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总裁夫人要离婚

出自专栏《觉醒法则:我的满分剧本》

我最近看我老公有点不顺眼。

他会在厕所里时不时发出怪声:「哼,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是在欲擒故纵!」

洗澡让他递个浴巾:「求我,我就给你。」

会对着我们家的狗狗怪声怪气的说:「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我们家的一条狗而已。」

然后摸着它的头说:「舒服就叫出来,我想听。」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我觉得我老公好像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我在心理咨询室诚恳地和对面的医生讲诉着厉浩的病情,有病咱就得治。

「是这样子的女士,我们心理咨询治疗是需要本人到场的,不过听您的讲诉,你老公确实病的不轻,我这边建议您抽空带他过来面诊一下。」

那个头发少的可怜,一看就很靠谱的医生扶了一下眼镜,对我说道。

「该死的,你给我离他远点!那个糟老头的话你也信?」

厉浩愤怒的掐着我的脸,非常讳疾避医。

我指着手机上医生的照片认真的告诉他:「这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心理医生了!」

他不屑的把头抬高四十五度角,用余光扫了我一眼,非常轻蔑的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出来。

动作标准到夸张的像个话剧演员。

又犯病了,我忧愁的看着他,深深感觉到了一阵无力感。

「女人,不要轻易挑战我的底线!」

我坐着新买的红色劳斯莱斯里面,面无表情的示意司机开车走人。

「夫人,总裁好像在喊我们。」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弱弱的提醒我。

我回头看了一样厉浩,他穿着一丝不苟的高定西装,打着领带,头发还打了发蜡,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浓浓的不悦,紧皱着眉头冲我吼道:「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

没救了。

「走!回我家!」我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冲着司机喊道。

司机踩了一脚油门,带着我飞速逃离现场。

无视手机上备注亲亲大老公的对话框不断抖动,我发了一条语言过去。

「什么时候你愿意去看病,我就什么时候回家!」

「小甜甜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快让妈妈抱抱!」

我妈嘴上说着要抱我,手上却完全没有要停下动作的意思。

「八筒,自摸!给钱给钱!」

她兴奋的同其他富太太说着,我叹了口气,还是不打扰她在麻将桌上厮杀了。

正躺在自家舒服的大床上思考人生,我妹走了进来。

「姐夫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家啊?他没陪你?」

听说她最近和一个小鲜肉男明星打的火热,怪不得满脸的春风得意。

再想想我家里那个龟毛的男人,我不由嫉妒的砸了她一个枕头。

「荣甜甜!我刚做的头发!」她哀嚎一声躲避我的攻击。

无视她愤怒的眼神,我开口问道:「你觉不觉得厉浩有点问题啊?」

她一下转变脸色,一脸八卦的凑过来。

「怎么?他那里不行?!」

我再次叹了口气,指了指脑子:「比那还严重,这里不行。」

「他失忆了?没听说厉氏集团总裁最近有遇害啊。」知道不是那里的问题,荣蜜蜜一脸无趣的走开。

「不是,你真的不觉得他平时的行为举止很有问题吗?」

对啊,这个问题,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发现?

「没什么问题啊。长得帅,身材好,给钱大方,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姐先和他订了婚约,我都想把他抢过来了!」她不甘的看了我一眼,「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对啊,我们都结婚三年了,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得厉浩的行为很奇怪,这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不就是想要我陪你去医院吗?听着,赶紧给我滚回来!」

不出意外,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厉浩的电话,我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觉得他也不是无药可救了。

「这位先生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对面的医生,我怀疑他不是搞工作把头搞秃的,而是拿推子给自己剃的。

厉浩听见了结果,一脸不耐烦的把我抵到了墙边,把我的手举过头顶,贴在我的耳边说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我的玩物而已,再闹,我就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了。」

!!!!

我疯狂示意医生,看呀!快看呀!发病了!

你他喵管这叫没问题?

但是那个医生居然一脸平静的看着我们,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出来什么不对。

那两个负责帮忙的护士居然还看着厉浩红了脸。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厉浩最近变得很奇怪,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我和他说话也只回答我一两个字。

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和我生气,可是他真的不太正常啊!我只是想带他治病。

想着,我委屈的又喝了口酒。

这家叫夜色的酒吧很有名,我经常听荣蜜蜜提起,可惜一直都没机会来,毕竟每天晚上厉浩都要搂着我才睡得着。

虽然我怀疑这是个借口,但是我还在选择了相信,所以从来不会在晚上夜不归宿。

「姐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我说一说啊!」

一个带着青涩的圆脸少年坐在我旁边,轻声询问我。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让我来猜一猜,是男朋友惹你生气了吗?姐姐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知道珍惜啊?」

他夸张的说着。

我酒意也有些上头。

就是!厉浩那个狗男人,还冷暴力我!

「我和你说哦!我老公他有毛病!」

我大声喊着,哪怕酒吧音乐嘈杂,还是有一堆人看着我。

那个圆脸男生拉着我的手:「姐姐真可怜!」

?!

我一下子甩开他,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我转头,厉浩一身寒气的站在我身后。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抡起拳头就砸向了那个男生。

我没劝架,我觉得他打的挺好的,反正又打不死。

他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谁给你的勇气碰她?哪只手碰的?你自己了断还是我动手?」

你不是已经在动手了?

打完了人,厉浩嚣张的抽出一张黑卡甩着酒吧老板面前。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

回家路上,我默默坐在他旁边,不敢吱声,夜不归宿还喝酒,好吧,我心虚了。

不过想起他刚刚的行为,虽然很不霸总,却意外让我心跳加速。

厉浩闭着眼睛,不搭理我也不说话。

看着他眼睛上的青紫还有被扯坏的的衣服,我更心虚了。

我小心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刚刚有一点点上头的酒意早就烟消云散了。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没有说话。

「对不起嘛~」

他没有看我,还是闭着眼睛,半响说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厉浩在外面有狗了。

荣蜜蜜亲口和我说在厉浩身边最近多了个漂亮的女秘书,很年轻,嫩的和水一样。

从前为了不让我吃醋,他从来没有用过女秘书,现在那个没学历没经验的女孩子还是被他破格提上去的,圈子里都传疯了。

「完了,你要变成弃妇了。」

荣蜜蜜一脸欠揍的和我说着。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至于吗?就因为我带他去看病,去酒吧喝了一次酒,就要和我离婚?

还带了个女人在身边。

「荣甜甜你脑子坏掉了吧?我以前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早结婚,被管的和个受气小媳妇一样。离婚就离婚呗,咱家又不是养不起你。」她恨铁不成钢的过来抱着我。

我开始疯狂挣扎。

「你胸太大了,闷死我了!」

荣蜜蜜抓着我的手就往她胸上按,得意的开口:「触感真实吧?刚做的~」

我毫不客气的把眼泪和鼻涕往她身上蹭,一阵打闹中突然想明白了。

我荣家也不差,虽然比不过厉家,但是也不是给他白白欺负的,还没离婚呢,就婚内出轨!

那天厉浩在车里和我说离婚我以为他是气话,没往心里去。

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把我送回了家,我不要面子吗?

所以虽然已经在家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没有主动找过他。

我爸妈居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我结婚后也经常回家,和厉浩感情也很好。

「那个小兔崽子!我打断他的腿!」

我爸一听我说完原委,气得直接就想冲去厉家揍厉浩一顿。

我和厉浩是从小订的婚,门当户对又一起长大,也算是一对金童玉女。

我赶紧拦住我爸,他这老胳膊老腿打得过谁啊?

「我就是通知你们一声,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和他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我妈也不打牌了,在那里疯狂打着电话给各家富太太,挨家挨户的数落厉浩,就差没有直接说那坨狗屎配不上我女儿了。

我握紧拳头,男人,不行就得换!

掏出手机,拨出那个我熟悉无比的电话:「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商量一下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吧。」

坐在厉浩办公室里,这里的每个角落我都很熟悉,一路上公司员工那副窃窃私语的样子也让我明白,荣蜜蜜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