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惊魂记:完美炸弹出现后的24小时

出自专栏《黑色任务:悬崖上的英雄与恶徒》

都说庄家从不输钱,可你听说过赌场老板倒了大霉的吗?

美国就有个赌场老板,发现自家赌场凭空冒出来一发巨型炸弹。

它无法拆除,无法移动,而且 24 小时之后就会爆炸……

01

1980 年 8 月 26 日清晨,美国内华达州的哈维赌场酒店发生了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六点半,轮班主管鲍勃照例去巡场,却发现一道从来不让关的门,居然被人给关了。

「哪个傻鸟干的?」鲍勃心里骂了句。

那是个电子设备间。

他开门进去,一个古怪而诡异的东西,瞬间给他整蒙圈了:

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铁箱,赫然置于角落,跟台洗衣机差不多大。

箱体四面齐整,毫无缝隙,透着一股子简单粗暴的美感。

就在大铁箱顶部,还另有一个小铁箱,两者被牢牢焊死在一块儿。

一侧还用黑笔划了几条诡异的线,手写着数字 1 到 5。

更离谱的是,小铁箱上,还密密麻麻排列着一堆拨动开关,并用数字逐一标注了出来……

一共 28 个拨钮,全部处于同一个位置,除了 23 号……

搁今天,你大概会以为是手工耿在整活儿,但四十年前的美国,这一幕着实把鲍勃吓尿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

鲍勃不明所以,心里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俩铁箱简直就像凭空出现一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间房间,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属于何人。

作为主管经理,鲍勃从未听说过有大设备要运过来。

他还发现,这间电子设备间其他的房门,都被人用牙签和胶水堵上了锁眼。

而他自己进入的那扇门,是工作人员通道——这意味着,有人不希望酒店的住客或赌客误入这个房间。

最后,他俯下身,发现铁箱的底部有四个滑动轮,分别被木块垫住,地板上的红地毯都被压出了深坑。

看起来,这沉重的铁坨坨少说得有个千把来斤。

那么,它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鲍勃猜不到。他额头渗满了汗珠,潜意识里只想赶紧离开。

就在此时,他突然瞥见房间角落里,竖放着一个牛皮纸信封。

信封上,打印着这么几个字:

「哈维酒店管理收」。

鲍勃碰都不想碰一下那个信封,他立马通知保安来处理,自己则躲去一旁。

两分钟后,保安到场了。

酒店老板哈维也闻讯赶来,见到眼前的场景,这位老江湖也脸色煞白……

确保没危险后,保安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封长信。

信的三页纸里,出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炸弹!

读完信,大家才意识到,这么巨大的一个铁箱里,居然灌满了 TNT 炸药。

而信里,通篇都在警告酒店,这个炸弹,不能拆,也不能移动。

「对管理层和拆弹小组的严厉警告:

不要移动或倾斜炸弹,内置水平仪,轻微移动都能感应到。

不要试图给炸弹注水或充气,内有浮力和气压开关,超标就爆。

不要试图拆开,所有螺丝都连着雷管,旋转半圈就会引爆。」

总之,这个炸弹,就连制作者自己也无法硬拆。

不过,信里「贴心地」介绍了它的正确处理方法。

「铁箱内有三个不同时段的定时引爆器

必须完全按照信件上的指引交纳赎金,勒索者才会依次告知这些引爆器的拆除方法。然后才可以移去其他地方,进行安全爆破。

至于信件的指引部分,说白了,就是赤裸裸的勒索……

「我们要得不多,也就 300 万美元而已。

钱必须全部是旧钞,不能有标记,不能添加其他成分,更不能携带跟踪装置。

我们很专业,一旦发现异常,交易立刻终止。」

看到这里,哈维整个人已经麻了……

然而,最令他崩溃的一句话还在后面:

「从 26 日上午 8 点起,交易必须在 24 小时内完成。」

02

24 小时!只有可怜的 24 小时。

这意味着,每一步行动,都必须争分夺秒。

没时间思考了,老板哈维立马报了警。

警方召集了拆弹小队,火速抵达了现场。

专家们一通检查,首先确认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这真的是个炸弹,大箱子内部塞满了炸药!

毛估一下,至少有 1000 磅!

如此惊人的炸药量,就连这帮爆破老鸟也承认,真就……属于是开了眼了。

1000 磅的 TNT 炸药,是个啥概念呢?

二战时,美军轰炸日本军事设施的 AM66 炸弹,也才不到 1000 磅 TNT。

换句话说,这么一大箱炸弹要真给点了,妥妥能把整个酒店炸烂……

紧接着,拆弹小队又动用 X 光设备,扫描了整个铁箱。

他们发现,小箱体里的布线错综复杂,连接到那 28 个开关上,不拆开根本搞不清构造。

可是,想要拆开它,的确是不可能的。

X 光显示,箱体有两层金属板,中间夹了一层绝缘橡胶层,但凡打孔打穿了,就会形成导电通路,引爆炸药。

如果只是撬开外层铁皮,也会触发压力感应器,引爆炸药。

最后,这支拆弹团队摊牌了:想在 24 小时内拆掉这玩意,纯属做梦。

无奈之下,哈维只好求助 FBI。

FBI 那头一听说这么大个事,也紧张起来了,不但派出联邦特工到现场处理,还内部开了个紧急讨论会,研究解决方案。

最后,他们通过电话通知哈维,想要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就连 FBI 也实在没什么把握,建议他先老实交赎金再说。

听到这个结果,哈维的脑子「嗡」一下炸了。

300 万美元,在 1980 年无疑是笔巨款,折合今天 1000 多万美刀。

但是,如果酒店被炸毁,损失更大。

哈维酒店
哈维酒店

而且这酒店可是哈维 30 多年来的心血,一旦炸毁,比要了亲命还难受。

两杯毒酒,真的必须喝一杯吗?

哈维相当纠结……

面对这两难局面,FBI 方面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并悄悄告诉了哈维。

老头听着觉得还成,心一横,同意了。

根据这个方案,按照信封交待的指示,FBI 派出了一名叫做库克的飞行员,用直升机带着一个装着 300 万刀的包裹,前往指示地点接头。

接头地点,是一个偏僻的小机场。

夜幕之中,库克盘旋下降,停稳飞机后,并没看到任何人出现。

他又等了一会,干脆跑到野地里,撒了泡尿。

刚嘘嘘到一半,远处忽然传来了「叮铃铃」的电话铃响。

那铃声,来自机场边缘的一个电话亭……

03

库克拿起电话,里头传出一个沉闷的,明显变过声调的男声:

「下一步指示,就在你面前。」

果然,库克从电话亭的座机底下,抽出来一张小纸条,上面打印了一段话,指示他前往下一个接头地点。

那是一片荒废的空地,届时会有灯光闪烁提示他降落地点。

库克想都没想,立刻起飞,继续飞往下一个地点。

很快,他便抵达了说明里的地点,但放眼光去,四下都是森林,很难找到什么空地平稳降落……

而且,等了好久,也没看到任何灯光闪烁。

库克第一反应就是:莫非对方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真实意图?

原来,库克此行,根本就不是真的老老实实去交赎金的。

根据 FBI 的方案设计,他那一大袋 300 万美金,每一沓钞票,除了最顶上几张是真美元,底下全是高仿的绿纸。

除了库克外,在副驾位置,还躲着一名 FBI 特工,伪装成行李的状态。

但凡一有动静,就会迅速展开行动。

他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被对方惊觉,但事实就是,下一次的接头中断了。

随着油箱逐渐见底,库克只能无奈返航……

而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距离 24 小时的期限,只剩下几个小时。

没想到,就在半小时后的清晨六点多,当地警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还是一个沉闷变过音的男声:

「接头虽然失败了,但你们的态度是正确的……」

「现在把五号拨钮关闭,第一个定时引爆器会被关闭。我们晚些再接着谈下一步计划。」

获悉这个消息后,FBI 特工小组的负责人威廉猛吸了一大口烟:

「咱会不会被这烂人给耍了?」

在他对面,围坐着各路专家:警局的,消防队的,防爆组的,拆弹部队的,还有海军作战中心和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派来的大佬。

大佬们人手一台电话,都在各自找路子,求问解决办法。

当时的 FBI 临时会议室
当时的 FBI 临时会议室

大家都觉得,这个 5 号开关是个障眼法的可能性不低。

甚至有人觉得,整个事件就纯纯一个恶作剧。

但反过来看,如果炸弹真的存在定时装置,一旦真炸了,那可……没人敢承受后果。

所以,只能宁可信其有。

与此同时,拆弹专家们还在捣鼓可行的方案。但这帮大佬们唯一达成的一个共识,就是:

眼前的这东西,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史无前例的变态级炸弹!

借助各种设备,专家们已经研究出,这铁箱炸弹至少有八种触发机制……

除了前面提到的夹层触发,压力触发外,箱内还有一个马桶浮子,很可能是浮力触发器。

铁箱正中央,有个精密水平仪,箱体搬动产生微小的倾角,就立马爆。

至于箱子内壁的边缘,则贴了很多铝箔和簧片,前者显然是用于防破坏,而后者是震动触发。

除此之外,计时器和那 28 个拨钮,也都可以被人为触发。

看来,勒索者们完全没有说谎,这个铁箱炸弹,的确是一个「完美作品」。

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炸弹界的传奇」……

事实上,直到事件发生 30 年后,FBI 还在复制这个炸弹的内部结构,专供拆弹人员进行训练。

专供练习的复制品
专供练习的复制品

此时此刻,一想到要拆掉这么个棘手的炸弹,这帮大佬们头先炸了。

但,时间还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定时器设置了多久,必须尽快处理掉它。

最终,来自海军爆炸物处理处的老专家罗内,提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简直堪称疯狂的解决思路……

04

罗内指出,TNT 炸药的最大特点,是需要雷管引爆。

而按照布局来看,触发雷管的引爆器,极大概率就在上面那个小铁箱里。

所以,如果在两个铁箱之间的连接处,进行定向爆破,或许就能仅仅破坏引爆器传递信号的电线,从而避免大铁箱里的 TNT 炸药被引爆。

罗内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并解释道:

「就像狙击手爆头,人的大脑瞬间被轰烂,他的身体就来不及做反应了。」

不得不说,罗内的方案是非常激进的,毕竟铁箱内部具体啥样,专家们也并没真的了如指掌。

总负责人威廉拉住哈维,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向他交待了一遍,让他来做决定。

FBI 负责人威廉·强基
FBI 负责人威廉·强基

这老狐狸确实鸡贼——只要拍板的是老板,那么闹出幺蛾子,自己就不用背锅了。

开了一辈子赌场的哈维万万想不到,最大的赌局居然砸在自己头上。

万般无奈之下,他咬牙接受了这个方案。

随后,拆弹小队迅速行动,他们计算了炸药用量后,把一包包的线性聚能炸药贴在两个箱子的连接处。

接下来,又在炸弹房间周围放置了大量的沙袋。

同时,治安官开始疏散赌场酒店方圆半英里范围内的所有人员。

当了解到这一切之后,那些赌徒一边逃离赌场,一边围在附近吃瓜。

更离谱的是,不少人还对拆弹结果进行下注……

8 月 27 日下午 3 点 46 分,一切已经安排就绪,远程起爆器也在 FBI 特工手中握紧。

威廉一声令下,特工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

远在哈维酒店几公里外,太浩湖上泛舟的游客,都听见了这声闷雷一般的炸响。

巨大的烟尘把整个酒店包裹住,气浪震碎了周边无数的车窗……

威廉本人也差点被冲击波震翻在地,他接连几个踉跄,才勉强稳住身子。

此时的他清楚地明白:发生爆炸的,绝对不只是那些线性炸弹。

一整箱的炸药,1000 多磅,全部都被引爆了!

才有可能造成如此惊人的后果。

威廉还是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就算没有成功切断雷管线路,TNT 炸药怎么可能被这么迅速就引爆了呢?

同一时间,哈维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酒店,在爆炸后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

一个直径超过 20 米的大洞,从天花板贯穿到地下室。钢筋、水泥板,碎木片……还有数不清的筹码,炸得满世界都是……

21 点牌桌,烧成了黑炭;老虎机,碎成了一片片金属块。

哈维瘫坐在地上。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直到调查之后,FBI 特工们才弄明白,整件事情最大的失误是在哪

原来,那个小铁箱里真的是引爆器,大铁箱里也真的有 1000 磅炸药,只不过,这些炸药并非 TNT 炸药,而是硝化甘油炸药。

硝化甘油炸药,就是诺贝尔发明的那个。

它和 TNT 最大的区别在于,硝化甘油的稳定性要差得多,线性炸弹的爆炸直接便引爆了它。

并且,硝化甘油的威力更大,造成的破坏也更恐怖。若不是提前疏散,必定会导致伤亡。

事后罗内分析说,如果真的是 TNT,那么他的方案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硝化甘油炸药
硝化甘油炸药

明明是硝化甘油炸药,为啥勒索者会在信件中说成是 TNT 呢?

从当事人的角度,如果让警方了解到是硝化甘油的话,他们冒险强拆的可能性会更低,缴纳赎金的意愿就会更高。

所以,为啥偏偏说是 TNT 炸药呢?

特工们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只有抓到罪犯,才能从他们口中获取答案。

所幸,对现在的他们而言,再也不用和时间作战了。

反正炸弹已经爆了,特工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揪出勒索者,查明一切的真相。

05

不过,警方手头掌握的线索,实在少得可怜。

炸烂的铁箱,里里外外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根本无法判定出自何人之手。

包括那封信和电话亭里的纸条,既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纸张本身,也找不到什么有效的线索。

威廉明白,这是遇到硬茬了。

他觉得最大的突破口,就是炸弹本身。毕竟,这么大一个铁坨坨,怎么做到悄无声息放过去的?

特工们在现场收集铁箱的残片,前前后后找到了上百枚,归总后一起打包送到了华盛顿特区的专业实验室。

勒索信
勒索信

实验室捣鼓了半天,得出结论,锁定不了制造者是谁。

威廉一听,很泄气。

物证就这么多,居然没一样可以追踪到犯人?

没辙,只能大撒网,挖人证。

接下来几周,FBI 调查了 500 多名嫌疑人。单是证人,就传唤了几百个。

这一招还真的有效果。

证人当中,有个在南太浩湖开汽车旅馆的老板娘,爆出了一条相当可疑线索。

8 月 25 号那天晚上,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开了一台白色的道奇面包车,车厢里好像装了什么货物,用个灰色的布罩着。

而且,几个人的态度相当恶劣,对旅馆的设施挑三拣四,出言不逊。

老板娘很生气,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车里的东西,很像是什么箱子,方方正正的。」

无独有偶,赌场的几个工作人员也目击了,一台白色的道奇面包车,曾经开到过酒店停车场。

车停下之后,两个人把车厢里一个用布罩着的设备,抬进了酒店一个门内。

目击者说,那布上写着 IBM 三个字母。

显然,这只是罪犯的障眼法,炸弹必然就是在此时,被带进酒店的。

遗憾的是,那个时代没有监控摄像头。就算弄清车辆的型号、式样,在没有准确车牌号的前提下,也很难追查到究竟是哪一台。

警方就这样追查了很久,大半年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那辆车。

这时 FBI 高层也急了,发话了:这种大案不破,FBI 真的没脸搁啊!

就这样,上面拨了一大笔经费。

这一下,太浩湖当地警方立马把悬赏从 20 万提到了 50 万。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某天,FBI 接线员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一名男子自称他找到了勒索犯的下落

在电话里他透露,罪犯是自己前女友的前男友,那人曾经向她吹嘘过,自己会制作炸弹来勒索赌场。

而这个嘴快的女人,又把这些告诉了他。

挂断电话后,警方立刻通过这位「前女友」,锁定了那位「前男友」。

此人叫小伯吉斯,是个无业游民。

警方一到他家,就瞄到院子里停了台道奇货车。

嗯,白色儿的。

俩警察对视了一眼,好嘛,这回心里有底了。

再一查,事发前一天,他那台车曾停靠在哈维酒店附近另外一家酒店。

面对警察的质问,小伯吉斯辩解说,自己事发当晚一直开车在国家公园转悠,想找一块地种大麻,并没有出现在现场。

虽然警察们知道这大概率是扯淡,但也确实拿不出什么实锤来拘捕他,只能暂时离开。

不过,FBI 的专员在了解小伯吉斯的生平后,觉得这个整天醉醺醺的瘾君子,似乎并不符合一个高智商罪犯的侧写

「这就是个混子……要设计出那种级别的炸弹,他没这个能力知道吗?」

不过,在后续的查案中,警方发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点:

小伯吉斯的爹,老伯吉斯,是个嗜赌如命的老头儿。

而他最喜欢光顾的赌场,正是哈维酒店赌场。

这就有意思了……

06

接下来 FBI 牵头,秘密调查了老伯吉斯,发现这个人的身世,属实有点过于夸张……

老伯吉斯祖籍匈牙利,二战时曾为德国空军效力,并被盟军策反,转为向美国提供情报。

后来,他又被苏联人拘捕,送到古拉格集中营,服刑了 8 年,才被遣返回匈牙利。

此后他便带着全家,包括两个儿子,移民到了美国。

靠着能吃苦,老伯吉斯很快发了一笔小财,并开了一家搞园林绿化的公司。

然而,这段时间,他沾染上了赌博,很快就输了个底朝天。

老兵的履历,也从侧面证明,他很可能具备自制炸弹的能力。

「此人的嫌疑极大,先逮捕他儿子,审一审!」

于是,1981 年 8 月 14 日这天,FBI 特工找到了之前那个小伯吉斯,约翰·伯吉斯,把他带去局里问话。

审讯中,特工出示了一张超速罚单,看到这张小纸条,约翰的防线立刻崩溃了。

原来,这是他一年前在高速上超速所留下的记录,而超速地点,恰恰就在库克驾机去交赎金的目的地不远。

这证明,当时去那个电话亭放纸条的,就是约翰。

而他编造的什么国家公园的故事,都是胡扯的鬼话。

为了敲打约翰,FBI 特工还告诉他,此时此刻他的兄弟吉米,也在另外一个房间参与审讯。

约翰和吉米
约翰和吉米

「这么大的案子,坦白是唯一的正解。如果你老实认罪交待,可以减刑……」

「但是,如果你觉悟晚了,你兄弟吉米先认罪,那你的减刑就无了。」

这的确是个标准的「囚徒困境」。

80 年代的 FBI 的确很会玩。很有一套。

最终,兄弟二人都经不住考验,双双交待了……

一天之后,俩人的老爹,老伯吉斯就被抓捕了。

见到警察出现的那一刻,这个狡黠的老头就明白,肯定是俩不争气的儿子交待了。

老伯吉斯
老伯吉斯

于是,他一五一十,把自己策划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全部和盘托出……

原来,老伯吉斯之前很有钱。

嗯,是真的很有钱那种……家里豪宅很大,甚至还有私人飞机。

但二婚之后,他娶了个好赌的老婆,把他骨子里爱刺激的疯劲儿给激出来了。

俩人干脆住进哈维赌场酒店,每天醉生梦死,大餐吃到吐。爽够了,就去赌场豪赌。

他们钱多,出手又阔绰,很快就荣升 VIP。

但,赌徒的下场,大家都懂。两口子很快就输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豪华套房没钱续费,老伯吉斯甚至被「礼貌性」请出了酒店。

老伯吉斯
老伯吉斯

恼羞成怒的他,决定干脆玩一票大的——他想通过勒索赌场,把这些年输的钱连本带利都要回来。

作为一位军事专家,这个人最大的天赋,就是制作炸弹。

他有着相当可怕的设计能力和动手能力,愣是凭一己之力,设计出了一个爆炸案史上「教科书」级的炸弹。

至于关键性的炸药选择,老伯吉斯原本想要用 TNT,但却苦于一直搞不到那么大的量。

无奈之下,他只能启用备用方案,到加州山里一家赫尔姆斯发电厂,偷了 1000 多磅的硝化甘油炸药。

制作炸弹的过程惊心动魄,而且几乎是独自完成,用老伯吉斯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但凡出点小差错,我就得去见那帮匈牙利兵哥哥了……」

还好,炸弹有惊无险地完成了。

不过,它那「一碰就炸」,「一旦设置好便无法移动」的特质,想要稳妥地送进哈维酒店里,单靠他一个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至于那俩混不吝的儿子,更是靠不住。

老伯吉斯很清醒地知道一点:要成事,必须得有可靠的内应,作为帮手

07

该找谁呢?

老伯吉斯想到,自己泡在赌场的时候,和俩员工关系挺不错。

而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俩人内心深处也做着发大财的梦。

于是,他找到了这两个人,布朗和霍尔,委托他俩一起搞定这件大事,并答应事成之后会分一部分钱给他俩。

老伯吉斯和妻儿,以及布朗、霍尔
老伯吉斯和妻儿,以及布朗、霍尔

布朗和霍尔一琢磨,这事可以试试,便答应了。

于是,26 号清晨时分,夜幕之中,一台白色道奇面包车开进了哈维酒店停车场。

车停稳后,老伯吉斯的两个儿子把炸弹从车里抬了出来,又用推车送进了酒店侧门。

早就等在门口的布朗和霍尔,接过了推车,小心翼翼地推向早就确认好的目的地。

因为外面套了 IBM 字样的布,伪装成大号电子设备,所以一路没人会怀疑。

随后,俩人严格按照要求,把大铁箱用木片垫好,固定在了通信设备间。

按照说明,他们还需要把勒索信放好。这封信是约翰事先打好的。

然而,哪怕这么简单的活儿,还是闹出了幺蛾子……

在打印勒索信时,约翰觉得硝化甘油炸药这词儿(Nitroglycerin Dynamite)打起来太费劲,就自作聪明地改打成了 TNT。

可能在他认知里,这俩玩意儿没啥区别吧……

然而,正是这看似毫厘之间的小错,导致整个事件都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后来,在库克交赎金的行动里,兄弟俩又犯了错。

按照原计划,他俩在第一次接头成功后,会开车去往下一个接头地,并用闪灯把直升机引过来。

落地后,他们会留下字条,安排飞行员前往 300 米外的黑暗之中,寻找最后一个线索。

但这一步,其实只是个调虎离山之计。

原计划中,兄弟俩会趁飞行员找线索之际,冲上直升机,抢走钱袋直接开溜。

最后,他们再去美墨边境,和老爹会师,卷走 300 万去墨西哥快活。。

「完美的计划」……不是吗?

显然,兄弟俩并不会知道,那是一袋假钱。并且,机舱里还守着一个荷枪实弹的 FBI 特工。

不过,他们知不知道都意义不大了……

因为到了第二个接头地后,哥俩发现,那台重型闪灯竟然死活按不亮。检查了半天,才发现居然没电。

原来,头天晚上俩人都喝断片了,忘了给蓄电池充电……

这导致,库克当晚愣是没找到第二个接头点,直接返航了。

为了弥补过失,约翰只好又给警局打了电话,装模作样地让他们拨下 5 号拨钮,以此作为缓兵之计,思考下一步方案。

但是,FBI 并没有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后面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了。

哈维酒店被炸成了废墟,伯吉斯一家也明白:这下,全完犊子了。

1982 年,老伯吉斯被定罪,判处终生监禁,不得假释

被逮捕的老伯吉斯团伙
被逮捕的老伯吉斯团伙

约翰和吉米,包括布朗和霍尔,因为认罪态度不错,都获得了从轻发落。

至于老板哈维,则开始着手重新修建赌场酒店,最终,他花掉了 1800 万美元的巨资……

后来重建的哈维酒店
后来重建的哈维酒店

更凄惨的是,酒店修复之后人气也大不如前,没过多久就转卖给别人了。

如今,我们不清楚哈维有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

很多人都在笑话他:早一点老老实实交掉 300 万,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吗?

只能说,说这话的人,或许并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赌徒心态。

哪怕只有低概率能成功拆弹,哈维也会愿意押注一搏,绝不会甘心白白送走 300 万的。

是的,整个赌场炸弹事件,哈维在赌,老伯吉斯在赌,甚至连 FBI 的专家们也在赌。

只不过,这场赌局,最终没有赢家。

备案号:YXX1GNy0Xo5Txd4evb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