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迟迟归优

出自专栏《爽文女主她杀疯了》

我男朋友被我室友惦记上了。

但是很不幸,我男朋友不但占有欲极强,还是个鉴茶达人。

而我,绿茶起来比她段位还高。

1.

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男朋友谢迟在一分钟前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点开一看,居然是我室友和他的聊天截图。

室友:「过两天优优生日了,你给她买支口红吧。」

下面是一张死亡芭比粉的图。

男朋友回复:「我自己心里有数。」

室友:「女生都喜欢口红,优优又最喜欢粉色,买这个不会错的。」

男朋友没回。

室友又发了一句:「要保密哦,给优优一个惊喜。」

   男朋友:「嗯。」

然后他反手就截图发给了我。

还问我:「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噗……

大半夜的,我差点笑出声。

2.

第二天晚上,我和谢迟陪他父母吃饭。

好巧不巧,室友在同个餐厅跟我们「偶遇」了。

她穿着一身娃娃领的连衣裙,头发温顺地披在肩上,化了个淡妆,是长辈最喜欢的乖巧模样。

谢迟的父母得知她是我的室友,礼貌地请她坐下一起吃饭。

室友真的就坐下了。

要是没有昨晚的聊天记录,我只当她是不懂人情世故。

但现在,我知道她是故意的。

不仅惦记着我的男朋友,还想在我男朋友的父母面前表现自己。

谢迟的父母也的确被她哄得很高兴。

席间,她还特意给我夹菜,叮嘱我要多吃点:「医生都说了,你这身体要好好调养,不然很难怀孕。」

没有几个父母能接受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很难怀孕。

谢迟妈妈闻言果然变了脸色,问我:「优优,怎么回事?」

室友假装慌乱地看向我,好像是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求我原谅。

呵。 

这演技,不去搏一搏奥斯卡,真是可惜了。

我懒得解释,只看了谢迟一眼。

谢迟立刻说道:「上次看的那医生是个庸医,为了赚钱胡说八道的,后面我又带优优去检查过了,她身体很好,医生说三年抱俩没问题。」

我:「……」      

大哥,说话有个度行不行?

谁要跟你三年抱俩!

3.

回到住处,室友红着眼眶来找我道歉。

「优优,对不起,我太担心你的身体了,一时没注意说错了话。」

「没事。」我很大方地安慰她,「你这也算是弄巧成拙,帮我在谢迟爸妈面前留下了能生的好印象。」

室友顿时恨得牙根都要咬碎。

而我吹着口哨,愉快地去洗澡了。

等洗完出来,发现谢迟又发了他跟室友的聊天记录给我。

室友:「对不起啊,今天给你和优优差点造成了麻烦。」

谢迟:「你去跟优优说。」

室友:「我已经跟她说过了,为表歉意,我想请你们吃饭。」

她是跟我说了对不起,但是什么时候提吃饭的事了?

我估摸着她应该是想骗谢迟单独跟她吃饭,于是我就让谢迟答应。

谢迟:「我可没耐心陪她玩这些小把戏,你要是再不挑明,那我就直接开骂了。」

我:「别这样嘛,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也是想再给室友一次机会。

半年前我发烧晕倒在房间,是她及时发现救了我一命。

如果她能回头,我也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把她当朋友。

很可惜,室友在撬墙角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她真的约了谢迟吃饭,但是没有告诉我。

4.

那天早上,我看她打扮得很漂亮,特意问了句:「有约啊?」

她一脸娇羞,「嗯,约到了男神。」

「……」

幸好我没吃早饭,不然我怕当场吐出来。

我笑了笑,「那就祝你成功拿下男神,到时候带来给我和谢迟认识认识哦。」

室友点点头,还跟我拥抱了一下。

我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是之前谢迟送给我,但我怎么都找不到的那一瓶。

至此,我对她的感激之情,彻底消失殆尽。

5.

室友跟谢迟见上面后,先是扯了一些有的没的。

看谢迟不耐烦了,她又委委屈屈地问:「是不是优优因为上次的事还在怪我,跟你说了什么?」

谢迟哂笑一声,语气冷淡:「你觉得她能跟我说什么?」

「我知道的,其实优优一直看不上我。」室友一边说着,一边往外挤了挤眼泪,「她家里有钱,而我太普通了,跟她做朋友,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谢迟更不耐烦 :「知道你还作妖?」

  室友被怼得一愣。

  再然后,她顺着谢迟的视线,发现我站在她身后。

  「优优……」她不知道我听到了多少,肉眼可见地慌乱了起来。

但也只有慌乱,没有懊悔。

她只是怕自己没有机会再接触谢迟,并不担心失去我这个朋友。

曾经,我们手挽着手同进同出,没钱的时候两人吃一盒泡面。

我以为这样的情分,绝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改变。

八年朋友,抵不过她见了谢迟几面。

我不知该庆幸自己找男朋友的眼光很好,还是该悲哀自己找朋友的眼光很烂。

「现在滚,我放你一马。」

室友转身抓住我的手,抽噎道:「优优,你误会我了。」

她竟然还要演戏!

6.

不等我发飙,谢迟便冷冷嘲讽:「你跟我的聊天记录,优优都看了。」

室友面色一僵,多少有点暗地里使坏被人抓到后的难堪。

但我和谢迟还是低估了她的脸皮。

她竟强行解释道:「我不知道你现在不喜欢粉色了,至于今天约了谢迟,我怕你误会,所以没跟你说。」

「……」

我要是信了,那我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谢迟看出了我的无语,起身走过来,牵住我的手要带我离开。

室友却在这时更用力地抓着我另一只手,「优优,等一下。」

我回头,满眼讽刺,讥笑着问她:「你还要说什么?」

「宋泽元回来了,你知道吗?」

7.

一个绿了我还把我全网拉黑的人,他回来了,我怎么会知道呢?

室友认识我八年,可以说知道我的一切。

她很清楚,刀子往哪里扎,我才最疼。

谢迟看我脸色不对,低声问我:「宋泽元是谁?」

室友抢先一步:「是优优的初恋。」

我:「……」

谢迟这人占有欲极强,连我夸路边的帅哥都要吃醋。

要是知道我跟宋泽元的那一段,可不得气疯了?

但我其实……还挺想看谢迟发疯的。

所以我故意装得很心虚,磕磕巴巴道:「那个……你听我解释,其实我跟宋泽元……」

室友再一次打断了我的话:「优优以前是追了宋泽元很久,但她现在应该已经放下了,谢迟你别多想。」

这个「应该」真是用得巧、用得妙!

谢迟的占有欲果然立刻就发作,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后,转头对室友冷声斥道:「放手!」

室友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再拉着我,她唯唯诺诺地松开手,还不忘说一句:「谢迟,你真的不要怪优优,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她那时候就是太爱宋泽元了。」

真会演。

要不是她提起来,谢迟能知道宋泽元这号人?

我自己都忘了。

8.

谢迟把我拉到车上,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我就先扑过去堵住了他的嘴,以吻封缄。

然后,我在他耳边问:「吴敏蓝的话你现在还敢信?」

谢迟眸光灼灼地盯着我:「她的话我当然不信,所以亲自问你。」

「……」

有什么好问的?谁还没点过去?

我狗腿地对他笑,「那时候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但是我现在已经治好眼疾了!」

「所以宋泽元是狗,我是人?」

「不是。」

「我不是人?」谢迟刚松开的眉头瞬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呈现炸毛之姿。

「你是我未来老公!」

一句话,又把他的毛给抚平了。

谢迟又气又笑,在我腰间捏了一把,「你逗我最厉害,吴敏蓝那边准备怎么办?」

「她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我了解她,就像她了解我一样。

好戏才刚刚开始,她不会容许这场戏这么快落幕。

但她又不够了解我。

   无论对待爱情还是友情,我确实真诚热烈。

结果不如我所愿的时候,我也会伤心崩溃。

可我不会执着失去的人和物,我不会回头看。

我跟谢迟说:「不管她背着我联系你说了什么,你都要先跟我核实。」

谢迟不满地挑了挑眉,「我让你这么不放心?」

我义正词严:「我是怕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