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和小舅舅的意外

出自专栏《喜欢你时,世界好甜》

小舅舅逼问我孩子是谁的?

我颤抖着手拨通野男人的电话。

结果他的手机响了。

「打……打错了……」

我盯着秦墨出众的五官,心里惊涛骇浪。

1

秦墨俊脸沉沉,目光深邃地看着我,「我回国后,你要过我手机号?」

「……我妈给我的。」我低声道。

这是事实,老妈的确给了。

但我看都没看,就直接删了。

从小到大,我最讨厌秦墨了。

哪怕他长得很帅,薄唇挺鼻,俊眉深目。

大长腿,八块腹肌,又有文化又有钱。

但又不是我亲舅舅!

只是我妈的干弟弟而已!

一不能给我沾光,二不能跟我恋爱。

屁用没有。

更无语的是,他明明只大我五岁,却老是在我面前摆长辈的款!

高中的时候,谈个恋爱,第二天就被他拆散了。

太讨厌了——

我怎么可能存他的号码?等着被管教吗?

但谁能想到???

再次见到那串号码,竟是在酒店的大床上!

2

那晚,灯灭了。

我喝多了,走错房间。

黑灯瞎火的,就跟人一夜情了。

由于我睡觉有蒙着头的习惯……

天亮后,他可能也不屑我是谁,起床后直接留了张名片。

那张名片全是英文,做工高级,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东西。

以防日后有啥情况,我存了号码。

备注:「陌生人」

谁让那英文名片,不留名只留姓啊!

还姓秦,我最不喜欢姓秦的人了……

我正回忆着,秦墨低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叫你打给孩子爸爸,你打给我几个意思?」

我哪敢说实话,只能随口编了个:

「……孩子没有爸爸的意思。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秦墨盯着我,脸色微变,「你对男人倒是仗义。」

我吐出一口气,「过奖过奖。」

「余潇潇!你还嬉皮笑脸,你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秦墨长眸微眯,低音透着怒意。

我瘪了瘪嘴,面色无奈。

秦墨,小舅舅,孩子他爸,我也不愿意事情变成这样啊!

但是你放心,这件事,我打碎牙往肚子咽。

永远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

想着,我抓住秦墨的衣袖,蹂躏着那块上好西装布料,低声说: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小舅舅,明天有空吗?能不能带我去做手术……」

3.

我觉得秦墨一定会答应我,毕竟他不缺这点钱。

沉默良久,他看着我说:「自己捅的篓子,自己搞定。」

我懵了,感觉失策,「可是……」

秦墨铁青着脸,无情地拨开了我的手……

?????

可恶可恶。

如果不是念在他是我小舅舅的份上,我是真想把孩子生下来!

管他要天价抚养费,天天烦他,等他老了,就让孩子直接拔了他的氧气管。

但我不能这样。

因为……

我不由再次叫住秦墨,「等下!!!」

秦墨长腿站定,转过身看向我。

我咬了咬唇,哀求:「千万别告诉我爸妈……」

嗯,我怕我爸妈。

4

秦墨还不算黑心,他看在我妈身体不好的份上,选择了暂时沉默。

可是新的问题来了。

我没钱做手术。

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只剩 400。

闺蜜的零花钱只剩 20。

我们俩抱头痛哭!

这时,一张名片掉下来。

对,就是那晚,秦墨留下的名片!

我俩一击掌,有办法了!

别忘了。

我现在也是秦墨的一夜情对象。

我怀孕了,找他负责。

合情合理。

而且,这名片是他故意留下的呀!

可不就是「欢迎来要钱」的意思?

这简直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抱着周周亲了好几口。

接着,我俩搞到一张太空卡。

想了想,我决定先发给信息,探探口风。

「先生你好,我是那晚跟你共度一夜的女人,现在怀孕了,请给打胎费+营养费 2w,转到账户********」

这个账户的主人,是周周上周出国的表姐。

我们阐明缘由,她才愿意配合,因为 girls help girls,尤其问男人要钱这种事。

「你都不威胁他一下?他万一不打钱,怎么办?」

周周一脸担忧地看着我的小腹,仿佛再不手术,它会像气球一样,分分钟鼓起来。

「不会。」我坚定地摇摇头。

从小到大,我衣柜都是秦墨塞满的。

名牌包包什么的,他花钱简直不眨眼。

如果不是我妈看得紧,我变卖了那些东西都能养活自己下半辈子。

如此大方,一夜情对象能自觉打胎,他会舍不得打钱?两百万估计都行。

然而……

过了很久,他也没有回应。

账户那边也没有消息。

周周表姐甚至还问:「是不是遇到龟毛男了?」

我动了动唇,竟下意识想给秦墨解释。

还没开口,他打来了电话。

我看见来电显示,直接丢烫手山芋般,把手机丢给周周。

周周惊慌失措,接通了——

5

我差点吓死!

正要去挂断,那边却传来呲呲呲的电流声……

手机好像被摔在了地上。

好一会后,我听见秦墨微醺的声音透着颓然,

「才两年没看住,那丫头,就怀了野男人的种……」

听见这话,我疑光一闪。

秦墨说的人,是我吧——

什么叫「才两年没看住……」,他当我是小狗啊。

我本想挂了电话,耳边又传来秦墨浅浅的低叹,

「医生说了,她子宫内壁薄,做了一次流产,怕是以后很难有孩子。」

闻言,我脸色僵硬,大脑仿佛一片空白。

半晌,我愣愣地骂出声:「靠,我怎么这么倒霉……」

「谁——」

秦墨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低沉如弦。

我捂住嘴,马上挂了电话,一脸蒙圈地看着周周,「刚刚,我们是不是没有变声?」

周周点了点头。

完了——

下一秒,我的手机响了。

来电者,秦墨。

6

「余潇潇,刚才是你吧!」

秦墨低沉的声音传来,「那晚的女人,难道是你?」

我心一惊,他还是猜到了。

怎么办——

我不想验证他的想法。

这我真不能承认啊。

我嘴一瘪,可怜兮兮说:

「小舅舅,你原谅我吧,我只是想冒充跟你一夜情的女人,找你骗钱……」

然而,我这谎话不堪一击。

秦墨轻嗤一声:「呵!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咬住手指,「因为……因为……」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

编不下去了!

我求助般地看向周周,晋江大神,你最会编故事了,快点救救我!

「只要别让秦墨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你随便说!」

我不敢说话,只得快速在平板上写下这行字。

没一会,我已经看见周周在发力了。

她抿着嘴,涨红了脸。

然后,一把夺走我的手机。

咔咔一顿输出:

「秦墨叔叔!这件事关系到潇潇从小到大的秘密,我本来不想说的,但你非要胡思乱想,还把那晚的丑事推给潇潇,好!我就告诉你……」

周周说着,喘了喘气,眼神复杂的看我一眼。

我冲她握拳,继续冲鸭!

告诉什么,快说。

我相信你宝贝!

她缓了缓声音:「其实,潇潇从小就喜欢你。」

wtf!!!!!

7

我疯狂眨眼。

姐们,这是可以说的吗???

周周却冲我摇头,让我别影响她发挥。

她正要继续说话来着,突然,敲门声响,我妈的声音传来:

「余潇潇,我做了酱蟹,你带去给你小舅舅!」

救命!

我可不敢去!

我借口拒绝,「我在拉屎呢!」

「哦,拉完记得洗手,我放客厅桌上了。」

好吧,我妈是我家的山大王,每个人都要听从她的差遣。

我眼神乞求的看向周周。

周周摇摇头,她家中午家庭聚餐,她马上就要走了。

我拽住她,「不行啊,我和秦墨那事怎么解决啊,你还没说后续呢!」

周周一怕脑袋,「哦对对对,你听着啊——」

接着,在我耳边叨咕半天。

我听得心服口服。

大神,不愧是你。

她之所以说我喜欢秦墨,只是为了做铺垫而已。

引出起因:我喜欢秦墨,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