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鸠占鹊巢

出自专栏《等你下课,等你长大》

换届选举,绿茶班长把发给学生会副主席的消息发到了年级群里:

「宝贝,我已经找人刷票了,你肯定是下一届主席!爱心/」

果然第二天副主席的票数遥遥领先于其他人。

绿茶在台下演出,一副激动落泪的模样。

可台下的观众人手一份那句话的截图,静静地看着他们在台上演。

1.

大一上学期,因为疫情,所有人线上上课。

为了准备竞选班长,我主动承担班级里的大部分任务。

所有人都把我当作默认的班长。

可到了线下,票选班委的那一天,班级里却突然多了一位学长。

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见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他整理了一下不太合身的正装西服,走上台前。

「我呢,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唐晨,你们中有些人以后有机会可以认识我。」

说完扫视了我们一眼,眼神里满是莫名而来的优越感。

?放下你的身段,你那凭空出现的优越感是从哪来的?

早就听说有的大学学生会经常和其他同学摆官腔,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不会让我遇到了吧。

「不过现在,我来的目的是关于你们这次的班委选举,在整个线上学习阶段来看,我个人推荐韩涵同学。」

唐晨收回视线,语气平平地继续开口,像是没吃饱饭就来了一样,让人听不清他说话。

不过更让我在意的是唐晨推荐的人。

韩涵?

为什么会是她?

据我所知班级里大部分同学甚至都不认识这个人,她一没为班级做出贡献,二没有足够的学习能力。

整个人在班级都像是隐形人一般。

推荐她?

周围的同学似乎也很是不解,纷纷小声地窃窃私语,时不时有目光朝我看来。

我交叉抱臂,眼睛看着面前台上的唐晨。

他似乎很不满意我们的反应,眉间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形,突然重重地敲了几下讲桌。

声音大到让前排的两个女孩下意识地一哆嗦。

「有什么问题吗?」

呵,这可是你自己问的。

我举起手,开门见山地说道:

「请问你推荐韩涵同学的原因是什么?」

唐晨上下打量我几秒,突然移开目光,眼神不屑地开口:

「你就是白笙?和我说话要称呼您,还有,我允许你直接问了吗?先举手等着。」

他到底是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的,长辈要称呼您那是我的教养,他算什么,用这种方法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依旧看着他,仿佛没听到他说的话,静静地等着他的回复。

没开嘲讽模式是我现在对世界最大的温柔。

唐晨脸色微微发青,瘦弱的手指紧紧抓着木质的桌角。

良久才狠声说了句:

「既然没有问题,那现在开始选举班长。」

候选人名单只有我和韩涵两人。

唐晨把票数拿到手的那一刻,我明显看见他的脸色又暗了几分。

怎么?自己学生会的名头没管用,脸上挂不住了?

果不其然,最后的票数中我领先韩涵将近二十票,就在我以为这次荒唐的选班长活动马上就要到此结束的时候。

台上的唐晨突然开口:

「我作为你们的学长和学生会副主席,一票顶二十票,都同意吧?」

说着把最终结果的班长人选里面填上了韩涵的名字。

「同意!」

全班寂静无声,只有一个角落兴奋地迎合唐晨的话。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瘦瘦小小但皮肤很白的女生正一脸激动地开口,见我看向她,她的眼睛立马露出攻击的神情,下一秒又瑟缩地垂下头。

这就是韩涵吧?

我努力辨认她的五官,和她交上来的证件照比对。

嗯,有的地方确实是像的。

「同意。」

我平静地开口,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中走出教室。

不就是想当班长吗?那我就让给你好了,这么大费周章就这么想要这个名头,那班长该做的事你也一样别想逃。

想起刚才韩涵对我充满敌意的眼睛,我不禁觉得好笑。

2.

当晚,我就把手机所有辅导员留下的任务和学院交给班长的活通通全传给了韩涵。

看着电脑上整洁的桌面,我心情都不由自主变好了,不由得感叹:

不用干活真好!!!

韩涵很快给我发来一个问号,在得知这都是班长要做的时候,顿时没了动静。

现在就去做了?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嘛。

过了半小时左右,韩涵突然给我发了一条长语音:

「笙笙同学,我不是故意抢你班长名额的,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听完后我啧啧称奇。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二十多个字说五十多秒且每一个字都有哭腔的?

这种效率让我由衷地怀疑那些一星期的任务她会做一个月。

我随便回道没关系,韩涵这才说出她的目的:

「是这样的,笙笙同学,这些任务以前都是你负责的,现在我突然从你手里抢过来也不好,还是由你负责怎么样?唐晨学长也是这个意思。」

什么?我没听错吧,抢我班长的时候不觉得不好,现在轮到她干活了,开始愧疚了。

不就是想让我帮她干活吗?还拿唐晨作威作福,真以为所有人都像她一样把唐晨的话当成圣旨吗?

让我帮你,做梦。

我果断回绝:

「这些都是班长应该做的,在其位谋其事,我不可能帮你。」

「可是……」

「实在不行你可以让你的唐晨学长帮你,我要睡觉了,再见。」

不再理会韩涵,我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本来以为这件事不再会和我有任何关系了,在周一的早晨,我却被辅导员的一通电话叫去了办公室。

我到的时候办公室里还有两个熟悉的人,唐晨和韩涵。

见我过去他们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而导员脸色严肃,面前的办公桌上胡乱摆放着一堆文件。

见我过去,导员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

「白笙,学院交给你的任务你就是这样完成的?」

我上前一步,果不其然,那些都是韩涵应该做的任务。

导员还想再说什么,我冷静地扫了一眼一旁幸灾乐祸的两人,开口道:

「老师,这些是学院给各个班班长的任务,我们班的班长不是我,所以这些不是我做的。」

「班长竟然不是你?」

3.

导员似乎没有料到这件事,眼中的诧异毫不掩饰。

我点点头,从容坦荡地继续道:

「在上周韩涵同学当选班长后我就把这些都传给她了,至于后续工作的完成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

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幸灾乐祸什么,我难道没有嘴巴吗?我难道不会给自己解释?

辅导员皱着眉将目光移向韩涵。

韩涵的脸色僵硬了一瞬,低着头细声说道:

「老师,这些文件本来就是她负责的,她半路突然不做了丢给我,我怎么会啊……」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这人是猪脑子吗,连简单的统计档案都不会,好意思在这说自己做不出来。

而且都说了这些就是班长的任务,还想甩锅给我,真当别人都是傻的。

听见我的笑声,韩涵抬头哀怨地看着我,我毫不客气地回瞪。

看什么?看我也提升不了你的智商。

导员手指点了点文档,不耐烦地冲着韩涵道:

「别推卸责任,想办法明天交一份新的给我。」

韩涵立马红了眼眶,满脸委屈地将头转向唐晨。

唐晨递给韩涵一个放心的眼神,轻咳一声,开口道:「老师,我认为应该再给韩涵同学一段时间,就让白笙同学帮她也是一个好选择,我们学生会也比较提倡这种互相帮助的精神。」

三句话离不开学生会,人家学生会都觉得晦气……

让我帮韩涵?你直接说让我做得了呗。

「我 不 帮!」

「什么?」

「我说我不帮。」

唐晨和韩涵齐齐盯着我,似乎我说的是什么了不起的话。

这几个字很难理解吗?

「可是唐晨学长也说了,他们学生会……」

「我又不是学生会的。」

韩涵脸上满是难以置信,脸色也逐渐发白。

「那你也是班级的一份子,应该把班级当成家一样对待。」

这是开始上升情怀了?

「对啊,你连家里的活都不会干,还不赶紧锻炼锻炼。」

看见她这么为难,我决定给她指一条明路:

「你有什么不会的就去问唐晨学长吧,想必一人顶二十票的他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提到这个,唐晨的脸色瞬间变了,下意识地朝导员方向看去。

导员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问道:

「什么意思?」

我耸耸肩,在唐晨能杀人的眼神下简单地和导员解释了他是怎么以一敌二十将韩涵推向班长的位置。

说完微笑地看着面前表情慌乱的两人。

不就是告状吗,谁不会。

那天从导员办公室出来,天都比平时更蓝了,不过后面跟着的两人似乎没心情欣赏。

「都是因为你,我在老师面前的形象全毁了,你个废物,这点东西都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