

南汀拎着头盔,顶着凌乱的发型风风火火推开了门:「谁来找茬?瞿岚你没事儿吧?」

我嗯了一声:「没事儿,被齐薇撵走了。」

南汀进门时满脸的紧张终于放松了下来,一手搭在我肩膀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人欺负你。」

齐薇看着这一幕,用眼神打量着我俩:「妈,你和南叔?」

额……这要怎么解释呢……

简单来说就是南汀在追我,我外貌协会还喜欢钱,就答应考虑看看。

但我想着先不告诉齐薇。毕竟在她观念里,我才丧夫不久,这么快有了第二春,多少显得不仗义。

所以我吞吞吐吐道:「这事儿吧……怎么说呢……」

齐薇见我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倒是坦然:「我觉得南叔不错,我同意他当我后爸。」

「蛤?」不是,我也还没答应南汀,你同意啥?

南汀听了这话,笑逐颜开:「不愧是我徒弟,没白教你一场。」

「???」

敢情你俩一唱一和,就把我交代了?

我正想跟他俩掰扯掰扯这件事情,一个穿着齐薇同款校服的年轻人推门走进格斗馆。

这个少年眉清目秀,眼中透着阴郁又高冷的气质。我的心里当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少年径直走到南汀面前,悠悠喊了一声:「爸。」

我和齐薇两脸懵逼。

然后少年冲着齐薇打了招呼:「好巧,你也在。」

我和南汀面面相觑。

在愣了许久之后,我回过神来,开始梳理思路。

我首先看向南汀,语气冷淡:「你跟我说你单身,这么大个儿子是怎么回事?」

南汀讪讪地别过了头,嘴里嘟囔着:「我离异……可不就是单身吗?」

我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没说的,趁早交代!」

南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噼里啪啦开始交代:「我前妻是个霸道总裁,我俩性格不合很早就分开了,孩子跟她姓,也归她管。我俩除了徐阚,再没有别的联系。」

听了这番话,我沉默了。

所以,这个少年真的就是徐阚,原书的男主,把齐薇当替身的渣男。

而我,今后可能会成为渣男的后妈……以及丈母娘……

我凌乱了。

15.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

南汀有事,带着徐阚离开了格斗馆。

他们走后,我看向齐薇,几番欲言又止,终于开口问道:「你和徐阚认识?」

齐薇点头:「他是学生会长,我之前给校庆画画,就是跟他交接的。」

我试探性地问道:「你们熟吗?」

齐薇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加起来交谈不超过三句话吧。」

不熟呀……我悬在空中的心,放下了一半。

我继续追问:「薇薇,你喜欢徐阚吗?」

齐薇听着这个问题,小脸一红:「妈……」

我严肃认真地看向她:「我正儿八经地问,你好好回答。」

见我不是在开玩笑打趣她,齐薇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而后悠悠道:「我不喜欢他。况且徐阚有女朋友,还是我们班的。那个姑娘气质柔弱,最近被黄瑾瑶他们盯上了,徐阚算是她的保护伞吧。」

听了这话,我思绪纷涌。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吧。

因为我的到来,改变了原书世界里齐薇的命运。

黄瑾瑶霸凌的对象改变了,和徐阚虐恋的人也相应改变。

我皱着眉思索着这些前因后果。

齐薇见我沉默许久不说话,以为我不相信她,于是继续解释。

「妈,你知道徐阚是怎么保护他女朋友的吗?

「徐阚帮那个女生出头,跟黄瑾瑶他们约架,替那个女生出气。但背着徐阚,黄瑾瑶对那个女生更加恶劣。

「还有呀,那个女生因为成绩差被班主任训话,徐阚还拿出他的校董妈妈来威胁老师。这下各科老师干脆不管那个女生了。」

我看向齐薇:「你不喜欢这样的保护?」

齐薇很郑重地摇了摇头:「徐阚看似在保护,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扩大了矛盾。到最后那个女生只能依赖他,没有别的选择。」

话至此,齐薇看向我,笑着说:「还是你说得对,凡事要靠自己。自身强大了才是硬道理。」

齐薇这话逻辑清晰,透着爽文大女主的豪迈。

就是吧……听起来多少有点注孤生的味道。

但好歹她是脱离了跟徐阚虐恋的轨迹,不会再被嘎腰子,抑郁而终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16.

所谓万事开头难。

我刚来的时候,想要纠正齐薇的虐文女主命运,下了不少功夫。

可一旦齐薇改变了认知,之后的事情就顺利了许多。

齐薇在高三的时候,顺利通过艺考。

她的专业课底子比较差,但她能吃苦。

高考之前,她从来没有在凌晨 3 点前睡过觉。

我看着她披星戴月的样子,十分心疼。

但齐薇却乐在其中:「我在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呀。」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齐薇最后踩线考进了美院。

齐薇上了大学之后,每周会给我打视频电话。

她聊起画画,总是神采飞扬,还说美院的教授夸她有天赋,能吃这碗饭。

大学期间,她也谈过两个男朋友。交往的时候,她笑得嘴角都放不下来。但发现不合适,她也总是能理性地决断,绝不恋爱脑。

这些年来,不管对人还是对事,齐薇的处理都很成熟。我对她很是放心。

至于我。齐薇离开家后不久,南汀就跟我求婚了:「你一个人在家多孤单,不如跟我过吧。我至少还能给你当格斗陪练不是。」

我白了他一眼:「请你对自己认知清晰一点,你那格斗技术,跟我过不了两招。我跟你在一起,纯粹是图你有钱有颜。」

南汀听了这话,死乞白赖地拉住我的手:「那也成呀!甭管你图啥,只要我有就成。」

于是在虐文女主亲妈之外,我又多了一个身份:虐文男主的后妈。

既然是后妈,我还是该干点人事。

于是我利用长辈的身份,把徐阚的女朋友抓到格斗馆学 MMA,还时不时给她讲王宝钏挖野菜的故事。

她自从和徐阚在一起后,受了徐家不少白眼,整个人都憔悴了。

现在徐阚的白月光也回国了,眼看一出狗血三角虐恋就要上演。

我想着这个姑娘走上虐文之路,跟我多少有点关系,所以我就当拉她一把。

她要是幡然醒悟,离开了徐阚,我也算功德一件。

但人的命运,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选择。

她的未来该当如何,还是要看她自己。

17.

齐薇毕业之后,去了一家画廊工作,同时自己的画作也在圈子里初露光芒。

后来,她和画廊的老板定了婚,事业爱情双丰收。

订婚一年后,齐薇带着未婚夫回到家里来办婚礼。

她出嫁的前夜,我陪她睡在婚房里,等着为她送嫁。

入夜,齐薇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

我询问:「睡不着?紧张?」

齐薇转过头面对我:「不紧张,只是有些话,想跟你说。」

我嗯了一声,示意她说下去。

齐薇看着我,表情难得严肃:「你不是我妈对不对?」

我微讶地瞪大了眼睛,但很快释然。她那么聪明,发现这一点也是早晚的事。

我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齐薇缓缓答道:「我妈从来不会来学校,更不会维护我。我妈不会教我独立,也不会帮我打架。我妈不会卖掉舅舅的房子,也不会支持我追求梦想…………此外,你的破绽还有很多。」

听她这么说,我轻笑了一下。原来,早在我们第一次相见时,齐薇就发现我了。

我问道:「那你觉得这些变化是好是坏呢?」

齐薇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也喜欢你带给我的改变。在你来之前,我的人生充满了无力感,它好像有一个固定的轨迹,我无力反抗。但是你帮我打破了轨迹,让我能自己选择。」

我看着齐薇眼里的疑惑,犹豫了一阵,决定告诉她:「薇薇,其实你生活的世界是一本虐文,所以你才会有被束缚的无力感。但我想告诉你,没有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就算你拿到了虐文剧本,也一样可以改变未来。」

齐薇听了这话,眼里闪过震惊,却很快恢复了平静。

她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问道:「你不惊讶吗?」

齐薇点点头:「惊讶。但这好像缸中大脑理论,我们的世界本就是虚无,只是我们的想象。」

齐薇顿了顿继续说:「可那又怎样。我依旧热爱我的生活,期待明天的太阳。与其去思考那些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不如把握当下,享受现在。」

我看着齐薇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感慨。

当初那个弱不禁风、毫无主见的小丫头,如今变得如此睿智和勇敢。

她或许还不是爽文里那些大杀四方的大女主,但她一定是独立果决的成年人。

齐薇抬头看向我:「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答道:「其实,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普通读者。」

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或者,你可以叫我——尊贵的盐选会员。」

 

【完】

备案号:YXX1YmbBPBFjoMg3oIMX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