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转直下的圆满人生:增山瞳失踪事件

出自专栏《无声尖叫:神隐、时空重叠与无法解释的案件》

在日本的职场间,有一个叫「寿退社」的习俗。

许多日本女性会因为结婚而离开职场。

像这样的员工,公司会为她们开「欢送会」。

以这种方式离开公司的女性,也被称为「圆满离职」。

曾经有一个圆满离职的女孩,在回家后离奇失踪。

11 个月后,女孩又突然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明明是 22 岁的年轻女孩,听上去却像 50 多岁的大妈。

难道是由于某种时空扭曲,让家人听到了 30 年后女孩的声音?

或者说,仅仅因为女性间的嫉妒?

1、女儿啊,你快回来

女儿离开后,增山一家一直在原地等待。

大地震发生后,大海啸来临后,核电站爆炸后

他们一家一直坚持留在原屋,不愿挪动。

「继续待在这里会有危险。」

救援队的人反复劝说。

「暂时搬到避难所比较好。」

社区的工作人员也这样建议。

虽然明白大家都是好心,但是增山爸爸每次都温和但坚定地拒绝。

「如果小瞳回到家发现没有人,她会伤心的。」

2011 年 3 月 11 日,日本的东北地区发生了大地震。

增山家所在的福岛县遭到了巨大海啸的袭击,海浪的高度超过了 10 米。

在地震和海啸的影响下,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引发了全球关注。

在这样惊天动地的大灾难里,增山家一边顽强自救,一边继续寻找着已经失踪 17 年的大女儿。

如果她还在世,或许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如果是那样,我真想见见我的外孙或者外孙女呢。

孩子说不定都十几岁了。

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

增山爸爸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

这么多年来,他为了寻找线索而收集的新闻剪报,已经积攒了厚厚的几本。

与女儿失踪的 1994 年相比,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人手一个智能手机,到处都是监控录像。

如果是现在,女儿的失踪说不定就不会成为悬案。

一定会有很多的线索,一定可以很快就找到她。

这样想也无济于事,却还是忍不住去想。

为了不胡思乱想,就只能让自己忙碌起来。

增山爸爸努力学习这些新鲜事物。

他从网络上收集信息,配合还对此案有兴趣的媒体参访。

他一遍又一遍地诉说。

「这是我的女儿。

如果有任何关于她的信息,不管多么微小的线索都没关系,

请务必与我联系。」

(增山先生与他收集的事件简报,以及他随身携带的三张女儿的照片)
(增山先生与他收集的事件简报,以及他随身携带的三张女儿的照片)

与此相对,增山妈妈则只想要一个确切的结果。

她没有丈夫那么乐观。

女儿失踪时,没有带走任何身份证件。

要在那样的情况下隐姓埋名生活 17 年,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

增山妈妈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准备迎接最坏的结果。

「如果她是遭遇了意外,那时间慢慢能抚平一切。

但像现在这样,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放下。」

311 大地震后,为了寻找幸存者,救援队对该地区进行了彻底的翻查。

在这个过程中,或许会找到女儿的遗体。

灾害中,很多人都遗失了身份证件,还有很多人失踪。

为了重建社会秩序,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口普查。

在这个过程中,或许能发现已经改名换姓的女儿。

总而言之,她只想要一个答案。

「一想到失踪的女儿,我就觉得无法发自内心地笑。

我没办法快乐地生活。

因为心中一直记挂着她,所以没办法真正地高兴起来。」

说到这里,增山妈妈的声音颤抖起来。

她勉强隐忍着,不让悲伤爆发出来。

可惜,大地震后的彻查并没有找到任何新的线索。

这个失踪 17 年,依然被父母苦苦寻找的女孩,

她的名字叫做——增山瞳。

 

2、突然失踪的年轻新娘

1994 年 2 月 19 日,21 岁的增山瞳抱着花束站在公司里,接受着同事们的祝福。

这是所谓的「圆满离职」。

「圆满离职」,日语原文是【寿退社】(ことぶき たいしゃ),指的是女员工因为结婚而离开职场。

三周后,增山瞳就要结婚了。

为了筹备婚礼,她和未婚夫商量后,决定暂别职场。

未婚夫的姓名一直没有被公开。

为了方便叙述,我们就叫他「X」吧。

「现在要忙的事情这么多,你就把工作辞了吧。」

「X」语气轻松地说。

结婚后就辞掉工作,这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但我很喜欢那份工作啊。」

增山瞳有些纠结。

「不就是在牙科诊所打杂吗?跟谁都要陪着笑脸,没什么可留恋的吧。」

「我就喜欢笑啊,你不是也喜欢我的笑容吗?」

增山瞳扬起下巴,露出笑容。她的两颊各有一个深深的酒窝,着实可爱。

「X」安抚女孩。

「那种工作遍地都是,等结婚安定下来之后,你可以再出去找一份这样的工作嘛。」

话说到这个地步,好像也没有继续争辩的必要。

这是人人艳羡的「圆满离职」,继续拒绝下去,反而有些不知好歹。

就这样,增山瞳迎来了在牙科诊所工作的最后一天。

从同事手上接过祝福的花束时,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请一定要幸福呀。」

同事们说着祝福的话语,目送增山瞳离开诊所。

「谢谢大家!我会回来找大家玩的!」

增山瞳向同事们挥手告别。

对这个女孩来说,美好的生活才刚要开始。

谁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增山瞳。

幸福的大门近在眼前,,增山瞳却最终也没能抵达。

 

3、小镇女孩的幸福人生

增山瞳出生于 1973 年 2 月 5 日,家住福岛县原町市(现在的南相马市原町区)。

这里东临太平洋,西边是阿武隈山地,气候宜人,风景优美。

原町市的面积为 198.49km²,人口只有不到 5 万。

增山瞳和父母、妹妹一起,在这里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她很爱笑。

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两个深深的酒窝,微微弯起的眼眸,让看到的人也不由得嘴角上扬。

增山瞳在原町市内的一家牙科诊所找了一份牙医助手兼行政的工作。

她个性开朗,与同事和病人都相处得很融洽。

1993 年 9 月的某天,增山瞳去一家店里吃饭,偶遇了自己的中学同学「X」。

「天啊,这实在是太巧了!」

「你看起来跟中学时一模一样。」

「真的吗?难道没有变漂亮吗?」

「有的有的!」

聊了一会儿,增山瞳才知道,原来这家拉面馆就是「X」家开的。

「好厉害呀!」

「哪有,小本生意而已。」

在老同学面前,人总是更容易袒露自己。

两个人很快就熟络起来,交换了联系方式。

不久之后,两人正式开始交往。

「X」长相帅气,也很幽默有趣。

最重要的是,跟他在一起时总觉得非常放松。

增山瞳觉得,这就是命中注定要与自己共度一生的人了。

1994 年 2 月 5 日,交往仅五个月后,增山瞳与「X」订婚了。

筹办婚礼真是太累了。

妹妹还小,父母虽然能帮忙,但自己实在不想让他们操劳太多。

增山瞳开始觉得,听从「X」的建议,从牙科诊所辞职是正确的。

还好,马上就要到工作的最后一天了。

那之后,自己就可以专心投入婚礼的筹备工作中。

不过,增山瞳并没有确定自己从此要做一辈子家庭主妇。

她喜欢跟人打交道,喜欢帮助别人。

牙科诊所的工作,让增山瞳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

她准备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就重新去找工作。

她已经选好了婚纱,甜蜜地期待着婚礼的日子。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增山瞳告别职场的这一天戛然而止。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4、失踪当天的时间线梳理

1994 年 2 月 19 日,增山瞳跟往常一样去牙科诊所工作。

这是她工作的最后一天,增山瞳认真地完成了每一件事。

同事们为她举办了小小的告别仪式,送上花束。

13 点 10 分,同事目送增山瞳离开了诊所,以为她是要回家。

这是最后一次有人看到增山瞳。

回溯这天的经历,牙医诊所的同事想起了一件小事。

曾有一个电话打来找增山瞳,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

「请问增山瞳小姐在吗?」

同事把电话转给了增山瞳。

「她讲电话的时候一直在看表,感觉是在跟对方约定见面时间。」

增山瞳接电话时刚好在旁边的同事,觉得她的举动有些不自然。

「她说话的语气,让我觉得对方并不是跟她很亲近的人。

两个人好像还争执了几句。」

增山瞳的失踪,会不会与这通电话有什么关系?

或许增山瞳与这名年轻女性约好下班后见面,结果在赴约时遭遇了不测?

 

5、人间蒸发的新娘

增山瞳失踪的第二天,人们就找到了她开的那辆黑色铃木轿车。

它就停在距离牙科诊所约 500 米远的超市的停车场中。

调查显示,这辆车是 2 月 19 日 13 点 40 分左右停在这里的。

也就是说,增山瞳从牙科诊所离开 30 分钟后,就把车停到了这里。

(发现增山瞳车辆的地点)
(发现增山瞳车辆的地点)

车辆被发现时还上着锁,车辆内有包括钱包、手提包、从同事那里收到的花束等等。

订婚戒指也被好好地收在她的手提包里。

增山瞳当时的所有随身物品都留在车上,看上去并不是抢劫。

最为诡异的是,增山瞳当天穿的厚外套也被留在了车上。

当时天气还很寒冷。

2 月 19 日当天,福岛县最高气温为 13℃,最低为 1℃。

这么冷的天,增山瞳怎么会不穿外套就下车呢?

她可能只是想去旁边的超市或者便利店买点东西,以为可以快去快回。

但如果要买东西,那最少也应该带上钱包。

仅穿着单薄的衣物、身无分文的增山瞳,就这样人间蒸发,没了踪迹。

 

6、失踪前的一系列怪事

在增山瞳失踪之前,还发生过一些奇怪的事情。

前面也提到,增山瞳是因为要结婚,才从牙科诊所辞职的。

这个时候,她还和家人住在一起。

增山瞳的家人表示,她与「X」订婚后,每天深夜都有人打来电话。

接起电话后,对方却一语不发。

这样的无声电话,自增山瞳失踪后,就再也没有打来过。

在这个时期,增山瞳的车也反复被人划伤,涂鸦了很多侮辱、咒骂她的言语。

(有人划伤增山瞳的车,涂鸦了「蠢货」、「丑八怪」之类的谩骂)
(有人划伤增山瞳的车,涂鸦了「蠢货」、「丑八怪」之类的谩骂)

即使把涂鸦用喷漆涂掉,过了几天却又会出现在车上。

增山瞳的父亲对此感到很生气。

因为当时监控还不是很发达,他为了保护女儿,还曾晚上躲在屋外偷偷观察,试图抓住涂鸦的人,但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此外,在增山瞳失踪三周前,也就是 1994 年 1 月 25 日,在牙科诊所的午休时段,有一名自称「O」的女性打来电话找增山瞳。

增山瞳失踪后,警方从她的手帐本上找到了这样的记录:

「午休时收到一个叫 O 的 OL 的 TEL。

他好像还有别的没断干净的女人。

不过还算冷静。

直觉是对的。

他说是恶作剧。说不认识那样的女人。

相信他吧。」

从手帐本上的记录来看,增山瞳的未婚夫应该是有出轨的行径。

他跟增山瞳说「不认识那样的女人」。

增山瞳也选择相信。

手帐本中,增山瞳称这个疑似增山瞳未婚夫出轨对象的女人为「O」。

这应该是此人姓名的首字母。

剧牙科诊所同事的证言,增山瞳失踪当天也曾接到过一个年轻女人的电话,她接电话时还一直看表。

难道她下班后没有回家,就是去见「O」了吗?

年轻女性突然失踪,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离家出走。

一种是被卷入了犯罪活动。

增山瞳似乎没有任何理由要离家出走。

那么,有一种可能性是,她那天离开牙科诊所后去见了「O」,然后遭遇了不幸。

她的生活,或许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样顺遂。

裂痕早已在某处滋生,它无声无息地,一点点扩张。

最后像黑洞一样,一口吞了那女孩。

 

7、诡异的电话

1995 年 1 月 4 日,距增山瞳失踪,已经过去了 11 个月。

警察的调查毫无进展,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增山瞳行踪的线索。

这天,增山瞳家接到了一通诡异的电话。

打来电话的女人自称是增山瞳,但那明明是个 50 多岁妇人的声音!

这通电话的内容如下。

增山瞳的妹妹:「您好,这里是增山家。」

神秘人:「你好,我是姐姐哦。」

增山瞳的妹妹:「什么?」

神秘人:「是姐姐。」

增山瞳的妹妹:「你说谁?」

神秘人:「我是姐姐呀。」

增山瞳的妹妹:「您是哪位?」

神秘人:「我是瞳。」

增山瞳的妹妹:「嗯?」

神秘人:「……。」(挂断)

接电话的是增山瞳的妹妹,她听到对方说「我是姐姐」时,只感到一股恶寒从背脊升起。

那个声音明显是 50 多岁妇人的声音,根本不可能是自己才刚 20 出头的姐姐。

这是恶作剧吗?

还是时空扭曲,增山瞳从几十年后给自家打来了电话?

这通电话被妹妹录了下来,增山瞳的父母赶紧听了录音。

 「那绝对不是小瞳的声音!

「我们绝对不可能忘记女儿的声音。

那个声音跟小瞳一点都不像,完全是另一个人。」

时空扭曲的可能性首先被排除了。

警方的调查显示,这通电话是从增山瞳家附近的公共电话打来的。

但是,警方并没能查到这个人的确切身份。

这个打来电话的神秘人肯定确切地知道增山瞳家的情况。

即将出嫁的女儿突然失踪,调查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都毫无进展。

增山瞳的家人深陷在等待的地狱里,日日期盼着有关增山瞳的新消息。

即使只是单纯的恶作剧,这通电话也让人感受到满满的恶意。

这个神秘妇人用轻松的口吻自称增山瞳,简直就是在戏耍增山瞳的家人。

甚至,可以说是在嘲笑对方的不幸。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把玩弄被害者家属的情绪当作乐事?

按照增山瞳同事的证言,打到牙科诊所的那通电话中,「O」小姐的声音是比较年轻的。

这个听上去有 50 多岁的声音应该不会是「O」小姐。

难道是增山瞳未婚夫「X」的其他出轨对象?

也有人猜测,这个神秘妇人可能是「O」小姐的母亲。

他们一家合谋杀害了增山瞳后,还特地给她家打去电话,是出于某种罪犯的炫耀心理。

 

8、冷漠的未婚夫

让我们来看一看此案中另一个重要的当事人,增山瞳的未婚夫「X」。

他与增山瞳是中学同学,家里经营着一家餐饮店。

两人重逢后,只交往了 5 个月就订婚了。

出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日本媒体没有公布未婚夫「X」的长相。

他在短短 5 个月的时间里就俘获了增山瞳的心。

他多次出轨,却又能让增山瞳选择相信他。

从诸多事实判断,「X」应该是一个颇有魅力,或者说颇有手段的男人。

增山瞳与「X」正在筹备婚礼,应该正是感情最浓的时候。

未婚妻突然失踪,按理说,「X」应该也和增山瞳的家人一样焦急万分。

但这个男人的反应却出奇地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在电视台制作的特别节目中,他否认增山瞳曾向自己询问过出轨的事。

对于未婚妻的失踪,「X」是这样说的。

「我没有什么理由要去寻找她。」(「彼女を探す理由はない」)

「我觉得她失踪是出于她自己的意志。」(「彼女は自分の意思で失踪したのだと思っている」)

「X」这样的表现简直可以称之为冷血。

一般人家里宠物失踪,恐怕都要比这着急。

他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就算是外人看了也会觉得很愤慨。

网络上有人爆料称,这个男人后来与前女友复合,结婚生子。

据说他们的孩子在增山瞳失踪仅仅 11 个月后就出生了。

也就是说,他在未婚妻失踪不久,就与前女友复合了。

不过这种说法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可能只是网络谣言。

但仅从已知的事实来看,「X」确实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这位前女友,是否就是给增山瞳打过好几次电话的「O」小姐呢?

警方调查显示,增山瞳人际关系简单,并没有与人结怨。

种种迹象表明,她的失踪很有可能与「X」的出轨有关。

但罪魁祸首「X」却像没事人一样,潇洒地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他甚至从未被警方拘捕过。

至于这到底是因为他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还是像传闻所说,是由于他后来的结婚对象家里势力巨大,就不得而知了。

 

9、增山瞳,你到底在哪里?

到底是谁带走了增山瞳呢?

警方询问了增山瞳的家人。

家人表示,增山瞳性格很好,从不曾与人结怨。

那么首先要怀疑的,就是未婚夫「X」的出轨对象,这个女人的嫌疑显然是最大的。

但是警方似乎并没有将她带走问话。

这有可能是因为此人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但也有很多人怀疑,这个女人认识黑道中人。甚至有传言,她的父亲就是黑道高层。

她让那些人协助自己绑架、甚至杀害了增山瞳。

这乍一听有些天方夜谭,但仔细想想却也有些道理。

首先,当地确实有一些黑道团体。

其次,增山瞳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被找到,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如果是杀人埋尸,能让警方这么长时间都一无所获,这绝对是专业水准。

另一个嫌疑很大的人,就是「X」。

从增山瞳手帐中的记录来看,「X」有不止一个出轨对象。

或许在这其中,他找到了更加中意的结婚对象。

于是,未婚妻增山瞳就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增山瞳离开车子时之所以既没有穿外套,也没有拿钱包,或许就是因为对方也开了车,而且是她很熟悉的人。

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未婚夫「X」。

但是,警方经过一番调查后,也并没有找到「X」作案的证据。

增山瞳失踪案,就这样成了一桩悬案。

9、女儿啊,你快回家

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增山瞳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如果她还活着,因为驾照、保险证也都留在了车上,那作为「黑户」,她的生活恐怕会非常艰难。

虽然希望渺茫,但增山瞳的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对女儿的寻找。

(增山瞳和她的父母)
(增山瞳和她的父母)

增山爸爸随身携带着三张女儿的照片。

自从增山瞳失踪后,他就一直带着这三张照片,以便随时拿出来询问线索。

「整天放在口袋里,照片都有些脏了呢。」

增山爸爸一边略带羞涩地说着,一边轻抚着女儿已经泛黄的照片。

2011 年 3 月 11 日,增山瞳的家乡在东日本大地震中遭海啸侵袭,遭受毁灭性破坏。

地震和海啸还引发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受到全世界的紧密关注。

人们一方面为灾害感到心痛,一方面隐隐期待震灾后的搜寻,能为增山瞳案带来新的线索。

但事与愿违,搜寻依然是一无所获。

此外,因为很多人在这次灾难中失踪,所以当地政府曾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人口普查。

如果增山瞳是自己躲了起来,那就能在这次普查中找到她。

然而直到统计结束,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可能是增山瞳的人。

时至今日,福岛县警察本部的网站上,还展示着增山瞳的失踪信息。

网站上这样写着:

成年女性失踪事件

1994 年 2 月 19 日下午 1 点 10 分左右,当时 21 岁的增山瞳女士从位于南相马市原町区(当时为原町市)的公司下班回家途中失踪。

增山女士使用的车辆(铃木 Alto Works,黑色)在南相马市原町区内被发现,所有私人物品都在车中。

增山瞳女士当时的特征如下:

  • 年龄:21 岁
  • 身高:158 公分
  • 体格:偏瘦
  • 特征:两颊有酒窝,右侧鼻翼下有痣。
  • 上衣:胸口有「BENETON」字样的灰色运动外套
  • 下身:深蓝色牛仔裤,Legal 牌驼色与黑色搭配的皮鞋

如有相关信息,请与我们联系。

电话:0244-22-2191

邮箱:[email protected]

(增山瞳失踪当天穿的正是这件上衣)
(增山瞳失踪当天穿的正是这件上衣)

10、女性间的嫉妒引发的悲剧?

在日本,很多人认为增山瞳案是女性的嫉妒引发的悲剧。

最流行的一种猜测是,与「X」订婚、从公司「圆满离职」的增山瞳,引发了「X」出轨对象的嫉妒。

这个女生的父亲是黑道中人,带人解决了增山瞳。

这之后,女生父亲逼「X」与其结婚。

二人婚后很快生下孩子,一起经营着「X」家餐饮店。 

这样的说法,在我们看来简直是槽点满满。

它把事件完全归咎在了「X」的出轨对象身上,「X」这个人倒好像成了受害者。

实际上,「X」在于增山瞳订婚的情况下还出轨多人,面对增山瞳的质问还满口谎话,根本称不上是无辜。

不管是尚在人世还是已经去世,在找到增山瞳之前,我们恐怕很难知道到底谁是事件的背后元凶。

最后,我想讨论一下这个事件隐含的日本女性地位的变化。

增山瞳在于「X」订婚后,很快就选择了「圆满离职」。

「圆满离职」,日语原文是【寿退社】(ことぶき たいしゃ),指的是女员工因为结婚而离开职场。

以前,很多日本女性都会在结婚后停止工作,专心于打理家庭生活。

因此,很多公司都不重视女性员工,只让她们做一些端茶倒水的工作,不会把重要的工作交给她们。

大部分公司都把女性员工当作一种装饰品。

有的大公司甚至会从为男性员工寻找女性伴侣的角度招聘女性。

另一方面,女孩子们也很少有事业心,很多人完成学业后就直接结婚。

即使选择就业,也是把工作当作是结婚前的等待期。

从「圆满离职」这个名称上就能看出,所有人都认为,因为结婚而离开职场,对年轻女性来说是一种幸福和幸运。

把「婚姻」看作是人生最圆满的终点,这样的社会背景,或许也是增山瞳案发生的原因之一。

时过境迁,随着女性权力意识的提升,如今选择「圆满离职」的女性越来越少。

很多女性即使在婚后短暂离开职场,也会在一定时间后重新开始工作。

希望增山瞳还活在这世界的某处,带着她充满感染力的笑容,过着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希望她有一天,能够回到日夜思念她的父母身边。

如果她已经不在人世,也希望加害她的凶手,能最终伏法。

备案号:YXX1k9w24pSBLa4oBjf6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