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有那种高岭之花男主,被女主勾引拉下神坛的文吗?

卷心菜自救指南

出自专栏《恋爱的猜想: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我的金主,是个工作狂魔。

和他在一起的这三年,我从十八线开外废柴小爱豆,活生生被逼成了内卷一线女明星。

一开始,我只是想靠黎彦这座大佛解决掉舅舅留下的债务,顺带找个长期饭票,从此混吃等死还能在圈内近距离吃瓜。

可黎彦却在第一个月,直接给我列出了整整三年的工作计划表。

我幻想着躺平,但他却要我卷起来。

刚拿到第一个三年计划表不久后,作为一个当年就靠选秀出道的糊咖,我被黎彦又一次送去参加了选秀。

整整十二期节目,我一路起起伏伏,最后卡在最后一个出道位出道翻红,身为美丽废物,我凭借这张脸成团了。

成团夜过后不久,各路代言综艺低成本网剧就跟不要钱一样的轮番找上了我。

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成功跻身十七线时,黎彦居然一言不发地让人把这些商务全给我推了,还扭脸把我送进了当年的一部高投资古偶剧组,让我带资进组,演了个戏份不少的恶毒女二。

这部剧播出后,我就彻底翻红了。

虽然我一没演技二不会唱 ost,可是我长得好看啊。

靠着自己这张脸,我杀出了一条天天靠生图就能挂热搜的血路。

我成了当红小花,然而黎大总裁并没有就此满足。

在他的精密安排下,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我要么在拍戏,要么在进修演技,要么就在拍戏和进修演技的路上。

黎彦说,五音不全是天生的,他就不强求我了,但是演技,我必须要卷起来。

别人在录综艺,我在搞演技,别人在休假,我在练身台形表,我卷死他们。

别家金主养的金丝雀都在笼子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就我一个人,不但经常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黎彦,还要兢兢业业地完成他给我订下的一揽子计划。

我不敢反抗,因为这是我自找的。

黎彦豪掷两千万包了我三年,按正常的潜规则套路来说,这三年我只需要把他伺候高兴就行了,毕竟我也不是那种胸怀大志的人。

可黎彦不是普通的霸总,他一不要我陪酒,二不要我卖弄风情,更不要我当他的私人宠物。

他的目标,是把我捧成影后。

然后给他赚更多的钱。

所以当初他把两千万的支票递给我的时候,只说了一句——

「这三年内你赚的钱都归我所有。」

当时我看着两千万,眼睛都冒绿光了,高兴得屁颠屁颠地就收好了支票。

按照我当时的收入水平,三年内别说是两千万了,存下二十万我都费劲。

可我是万万没想到,和黎彦在一起不到半年,我就被他捧上了神坛。

那部我担当女二的古偶剧破天荒地创下了当年的收视记录,虽然在里面我演技稀碎,但耐不住女二人设就是个疯批美人。

只要我笑得够变态,美得够惊艳,配音够带劲,我就火得理直气壮。

在我因为这个角色被第五次骂上热搜后,一夜之间关于我这张脸被买了三千万保险的通告漫天乱飞,让我一屁股坐实了内娱最贵脸蛋的名号。

我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导演的电影里,从女配到女主,从配音到原声,甚至开始出现在各大颁奖晚会上,从台下的嘉宾变成真真正正的领奖人。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在黎彦教导主任般的关爱和提拔下,我踏上了学霸之路。

我发达了,但我又没完全发达。

虽然早在两年前我就还清了黎彦的那两千万,可我和他有约在先,三年内我赚的钱,那都是他的。

所以不管外界怎么传我高片酬高收入,我都依然只是一个拥有很多衣服和首饰的美丽穷光蛋。

我的车是黎彦的,我住的房子也是黎彦的,就连我的经纪人我的助理也都是黎彦给我配的。

别人也传过我和黎彦的绯闻,可最后都不攻自破,因为黎彦从未和我同框出现过,我和他各自忙得连抽个空亲个嘴的机会都没有。

这层表面上清清白白关系,使得这些年我躲过了不少黑通稿,把我塑造成了一个老老实实的事业批,还说我是人红是非多罢了。

人红了是真的。

但事业批,真的是被逼的。

我心里清楚,这三年里虽然我和黎彦连嘴都没亲上一个,但我一直都是黎彦的所有物,是他口中的成功的投资品。

不过这些我都不在意,因为我乐意,千金难买我乐意。

只要黎彦一句话,我就甘愿用这样的身份继续陪着他,谁让我这只在外面野了三年的金丝雀,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呢。

从黎彦把我拖离当年那场屈辱的酒局,在他的车上随手递了一张卫生纸让我擦眼泪后,我就疯狂地爱上了他。

所以在他提出两千万包我三年时,我脑子里闪过的弹幕全都是——

「还他妈有这种好事???」

当时的我还太年轻,不知道生活中的每一份礼物,都可能是提前透支来的工资。

在我一炮而红后,紧接着黎彦就开始着手运营起了自己的影视公司,我成了华彦影视的当家花旦,只花了一年时间就在虎狼环饲的内娱啃下了一块肉。

我的星途被黎彦安排得妥妥当当,他替我摆平黑料,送我一线资源,给我配置最完美的一切,而我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任劳任怨地反哺华彦影视。

整整三年,我钟安然作为一个从小躺平到大的菟丝花,居然被黎彦培养成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内卷狂魔。

在第三年的最后一天,虽然我还没有成为影后,但我毅然决定明天停卷一天,抽个空和黎彦算算账再说。

我推掉了第二天的采访,婉拒了齐嘉言拍摄 MV 的邀约,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然后提着包踩着高跟鞋,顶着我花了一小时才搞定的全套妆容去了黎彦的别墅。

这是我昨晚和他约好的,今天就来和他清算清算这些年我赚的钱,然后结束这段诡异的包养关系。

我要堂堂正正地留在华彦影视,就算暂时没办法一把子拿下他的心,我也要成为他工作中举足轻重的那个人。

我实在爱极了黎彦穿着衬衫带着金丝边框眼镜时那副一丝不苟的禁欲模样。

其实算下来,我和黎彦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

我猜他一定还在自己的书房里,可能在视频会议,也可能在看公司报表。

我上门去找他,他可能会冷冷淡淡地看我一眼,然后用正经而略带一丝沙哑的声音让我先等他一会儿。

不过这都没关系,他就算坐在那儿放屁我也觉得他帅爆了。

但我都猜错了,黎彦没有在书房,也没有在放屁。

非常恐怖兄弟们,在工作时间里,黎彦这个工作至上的卷王之王居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更恐怖的是黎彦的家里,竟然出现了另一个女人,还亲昵无比地叫他彦哥哥。

二.

这几年来,黎彦的别墅里除了我和保姆,就从没有出现过其他的女性,就连他养的猫,那都是公的。

正因为我吃准了在黎彦心里我和别人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才敢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

可现在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直接打乱了我所有计划。

说好的椒房独宠呢,说好的工作狂魔呢。

我都只能叫他一声黎总,他却转头给别人当起了哥哥?

我站在门边看着客厅里的两人,一时间心塞得连墨镜都忘了摘。

黎彦似乎没想到我会来得这么早,看向我时脸色还有些凝固。

我看着黎彦略显沉郁的脸色,不争气的眼泪差点就从嘴角流了下来。

——可恶,这个男人怎么连皱眉都这么蛊人。

「钟小姐是吗?不如进来坐吧?」我本来还只注意着黎彦,可坐在他对面的那人先说话了,轻轻柔柔的声线,笑起来眉梢眼角都是文静温良。

真是好一副,十足的女主人派头呐。

在她甜美温柔的笑意中,我优雅地摘下了墨镜,和黎彦对视一眼后,就坐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众所周知,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状。

我不动声色地挺直了脊背,硬生生拗出了我的直角肩。

本来这玩意儿我只在工作的时候才会使劲拗,但是在这个连我都看不出她是素颜还是化了妆的女人面前,我的危机感空前高涨了起来。

「是我来的不巧了,居然刚好碰见黎总在招待客人。」我把手提包随手放在了沙发边上,浅笑着打破了这份稳定的沉默。

「客人?钟小姐可能误会了。」她似乎被我逗笑了,对着黎彦梨涡轻陷道:「彦哥哥,你就不打算对钟小姐解释一下?」

我循着她的目光一同看向黎彦,黎彦靠在沙发上,一双深邃的桃花眼却不含情,只有一片凉薄,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这是我妹妹黎晚,今天刚回国。」黎彦向我这边微微侧了侧头,解释道。

我知道黎彦有个妹妹一直在国外,也知道这个妹妹叫黎晚,我还在网上搜索过黎晚,不过她被保护得很好,除了名字,其他的资料都没有泄露出来。

敢情我今天是见到真人了。

「原来是黎总的妹妹,我居然以为是客人,唐突了黎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啊。」

短暂的吃惊后,我立马半圆滑半诚恳地向黎晚道了歉。

「我一直待在国外,钟小姐不认识我很正常。」黎晚大度得简直像没脾气一样。

黎彦从我坐下以后就只说了一句话,接下来的时间全都是我和黎晚一来一回地寒暄,两个人互吹了一通彩虹屁以后,是黎晚先起身打算出门了。

「哥哥,晚上别忘了等我一起吃饭。」黎晚冲着黎彦说话,在得到黎彦点头后还不忘对我对我甜甜一笑,然后离开了别墅。

目送黎晚离开后,不知怎的,我居然重重地松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