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远离白眼狼

出自专栏《夜港与晨露:不做沉默的大多数》

儿子被婆婆养废了,十六岁,书不好好读,每天只知道打王者荣耀。

我问他我和老公离婚,他跟谁。

「当然跟我爸,难道跟你啊,你天天管东管西,烦死了。」

说完,他甚至得意地道:「你走了刘姨就能进我们家了,刘姨比你对我好一千倍一万倍,你们快点离,别怂!」

我:「好,希望你别后悔。」

1.

刚生下睿睿的时候,因为忙事业,婆婆就把睿睿带回了老家。直到几年后我决定做全职太太,才接婆婆和睿睿过来。

却没想到那几年,完全足以定性一个孩子的一生。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儿子拿我跟所谓的刘姨做对比。

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痛得五脏六腑都缓不过来。

只觉得这么多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

儿子喜欢的这个刘姨叫做刘梅,是我老公的初恋,听说以前我老公爱她爱得不行,可是刘梅对我老公没有任何感觉,她喜欢的是大学时候的一个男神学长,还为了那人追到了美国。

结果一大把年纪,她一无所有地回到国内,终于想起我老公这个舔狗来。

从那以后,她每天来我家,风雨无阻。

还给我儿子买了手机、ipad、游戏机。

知道我不让儿子吃太多甜食,她的日常口袋里都揣着巧克力。

离婚那天,我拿了离婚证本来要走,我老公常海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问道:「离婚了还是朋友吧,要不去家里坐坐?」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行啊。」

结果刚刚推门,就听到里面一片欢声笑语,我儿子和刘梅亲密地坐在一起,面前是两个肯德基全家桶。

十六岁还在长身体的时候,中午就吃这个?

我的眼皮重重地跳了两下。

但随即潇洒一笑,走过去顺手拿起一包薯条吃得津津有味。

儿子看着我,露出异样的神色,随即挑衅道:「你不骂我啊?我在吃垃圾食品喔。」

说完,他自以为可爱的朝着我眨眨眼,故意又大大咬了一口汉堡。

我连眼皮都懒得朝着他抬起:「不骂啊,以前你是我的儿子,我关心你身体健康,知道你因为身高有点自卑,但自制力又不行,所以只能我来做这个恶人,限制你少吃垃圾食品,但是你现在是别人的儿子了——」

我似笑非笑:「关我屁事。」

儿子一愣,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瞬间,他眼底露出受伤的神色,但很快,他不信邪地冷笑一声,转头和刘梅亲密地说着话,仿佛我是一个陌生人。

我也没理他,从他说出「刘姨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你怎么还不离」的时候;在他对着我妈喊「你这老东西教出来一个没用的女儿,凭什么管我」的时候,我已经认定他不是我的儿子了。

以后他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见我不说话,他大声说话的声音渐渐地变得小了起来。

刘梅淡淡地扫了我一眼,主动和我说话道:「对了,我也有个儿子,叫秦飞,明天我把他接过来和睿睿一起读书,你没有意见吧?」

她以前可不敢这么说话。

我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笑着道:「你问我?你现在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说了算呗。」

刘梅眼底一动,脸上立刻带上女主人的得意:「那就这么定了,睿睿你可是哥哥,要好好照顾飞飞,知道吗?」

我儿子欢呼一声:「好诶,打游戏终于有伴了。」

我心里冷笑:等人家的亲生儿子来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还高兴,我怎么生出这么个蠢货?

一定是当初叶酸吃少了,生了个脑子有问题的。

2.

当初家里经济好转以后,我就把隔壁也买了下来,本来是想着等爸妈年纪大了,将他们接过来住,好方便照顾。

现在也不用了,离婚的时候其他的我都没要,就要了隔壁这套房子。

吃完东西,我就回到隔壁,正准备关门,常海追出来,脸上有些欲言又止:「我跟刘梅还没有发生过关系,我没有在婚内出轨,如果不是你硬要离婚——」

「没出轨你们在办公室里亲得都拉丝了,是在干吗?拍广告吗?」我冷笑一声,砰地一声将门砸在了常海的面前。

如果他真的重视我、重视这段婚姻,在刘梅刚刚缠上他,每天来家里骚扰我们的时候,就应该严词拒绝,但是常海没有。

他很享受当初的女神倒舔他。

就任由我被伤害,看着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那我就离婚,让他可以放心大胆的享受,有问题吗?

我觉得没问题。

我关上门,将这些个烦人的玩意儿关在了门外,世界终于安静了。

接着我翻出手机,在论坛上发布了卖房的信息。

这个房子没住过人,只有我爸妈来待过几天。

可那几天,我儿子经常对我的爸妈大呼小叫,最后竟然叫他们老东西。

我爸妈心疼孩子,舍不得生气,可我也心疼他们,所以就放弃了让他们来长住的想法。

我因此还狠狠给了小畜生一巴掌,刘梅却拦着我说小孩子不懂事,让我不要计较。

我当时就说了:「你家的老东西也也同你一样这么宽宏大量?」

刘梅的脸色立刻都变了。

想到这里我就来气,突然想起来我的卡上竟然还挂着小畜生的子卡,每个月我的钱都会转三千给小畜生……

但以后不会了,我手指一滑,冻结注销,瞬间气消了不少。

早上醒来看手机,有个冤大头想要买我的房子。

出门前我心情很不错地打扮了一番,以前要伺候老公孩子,根本连照镜子的时间都没有,如今什么都不用做,我的时间慢了下来。

我坐在镜子前细致的给脸清洁保养,化了个淡妆,又做了头发和选好裙子。

对着镜子臭屁了好久。

幸好底子好,用了遮瑕和粉底后,容貌还是很耐看的,简直和平时黄脸婆的我判若两人。

就是这身材还需要好好调整。

我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买了个一万块的健身课。

自从不用给小畜生花钱以后,我给自己花钱大方多了。

一切齐备,我哼着歌下楼,正好在楼下碰到了刘梅和她的亲生儿子秦飞。

一看就是她的孩子,因为跟我儿子一样,教育得——看一眼就想扇巴掌。

秦飞抱着一辆摩托不松手,刘梅在旁边劝他:「算了,这摩托有什么好的,妈现在有的是钱,给你买最新款的。」

好不容易说服了秦飞,我站在楼梯阴影处,过了一会儿看到秦飞去而复返,用小刀将摩托上的漆刮得惨不忍睹。

顺便说一句,这摩托是我生的那个小畜生的,为了买这个摩托,他给我做了半年家务,平时宝贝得很。

不过没关系,刘梅有的是钱,肯定会给他赔个新的。

毕竟是她儿子弄坏的。

只是没想到,等我和买主见了一面回来的时候,发现我的门已经被划得稀烂。

我本来以为是秦飞划的,等一调监控,看到的却是我儿子那满是愤恨的脸。

本以为麻木的心脏,又狠狠地颤抖了两下。

3.

不用问也知道事情怎么回事,我儿子发现摩托车被划烂了,刘梅假装随意地提起,曾经看到我一大早下楼——

这法子她也不是第一次用

我没有去找人理论,而是直接报警,并且将视频交给了警察。

警察要带走我儿子的时候,我前婆婆和刘梅一下子拥上来。

前婆婆狠狠瞪了我一眼,骂道:「这是一个当妈的能干出来的?竟然将儿子送去警察局?」

我抱着双臂:「怎么不能,难道以后他杀人放火我也跟着包庇?」

我儿子冷冷地看着我:「你真好啊,真是铁石心肠,希望你别后悔。」

说完他对警察愤怒地道:「我也要告她,她被我爸甩了,就把气撒在我头上,今天趁着我上课把我的摩托车划烂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刘梅的眼神闪动了下,我一下子气笑了。

我淡淡地道:「这样吧,如果是我划破你的车,给你赔十倍的钱,但如果不是我划破的,你也要赔我十张门的钱。」

小畜生愣了下,不由得看向刘梅。

我也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梅,等她说话。

刘梅眼底闪过慌乱:「还是别了吧,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气话呢,你这门多少钱,我给了。」

我冷冷一笑,还没说话,小畜生先不愿意了:「妈,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别护着她。」

他竟然开口叫刘梅妈。

我却一点不觉得奇怪,认贼作父的东西,真该千刀万剐。

而刘梅听到小畜生喊她妈,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脸色阴沉了下。

可惜小畜生并没有看出,他只顾瞪着我了。

我婆婆其实起了疑心,狐疑地看看刘梅又看看我。

刘梅咬了咬唇,似乎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于是弱弱地道:「那边也没摄像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这也说不清楚啊。」

我淡淡地问:「你就说同意不同意十倍吧,证明不了就算我输。」

刘梅的瞳孔不自然的紧缩,她突然看了我一眼,我忙一下子移开了视线,就好像心虚一样。

刘梅上钩了,立刻嘴角勾了起来:「枫姐,你说何必呢?但是睿睿正在气头上,我这个当妈的也不想他太委屈了。」

我勾了下嘴角,假装没听到她故意说这声诛我心的称呼,反问:「那就是同意了?」

我淡淡地将手机的屏幕打开,点出早就准备好的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