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他似烈火

出自专栏《下课后告白:时光与他都很甜》

晚自习下课后,我又一次在校外被围堵。

那些人扑上来的时候,我抄了一块砖头,准备跟她们同归于尽。

却没想到传说中打架最凶狠的校霸突然出现,

目光狠厉地挡在我的身前,

「我看谁敢动她。」

那个暑假,我一身泥污,他一身伤。

他跟我说,我们逃吧。

 

1.

「我看今天谁敢动她。」

盛骁一句话,让对面几个人瞬间花容失色。

就连邱卉也变了脸,紧张的问他想干什么。

我看着面前一米八几挺阔的背影,同样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在十一中,或者说在整个卫城,

没人不知道盛骁的大名。

抽烟喝酒打架闹事,看谁不顺眼就往死里揍。

被他盯上的人,甚至会后悔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可这样一个恶名昭著的校霸,现在却挡在我面前……

如果没有他说的那句话,我会怀疑他是跟邱卉一伙来找我麻烦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盛骁开口了。

「不干什么,看这边有人打架,过来活动活动。」

他不紧不慢地活动了一下手腕,眉骨压低面露凶狠。

邱卉一下慌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跟你无关。」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盛骁充满戾气的眼神朝几人冷冷一扫。

「五打一,要不要脸呐?

不如我也叫上五个人跟你们玩玩?」

我看见邱卉的脸唰一下白了。

连缓冲都没有,她狠狠瞪我一眼,丢下个「你等着」的眼神快步离开。

我丢下手里的砖头,顺着墙根也准备走。

「你……」

不想刚一动,我披散的头发突然被人拽住。

 

2.

「你干什么?」

我猛然回身,挣脱盛骁的手贴到了墙上。

大概是我反应太大,盛骁悬在空中的手僵了一下,随即黑了脸。

「你这什么反应,老子刚刚救了你。」

我呼吸有些不稳,偏头回了句「我没让你救」。

话一说完我就感觉周身都冷了下来。

脑海里回荡着有关这位校霸的「传说」,我一点一点攥紧了拳头。

然而半晌过去,他却什么都没做转身走了。

只冷冷丢下一句:

「以后她们再找你的事,你就来高三三班找我。」

我盯着他渐渐隐入黑暗的背影,片刻才放松了下来,却后知后觉有些发愣。

他竟然真的是来帮我的。

为什么?

没来十一中之前我就听说过盛骁的名号。

据说他十岁的时候就能把人打骨折,再大一点的时候更加变本加厉。

但因为有个开公司的有钱爹,他就算进了派出所也只是批评教育。

说实话,我有点羡慕他。

羡慕他惹了事有人善后,羡慕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活着。

不像我,活得窝囊又废物。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我转头顺着路往家的方向走去,压下了心底泛起的一丝波澜。

盛骁那种人,大概只是见不得别人当着他的面狂。

至于那句话……

换成是路边小狗被打了一顿,他怕是也会摸一摸狗的头。

不过我也不在乎。

没人会帮我,也没人能帮我。

 

 

3.

回到家已经十点,客厅里亮着灯。

我以为是我妈在等我,上楼之后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混乱声响。

我猛地推开门,看见我爸一巴掌打在我妈脸上,而我妈的另一半脸已经肿了。

「我养你们有什么用!废物,都是吃白食的废物!」

地上一片狼藉,弟弟桑祺睿在房门口哭闹,奶奶在抱着他哄。

「别打了,你把睿睿都吵醒了!睿睿乖啊,不哭不哭……」

她满眼只有桑祺睿,丝毫没有上前帮我妈一把的意思。

咒骂声、痛叫声、尖锐的哭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震得我的耳膜嗡嗡作响。

但我只是平静地换了鞋子,拿着书包往房间走。

这种场景在我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只不过更多时候挨打的是我,在旁边哭喊却不上前阻止的是我妈。

就在我路过时,我妈被我爸揪着头发拖倒在地。

我妈痛叫着求饶,却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瞬间连话音都没了。

我爸就是这样。

哪怕他此时喝得烂醉,已经头晕眼花站不稳,打我妈的时候也永远不会落空。

「别打了,再打她会死……」

我的声音淹没在我爸的骂声中。

看见他又抬起一脚,我终于拿着书包用力砸了过去。

我爸挨了一下,转头看见是我顿时转移目标。

「贱种,你还敢跟你爹动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我爸跳脚着打我,我妈在一旁又哭又喊,却一如往常不敢上来拦。

还好,我不是一巴掌就能被打趴下的小时候了。

最后我爸打到筋疲力尽,我也只是受了点皮肉伤。

他挨了几下,这让我心里平衡了许多。

等一切平息,我妈抹着眼泪来帮我处理伤口。

她说我爸不是故意的,只是喝多了,又碰上厂里工作不顺心才会这样。

还让我以后早点回来,免得又挨骂。

我看着眼前女人布满青紫的脸,听着她期期艾艾的解释。

说心里没有波澜是假的。

但这么多年了,她从未曾想过反抗。

哪怕是为了我。

我该是恨她的,恨她把我生下来。

可我更恨自己,恨自己不能立刻长大,逃离这场噩梦。

 

4.

第二天回到学校,邱卉正站着门口等我。

她阴阳怪气地问我怎么勾搭上了盛骁,我没理会,被她劈手抢走了书包。

「我在跟你说话,你耳朵聋了桑玥?」

我抬头看向她,平静地问她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知道我昨天为什么找你吗?」

邱卉看我的眼神充满嫉恨,仿佛我抢了她什么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实际上只是因为昨天班主任看见我们,却只跟我打了招呼没有理会她。

当然,这也只是她为了欺压我找的借口。

邱卉质问我是不是跟高老师打了小报告,没等我说话就开始骂我。

「你贱不贱呐,初中好打小报告就算了,现在还来这一套?

你倒是说说我欺负你了吗,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怎么欺负你了?」

她每说一句,就拿手指在我肩上狠戳一下。

我一步步后退,最后一下撞到了桌子上,一摞书尽数翻倒。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身后传来同学的低呼声,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忙。

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

何况邱卉是学生会干部,也是各科老师眼前的红人,没人敢得罪。

却就在这时,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5.

「要不我来说说,你是怎么欺负她的?」

抬眼看见盛骁站在门边,我不禁一顿。

他身上只穿了校裤,上身是白 T 加外套,眼神冰冷气场强大。

我没想到他会来。

更没想到下一秒他会直接走到我身边,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态搭上了我的肩膀。

「邱卉是吧?」

冷厉阴沉的眉眼朝对面一扫,他轻声说:

「我记得我昨天就说了,不许动她。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邱卉的身体肉眼可见的一僵,班上的其他人也纷纷倒吸冷气。

而我……

他搭在我肩上那只手让我感觉身上像爬了无数只蚂蚁。

很不自在。

不,应该说他整个人一出现我就开始局促,开始不自在。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突然站出来帮我。

之前没有人这样过。

至少从上次一个男生因为帮我说话,被邱卉找人教训过后,是没有的。

盛骁的霸道「宣言」以高老师提前来教室而结束,但消息很快传遍。

所有人都知道恶名昭著的校霸来了十四班一趟,并扬言要罩着一个女生。

甚至有不少人偷偷摸摸过来看我是个什么人物。

一整天下来,我心烦意乱,感觉自己像是马戏团被围观的猴子。

直到放学,我又一次看见了盛骁。

 

6.

他站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朝我递了个袋子过来。

看见里面装的是棉签和一些药,我愣了一下。

「看什么看,拿着。」

盛骁没好气地把东西甩给我:

「受了伤不知道买点药,你一身铁皮是吧?」

我下意识碰了一下盖住脸颊的长发,才朝他看了一眼。

我脸上还有昨晚的巴掌印,所以故意用头发遮了一下。

总归在学校我也经常这样,根本没人注意到。

但我没想到盛骁却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