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伯母她重生了

出自专栏《爽文女主她杀疯了》

婚礼中途,陆泽突然当众悔婚。

他车祸昏迷了三年的妈妈,居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铆足了劲给他来了七八个大耳刮子!

陆泽顶着一张落满耳光的脸:「妈?」

「妈什么妈!谁是你妈!

「脑残玩意儿,早看你不爽了!

「呵,终于让老娘出了这口恶气!」

陆阿姨、我前准婆婆,她豪迈的拉起懵逼的我当众宣布:「两件事!

「一、我陆敏今天收周涵月做女儿!二、从今天起我与陆泽断绝母子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1.

婚礼中途,乐队上台唱歌暖场助兴。

那个不敬业的主唱一开嗓就跑调,还把一首《往后余生》唱得悲凉凄怆,声音里满是哽咽。

好好的婚礼被她唱出了吃席的怪异感。

陆泽看清主唱后第一时间松开了我的手。

他本能地朝着台上的女人走去。

「你怎么来了?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陆泽强装冷硬的声音从领夹麦克风传出来。

「我知道,我不该来这种贵气的地方。

「可是我们才分手三天,你却要结婚了?

「你说过只爱我一个,只让我做你唯一的新娘。可是你怎么能给别人披上婚纱呢?

「你是陆泽啊,你怎么能食言呢?」

女人站在婚礼台上,声音准确无误地通过麦克风传入每个来宾的耳朵里。

还是那种丧丧的,让人听了就能减寿的调调。

断断续续地诉说她和新郎的爱情,相爱的一对男女因家族原因被迫分手,男的向势力低头不得不违心娶我这个女人,女的为情所困茶不思饭不想。

真感人,如果观众换成跟她一样脑子容易发热的群体,说不定还真能煽情一波。

只可惜今天来的个个是人精。

没人会犯傻来议论我周氏千金周涵月的八卦。

赵盈盈,是陆泽赶在婚礼前刚分手三天的女朋友。

也是他交往时间最长、最宠爱的一个。

如果不是陆泽他爸连续喝了三次药以死相逼,今天站在这里要嫁给陆氏总裁陆泽的人,还真不可能是我。

我俩是从小带着婚约的青梅竹马。

他在青春懵懂时,曾向我承诺。

他说他要努力变成能配得上我的人,许给我最难忘的婚礼。

青涩的陆泽眼里为我闪的光,套牢了我。

我以为他是一时迷路在花丛,总有一天会回归正轨。

没想到,最后秉持初心的,只有我一个人。

赵盈盈说得不错,陆泽怎么能食言呢?他可是庞大的陆氏集团唯一继承人。

自从他妈妈陆阿姨出车祸昏迷后,他这个唯一的继承人凭借着绝顶平庸的资质,做什么都事倍功半、不尽如人意,一塌糊涂。

不过他许给我的婚礼,倒是如他当初所言,难忘至极。

2.

赵盈盈一身丧服一样白的棉布长裙,一脸病入膏肓的惨白妆,脸上挂的两行不值钱的眼泪,整个人显得格外凄惨柔弱,再加上不单薄的身体特意摇晃,一整个雨打浮萍摇摇欲坠,无依无靠急需要人保护的心机模样。

勾动了陆泽的保护欲。

他完全忘了今天是我们两个的婚礼,刚刚走完了最重要的婚礼宣誓流程。

他当众承诺,以后不管生老病死,都会爱护我尊重我,将来的艰辛和安乐都会陪在我身边。

对我,他永远不离不弃。

我摘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上面还萦绕着他的指温。

可笑的是,他的那句「永远」却已经过期了。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真的就信了。

我好替他可惜啊,错过了我这么好的姑娘,以后可就遇不到咯。

用来结婚的戒指被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他们俩一个资质平庸,一个难登大雅。

真般配,跟垃圾配垃圾桶一样。

我差点忍不住给他们鼓掌。

陆泽他爸赵远安看事情发展不对,匆忙上台。

想着他上次连喝三次药的壮举,我估摸着他是想再当一把打鸳鸯的棒槌。

我真怕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接着让这场婚礼继续。

陆泽你可得撑住了,为了你的盈盈宝贝,你得停住了!

陆泽果然是个带不动的,整个就一恋爱脑。

他赶着赵远安开口之前,当众宣布:「今天这场婚礼作废,我爱的人是赵盈盈。除了她,我谁都不娶。」

他梗着脖子对赵远安吩咐:「盈盈受了惊吓,剩下的事情你处理吧!」

赵远安气急,抬手就甩给他一个大耳刮子,只是下去的巴掌却打在了突然冒出的赵盈盈脸上。

她的半边脸瞬间鼓起老高,陆泽直接红了眼,把人护在怀里。

「有什么事冲我来,你为难盈盈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今天不妨把话说开了,我陆泽这辈子娶定她了,我孩子的妈妈也只会是她赵盈盈。」

赵盈盈被他当众直白承认,眼里的得意藏都藏不住。

俩人不顾礼义廉耻,抱在一起嘴巴叮成一团。

赵远安有心脏病,当下被刺激得捂住脆弱的胸口,整个人疼得弯成了虾子,抖着手指向陆泽,口里「你」了半天。

恋爱脑真可怕,连亲爹的死活都不管了,和赵盈盈两个人叮得忘我。

报应不爽。

赵远安哪敢想,他精明了大半辈子,老了却在自己亲儿子身上栽了大跟头。

3.

赵远安前脚被他二婚白月光老婆送去医院。

陆泽后脚就拉着赵盈盈走到陆阿姨跟前:

「妈,这是您儿媳妇盈盈,她是个单纯善良的人。」

「阿姨,我是盈盈,我和陆泽是相爱的,希望您能成全。」

陆阿姨之前出车祸昏迷了三年。

一个月前两家定下了婚期,我去医院看她,告诉她婚期的时候,她的眼睛动了动。

医生说是有清醒的迹象。

从那开始,陆阿姨就像被揭了封印一样,身体恢复得很快,还能站起来走几步路。

只是人木木的,眼里没有焦距。

陆泽的婚礼现场,陆阿姨坐着轮椅被安排在视野最好的位置。

幸好陆阿姨的神志尚未归位,要不然以她是非分明的暴脾气,估计得当场爆炸。

俩人说完后转身就走。

原本陆阿姨无神的眼睛,却突然亮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坐在她身边的人被吓出声。

本来专心看豪门狗血的人,瞬间被吸引。

整个就是一个「震惊」现场。

毕竟陆阿姨昏迷了三年,人突然能动了,不知情的人多少会觉得惊悚。

陆泽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护住赵盈盈,他摆出一副防着陆阿姨会伤害赵盈盈的样子。

陆阿姨走到他跟前,抡起左右双手,铆足了劲给他来了七八个大耳刮子!

这巴掌「啪啪」作响,大厅里甚至还传出回音。

没想到吧,你最应该护住的是你自己啊。

陆泽顶着一张落满耳光的脸:「妈?」

可能他没想明白,向来疼爱他的妈妈,为什么醒来一开局就先给他来了七八个耳刮子吧。

「妈什么妈!谁是你妈!

「脑残玩意儿,早看你不爽了!

「呵,终于让老娘出了这口恶气!」

说话字正腔圆,声音铿锵有力。

无疑了,陆阿姨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陆阿姨。

打完儿子,陆阿姨长舒一口气,目光扫过全场。

「让大家看笑话了!」

爽朗的声音,瞬间点燃了众人的热情,纷纷高声道贺陆阿姨身体康复。

大型的祝贺现场,代替了这场离谱的婚礼。

然后,陆阿姨、我的前准婆婆,她豪迈的拉起还在懵逼的我,当众宣布:「两件事!

「第一件,我陆敏今天收周涵月做女儿,她享有我的继承权,我的东西,以后都归她。

「第二件,我与陆泽从今天起断绝母子关系,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死不相往来!」

4.

陆阿姨面上维持着一贯的雷厉风行,在台上同宾客们致意。

她身体的重量向我压过来时,我当即会意挽住她。

陆阿姨外刚内柔惯了,刚刚清醒过来的人,早就耗尽了体力。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这老陆总昏迷了三年,一醒过来就要跟小陆总断绝关系,是不是糊涂了?」

「你瞧陆总疾言厉色的样子像糊涂了?我看是你糊涂了,比今天的小陆总还不清醒。」

「那可是她亲儿子啊,虎毒还不食子呢!」

「陆氏在小陆总手里的这三年缩水了三成,今天还当众做出悔婚的智障事。这种亲儿子换给你,估计你能给他扒了皮剁碎了给狗食!」

「这三年跟着小陆总合作不仅赔钱,还得天天给他装孙子,看他摆谱耍阔!本事没他妈大,脾气比他妈居然都大。」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大家都谨言慎行点。」

「锦城怕是要变天了!」

「这天早该变了!再这样下去,裤衩子都得赔干净。」

陆泽被陆阿姨当众打了巴掌,又听到这些议论,他一脸怒气地质问:「妈,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居然连个「您」字的敬语都不加。

这三年,没给他锻炼出总裁的能力,倒是给他养出了一身傲慢臭脾气。

「字面意思!」

陆泽不可置信:「断绝母子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