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大白兔味的维纳斯

出自专栏《逆风翻盘:那些触底反弹的人生故事》

「想升职也不用耍这种低级手段吧?」

会议室没有旁人,集团总裁高晟玩味地笑着,看着我。

我心脏像被人擂了一拳,狂跳不止。

原来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01

刚刚,我们在跟两个白人老头开视频会议。

能不能拿下这个国际新锐洗护品牌的大中华区总代,直接关乎公司能否迈上一个重要台阶。

为此,我们部门已连续加了半个多月班。

成败在此一举。

「As for the specific data……er……」

我的上司许美玲,一向对自己信心十足,可这会儿,她满脸通红,突然掉了链子。

在场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仔细捕捉着甲方脸上的表情,生怕生意黄了,之前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Well……」

许美玲还在不停翻腾文件夹里那几张纸。

我坐直了身体,冷眼旁观。

「数据呢!数据!」许美玲瞪着眼睛冲小李低吼。

「我给你了呀……」小李立马凑过去,帮许美玲一起找。

其中一个老头双眉紧蹙,干咳了两声。

许美玲赶紧冲大屏挤出一个微笑:「Just second.」

我微微勾起嘴角,瞟了眼墙角的垃圾桶。我知道,是时候出手了。

——我早已将那张纸上的数据熟烂于心,只为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挺身救场。

我调整坐姿,刚准备站起来发言,一直沉默旁听的总裁高晟突然开口,抢在我前面,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准确抛出一组组关键数据。

惊得我半天合不拢嘴。

合作自然谈成了。

 

散会后,我故意留在会议室,假装收拾桌上残留的文件。

——其实是为了把纸团从垃圾桶掏出来,毁灭自己动手脚的证据。

不料高晟却折了回来,语气冰冷地抛来一句:「还算是胆大心细。」

我一激灵,忙把双手背在身后。

望着那张浓眉大眼、轮廓深邃的脸,我惊得说不出话。大脑飞速运转,正想为自己辩解两句,他却又面无表情地两手插兜,走了。

我僵在原地。

怪不得他偏要抢在我前面开口……原来他早看穿了我的把戏,轻而易举就摧毁了我苦心创造的表现机会!

 

呵呵,他看出来又能怎样?

他根本不知道,我的野心可不只想升职那么简单——我真正的目标是要钓他!

打我前年面进这家公司起,我的目标就从未更改,且愈发坚定。

我早在心里将他扒光八百万遍了。

 

 

02

我叫袁洁,生于江南。我爸是做毛线生意的,在当地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从我记事起,我妈就有意识地培养我的学识品位。

别的孩子在外面玩的时候,我在被她逼着背法语单词;别的同学忙着上课外班的时候,我在记车标、学穿搭。

我妈的目的极为明确:待我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就把我嫁给比我家更有钱的生意伙伴。

一开始想把我嫁到李叔家。可没过几年,他家生意败了,且再无翻身的迹象。我妈立马悔婚,又将我推销给了贺叔家的二公子。

「你眼里是不只认钱?一点情面仁义都不讲?」我爸大声抗议。

「是啊,要不我能嫁给你么?老豆,听我的没错。」——「老豆」是我妈对我爸的专属称呼。

但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我迈进贺家的门槛,我家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一向自认为是「香饽饽」的我,忽然没人要了。

我妈果断跟我爸离婚,带着她多年积攒的私房钱,潇洒跑路——

没错,她对我爸没什么感情。她之所以跟他结婚,只是看重他有钱。

 

我爸不信命,凭借还算不错的声誉,东拼西凑,想把生意再盘活,让那个「贱货」追悔莫及。

可他生意没盘活,却把心盘活了。他遇见了我后妈小粱,焕发了生命的第二春。

他力排众议娶她进门,只因对方是在自己落魄时给予关怀,跟只认钱的我妈天壤之别。

他立志三年内东山再起——结果却输得更惨,连房子都卖了。

而我那刚刚怀孕的后妈,独自偷偷去打胎。把家里最值钱的几样东西揽进口袋,也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堆烂摊子。

 

后妈走的那天,我爸爬上高高的烟囱,在上面发了五个多小时呆。

他下来时,我冷冷地说:「你不是不喜欢女孩,想让人再给你生儿子吗?这下好了,你儿子在哪呢?不还得是我留下来陪你吗?」

他没言语。

我又说:「等我钓个大款,咱家没准又起来了。」

他愣愣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你和你妈一个德行,就是贱。」

 

没错,我就是贱。我一切的目标和手段,都是从我妈那里复制粘贴过来的。

可正是我这个贱货,面对现实决不低头,迅速适应了从小公主跌落为灰姑娘的生活,一边刻苦读书,一边打两三份零工,把自己送进了名校,供我爸酗酒抽烟——还帮他还债。

好在我学历高,样貌也出众,再加上三寸不烂之舌,我过五关斩六将,成功挤进这家知名企业。

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凭借我的聪明才干,业务水平已拉开那些老资历们一大截。顶替部门总监许美玲,只是时间或者机会的问题。

我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拼命抢来的。

我坚信,只要我想要,没什么是我得不到的。

包括高晟这个男人。

 

 

03

我去茶水间做咖啡,意外发现许美玲东张西望摸进总裁办公室,迅速关上了那扇红木门。

看四下无人,我蹑手蹑脚凑到了门口。

一开始,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耳朵里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声。不一会儿,我听到拉椅子的声音,很小心,很轻……

正当我打算再凑近一些,里面突然传出一个男孩的说话声:「你看,这是我新画的!」

许美玲用十分温柔的语气道:「哇,宝宝好棒,真是个小天才!」

然后是男孩一串清亮的笑,笑得我心里发毛。

又听了好半天,屋里趋于死寂。我这才离去。

我端着杯拿铁往回走,正赶上许美玲又鬼鬼祟祟出来。

跟我对视的那一瞬间,她瞳孔明显放大:「看什么看?方案做完了没有?老板都催了!三点之前,必须交!」

说完,她翻了个白眼,甩了甩酒红色长发,扭腰摆胯地走了,留下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回到工位,我心里七上八下。

之前就听过高晟隐婚生子的传闻,但我一直不信。

可刚刚那一幕……万一他真的已经有了家室,那我岂不没戏了?

那我要不要及时止损,更换目标?

 

思来想去,我翻翻微信通讯录,联系一个做私家侦探的大哥。

我给他转账两千块钱,让他托关系帮忙查一下高晟的户籍信息。

一个多小时的焦急等待过后,我得到了答案:他没结婚,更没什么孩子。

——意外收获是,他爸妈八年前双双离世,死因是交通事故。

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可那串男童的笑声,很快又回旋到我脑子里。

各种猜测在脑子里横冲直撞,让我根本无心工作,但好在我效率高,其实早就把那份方案做完了。

我点开高晟的知乎账号,看他点过赞的每一篇回答,从国内房产泡沫谈到国际金融形势,又从近域宇宙已知最大星系 UGC2885 扯到五款最强 CPU 的热设计功耗……

嗯,兴趣广泛,知识面很宽。

虽然我也算得上是学霸一枚,但眼界还是远不及他。

我开始在海量的信息里狗刨,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努力,我终于通过搜索他知乎主页个性域名的缩写,搜到他没什么粉丝的微博小号——ID 竟然叫「霸占大白兔」。

前天晚上,他点赞了一部广播剧。

我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在注意自己,便悄悄塞上了耳机。

我屏住呼吸,点开了链接……

这是部都市题材的单元悬疑剧。每集十几分钟,都是独立的小故事,总有一个人被害。

主角是一个五岁的男孩,天真可爱,却又有着超乎普通成人的智商,一次次通过细节揪出真凶,获得妈妈的奖励——一颗大白兔奶糖。

我用二倍速迅速听了四集半,男孩说话的声音灌满了我的脑袋:

「警察叔叔,他才是坏人!」

「我当然有证据!」

「妈妈,我是不是很厉害?」

……

耳机里的声音跟我刚才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听到的声音别无二致,可我实在难以将如此清澈脆亮的童声和高晟那张冷漠的扑克脸对上号。

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