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海底求生3天,被救后却拒绝参加同事葬礼

出自专栏《狠人求生路:生或死,我说了算》

轮船出事,他沉入海下 30 多米。

没水,没食物。

还要承受 4 倍大气压强,以及海底的低温。

更惨的是,救援机会跟他擦肩而过。

但他最终还是在海底,硬扛了 3 天。

然而,活下来后,他却做了件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拒绝参加所有遇难同事的葬礼。

01 海上惊魂

2013 年 5 月 26 日。

凌晨四点,哈里森·奥肯(咱们简称老哈)突然一股尿意袭来。

「Holy shit!」

美梦被打断,老哈骂骂咧咧地走进厕所,门都懒得关,直接开始扫射。

他尿意正酣,一个巨浪,重重地拍在了船上。

紧接着,船体被海浪提溜起来,出现大角度倾斜。

因为上厕所没关门,海水像疯狗一样,猛地冲进船舱。

老哈这才意识到不对。

卧槽,遇到强风暴了!

大家快跑啊!

老哈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厕所冲了出去。

包括老哈在内,这艘船,一共有 12 名船员。

(图:哈里森和同事)
(图:哈里森和同事)

由于附近海盗横行,大家睡觉的时候,都把门反锁得死死的。

里三层外三层,安全等级直逼银行金库。

安全倒是安全了。

可是,开起来也繁琐啊!

再加上,船在风浪里翻来翻去,门很容易被冲过来的重物堵住。

这个保命的设计,此刻,已经成了船员逃生最大的障碍。

老哈深知这一点,赶忙试图把同事们叫醒。

然而,他刚打开厕所门,海浪顿时冲了进来。

准备喊出口的:「快逃啊!」

变成了:「咕噜……咕噜噜……」

狂暴的海浪像一堵钢墙,朝他拍来。

那一刻,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挤压出来了!

他咬牙死死抓住门框,才不至于被冲跑。

眼看着同事们都要遭殃,老哈急的眼泪就要出来了。

好在,没过多久,同事们似乎听到了老哈的呼喊。

其他 11 名船员,陆陆续续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图:哈里森和 Jascon 四号拖船)
(图:哈里森和 Jascon 四号拖船)


他们总算没被困死在舱室里。

老哈舒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秒,又一个巨浪,像巨兽的血盆大口,咆哮着冲了过来。

刚跑出船舱的同事,瞬间被海浪吞没。

眼睁睁看着同事葬身大海,老哈无比绝望。

可他还来不及悲伤,就被海水冲到了过道里。

老哈本能地,拼命抓住任何能让自己停下来的东西。

然而海浪,就像你妈打你——完全不讲道理。

在大自然面前,老哈的反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能被肆意揉捏。

一瞬间,他就被冲到了另一个小厕所里。

老哈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可下一秒,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船,要翻了!

02 厕所求生记

老哈所在的,是一艘拖船。

这玩意儿,体型不大,说翻就翻。

老哈被冲进小厕所时,船体已经严重倾斜。

随着倾斜程度越来越大,船体最终直接倒扣过来!

老哈在小厕所里,就像一条下了锅的鱼一样,被翻来翻去。

整个人晕头转向,老哈身体也被多处撞伤。

但好在,他意识还是清醒的。

但惨也惨在这。

越是清醒,越是能感觉到疼。

老哈只感觉天旋地转,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身体也到处都是撞伤,哪哪都疼。

迷迷糊糊当中,也不知道翻腾了多久,船体总算稳了下来。

老哈躲在小厕所里,瑟瑟发抖。

里面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眼睛的作用几乎为 0。

他伸手摸了摸周围的环境。

不出意外,此时,船完全是倒过来的。

为了防止船继续晃动,磕伤自己,他立马抓住了洗手间里面的洗脸盆。

这使得他的头,暂时保持在水面上。

因为长期在船上,对这个小厕所,老哈还是比较熟悉的。

它的大小,只有 0.6 平方米。

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火车上、飞机上那种卫生间的大小。

这时,已经大部分都被海水淹没。

好在,还留有 0.3 立方米的空间,使得哈里森可以暂时保持呼吸。

哈里森在黑暗中大声呼救,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同事们都还活着。

此刻,摆在他自己面前的最大问题是:

自己怎么活下去?

凭借经验,他大致估计,此时船体已经沉到了海下好几十米。

他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会来。

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尽可能保存体力。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老哈开始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

他意识到,这 0.3 立方米的空气,根本撑不了多久。

过不了多久,还没等到救援队,自己就要窒息死了!

怎么办?

黑暗中,老哈大口喘着粗气。

他在心里祈祷,只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突然,「当」的一声,在黑暗中响起。

那是金属碰撞船体,发出的声音!

是救援队来了!

有救了!

老哈顿时心中一喜,重新燃起了希望。

黑暗中摸索到一个顺手的工具,不断敲击墙壁回应。

然而下一秒,他就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命运,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03 生和死的选择

对于此时的老哈来说,这是唯一的活命机会。

再不得救,就要缺氧嗝屁了。

他怀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用尽全力,努力敲击着墙壁。

一下,两下,三下……

老哈敲的不是墙,是生的希望!

此时的他,望眼欲穿。

然而,手都快要敲断了,啥回应都没有。

不仅没有回应,「当」的声音还消失了。

老哈知道,那很可能是救援队用来探测船体位置放下的锚。

声音没了,就意味着收锚了。

而且——他们压根没发现自己!

敲了这么久,敲了个寂寞!

唯一的生机,说没就没了。

老哈绝望了。

这时,他在小厕所里,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里面的空气,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哈里森感觉呼吸非常困难,可能下一秒,就要窒息!

如果要活命,就必须获得新的空气。

得找到下一个,没有被海水完全淹没的空间。

当时的那种情况,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眼睛完全就是个摆设,根本派不上用场。

待在这,等氧气耗完了,自己必死无疑。

而离开这里,也不一定能找到其他生存空间。

最后,还是可能死在水里。

怎么办?

老哈不甘心就这么等死。

没办法,只能拼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图:哈里森)
(图:哈里森)

哈里森决定赌一把。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凭借记忆,和当前船身的角度,在脑海里复现出目前的船体架构图。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憋足了气,一头扎进水里。

在完全看不见的水中,凭借着对船体的熟悉,摸索着前进。

老哈游出了小厕所。

在黑暗中,有时会摸到漂浮的家具等物体。

他只能硬着头皮,克服着对未知的恐惧,继续前进。

在水下憋气,每一秒钟,都弥足珍贵。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老哈就要憋不住了。

就在这时,他来到了轮船控制室。

这里,没有被海水淹没。

有空气了!

老哈钻出水面,猛吸了一口气。

空气了,满是自由的味道!

此刻,老哈心里,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但他没想到的是,前面的这些,都只是前戏。

更大的危机,正在等着他。

真正的考验,才正式开始。

04 黑暗中的恐惧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老哈感觉自己简直是欧皇附体。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控制室的面积比小厕所大多了,露在水面上的,还有一个高 1.2 米的空间。

这里的空气,足够他呼吸很长一段时间。

哈里森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图:哈里森)
(图:哈里森)

可俗话说,祸不单行。

氧气问题刚得到解决,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泡得太久,老哈感觉身上异常寒冷。

再这么下去,憋不死,也得冻死。

得赶紧想办法御寒。

老哈在水里到处摸索,找到了一些漂浮的家具。

他把这些家具,都捞了上来。

又在控制室里,找到一些可以使用的五金工具。

废了老大的功夫,拆开墙壁的隔热板,做了一个简易的平台。

搭好平台之后,他可以坐在上面,使身体完全离开水面。

没有了海水的浸泡,情况好多了。

虽然不算暖和,起码冻不死了。

体温下降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但又没有完全解决。

泡在水里,身体会冷;

但众所周知,不吃饭,也会冷。

这时的老哈,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一系列的体力消耗,使得他又渴又饿又累。

最主要的是,此时又处在一个完全黑暗的环境,无事可做,他对一切都无能为力。

身体每况愈下,救援遥遥无期。

这跟等死,有什么区别?

老哈的心一沉,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家人和死亡。

他甚至开始懊悔,不该出海。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厨师,为了比陆地上高一丢丢的工资,选择了到船上工作。

每次一出海,就要和家人分开好久。

这一刻,他为自己不能时常陪伴家人,而感到愧疚!

现在,芭比 Q 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他觉得自己真的 emo 了。

而且,老哈的心里,始终挂念着失踪的同事们。

起初,他还抱有幻想,这些同事应该也都还活着。

可就在刚刚,他闻到了一股非常刺鼻的臭味。

他知道,那是死去同事的尸体发出的味道。

水里,还不时传来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鱼类在啃食尸体,溅起水花的声音。

更吓人的,是那种一惊一乍的声响。

比如船体慢慢裂开的声音,漂浮的家具碰撞墙壁,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幽暗的深海之下,再轻微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船体的嘎吱声,甚至鱼儿的咬食声,都被无限放大,清晰入耳。

每一次突然发出的声响,都将他仅存的理智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他努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他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回忆起了可口的食物,热乎的奶油蘑菇汤,家里温暖的大床。

他太渴望回家了,太渴望脱离这个黑漆漆的海底地狱。

老哈甚至开始相信上帝。

黑暗中,他开始祈祷。

他向上帝祷告,只希望能够平安回家。

「如果能逃离这个地狱,我再也不会靠近海边一步!」

这方法虽然不科学,但还挺管用。

在绝境中,信仰总是能给人心理安慰。

此时此刻,这是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可信仰毕竟不是科学。

只能舒缓他的紧张心情,不能真正把他从海底救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哈里森感觉到呼吸开始急促,氧气在一点一点地耗尽。

他坐在平台上,双手合十,继续祈祷着奇迹发生。

没想到,居然真的应验了。

他听到一声巨响!

老哈对船体结构很熟悉,他很肯定,那是最外层船门,被破开的声音。

有人来救他了!

可等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陪伴他的依旧只有无尽的黑暗。

他心想,不会像之前听到的「Duang」的一声,只是个错觉吧?

老哈有些心灰意冷,准备闭着眼睛继续祈祷。

就在这时,一束光,刺破了黑暗……

老哈激动得话都要说不出来。

可下一秒,他就哭了。

05 黑暗中的那道光

老哈简直不敢相信。

他瞪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更真切一些。

然而只是一瞬间,那束光亮就又消失不见了。

好不容易看见的希望,就这么消失了。

老哈甚至觉得,大概是自己缺氧过度,出现了幻觉。

他忍不住自嘲,浑身瘫软地倒在平台上。

迷糊之中,哈里森隐约听到,什么东西在敲击船体。

同时,还伴随着生物游过,激起水花的声音。

不!

不是幻觉!

肯定是救援队来了!

老哈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腾的一声坐起来。

果然,几分钟后,那束光亮再次闪过。

老哈在心里大喊:奇迹!

绝对是奇迹出现了!

一定是上帝听到了他的祷告!

黑暗中的那道光,彻底点燃了他的希望。

他远远望着那光亮,慢慢进入船舱走廊,朝着他越来越近。

可是,救援人员似乎并没有发现他这个空间。

他们似乎打算,朝着下一个地点搜寻。

老哈知道,这次机会,错过了,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不能再等了。

他当机立断,跳下水。

朝着光的方向,追了过去。

果然,不远处,有一个潜水员!

发出亮光的,正是潜水员头上的探照灯。

怀着激动的心,老哈抓住了潜水员的肩膀。

却没想到,潜水员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像是见鬼一般地往后退了一步。

但好在,很快就稳住了。

他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幸存者。

而老哈,漏出一口白牙,一脸兴奋地看着潜水员。

这一刻,他真的等得太久了!

老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救援队比他更震惊。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这艘船上的人,都死了。

身处水下的老哈,根本不知道,他所处的条件,有多苛刻。

那是人类根本不可能生存下来的环境。

老哈一不小心,就创造了一个生存史上的奇迹。

06 海底打捞

(图:救援队)
(图:救援队)

其实在拖船发生事故的时候,救援行动就马上开展了。

海上遇难比陆地遇难,逃生的可能性更小。

再加上当天风浪本来就很大,船员逃生的几率就更渺茫了。

所以,救援行动刻不容缓。

事故发生之后,救援队立马就出动了很多搜救的渔船、直升机。

很快,就定位到了沉船的范围。

然后用一种浮标,来标记具体位置。

具体的操作方法是:通过放下一个锚,将锚扎到海底。

锚碰到船体,救援队就能收到反馈。

这就是为啥老哈在水底下,会听到「当」的一声的原因。

可这玩意儿,只能用来大致探测船体位置,不能侦测幸存者。

所以老哈把墙都快敲破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岸上的人压根不知道,下面还有个活人。

但救援队在确定船的位置后,立马安排了人下水搜救。

然而,拖船沉在了海底 30 多米的位置,下潜难度极大。

搜救员光是潜到 30 多米深的水里,就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只能简单绕着沉船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生还者,就返回了。

第一轮搜索,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要更加细致搜救,只能等到救援打捞船和专业的潜水员。

直到 30 多个小时后,救援打捞船才终于赶来。

搜救队迅速确立了打捞计划,并成立了以 7 人为核心的打捞队伍。

其中 6 个是专业潜水员,1 个是技术员,负责在岸上指挥。

(图:救援队)
(图:救援队)

水下 30 多米的深度,对潜水员来说,不算啥。

可即便如此,这次的打捞行动,也是 SSS 级难度。

首先,船上所有的门,都是从内部被刻意锁上的。

光是打开这些门,就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其次,沉船导致海底淤泥浮起,周围能见度很低。

潜水员在水底进行作业时,很容易带动这些淤泥,导致海底视野进一步变差。

除了必须装备,还得提前做好一系列应对措施。

一切就绪后,打捞队伍,终于展开行动。

然而潜水员下去之后,却发现打捞难度,比预想的还要高!

随着他们下潜到水下 30 多米,周围的水压也越来越大。

船周围的能见度不到 2 米,根本看不清哪是哪。

好不容易找到船外面那扇门,却又很难打开。

4 个潜水员想了很多办法,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开。

正当他们庆幸终于进到船的内侧时,潜水员发现里面的情况,也并不比外面好。

由于整个船都是颠倒过来的,杂七杂八的家具、设备,散落一地,他们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垃圾堆里。

老鼠在里面都得开导航!

潜水员要进行搜救,首先就要一边游,一边将前方的障碍物,清理到一边。

这在陆地上操作起来并不困难,但现在是在海底 30 多米!

几乎算得上是寸步难行。

随着搜救的不断深入,他们陆续找到了几具遗骸。

没看到一具尸体,大家心里的希望就少一分。

这时,距离沉船已经 60 多个小时过去。

有幸存者的希望不能说没有,但微乎其微。

大家现在已经随时准备好,把目标从「寻找幸存者」,改为「捞尸」。

因为,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活下来,真的太难了。

可不管怎么样,本着尽职尽责的态度,大家还是往前仔细搜寻着。

就在这时,潜水员尼科·范·希尔登(后面简称尼科)的肩膀,突然被碰了一下!

顿时,他吓得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幽暗的水里,尼科根本就看不清什么。

但他转念一想,可能是漂浮的家具、鱼类,最不济是尸体。

他壮着胆子转过头来,用探照灯照了一下,发现了一只手。

哦,是尸体。

尼科心想。

由于水下浑浊不堪,他的视野范围,刚好局限于这只手。

接着,猝不及防地,这只手动了一下!

尼科吓得脑子一片空白,顿时傻了几秒。

他心想完犊子了,遇上粽子了!

幸好指挥台那边也发现了情况,立马发声过来。

「这个人还活着,他还活着!赶快把他救出来!」

(图:潜水员发现哈里森时的录像)
(图:潜水员发现哈里森时的录像)

然后其他潜水员立马聚集过来,他们和哈里森一起,来到了当时的控制室。

他们将他放到平台上,这才发现,哈里森只穿着一个大裤衩,整个人都在不停哆嗦。

并且此时,哈里森已经产生明显的二氧化碳中毒的迹象,有些神志不清了。

而控制室里的氧气含量,已经达到了警戒值!

危险!危险!危险!!!

07 刻不容缓的救援

潜水员们立马对哈里森展开了争分夺秒的救援。

他们给哈里森戴上氧气面罩,并且不停地往他身上浇热水,以保证他的体温。

当做好这一切之后,潜水员们才恍惚过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没想到在船沉了三天,海底 30 多米的位置,居然有这样一个没被海水灌满的空间。

这个空间,大概有 6 立方米的体积。

在水下,每下降 10 米的深度,就要增加 1 倍的大气压强。

当时船在海底 30-40 米的位置,也就是 4 倍的空气压强。

这个 6 立方米的空间里,有 24 立方米左右的空气。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每天要消耗 10 立方米左右的空气。

满打满算,这些空气,也只能够老哈呼吸 2.4 天,换算一下大约是 57.6 个小时。

但现在,已经过去了 60 多个小时了。

也就是说,控制室里的空气,已经完全无法满足老哈的需求。

再晚一点,老哈得当场嗝屁。

救援队赶紧给老哈安排上了氧气瓶。

吸了几口氧气之后 ,老哈总算缓过来一些。

但怎么把他带上去,又是一个巨大难题。

为什么呢?

前面我们说过,这个地方的气压,是水面上的 4 倍。

老哈能在这里生存 3 天,已经是奇迹。

受水压影响,血液里的溶解气体会增加。

如果贸然将他带出水面,血液里将会形成气泡,严重的会有性命之危。

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

老哈没死在海底求生之路上,反而死在了救援队手里。

咋办呢?

救援队经过商议后,最终还是找到了解决方案。

他们决定,先让老哈在控制室里,吸够 20 分钟以上的氧气。

这时的老哈,由于二氧化碳中毒,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得先让他清醒一下,好配合后面的救援行动。

等老哈缓过神来以后,再由潜水员把他带出控制室。

接着,潜水员又为老哈配备了一套特殊的装备。

引导他进入一个潜水钟里面,并开始将他带出海面。

一番小心翼翼的操作之后,老哈终于回到了海面。

你以为,他就这样顺利得救了吗?

并没有。

还没回到海面,他就昏了过去。

对老哈的救援,到这,才成功了一半。

很快,老哈又遇上了新的问题。

08 新的问题

在 30 多米深的水下待得太久,老哈的身体,吸收了可能致命的氮气。

潜水员们不得不将他尽快运上水面。

他们利用一些潜水设备,巧妙地重新调整老哈体内的气体水平。

原以为,这样已经很稳妥了。

然而,在上升的过程中,他还是昏了过去,失去知觉。

并且由于上升的速度比较快,老哈在上岸以后,马上就被发现患了减压病。

这是一种由于在水下待的时间太长,又太早回到水面,导致身体来不及适应引发的疾病。

就像可乐瓶里的可乐,突然打开瓶子。

可乐里的气体,会瞬间散开。

但人的血管,可撑不住这样的突变。

搞不好,会落下终身残疾,甚至要命!

幸好,岸上的救援队已经提前联系过医院。

老哈一上岸,就连被送到了当地医院,在减压舱里进行抢救。

(图:哈里森和潜水员在医院)
(图:哈里森和潜水员在医院)

在减压舱里,老哈足足待了两天半。

在这期间,他身上不断脱皮,并且反复地做噩梦,又不断惊醒。

而且还有无法满足的饥饿感,总是觉得自己又渴又饿。

好在,经过治疗,最后身体终于痊愈了。

老哈本以为,自己在水下只待了十几个小时。

潜水员却告诉他,他在 30 多米深的海底,一个人待了将近三天!

他完全不敢相信。

因为幽暗的海底世界,让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事后救援队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后怕。

因为,如果打捞队再晚一点,控制室的氧气就完全耗尽了!

到时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老哈。

只能说,这一波,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差哪一个,老哈都活不成。

这艘船上一共有 12 位船员,剩下的 11 位,已经全部遇难。

有一位船员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老哈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幸存者。

得知真相的他,并没有多庆幸。

反而,忍不住哭了出来。

后来,老哈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振。

他的妻子说,老哈每天晚上都失眠,做噩梦。

并且,必须开着灯睡觉,接受不了黑暗的环境。

他经常觉得,同事们的死,都是他的错。

「如果当时我早一点,他们是不是不会死?」

「如果……」

每天,老哈都活在愧疚和折磨当中。

甚至,连遇难的船员同事的葬礼,都不敢参加。

他觉得自己没有脸去面对他们。

医生诊断,老哈患上了典型的幸存者内疚症。

幸存者内疚症,又叫幸存者综合症。

就是人在经历了大的灾难之后,活下来的那个,反而觉得自己活着,是一件不对的事。

会产生强烈的内疚感,觉得自己没有帮助到同事,宁愿自己也跟他们一起死。

而对老哈来说,他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但在未来很长一段生活中,他都必须要忍受这种来自心灵的折磨。

要彻底治愈,也许还要很久。

(图:幸存者哈里森)
(图:幸存者哈里森)

09 百折不屈的精神

获救后,老哈对海洋和水,都感到恐惧。

后来的老哈,在陆地上找了一份厨师的工作。

他时常想起,自己被困在海底时的时候,那种孤独和绝望。

甚至打算,从此远离海洋。

但他也会想起,困在海里时候的坚持和努力。

他不愿意一直做个懦夫。

令人欣慰的是,老哈并没有一直消沉下去。

2015 年,人们惊讶地发现,老哈成为了一名,获得认证的商业潜水员

(图:哈里森/左二)
(图:哈里森/左二)

而给他颁发文凭的,正是当初那个,在海底发现他的潜水员尼科。

大家都以为,老哈会一辈子被幸存者综合征折磨。

他却早已克服,并且战胜了对海洋的恐惧。

当初在海底时,也是这样一步步克服困难和恐惧的。

这才使得,他在海底 30 米的绝境中,奇迹般活了下来。

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是勇气创造了奇迹。

劫后余生的老哈,始终怀揣着对生命的热爱。

他始终百折不挠,越挫越勇。

并且,用行动告诉这个世界:

上帝不可能永远眷顾你,奇迹要靠自己创造。

在勇气面前,从来没有真正的绝境!

当然,别忘了一切的源头——

上厕所,记得关门呐,哥们。


参考资料:

1:Nigerian Man Survives Three Days Underwater After Boat Capsizes.By Jessica Stewart on October 18,2022

2:Kisah Harrison Okene,3 Hari Terjebak Di Dalam Kapal Yang Tenggelam,30 Meter Di Bawah Lautan Lepas!Jumat, 15 April 2022 19:00

3:Undersea Miracle: How Man in Sunken Ship Stay ,by Survived 3 Days.By Marc Lallanilla published December 05,http://2013.Co

4:Who Survived 3 Harrowing Days In A Sunken Ship.By Jen August 22022

5:Great Survival Stories: Harrison Okene, the Accidental Aquanaut.March 5,2021 Chasing Dreams Travel Expeditions

https://www.zhihu.com/market/paid_column/1559227015097790464/section/1574096381266108416

备案号:YXA1BrKyy8YC0KkNz01TZa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