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天选输球人

出自专栏《家常理不短2:又燃又痛的亲情故事》

世界杯,我爸让继妹帮他买彩票。

阿根廷 2-1 沙特

继妹和后妈让我去,她们故意使坏,告我买阿根廷 1-2 沙特。

我爸扬手扇了我一巴掌。

「废物!就会糟蹋老子钱!拿着彩票滚!」

比赛结束后,我爸给我打电话:

「好女儿,回来吧!爸都想你了。」

1

我爸拿到彩票这一刻,脸都气绿了,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

「废物东西!让你买阿根廷 2-1 沙特,你踏马给买反了!五万块钱就这么打水漂了!」

我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头都被打偏了,脑袋嗡嗡的。

脸被打偏的一瞬间,我正好看见后妈和继妹眼睛里的恶意。

后妈张淑红笑眯眯的凑了过来。

我以为她假惺惺过来劝架,结果是来拱火的。

「哎呀!你下手怎么这么重?打坏了怎么办?」

「打坏了还得给她瞧病!你忘了上回瞧病,花了多少钱了!」

之前我喝水少,得了肾结石,医生说结石不大,建议激光碎石。

我爸舍不得花钱,后妈就煽风点火,说回家跳绳就能排石。

我就这么被他们拉回了家。

尿尿时疼的我死去活来,继妹张宁宁却和我爸吐槽,说我影响她学习。

「你还好意思提,不就花了一根跳绳钱嘛!」

张淑红脸色一变,拉着我爸泫然欲泣:

「你看看你闺女,怎么和我说话呢?我这个后妈当的容易嘛?」

我爸气的又要扇我,可能是真怕把我打坏了花钱,手都抬起来了,又放下了。

躲过一巴掌,但躲不过他语言上的狂轰滥炸。

「废物!阿根廷今晚稳赢的好嘛!我就指望着这场球翻身呢!」

「你倒好!居然给我买错了!」

我爸唾沫横飞,张淑红这俩人就在旁边看着,一脸幸灾乐祸。

我指着她俩,「是她们告诉我这么买的,要骂你骂她们!」

她们母女一脸无辜,张淑红可怜兮兮的看向我爸。

「你可别信啊!咱们经常一块看球,孰强孰弱我能不知道吗?」

张宁宁也跟着冷嘲热讽:

「自己买错了就说买错了,还往我们身上泼脏水!」

我爸脸色阴沉的可怕,眼神像看着仇人似的。

「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吃我的用我的,还拖老子后腿!」

「你和你妈一样,一点用都没有!」

一听他骂我妈,我顿时火了。

「就你也配这么说我妈?要没有她,你能有现在这生活?」

当初我爸连嫁妆都拿不出来,我姥爷他们根本看不上他。

但我妈铁了心跟他,和他一起创业,才有他今天。

我爸脸色更难看了,恶狠狠的瞪着我,张淑红还在旁边敲锣边。

「你听听?要不是她妈灌输,她一个孩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你摸着良心说,她妈是跟着你吃过苦,但后来做起来,她回家当全职太太,还不是我帮你操持?」

「现在公司凉了,是谁陪着过日子?」

我冷笑,「你知道什么叫治国无方,扰民有数么?说的就是你!」

「要不是你,说不定我们家买卖还黄不了呢?」

张淑红眼泪像自来水似的,说来就来,拉扯着我爸的袖子,不依不饶。

「你听听?这孩子是怎么说她后妈的?这以后你们家还有我容身之地吗?」

「今天她和我之间,你选一个吧?」

2

我爸瞬间就有了判断,他拽着我脖领子往外拎。

「给我滚!不是听你妈的话嘛!去和她过!」

我其实巴不得呢!

他们离婚的时候,我妈是想把我带走,但她经济条件不行,我被判给了我爸。

我被他扯了一个跟头。

后妈她们就站在一旁看我笑话,幸灾乐祸。

我狼狈不堪的爬起来,鼻子一酸,但强忍着没哭。

自打后妈进门,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我爸恋爱脑,后妈说什么她都听。

我俩高中同班,这三年,她天天打我小报告,我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她挨打。

这次,她们娘俩在彩票上做手脚,就是想把我赶出去。

这次她们如愿以偿了。

我爸从卧室里把我衣服拿出来,胡乱往我身上砸。

「滚!赔钱货!害我白扔了五万块钱!沙特要能爆冷门,我特么从楼上跳下去!」

他宛若疯狂,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有些想不明白。

难道我在他心里,连五万块钱都不值?

我擦了擦眼睛,苦笑了几声。

「你要是真想赶我走,就立个字据,证明咱俩以后没有任何关系。」

后妈简直不要太开心,赶紧冲张宁宁拼命眨眼。

张宁宁迈着小碎步,拿着纸和笔过来了。

我爸一愣,狠狠瞪了我一眼。

「你威胁我?」

我苦笑,「明明是你让我滚的,既然这样,咱们两清,我怕你以后找我养老!」

张淑红噗嗤一声乐了。

「有宁宁呢!这个问题你就别操心了。」

她怕我爸心软,赶紧把笔纸给了张宁宁。

「宁宁有文化,让她写,你们俩签字就行。」

我爸一愣,咬咬牙,「好!」

张宁宁一边念一边写,写着写着,忽然顿了下。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嘴角一咧。

「对了,她带走的东西也得写上,裙子两条,T 恤一件……」

后妈抓起彩票扔我脸上,「还有彩票一张!算赏你了。」

3

张宁宁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玩味。

「还赏了一张彩票,这我也得记上!我妈真是个好人,这要是中了,你就发达了。」

后妈冷笑了几声,出言嘲讽:「看她也得有这个命!」

我面无表情,冷静的开口:「写好了吧?写完赶紧签字,我就走了。」

后妈扭头看着我爸,装出一脸心痛的表情。

「你看见了吧?你闺女巴不得早点离开你呢!」

这么一闹,连周围邻居都惊动了,不少人出来看热闹,冲着我爸他们指指点点。

我爸平时还是个要脸的人,邻居议论纷纷,让他有点下不来台。

后妈是个人来疯,一看这么多人看热闹,恨不得把脏水都泼我身上。

她哎呦一声,顿足捶胸,就差哭天抹泪了。

「大家都给评评理,她爸今晚花五万买阿根廷赢,结果大家猜猜她怎么干的?」

「她故意反着买!我们向来对她不错,她就这么恩将仇报!简直就是个白眼狼,一点儿人味儿也没有。」

周围住的这些邻居,不少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她鼓动人心这一套,根本就不好使。

不少人替我出头,还有要打电话报警的。

唾沫星子简直快把我爸他们淹死了。

我爸脸色难看的不行,气呼呼的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我。

「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吧?你这个坏种,赶紧滚!以后别再叫我爸!」

我抹了把脸,地上的衣服我连捡都没捡,转身就走。

邻居们很多都看不下去了。

一听我说要去找我妈,有个大哥说开车送我过去。

对门那大娘回屋拿了一袋子吃的,让我路上吃。

邻居们围着我,零零碎碎的,给什么的都有。

我心里头热乎乎的。

亲爸不把我当人看,这些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却比亲人对我都好。

她们让我相信,黑夜再深,也有星星在努力闪耀。

4

傍晚,一个邻居大哥开车把我送到我妈家。

我妈这时候还没下班,我给她打电话。

她那边还没下班,电话好像是用手捂着接的,声音小的很。

「嘉嘉,怎么了?」

一听到我妈的声音,我眼睛顿时红了。

「妈,我在你家门口呢!我被我爸和张淑红赶出来了!」

「啊!」

我妈一惊,没等说话,电话里忽然传来一个男人训斥她的声音。

「李娟,你干嘛呢?开会呢!」

就听我妈好声好气和他商量。

「领导,我女儿来我这儿了,我想请个假早回去一会儿。」

对方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怒气冲冲的说。

「谁家里没点事?就你特殊是吗?你要是着急,明天就别来了。」

我妈战战兢兢,忍气吞声的和对方道歉。

我听不下去了,也不想让她为难,咬咬嘴唇。

「妈,没事,您先上班,我自己会做饭。」

我妈语气有些心酸。

「嘉嘉乖,门口表箱里有备用钥匙,你先进屋,妈到家给你做饭。」

她怕挨骂,迅速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很久没来我妈家了。

她这儿地方很小,电器,家具都是旧的。

冰箱里除了剩菜剩饭,几乎啥也没有。

我下楼买了点儿菜,简单做了顿饭。

都快七点了,我妈才到家。

她带着哭腔把我抱在怀里,泣不成声,我反而理智多了,一直安慰她。

我妈恨得咬牙切齿,把我爸他们一家从头到尾骂了一遍。

我不停安慰她,等她控制好情绪,一边吃饭,我一边给她讲今天发生的事。

她气的连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