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有没有甜到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小说?

温柔陷落

出自专栏《春日棉花糖:梦中爱你千万遍》

「我这个月穿搭视频没有素材了……」

女孩抬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办公桌对面的男人。

男人合上文件冷凝地看着她。

「所以?」

女孩双手合十。

「给孩子点儿零花钱叭。」

她眼睛里已经有了笑意。

「要钱要怎么说?」

「老公~」

【穿搭博主软妹】×【温柔禁欲总裁】

1

随砚回到家的时候刚好是婚后一个月整,助理放下行李跟随砚报告明天的安排,随砚松着领带打量家里的变化。

整体上还是干净整齐的,只是到处都有一些小东西放着,茶几上还堆了很多零食,鞋柜转角还有一大堆快递,看来自己的小妻子在家里一个人也快活得很。随砚正这么想着,敲门声忽然响起。

助理顺手开了门,是拿着包裹的快递员。

「您好,请问是……『世界无敌第一可爱』吗?」

「?」

随砚轻咳一声。

「应该是我太太的,我来签吧。」

签收完关上门楼梯上就传来动静,随砚跟助理吩咐了几句让他先走,然后取下领带自己换了鞋子走到楼梯口等着。

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身影匆忙地从楼梯上奔下来,随砚一怔,被女孩撞了个满怀,清新的花果香充盈在鼻尖,随砚下意识地搂住了女孩的腰,稳住她的身子。

栀乔刚换上这次要测评的衣服快递的电话就来了,赶快扣好扣子下楼结果没想到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就在楼梯口,还撞人家身上了。

「老公?」

栀乔下意识地开口,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随砚忍着笑,伸手把她凌乱的长发捋至耳后,忍着笑说:「嗯……是我。」

栀乔脸色瞬间变红。

「不是……不是……我……」

随砚松开手,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栀乔看着随砚坐下,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的小玩意儿。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我就……还没收拾。」

「没事。」

随砚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栀乔坐下,栀乔犹豫了一下,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随砚身边。

「有点紧张?」

「没……没有。」

随砚靠在沙发上看着身前坐得笔挺的姑娘,明显嘴硬,随砚放缓了语气。

「今晚上爸妈叫我们回去吃饭,晚上七点走,准备一下?」

「好,那我先上楼了。」

栀乔抱着快递迅速地上楼,爬上楼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随砚还没来得及关怀几句就看见栀乔爬起来跑得飞快,随后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

随砚和栀乔是典型的商业联姻,栀乔大学毕业两个人就领了证,婚后随砚就按照原定计划出差一个月,栀乔是个懂事的小姑娘,随砚对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小姑娘完全是当妹妹看,但是不可否认的……选择她,也是有一些私心在的。

第一次见到栀乔的时候是随砚去拜访栀乔父亲谈合作的时候,被阿姨带着进门在客厅里稍等片刻的时候看到旋转楼梯拐角上坐着一个女孩。

她穿着奶白的裙子聚精会神地低头打游戏,双腿从楼梯扶手的栏杆上伸出来垂着,莹白的小腿轻轻地晃着,还穿着乖巧的白袜,随砚当时不自觉地目光被她吸引。

栀父走出来与随砚寒暄,随砚余光看到女孩听到了声音就轻手轻脚地起身,对上自己的视线时还不自觉地脸红了,然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又双掌合十睁大眼睛对自己拜了几下,拿着手机迅速地溜上楼了。

随砚忍不住嘴角上扬。

后来两方的父母提出联姻的想法时,随砚同意后得知栀乔也同意了,那时候好像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晚上出门的时候栀乔放松了很多,换了一身乖巧可爱的小礼裙踩着小高跟鞋下楼,看着楼下长身玉立等待着自己的随砚,栀乔脚步加快。

「随……我好啦,咱们走吧。」

随砚看着精致的小姑娘走到自己身边,忍不住想逗她:「怎么不叫老公了?」

栀乔脸瞬间涨红,伸手拍了一下随砚:「我今天是叫错了!」

「好。」

随砚拉开门,栀乔跟着随砚出门上车,车子发动,栀乔问了一句:「待会儿在那边叫你什么好啊?」

「阿砚。」

「阿砚?」

「嗯,家里都这么叫我。」

「好。」

走到随家门口,随砚将胳膊抬起,栀乔乖巧地伸手挽住他,拉近两人的距离。

进门一番寒暄后栀乔跟着随砚在餐桌旁落座,今天准备的家常菜都是栀乔喜欢的菜式,开饭后随砚在跟父亲聊工作上的事情,栀乔却因为一道够不着的菜有些苦恼。

随砚看了看咬着筷子有点儿焦虑的栀乔,伸手夹了一点儿那个菜放到栀乔碗里,栀乔脸红了一下,小声地说了「谢谢」又继续扒饭。

过了一会儿随砚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栀乔拉低他的身子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阿砚我还想吃那个。」

随砚喉结动了一下,「嗯」了一声,又给栀乔夹了几筷子。

随母笑眯眯地开口:「你俩感情还挺好的,那我就放心了。阿砚,你这次回来,可要好好地照顾小乔。」

随砚伸手抚摸了一下栀乔的脑袋:「好。」

栀乔被随砚突如其来的爱抚惊得拿着橙汁的手一抖,橙汁洒了一身。

栀乔还没来得及反应,随砚就已经伸手拿纸巾擦拭自己裙摆上的橙汁,随父看了看栀乔被打湿的裙子发话:「去宁宁房里拿衣服先换上吧。」

「是啊是啊,宁宁衣柜里还有好多新衣服,拿一件先换上吧,阿砚你快带小乔去。」随母也紧跟着说。

随砚拉着栀乔起身:「那我先带小乔去换衣服。」

栀乔跟着随砚走出餐厅,尽力扯着裙摆不让湿漉漉的部分沾到腿上。

「对不起……我太笨了……」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换件衣服就好了,没事。」

随砚走到随宁的衣帽间前打开门,摸摸她的头,俯身看着小姑娘的眼睛。

「真的没事,去换件衣服吧,宁宁的衣服有可能有点儿大,你看看哪件能穿上自己选一件穿。」

末了还忍不住捏捏栀乔的小脸,栀乔点点头,转身走进衣帽间。

随砚靠在门口等,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栀乔为难的声音:「阿砚,这个带子我系不好,你能进来帮我一下吗?」

随砚轻轻地敲门:「那我进来了。」

入目的是栀乔因紧张而涨红的侧脸,及腰的长发拢在身前露出骨肉均匀的白皙腰背,乳白色丝绸露背连衣裙背后的丝带散乱地挂着,随砚深呼吸了一下走上前去。

伸手拉起丝带尽量不碰到女孩的腰背,但是她身上的香气却温柔地溢过来,让随砚的动作也不自觉地放慢。

「我……我不是故意选这条的,别的我试了我都穿不上,而且……而且……我……别的我不太撑得起来。」栀乔有些结巴。

随砚将丝带打结,俯视着女孩的发顶,声音染了一丝喑哑:「小乔。」

「嗯?」

「我也是男人,你这样,我很难不起别的心思。」

栀乔抬头看看随砚低垂看着自己的眉眼,温和的目光甚至还有点儿……戏谑,栀乔立马皱起眉瞪着他。

随砚看着她奶凶奶凶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刮刮她的小鼻子:「好啦,逗你的。」

栀乔微怒的小脸染了点红,转身避开随砚的气息,低头小声地说:「我……我们该出去了。」

随砚把西装脱下来给栀乔披上:「好。」

栀乔和随砚拜别随父随母后上车,栀乔松了一口气跟随砚说:「婚后跟父母吃的第一顿饭弄得我好紧张。」

随砚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唇角含笑:「但是今天表现得很好。」

栀乔笑起来,胳膊撑在随砚身侧靠近随砚:「我就说吧,小乔在正式场合绝不失手。」

随砚把文件收一收放进文件夹里,转头看着栀乔乖乖地等着夸奖的模样:「是,非常厉害。」

栀乔听着随砚温柔的语气里掺杂了些微的宠溺,也忍不住继续注视着他。

随砚低头凑近栀乔:「小乔,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有时候像个小猫?」

2

回到家的栀乔还乖乖地披着随砚的西装外套,进门踢下高跟鞋就脚步慌乱地上楼去,随砚俯身把她的小高跟鞋摆好放在柜子里。

「怎么鞋子都这么小。」

上楼洗完澡出浴室的时候随砚看见床尾摆着自己的那件西装外套,随砚不可抑制地想到栀乔披上自己外套时衣摆下缘已经盖过了她的臀部,整个人娇小乖巧得让自己心颤。

随砚拿起手机看到女孩给自己发的消息:「衣服给你放床尾啦,晚安。」

随砚抬手回复:「晚安。」

次日随砚下楼吃早餐的时候看见栀乔盘腿坐在客厅里拆快递,他以为栀乔不会这么早起床来着,从餐厅拿了豆浆一边喝一边走到小姑娘旁边。

栀乔看到他过来,小脸慢慢地就变红了,然后默默地往旁边坐了一点,把位置让给随砚。

随砚从善如流地坐下,看着栀乔拆出的一大片快递说:「我本来以为像小乔这种自由职业者都不会那么早起床的。」

栀乔感觉随砚坐在自己身边自己都有点儿莫名的颤抖,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回他:「其实平常也都是睡懒觉的,今天……是因为定好了几个拍摄主题,内容比较多所以拍摄时间会更长,就早点起来准备。」

随砚点点头,起身摸摸栀乔的小脑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老公,嗯?」

栀乔抬头就想争辩,但是对上随砚的眼睛气势又弱了下去,鼓鼓嘴又开始自己拆快递了。

随砚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