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特佐为什么能贪马来西亚那么多钱?

出自专栏《悬崖边缘上的历史:堕落还是超越》

2014 年,第 71 届美国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华尔街之狼》的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举起了最佳男主角的奖杯。

他开口向一位神秘的「幕后投资人」致以了诚挚的感谢,并称其为——My friend。

这位 Friend 社交圈子横贯整个美国名流圈,帕丽斯·希尔顿从不缺席他的派对,维密超模米兰达·可儿也曾是他的公开旧情人。

就连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在跟他就会面后,也决定出访他的家乡。

这些听上去犹如川普年轻时才干得出来的风云事迹,却是由一个马来西亚的男人完成的。

大家都喜欢叫他「Jho Low」,翻译成「刘特佐」。

刘特佐 Jho Low
刘特佐 Jho Low

在众人眼里,刘特佐总戴着一副眼镜,圆脸庞带有一丝孩子气,十分讨喜。

可正是这样一个混迹美国上流社会的成功男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80 后,某天,却人间蒸发了。

(1)大马王子

16 岁时,刘特佐就读于英国的哈罗公学读书,毕业后又考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这两所学校都是公认的世界名校,集聚了不少名流政要的子女。

而刘特佐,在学校里被称为「大马王子」,传闻是马来西亚某个苏丹的嫡系子孙。

他总是名利场里最耀眼的那个人,会邀请同学到槟城游玩,举办各种豪华派对,组团去赌场豪赌。

2002 年 11 月,为了庆祝自己的 20 岁生日,刘特佐大手一挥,花费 4 万美元包下了费城最奢华的夜店 Shampoo。

把自己的人脉圈梳理数遍之后,刘特佐几乎把学校里所有豪门贵族都邀请了来。

当晚,这家夜店成了费城最热闹的地方。

吧台上是足够喝上一整晚的高级香槟,餐桌上有身材妖娆的美女,她们的身上还放着昂贵的寿司,俗称的「女体盛」。

学校里这些年轻的「二代」、「三代」们,满脸写着欲望,整夜在这里放肆狂欢。

凌晨,大家才满意而归。

而刘特佐,一战成名,甚至被同学们冠上了「亚洲盖茨比」的称号。

散场之后,准备去结账的刘特佐钻进了酒吧老板的房间。

几分钟后,他拿着一张「分期付款账单」离开了。

事实上,「大马王子」根本不像大家以为的那样有钱。

(2)新视野

大三这年,刘特佐像很多美国大学生一样申请了休学。

但他既没去非洲支教,也没去大公司实习,而是选择去中东结交权贵。

2003 年的秋天,刘特佐在同学的牵线下,成功约到一位名叫优素福·欧泰巴的外交官在波斯湾共进午餐。

欧泰巴与妻子
欧泰巴与妻子

欧泰巴是谁?

阿联酋政界新贵,父亲是第一任石油部长,拥有强大的政治背景。

刘特佐盯上欧泰巴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

欧泰巴拥有大量且优质的政治关系,但因为是家里的「庶子」,所以根本不受宠,口袋里根本没充足的资金,供他去跟皇室子弟和名流政维系关系。

有名、有势,但缺钱、不懂商业运作,这正是刘特佐找的人。

刚一开始,欧泰巴对刘特佐有些不屑一顾,自己一会儿还要陪皇室王子打球,不能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身上浪费时间。

不过,看到刘特佐展现出来的资源和热情,欧泰巴不这么想了。

这个学生,好像不简单。

几番交流下来,两人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

熟络之后,刘特佐开始暗搓搓表明自己约见他的目的。

他看准东南亚的未来投资局势,希望能认识更多有能力投资的人,共创大事。

欧泰巴当即就答应下来。

没多久,他就为刘特征争取到了一位真·中东大佬——哈尔墩·阿尔·穆巴拉克(Khaldoon Al Mubarak)。

年轻的哈尔墩子承父业,后来在 2008 年成为曼城足球俱乐部主席
年轻的哈尔墩子承父业,后来在 2008 年成为曼城足球俱乐部主席

哈尔墩是阿布扎比主权基金「穆巴达拉」的负责人,这个职位到底有多么手眼通天呢?

首先,要解释一下主权基金是什么,一般是由国家建立的基金,资金来源于国家财政、外汇储备与石油出口等收入,通俗讲就是国库,之后政府利用基金中的钱来投资国内的各种建设。

但「穆巴达拉」有些不太一样,它不是真国库。

它不拿卖石油赚来的钱做投资,而是用石油作为担保,在国际市场上募资,以此来投资本国基础建设。

阿布扎比有能力产多少石油,就有能力拉来多少资金。

那么,阿布扎比有多少石油呢?——占整个阿拉酋石油总量的九成。

国际油价一涨,这个「穆巴达拉」就更是水涨船高。

作为一把手,哈尔墩手里可调用的资金以千亿计。

刘特佐了解到其中的操作后,确定以前是自己格局小了。

世界上还有这种背靠「国家资源」的基金组织模式,比原先认知里的「开公司」、「做风投」这些基础操作不知道要高明出多少倍。

如果自己也能像哈尔敦一样,掌控着庞大的国家资源,那岂不是也能……

自此,22 岁的刘特佐有了人生新方向。

(3)「振兴家乡」

22 岁的你,可能还在想自己是考公还是去大厂。

而刘特佐已经在思考,要去哪个国家背靠国家级资源做金融产品发财了。

他思来想去,终于锁定了一个国家——马来西亚,自己的老家。

当时,马来西亚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基金,并且拥有十分富足的能源资源。

但如何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又是个难题,没有官方的支持,这件事只会是天方夜谭,想想而已。

刘特佐为什么不直接亮出「大马王子」的名号呢?这样不就可以分分钟抱上国家大腿吗?

因为,他不敢。

「大马王子」这个名号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某联邦嫡系子孙也是编的。

他,只是一个家境殷实的普通富二代而已。

在马来西亚算是上流人士,但如果放在沃顿商学院,他就属于鄙视链的最底端人员。

他在学校的一切行径,都是为了顺利进入名流圈。

刘特佐自知,「装王子」的套路只能糊弄糊弄外国朋友。

如果回到马来西亚,他依旧是那个无权无势、有点小钱的富二代,要想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必须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4)寻找靠山

刘特佐特意去找了一位名叫理查·阿兹(Riza Aziz)的同学。

同样来自马来西亚,同样住在英国的「绿色肯辛顿」区域。

在学校期间,刘特佐为了维护自己的「大马王子」称号,跟理查·阿兹走得很远,毕竟是老乡兼邻居,一句话就能戳破自己的伪装。

但从中东回来后,刘特佐不这么想了,他必须把这份关系搞起来。

因为理查·阿兹的继父正是马来西亚副总理纳吉布(Mohammad Najib Abdul Razak)。

纳吉布 Najib Razak
纳吉布 Najib Razak

对于「社交牛 X 症」刘特佐来说,打通理查·阿兹和纳吉布这条线,他早就确定了策略。

理查·阿兹本人在英国读书时花销巨大,从高档公寓到高级跑车,再到豪华派对,毫不遮掩自己的阔绰,活脱脱一个超级富二代。

可是,副总理的儿子怎么能是富二代呢?怎么可以呢?

所以刘特佐判定,纳吉布就是个有缝的蛋。

只要投其所好,必然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没用多久,刘特佐就和理查·阿兹成了好哥们儿,并且顺利地出现在纳吉布面前。

(5)牵线搭桥

2005 年,刘特佐本科毕业了。

按照之前的规划,他马上回到马来西亚,投身到了「建设」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去。

首先,他注册了一个公司。

名字叫赢吨公司(Wynton Group),意思是 win tons of money(赢好多钱)。

为了避税,注册地选在了英属维京群岛

而公司办公地址,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地标,大名鼎鼎的双子星,刘特佐租下了整整一层楼。

当然,用的贷款。

之后,他邀请金融系同学薛力仁、好友胖子 Eric 成为自己的第一批员工。

刚开始,公司业务并不多,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股票交易,收入只能勉强支付贷款带来的利息。

但刘特佐完全不担心这些,依旧每天混迹于名流圈,忙着结识国内各个领域的翘楚。

因为他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让他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2007 年,马来西亚的总理竞选年。

副总理纳吉布是最有可能当选的的候选人之一。

为了拉到更多的选票,纳吉布提出了一个重大利好政策:

「为了建设更好的马来西亚,我们将用国家主权基金,引入外资,在南部地区建立『依斯干达经济特区』,对标新加坡,打造一个新的亚洲金融中心!」

对特佐来说,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他当即联系当时在中东结交的欧泰巴,一通解释和分析。

「马来西亚未来形势大好,这是不可错过的投资良机,哈尔墩大佬一定会感兴趣!」

欧泰巴随即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哈尔墩。

没过多久,欧泰巴就传来好消息,哈尔墩意向很大。

刘特佐兴奋不已,马不停蹄地转告理查·阿兹和纳吉布,建议尽快安排一次商务会议。

最后,三方会面,合作正式达成,哈尔墩决定投资 5 亿美元。

此消息一出,纳吉布的支持率直线上升。

刘特佐主动让出所有功劳和名声,让纳吉布在媒体上赚足了好评。

功劳和名声,刘特佐并不在乎,为了讨好纳吉布,他可以统统让出。

因为他看中的,是佣金。

同为政商界的老油条,纳吉布和哈尔墩一拍即合决定过河拆桥。

他们拒绝支付佣金。

刘特佐触手可及的第一桶金,就被这两个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搞得烟消云散了。

这票没成,双子星的租金又很贵,刘特佐公司的资金链没多久就全断了。

但刘特佐没有放弃,银行贷款还不上就用公司抵债,但这个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不能就这么错过。

既然想新建一个特区,那所有的建设项目都需要招标,这就是一块大肥肉。

如果自己能去参与竞标,再利用和纳吉布父子的交情,无论如何都能分到一杯羹。

可是,刘特佐名下只有金融公司,没有建设公司。

不具备竞标资格。

于是他托人四处打听,最终找到了两家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低价转卖的建筑公司。

但当时,他手里根本没钱。

(6)曲线贷款

刘特佐又走了他的老路,贷款。

但因为名下的赢吨公司仍有债务,刘特佐贷款申请直接被驳回。

看着银行发来的驳回消息,刘特佐计由心生。

赢吨公司既然不能贷款,那换一个公司不就可以了?

于是,刘特佐开启了「曲线贷款」的骚操作。

首先,他在维京群岛又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并在起名时直接「碰瓷」了三个国家——阿布扎比-科威特-大马投资公司(简称 ADKMIC)。

其次,刘特佐把公司的干股无偿赠送给之前结识的中东土豪 A、B、C,并声称「赚了钱你们分红,赔了钱我自己认」。

土豪们一看还有这等好事儿,再加上刘特佐在外的名声,当即就同意了。

再加上之前打过交道的欧泰巴,和众多大马官员的持股。

刘特佐的这家公司看上去就更加大有来头了,彻底成为一个有政商名流为其背书的大型跨国企业。

看到这份公司资质,银行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大转弯。

很快,刘特佐就成功拿到了一笔巨额贷款。

有了公司,也有了钱,刘特佐的商业巨轮再次高速运转起来,他先按照计划收购了先前两家建筑公司后,等待竞标。

又在等待竞标过程中,靠着先前没撕破脸的纳吉布这层关系,抢到了紧挨着经济开发区的一块黄金地皮。

届时,他如果竞标成功,地皮也会升值。

其实这时候,刘特佐完全可以利用眼前的资源、资质和资金,真正意义上去建设特区,走一条正途。

但正经做生意,哪比得上投机取巧轻松快乐?

(7)老活新整

刘特佐花费大力气拥有了竞标资格后,却又不想竞标了。

按计划,他本来就不会真正去运作建筑公司和地皮。

只是想做个轻松的掮客,也就是二道贩子,把手里的两家建筑公司和黄金地皮打包卖出去,赚个差价。

结果,在这次成立公司拉股东申请贷款的过程中,给了他新的启发。

他想到了赚更大的钱的办法。

于是,刘特佐老活新整,又注册了两家空壳公司。

名字的碰瓷程度高达 100%。

一个叫 ADIA,碰的是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因为它也叫 ADIA。

一个叫 KIA,碰的是科威特投资管理局,当然,它也简称为 KIA。

这两个管理局,是全球最有钱的两大主权基金,资产加起来至少上万亿美元。

所以,这两个刚刚注册的小公司简直以假乱真。

最关键的是,刘特佐这次把注册地换在了塞舌尔。

这里解释一下,大家都知道英属维京和开曼群岛是避税圣地,金融规则很宽松。

但是塞舌尔比这两个地方还要夸张。

塞舌尔不仅能避税,还能发行无记名股票。

简单来说,这种股票最大的优势,就是在变更股权时,不需要进行复杂的实名制身份变更。

想送谁,就送谁。

谁拿到,就属于谁。

无需审核,无需评估。

刘特佐正是利用这一点,让这两家空壳公司持股原先的 ADKMIC 投资公司,成为了公司大股东。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ADKMIC 投资公司身份变得更贵重了,看上去像是被两大主权基金同时注资的实力雄厚的企业。

还有谁会质疑这家公司的实力,更没有人发现,这只是一家……空壳公司。

刘特佐一箭三雕,仅仅注册了三个空壳公司,就让先前收购的两家小破建筑公司和地皮,转眼让投资者趋之若鹜。

到此,刘特佐布下的这个高端局,已经万事俱备。

只差冤大头。

(8)守株待兔

不是所有「冤大头」都能被刘特佐相中。

首先,这人得「傻」,不能太懂金融规则和资本局势,不然光看一眼公司名字加上奇怪的注册地,就能明白其中的门道。

但这种不傻的拥有专业知识和公司运作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其次,这人的钱得多,否则很可能吃不动这盘菜。

最后,刘特佐相中了一个人。

电视上,一个老头正在演讲席上侃侃而谈,用他那非常有限的金融知识对投资做着生硬的分析。

刘特佐默默地看着他,但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就是他了——71 岁的泰益(Taib Mahmud)。

泰益 Taib Mahmud
泰益 Taib Mahmud

泰益是马来西亚砂拉越州首席部长,也是人尽皆知的大富豪。

当时,他正在筹划建造棕榈油提炼厂项目,亟需大量资金,已经多处寻求投资无果。

所以,刘特佐「恰巧」出现了。

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各种金融方面的人脉和媒体,不断放出假消息。

那个他撮合又没收到佣金的穆巴达拉基金在特区项目,还会继续投资马来西亚,目前正在考察项目。

而刘特佐跟他们,关系匪浅,大家几乎都有耳闻。

但在刘特佐的舆论攻势下,泰益真相信了。

老头儿为了尽快拉到投资,把公司的财务报表毫无保留地请刘特佐过目,而刘特佐始终保持着高姿态,吊足了泰益的胃口。

吊得差不多的时候,刘特佐故意向老头儿透露,说中东大佬手里有两个建筑公司和一块地皮,有意愿想出手,如果有人能接了这一盘,那必然会在大佬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之后想再谈什么合作,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刘特佐话里话外,暗指这位中东大佬就是哈尔墩,但实际上,就是他自己。

话说到这,泰益被刘特佐彻底「点醒」了。

于是人们在不久后的某天,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

「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泰益,以 1.1 亿美元天价收购了……」

这 1.1 亿,顺利落进了刘特佐自己的口袋。

至于「中东大佬」的后续投资,泰益在满心欢喜地等待许久之后,才明白自己被骗了。

而刘特佐也仿佛在马来国内蒸发了。

(9)僚机登场

见识过了中东大佬手中主权基金的运作后,一个胆大的念头在刘特佐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为什么不建立一家属于自己的主权基金呢?

在中东,主权基金的资金来自于石油资源。

尽管马来西亚比不上中东,但海上石油资源也很丰富,完全可以复制中东的主权基金运作方式。

所以刘特佐带着第一桶金,来到了世界上最贪婪的地方——华尔街。

他用着口袋里的上亿美元,给自己配置了成功人士应有的豪车、豪宅。

陌生的面孔,高调的生活,神秘的刘特佐给华尔街的银行家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加上自己在高盛工作的哥哥,他成功结识了高盛负责东南亚业务的提姆·莱森纳(Tim Leissner)和吴崇华。

提姆·莱森纳 Tim Leissner
提姆·莱森纳 Tim Leissner

刘特佐建立主权基金的想法,与高盛的亚洲战略不谋而合。

因此,在高盛的助攻下,刘特佐如虎添翼。

他的目标从某个富豪,变成了整个马来西亚。

于是,一个名叫「冠冕」的秘密计划诞生了。

(10)意外之喜

在马来西亚,石油丰富的地方在登嘉楼州。

但这片区域,属于马来西亚联邦其中一个苏丹米占(Mizan)所有。

这里解释一下,马来西亚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像英国一样拥有最高元首,也就是国王。

不过,马来西亚的王位并非一家独有,而是属于九大世袭统治者,轮流出任,五年一期。

这些世袭统治者分别主政九个州,拥有极高的权力和威信,掌控着属地内大部分国家资源。

所以,要想顺利推进这个计划,就必须拉米占入局。

刘特佐先去讨好了米占在某建筑公司做董事的妹妹,通过这层关系,向米占送出自己名下的 ADKMIC 投资公司的干股,以示诚意。

紧接着,他又派出高盛的两位僚机——提姆·莱森纳和吴崇华去拜会米占。

见面后,两位银行家先是罗列了刘特佐的「过往实绩」,证明这个年轻人有资源有能力。

之后又把高盛亚洲的战略规划搬出来,一通忽悠。

最终,米占被成功说服。

2009 年 2 月,米占与刘特佐合伙成立了「登嘉楼投资机构 TIA」。

作为投资顾问,刘特佐在刚上任不久就宣布了一个重大决策:用登嘉楼州的未来石油收入做抵押,发行 14 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

然而就在敲定最终方案的那一刻,米占突然后悔了,认为管理团队还不成熟,目前发行债券太过冒进,有很大风险。

可这时的刘特佐哪里还听得进去?

他绕过米占,按原计划私自发行了那 14 亿的伊斯兰债券。

米占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做苏丹(世袭统治者称号)这么多年,何时受到过这种藐视?

与此同时,他又听说了刘特佐坑过泰益老头儿的事情,当即拆伙。

刘特佐本以为,自己的主权基金梦要破灭了。

谁知老天眷顾,他之前埋的另一条线——纳吉布,成功当选了马来西亚总理。

纳吉布 Najib Razak
纳吉布 Najib Razak

刘特佐当机立断,转身投入了纳吉布的怀抱。

2009 年 7 月,纳吉布正式上任。

刘特佐立马登门拜访,并提出了个「利国利民」的绝佳建议——利用现下手中的 TIA 投资机构,重新换壳,建立一家新的主权基金。

这个基金可以为总理做很多事情。

比如大搞基础建设,比如募集政治献金,比如拥有更多的个人财富……

对于刚上任的纳吉布总理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吸引。

但是,纳吉布与米占有同样的担心——刘特佐会坑了自己,卷钱跑路。

人精刘特佐当然也看出了他的顾虑。

(11)唱双簧

刘特佐明白,之前促成的那次与哈尔墩大佬的合作,自己虽然没拿到佣金,但最起码获得了纳吉布的初步信任。

如今,要想让纳吉布完完全全地相信自己,还得用「实绩」说话。

所以,自纳吉布上任以来,刘特佐一直忙前忙后,为他安排与中东高层的会面。

这也是纳吉布当时最需要的。

因为在上任之前,纳吉布宣称要在任期内,让马来西亚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

要想经济发展,就需要大量资金,而中东,是全世界金主最集中的地方。

纳吉布在刘特佐的陪同下,不仅见到了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国王,还有阿联酋的阿勒纳哈扬王子。

纳吉布对此次中东之行非常满意。

所以当刘特佐再次向他提出建立主权基金时,他当场决定合作,甚至都来不及回到马来西亚,在阿布扎比就宣布:成立一家新的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一马公司或 1MDB),为全马来西亚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升就业率。

一马公司广告牌:建立伙伴关系,共同进步成长
一马公司广告牌:建立伙伴关系,共同进步成长

有了「一马公司」,有了总理的支持,刘特佐的「冠冕计划」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接下来,就是大展身手的时刻了。

(12)「好哥们儿」

2009 年 8 月,纳吉布和妻子罗丝玛在刘特佐的陪同下,登上了一艘造价 1 亿 9 千万美元的超级游艇——Alfa Nero 号。

在这里等候已久的,是沙特王子图尔基(Prince Turki Bin Abdullah)。

他是刘特佐相识已久的「好哥们儿」。

在这艘豪华游艇上,纳吉布与图尔基相谈甚欢,大聊如何加强两国的经济合作。

最终,双方一拍即合,拟定了一份合作备忘录——图尔基将名下的土库曼和阿根廷的油田勘探权共享给马来西亚,一同开采石油。

这可是一个 25 亿美元的大项目,纳吉布当场乐开了花!

不仅如此,图尔基为表诚意,还承诺在这个项目里,纳吉布的一马公司只需出资 10 亿美元,剩下的全部由他的「沙特石油国际公司 PSI」承担。

之后没过多久,一马公司就收到了一份「沙特官方」发出的合作合同,正式签约。

游艇会面的合照,从左到右为:刘特佐、图尔基王子、纳吉布、罗丝玛以及陪同人员
游艇会面的合照,从左到右为:刘特佐、图尔基王子、纳吉布、罗丝玛以及陪同人员

然而纳吉布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的游艇会面,其实是刘特佐精心布下的一个局。

他的目的就是让纳吉布相信,自己不仅认识中东权贵,还能说服他们拿出石油探勘权和十几亿资金来主动寻求合作,运作方面完全不用操心。

至于沙特王子图尔基,根本不是他相识已久的好哥们儿。

在游艇会面之前,两人仅仅认识了几天。

他之所以找图尔基来配合自己,是因为这位王子和欧泰巴一样,空有王室光环,口袋里却没有那么多钱,虽然名下有一家「沙特石油国际公司 PSI」,但根本没什么业绩。

沙特王子,也缺钱。

刘特佐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他找到图尔基后,直接亮出「冠冕计划」,并承诺「有福同享,有难我当」。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沙特王子也一样。

(13)第一桶金

项目正式启动了。

有了之前的信任基础,纳吉布让刘特佐全权负责一马公司的运作。

按照合同,一马公司需要向图尔基王子名下的 PSI 公司汇款 10 亿美元。

但在汇款前,其开户行德意志银行接到了一通神秘电话,来自一马公司的「执行董事」唐敬志,要求其中 7 亿美元汇入另一个账户。

这立马引起了银行的注意,为什么不把 10 亿全都汇到合作账户上呢?

电话那边解释道:「那个账户也是 PSI 名下的,之前借过 PSI 的钱,现在算清偿欠款。」

德意志银行主管依然表示怀疑,因为涉及到国家财政支出,所以就向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求证。

得到的回复是:「只要钱最后进入合作公司的相关账户,就可以汇款。」

于是,德意志银行按要求操作了。

接下来,轮到收款账户迷惑了——这刚到账的这 7 亿资金,为什么没有写收款单位名字呢?

这是刘特佐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根本不会想到,德意志银行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当即报了一家名叫「GOOD STAR」的公司,并且坚称这个公司是 100% 属于 PSI 的旗下公司,放心收款就好。

但实际上呢?

这根本不是什么 PSI 的旗下账户,是刘特佐在塞舌尔注册的又一间空壳公司。

由于塞舌尔的无记名股票的形式,股东根本无从查证,所以银行只能听从一马公司的安排。

第 N 次老活新整,依旧凑效。

接下来,就是众人期待的「分赃」时刻。

7 亿美元入帐后,PSI 方面分走 1.5 亿美元,其中图尔基王子一人独占 7700 万美元,剩下的一部分给办事的属下,其中一位得力助手「玛浩尼」拿了 3300 万。

剩下的部分由刘特佐全权支配。

他为纳吉布送出了美国的一栋豪宅,给总理夫人罗丝玛买下上千万美元的珠宝。

除此之外,他又去打点了高盛的提姆、吴崇华,和中东的欧泰巴。

一轮瓜分之后,余下的赃款就全部属于刘特佐了。

当然,这些钱只是放在了某个私密账户中,上面还带着「马来西亚国库」的标签。

距离进入刘特佐的私人钱包,还差一步:洗钱。

(14)隐藏源头

最开始,刘特佐洗钱的方式相对「常规」。

他通过美国纽约的一家律所,把赃款从 GOOD STAR 公司,转移到了一个信托账户——IOLTA。

IOLTA 是美国律师事务所专门为客户开设的一种账户,用以客户存放短期资金。

客户将钱存入之后,按月支付利息,这笔小小的收益会为低收入者支付法律服务费用。

原本是个好制度,但多年发展下来,竟然成了资本家的洗钱工具。

因为律师事务所不仅不会过问客户的资金来源,还会极力保护客户隐私。

后来,刘特佐陆续从一马公司转出 3.6 亿美元。

但这样的方式,终究「可溯源」,只要警方想查,完全可以查到资金来源。

所以,洗钱方式需要更加隐蔽。

就在刘特佐为此犯难时,一个名叫杨家伟的新加坡华人出现了。

杨家伟
杨家伟

杨家伟是瑞意银行新加坡支行的「财富管理专员」,相当于我们常见的理财顾问。

但他的另一层身份,却是帮助全世界客户洗钱的顶级专家。

他最擅长的通过一轮又一轮的投资,洗白客户的钱。

这正合刘特佐这个大金主的心思。

不过,合作的前提是信任。

为了试探杨家伟的能力,刘特佐先让他操盘了个一亿美元的「小活」。

杨家伟得到任务后,立马找到了一家叫「傲明集团」的小金融公司,帮助洗钱。

他们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

刘特佐指使一马公司,将一亿美元汇入傲明集团注册在库拉索的共同基金中,基金名叫 EEMF。

这里再说一个知识点,库拉索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岛,著名的避税天堂,是美国官方点名「洗钱活动最猖獗的地区」。

这一亿美元进入 EEMF 基金后,立马汇入一家由刘特佐好友胖子 Eric 持有的空壳公司,之后再分批转给刘特佐的家人,完成洗钱。

(过程如下图所示)

通过这种方式,刘特佐手中的资金来源和去向,几乎被完美隐藏。

杨家伟也得到了他的信任,为他陆续操盘了 15 亿美元的赃款,自己也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这仅仅是他操盘的最简单的洗钱模式。

更骚的操作在后面。

(15)骚操作

因为刘特佐的胃口越来越大,一马公司的财务受到了董事会的质疑。

有一笔借给 PSI 公司(图尔基王子名下的那个)18 亿美元的资金,去向不明。

在公司账面上,只有一条极其糊弄的交易信息:PSI 购买了过两艘钻油船。

至于具体金额,购买凭证,一概没有。

所以,一马公司和刘特佐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

但刘特佐根本无法解释,因为这钱洗进他的口袋里。

当时的他,与纳吉布关系十分亲密,所以马来西亚国内质疑他的人不在少数。

如果解释不清这笔钱,必然会受到更大的质疑,刚做大的事业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这时,「洗钱专家」杨家伟再次出手了。

他的手法极为复杂,请屏住呼吸,别眨眼。(建议结合下图阅读)

第一步,一马公司花 18 亿美元「买下」了这两艘钻油船所属的公司——原本是 PSI 名下的子公司。

这样一来,一马公司就拥有了这家子公司的股权。

第二步,在杨家伟的操盘下,一马公司将这些股权转「卖给」了一个香港的「桥梁国际」公司。

顾名思义,这家公司就是个洗钱桥梁,对于钱从哪来,又到哪去,毫不关心。

交易就是以钱换物。

既然卖给了你股份,你总得拿出对应的「商品」吧?

第三步:「桥梁国际」公司飞去开曼群岛注册了一家「桥梁全球」基金公司,并发行基金。

其实,这家公司并未申请基金许可证,只是一个空壳,专为一马公司服务。

第四步:「桥梁全球」基金公司把自家发行的基金单位,也就是「商品」,交付给一马公司。

到此,交易正式完成。

这样一套操作下来,一马公司的账面上的 18 亿缺口就这样被抹平了。

为了更加可信,一马公司还刻意在瑞意银行开了一个账户,专门储存这些「基金单位」。

但实际上,整个交易过程中,根本没有一笔真实交易,全都是虚无的数字。

不得不说,杨家伟这套骚操作属实刺激。

有了这样一个超强洗钱后盾,刘特佐开启了「肆无忌惮」的精彩人生。

(16)奢靡派对

十年前,刘特佐在生日那天,低三下四地向老板央求分期付款。

十年后,他想「一雪前耻」。

2012 年秋天,拉斯维加斯帕拉佐酒店,众星云集。

除了风头无两的小李子,还有大导演马丁·西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著名演员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等众多好莱坞名流。

而在另一边的角落里,高盛集团的顶级银行家们正在和中东权贵侃侃而谈。

顶级名媛帕丽斯·希尔顿和金·卡戴珊夫妇此刻也正跟着鸟叔(PSY)的节奏,肆意摇摆。

这不是 MET GALA,也不是某个电影节后的酒会。

而是刘特佐的 30 岁生日派对。

莱昂纳多、法瑞尔·威廉姆斯、史威兹·毕兹、刘特佐、帕丽斯·希尔顿、金·卡戴珊和坎耶·韦斯特。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莱昂纳多、法瑞尔·威廉姆斯、史威兹·毕兹、刘特佐、帕丽斯·希尔顿、金·卡戴珊和坎耶·韦斯特。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觥筹交错间,宴会中心的舞台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蛋糕。

紧接着,「嘭」地一声,小甜甜布莱妮从蛋糕中蹦了出来,深情开麦「祝你生日快乐」。

全场瞬间沸腾,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

深夜 12 点 20 分,烟花点燃了夜空,派对还在继续。

刘特佐沉浸在这场末日般的狂欢里,兴奋到不可自拔,欲望被彻底满足的快感充斥了整个大脑。

帕拉佐之夜,将他推向了金钱与权势的最顶峰。

从蛋糕里跳出来为刘特佐唱生日歌的布兰妮,仅此表演就有了六位数报酬到账。 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从蛋糕里跳出来为刘特佐唱生日歌的布兰妮,仅此表演就有了六位数报酬到账。 图片来源:MICHAEL GILLETTE

由于刘特佐时常和好莱坞大腕儿们谈笑风生,于是起了进军好莱坞的念头。

再加上「拍电影」,本身也是洗钱的惯用伎俩。

没多久,他就与理查·阿兹一起,联合一个好莱坞制作人,成立了「红岩电影公司」。

红岩电影制作公司
红岩电影制作公司

刘特佐投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华尔街之狼》,由好友莱昂纳多主演,耗资一亿美元。

其实这部电影马丁·西科塞斯早就写好了,但是别的电影公司在拍摄时总是指指点点,马丁一怒之下选择停拍,直到遇见了红岩电影公司。

有钱、不干预创作、一心要用大明星,马丁别提多爽了。

一般在电影开拍前,会有一场小型发布会,向媒体简单透露一些关于电影的消息。

但《华尔街之狼》举办的开拍发布会,竟然花了三百多万美元。

这部电影的原型乔丹·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t)听说后,不仅对此嗤之以鼻,还公开宣称:

「这样花钱,一定不是自己赚的,不是偷的,就是骗的。」

不愧是一类人,嗅觉敏锐。

《华尔街之狼》原型乔丹·贝尔福特 Jordan Belfort
《华尔街之狼》原型乔丹·贝尔福特 Jordan Belfort

刘特佐在好莱坞极尽高调之能事,极大引起了图尔基王子的不满。

因为在此之前,一马公司与 PSI 之间的几笔巨额交易,已经受到了双方董事会的质疑。

如今,刘特佐被人察觉到了蛛丝马迹,也不收敛半分,日后必然要把自己拖下水。

思来想去后,图尔基王子决定与刘特佐分道扬镳。

合作伙伴的离开,让刘特佐难免失落。

然而在一次名流聚会中,刘特佐认识了人生中另一位贵人——卡登(Khadem Al Qubaisi)。

卡登 Khadem Al Qubaisi
卡登 Khadem Al Qubaisi

卡登的老板,是大名鼎鼎的曼苏尔亲王。

曼苏尔亲王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身价超过 400 亿美元,也是阿布扎比另一个主权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 IPIC」的实际掌权者。

有了这层关系,刘特佐的野心更大了,

如果能好好利用一番,这将是他一步登顶的最好跳板。

(17)高风险高收益

2012 年 3 月,高盛的提姆·莱纳斯、吴崇华和刘特佐,成功见到了曼苏尔亲王。

在谈话中,提姆提出,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马公司」,可以发行 35 亿公司债券,用于投资全球范围内的大型火力发电厂,然后将所有的电厂联合整合成新的公司——BURSA Malaysia。

之后,再让这家新公司挂牌上市,利润至少有 50 个亿。

至于曼苏尔亲王需要做的,就是让其名下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 IPIC」做个担保,让这个项目尽快通过审批,顺利上市。

有了高盛的游说,和属下卡登的建议,曼苏尔亲王同意了。

没多久,项目开始实施。

一马公司先是花 27 亿美元收购了马来西亚一间拥有众多发电厂的能源公司。

当然,这 27 亿不可能全部来自国库,其中有 17.5 亿要通过高盛来募集资金,形式是:高盛自己买下全部债权,再卖给散户,如果卖不出去,损失则由高盛来承担。

因为这个决策,高盛集团内部产生了巨大分歧。

为什么要承担如此高的风险?

负责这个项目的提姆·莱森纳给到了充分的理由:

首先,17.5 亿债券已经找好了卖家,韩国、中国的低价收购户已经尽在掌握。

其次,曼苏尔亲王的 IPIC 已经答应帮一马公司做担保。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这单做成,一马公司要支付 1.9 亿美元的佣金。

全场安静了,1.9 亿这个数字是行业天花板。

最终,高盛集团拍板同意。

一段时间后,割来的 17.5 亿资金到手了。

按照约定,其中 5.7 亿转给了曼苏尔亲王名下的「阿尔巴公司」,作为帮忙担保的酬劳。

这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个「阿尔巴公司」却怎么看都觉得有猫腻。

原来,这又是刘特佐的山寨把戏。

真正的阿尔巴公司全称是 Aabar Investment PJS,而这家收钱的阿尔巴公司则叫 Aabar Investment Ltd.,又因为曼苏尔亲王下属卡登吃了刘特佐大量贿赂,所以假阿尔巴公司的股东名单上也有真阿尔巴公司的人。

以假乱真,环环相扣,收入颇丰。

三方都吃到了巨大的甜头,高盛和卡登都对牵头人刘特佐佩服不已。

刘特佐乘胜追击——要不,再来一次?

高盛立刻同意。

于是刘特佐又策划了一次 17 亿美元的收购案,名下资产多到了他自己都记不清。

与此同时,高盛亚洲荣获高盛内部「收入最高团队奖」。

可这些事,真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吗?

(18)危机来临

2013 年,又到了马来西亚选举的日子。

纳吉布之前承诺的许多政策和项目,毫无进展,老婆却每天穿金戴银,再联系到刘特佐在美国的奢靡生活报道,一切都让舆论不断发酵。

眼看着支持率直线下跌,纳吉布和刘特佐有些慌了。

如果竞选对手安华成功当选,为了安抚民意,必然要彻查一马公司和纳吉布。

要想自保,必须连任。

如果连任,务必要花更多钱,收买民意。

于是,刘特佐故技重施。

他搞了一个「敦拉萨国际中心开发案」作为名头,要求高盛发行 30 亿美元的债券,后面再利用各种假消息和财经新闻,把这些债券卖出去。

高盛的提姆·莱纳斯看准机会,趁火打劫,提出 10 个点的佣金要求。

刘特佐咬牙同意,成交。

大选结束,纳吉布惨胜,连任总理。

刘特佐长舒一口气。

至此,「冠冕计划」大获全胜,上到国家国库、下到股民血汗钱,几乎被全部榨干。

也正是从这时候起,刘特佐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19)百密一疏

纸终究包不住火,即使刚开始,只是一点点火花。

还记得图尔基王子的下属,那个一人独吞 3300 万美元的「玛浩尼」吗?

他是刘特佐用金钱构筑的诈骗长城里,唯一的缺口。

当 PSI 和一马公司合伙投资时,玛浩尼拉拢自己的好哥们「朱士托」(Xavier Justo)去英国开办事处,承诺年薪 40 万美元,并且在事成之后分红,朱士托就听话地去了,虽然他不明白那个一年没一单业务的 PSI,要开什么办事处。

朱士托 Xavier Justo
朱士托 Xavier Justo

结果,朱士托被晃点了。

不仅没得到分红,原本垫付的钱也没要回来。

而玛浩尼自己因为高额的贪污,生活越来越好,豪宅在手、美人在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脱粉回踩最中要害。

朱士托一怒之下,利用自己在 PSI 管理身份权限进入内部系统,搜集 PSI 伙同 IMDB 非法牟利的证据,加起来竟然有 140 个 G。

朱士托拷完文件,辞职走人。

他离职以后,自己手头拮据,他四处观察狩猎,想把自己手上那 140G 的证据卖出去。

可是,谁会买呢?

在四处搜索马来西亚贪腐的相关文章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位记者——克莱尔·卢卡斯·布朗(Clare Rewcastle-Brown)。

她成为向刘特佐「开枪」 的第一人。

(20)重拳出击

记者克莱尔是个狠人。

她一心发掘马来西亚的政治丑闻,专门建了一个专栏 BLOG《砂拉越报告》,深扒砂拉越州那些贪官。

克莱尔之所以敢这么做,除了有匡扶正义的使命感,还因为她的政治背景极其强大——丈夫是前英国首相的弟弟,安德鲁·布朗。

所以,她对朱士托手上的材料非常感兴趣。

克莱尔·卢卡斯·布朗 Clare Rewcastle-Brown
克莱尔·卢卡斯·布朗 Clare Rewcastle-Brown

但朱士托开价 200 万美元,她并没有那么多钱。

这时候她想到了一个人——马来西亚财经杂志《The Edge》的主编童贵旺,这个人是纳吉布政敌安华的幕僚。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句话放在何时都没错。

纳吉布之所以能在马来西亚能呼风唤雨,是因为他掌控着国内大部分的媒体。

《The Edge》算是为数不多没有同流合污的媒体了。

所以,主编童贵旺拼尽全力帮组合克莱尔,凑钱购买到朱士托手上的证据。

2015 年 2 月 28 日,克莱尔重拳出击。

她在《砂拉越报告》上发表了文章《世纪之劫》(Heist Of The Century),详细披露了一马公司和 PSI 伙同高盛干的那些勾当。

这边的《The Edge》杂志也顺势发表文章,直指刘特佐就是一马公司的幕后主使和受益人。

迫于舆论压力,马来西亚警方迫不得已展开调查。

最终,警方查出了纳吉布的秘密户头,里面有大量的资金往来证据,仅 2011-2014 三年时间,他就收到了月 10 亿美元的汇款。

马来西亚瞬间炸开了锅。

纳吉布被媒体围堵
纳吉布被媒体围堵

与此同时,中东这边也不消停。

曼苏尔亲王名下的阿尔巴投资执行长阿莫,也被举报了。

举报人是管家豪斯。

他与朱士托情况差不多,本想利用阿莫、卡登与刘特佐之间的灰色勾当,讹一笔。

但没想到,他直接被踢出了家门。

愤怒之下,管家豪斯把阿莫、卡登与刘特佐行贿、受贿的证据,全部交给克莱尔,克莱尔马上就刊登出去了。

曼苏尔亲王得知后,立马清理门户,抛弃了卡登。

自此,刘特佐「冠冕计划」的另一个支柱,折在了中东。

那刘特佐本人还能平平安安的吗?

(21)只手遮天

2015 年 6 月,纳吉布下令逮捕了正在泰国度假的朱士托。

在监狱里,朱士托被迫写下了几十页的认罪书,其中最重要的,是声明自己提供给克莱尔的资料都是伪造的,都是自己和 PSI 的私仇而已。

之后,记者克莱尔被马来西亚官方拉入黑名单,禁止入境,个人生活饱受骚扰和诽谤。

纳吉布利用自己控制的媒体,大肆渲染「总理不易,被无辜构陷,政敌其心可诛!」

最后,舆论终被扳回一城。

另外一边,马拉西亚调查小组对纳吉布贪污案的调查进展坎坷。

2015 年 7 月,马来西亚司法部开始起草对纳吉布的刑事指控,由检察官凯文·莫莱丝(Kevin Morais)主要负责。

凯文·莫莱丝 Kevin Morais
凯文·莫莱丝 Kevin Morais

然而两个多月后,莫莱丝竟然惨遭暗杀,尸体被藏在一片沼泽地里!

至此,上到官员,下到群众,再也没有人敢对纳吉布贪污的事情多问一句。

纳吉布和刘特佐在马来西亚,已经一手遮天。

但是,他们被美国 FBI 盯上了。

(22)全盘皆输

利益网环环相扣,随便解开一个结就会连连崩盘。

就像真正使刘特佐大案倾覆的,不过是下面没吃到甜头的几个小喽啰而已。

2018 年 5 月,马来西亚大选,纳吉布落选。

新总理一上任,就立马下令彻查一马公司和纳吉布本人,代号「一马弊案」。

纳吉布和妻子罗丝玛提前得知消息,准备搭私人飞机跑路,结果却被愤怒的马来西亚民众堵在了机场,两人被彻底限制离境。

之后,越来越多的丑闻被爆出,从马来西亚到阿布扎比,再到华尔街,纷纷暴雷。

2018 年 7 月,吉隆坡,抗议者高举着刘特佐海盗形象的照片
2018 年 7 月,吉隆坡,抗议者高举着刘特佐海盗形象的照片

纳吉布被判刑 12 年,没收所有资产,但他拒绝接受这一结果,不死不休的上诉。

PSI 高管玛浩尼被绳之以法。

卡登被曼苏尔亲王抛弃后没多久,就锒铛入狱。

还有助纣为虐的吸血鬼——高盛亚洲,被香港证监会开出了 3.5 亿美元的巨额罚单,并且他们还要赔付各个借款机构共计 29 亿美元的欠款。

至于那些与刘特佐交好的明星,在刘特佐被通缉后,一个不落地跳出来撇清关系,上缴了曾经收到的贵重礼物——800 万的钻石项链、毕加索的名画……

资本是什么?

资本是压在人们头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魔鬼。

最后倾家荡产的,只有那些被吸血的马来西亚底层民众。

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

但那位搅乱大马政坛、掏空国库的世界巨骗刘特佐呢?

被美国司法部指控非法挪用至少 35 亿美元,名下所有动产、不动产被全部冻结。

而他本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尽管国际刑警组织对刘特佐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在全球范围调查搜捕。

但至今,仍未发现一丝踪迹。

参考资料:

《鲸吞亿万》,汤姆·莱特&布莱利霍普

刘特佐,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Jho_Low

一马公司,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1Malaysia_Development_Berhad

备案号:YXA18odoGYJTkNMbDkBhekN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