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我的共享男友

出自专栏《私奔:我携爱意向你而来》

我失恋了,男闺蜜给我点了个共享男友。

一见面,我傻了。

这不是我舔而不得的前男神吗?

杜盛,也就是我的前男神,冷着脸将我逼到墙角:「许姝,移情别恋挺快啊!」

1

男神杜盛发了条朋友圈。

看,舔狗的自我修养。

我晨跑回来,站楼下正要点赞。

打开配图,我麻了。

是我和他昨天的聊天记录。

我上赶着问:宝,你和女朋友喜欢什么馅的包子,我明天给你俩买?

杜盛回:不吃包子。

我死缠烂打:那你女朋友呢,吃包子嘛?

杜盛没理。

我不是要知三当三,而是杜盛有个关系有点暧昧的对象,我有点拿捏不准这个女孩和他的关系,所以试探了一波。

昨天我还惴惴不安,寻思这家伙要是承认有女朋友我就立刻跑路,但他没回,这就让我很闹心了……

低头再仔细一看,我又心绞痛了一次。

杜盛给我的备注名还挺客气:首席备胎。

备胎就算了,还首席。

怒从心头起,我要黑化了。

这时兜头一盆凉水,浇得我透心凉。

二楼探出我的好兄弟周泽的卷毛头,他手里还拎着搪瓷盆。

看我抬头,他扯着公鸭嗓喊:「许姝,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

「你大爷的周泽!眼睛没用捐给有需要的人!」

话还没骂完,我已经没出息地哭出驴叫声。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杜盛为什么要这样?

周泽理亏,拉我去他家。

他像个老母鸡围着我转:「怎么了,哭得娘们唧唧的?」

我:??

我本来就是个娘们好嘛。

「我不当杜盛的舔狗了,我要当渣女!」

「昨天还喊着非杜盛不嫁,这大早上的,发烧了?」

周泽伸手就要摸我额头。

叔能忍,婶都不能忍。

我递出手机,怨妇值爆表:「你看!」

周泽翻看了半天,摊手:「就是杜盛的消防训练日常啊,看什么?」

我接过手机一看,诶?

两分钟不到,还真没了。

这个狗男人,删挺快。

不行,追了两年小手都没牵到。

还暗戳戳内涵我,这口气我咽不下。

2

本着有仇当场报的原则,我揪着我的怨种兄弟周泽,杀上门去。

是杜盛开的门。

周泽躲我身后,小声抱怨:「好可怕。」

我:……

奶奶的,忘了周泽是杜盛的小迷弟,他在篮球场上被杜盛迷得颠三倒四,平时恨不得上香供着。

白瞎一米八的个子了。

只能我硬着头皮自己上了。

杜盛看样子刚睡醒,倚着门框打哈欠:「这么早,有事?」

啊,我没出息地咽口水。

天菜啊。

一米九的大高个,五官棱角分明,衣服下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整个就是一行走的荷尔蒙。

「你……」

我刚张嘴,屋里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

「盛哥,谁啊?」

3

叫得这么亲热,我酸了。

等屋里的女人走出来,我更酸了。

陈心怡,杜盛的小青梅。

娃娃脸,一张嘴阴阳得很。

托她的福,杜盛至今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她正擦着半湿的长发,身上的浴袍系得松散,酥胸半露。

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笑了:「哟,来送包子了?」

又提包子,我脸都绿了。

再出声时我声调都变了:「你俩同居了?」

杜盛身一横,把陈心怡挡在身后。

「心怡,你别添乱。」

陈心怡原地跺脚:「盛哥~~」

这山路十八弯的尾音,我得苦练好几年。

4

杜盛够无情的,头也没回。

陈心怡冷哼一声,转身回屋。

杜盛抱臂,眼神落在我身上:「许姝,有什么事我们晚点再说。」

什么也别说了,我都懂。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呗。

算了,舔狗我不当了。

心一横,我手伸到杜盛胸前:「东西还我?」

「什么?」

杜盛盯着我手心看。

我低头一看,食指上的银戒刚好露出「D&X」的字样。

他倒提醒我了,情侣戒指我定制了一对。

之前觍着脸硬塞给他。

从没见他戴过。

我还安慰自己一定是杜盛平时训练强度大,不方便戴。

恋爱脑害死人啊。

「我送你的银戒,泡脚盆,药酒,汇仁肾宝……」

越说我越没底气。

见鬼,肾宝都送,我是不是太馋杜盛的身子了。

5

眼看杜盛的脸黑了,周泽小声提醒我:「还有限量版球鞋。」

好兄弟,关键时候救我狗命!

「球鞋也还我,我吃了两个月泡面买的!」

我叉腰站立,不怕死地盯着杜盛。

「球鞋我穿过了,你确定要?」

杜盛的眼里有笑意,逗小狗似的歪头看我。

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要,我送周泽,他也喜欢,对吧?」

我强行拽着周泽,向他使眼色。

兄弟,竹马多年,关键时刻你得支棱起来。

「啊?啊对对对。」

周泽演技实属拙劣,头也不敢抬。

好歹表演系毕业的,差评!

杜盛根本没当回事,他抬手看表:「时间不早了,该上班了,一起?」

我上班的单位,和杜盛的消防队就一墙之隔。

以前我经常死皮赖脸蹭车。

「不了,我还有事。你东西收拾好后,我来取。」

说完我转身就走。

背景音乐,起!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舔狗拜拜,姐姐要翻身做渣女!

6

隔天「三八」节,单位头次开恩,放了半天假。

我拉上周泽,直奔附近的理发店。

周泽个死宅男,对我的操作表示不理解:「你要削发为尼嘛?」

我一脚踹上他 Q 弹的屁股:「放屁,姐姐我要变身!」

进了店门,满屋子都是唇红齿白的小鲜肉。

一人一声美女,我迷失了。

一个金发小帅哥迎了上来:「美女,要做什么发型啊?」

那必须渣女标配大波浪啊。

迅速翻出相册里的热巴同款,我问:「这个?」

小哥瞄了我一眼,比了个手势:「问题不大!」

那当然,美人都是相似的嘛。

周泽拍拍小哥的肩膀:「行啊哥们,干一行爱一行啊!」

三个小时后。

金发小哥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镜子里多了个二百五。

我盯着镜子里的炸毛发呆。

这是步惊云同款发型吧。

说好的高贵冷艳美人哪。

周泽在我背后连连点头:「这发型不错,清心寡欲。」

我:……

金发小哥还挺满意,凑近我问:「怎么样?」

我含泪安利:「帅哥,何润东版的《风云》看看吧,你一定喜欢!」

金发小哥连连说好。

周泽夸我:「缺德还是得看你啊。」

理发店还算有良心。等我结完账,又送了我一捧玫瑰花。

好歹见着点回头钱吧。

出了理发店,没走两步,我手机「嗡嗡」响。

一看,是杜盛!

7

作为我的男神,他已经过气了,我懒得理他。

杜盛又阴魂不散地打来。

周泽看我:「你得接啊,渣女得拿得起放得下。」

诶,有道理。

一接电话,杜盛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许姝,你什么时候来?」

哦,看来东西收拾好了。

我看周泽,走吧,兄弟。

周泽这个冤种,一看又要和杜盛 battle,立马当场叛变。

他一拍脑袋,连连后退:「哎呀,今天还有表演课,我得撤了。」

啧啧,这浮夸的表演,没眼看。

还表演系老师呢,我都替他害臊。

得,有事还得我自己上。

不就是取东西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杜盛家门口,我刚抬手要敲门。

门直接从里面开了。

是杜盛的队友杜成,一看到我,他眼睛都亮了!

他转身朝身后喊:「兄弟们,这不是来了嘛,看把杜盛给急得。」

我探头一看。

呵,不得了!

男人,全是男人!

8

都是杜盛的队友。

足足十来个人高马大的猛男,坐着的,站着的,躺着的。

啊,空气里都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哎哟,许妹妹来啦!」

抬眼看到我,他们呼啦啦挤上来,拽着我进了屋。

哇,这臂膀,这胸肌,这又长又直的腿……

我像进了盘丝洞的猪八戒,咧着嘴笑得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