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甜哄

出自专栏《暗恋无声:偏偏喜欢你》

我上大学的时候,老当益壮的爸妈给我添了个弟弟。

长相酷似我。

弟弟回回成绩倒数,他没敢喊爸妈,直接把我叫去了学校。

「妈,这是我班主任。」

弟弟老老实实地拉着我的衣角。

我却感到对面男人眼神凉薄。

我硬着头皮跟他打招呼:「嗨,好巧。」

「一点也不巧,倒是不知道我们分手三年,你就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1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爸妈送给我一个升学礼物。

一个新鲜出炉的弟弟。

看着我妈害羞地躲进我爸的怀里。

我敬佩地竖起大拇指。

爸,你真牛啊!

最关键的是,弟弟长得实在太像我了。

翻出我以前的照片和他作对比,简直就是翻版啊!

我妈抱着弟弟一脸得意。

「我们家这么优秀的基因,不多创造两个,简直就是浪费啊,看看这小脸蛋,将来出去要勾走多少姑娘的芳心啊!」

我实在不想打击我妈。

可是作为我妈的大号。

我这么大只谈过一场恋爱。

确定这个小号能练成芳心纵火犯?

总之我大学毕业工作三年后,我弟也成功迈入了小学二年级。

我弟简直就是上天给我下的挑战书。

从小爬树下水掏鸟蛋的事情没少干。

上学之后回回年级倒数,并且还不敢给爸妈说。

每次都能只能让我这个怨种姐姐去办公室挨老师骂。

据说这学期我弟换了一个新的班主任。

眼看着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我又被请去喝茶了。

办公室内,我弟老老实实拉着我的衣角和面前的男人打招呼。

「姜老师,我妈来了。」

「妈,这是我的班主任,姜老师。」

我刚要打招呼,话到嘴边时被生生咽下去。

对上男人凉薄的视线,我硬着头皮,话转了个弯。

「嗨,好巧。」

「一点也不巧,倒是不知道我们分手三年,你就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我弟抬头一脸震惊地盯着我,此刻,我们姐弟俩都在心头喊出一句话。

完蛋了。

半个小时后,我妈来了,看着我弟冷笑一声,就进办公室谈话去了。

当晚,我弟收到了夫妻混合双打。

我收到一条好友验证请求。

来自我分别三年的前男友,姜斯宴的。

从我上大学开始,就注意到了这朵高岭之花。

于是苦追了一年,至今学校舔狗榜上,我还榜上有名。

不过舔狗舔到最后,我还真把这朵高岭之花拿下了。

并且还轰轰烈烈谈了三年恋爱。

只不过众人都以为毕业姜斯宴要和我求婚的时候。

我提了分手,甩掉了他。

导致姜斯宴伤心难过赴美留学。

我从此成为校园传奇。

「你的水杯落在办公室里了。」

姜斯宴给我发来一张照片。

我突然想起,今天我弟被我妈追着打的时候,他躲在我身后。

我忙着劝架把水杯落他办公室了。

「明天麻烦你帮我转交给我弟,让他给我带回来吧。」

那头秒回。

「不,你亲自来拿,怎么说也是当初我送给你的吧。」

2

这个水杯还是当姜斯宴送的,一直被我珍藏了许久。

完了,当初分手时留下的渣女形象此刻已经粉碎了。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姜斯宴正坐在办公室里。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坐在窗前,纤长的手指拿着钢笔看样子在批改作业。

初见姜斯宴时,他也是这样安静地坐在一边,却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姐,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我看得正入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动静。

姜斯宴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我弟被几个女生围着好奇地看着我。

「是不是姜老师又叫你过来训我。」

看来我弟对自己调皮捣蛋的属性很了解。

姜斯宴刚刚走出来,我还没说话,几个小女生已经围上去。

「姜老师,宋兴阳他耍流氓!」

我瞪大眼睛,看着我只有七岁的弟弟。

还真是个芳心纵火犯?

宋兴阳急得跳脚。

「不是,我没有,我就是说说而已。」

偏偏几个小女生咬定了。

「他就是耍流氓,他说将来要娶我们!」

几个女生委屈巴巴地站在一边,我觉得我要说点什么,显得我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姐姐。

「宋兴阳,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现在是学生,主要的任务是学习!不可以把注意力放在谈情说爱这种事情上!」

姜斯宴站在身后轻笑了一声,我猛然清醒过来,想起曾经也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

「宋星月,你是学生,应该专注于学业,不要总想着谈恋爱。」

「可是现在是大学了啊,不谈个恋爱多可惜。」

淦!

居然当着姜斯宴的面,把他当初说教我的话说给我弟了!

「你们还真是两姐弟!」

姜斯宴点评了一句,安慰了小女生,把几个人打发走了。

我和我弟站在一旁,同样的鹌鹑样子。

姜斯宴走进办公室,把水杯递给我,又拿上自己的公文包。

「走吧,我请你吃饭叙叙旧。」

要是往常听到「吃饭」两个字,我和我弟能蹦三尺高。

但是面对姜斯宴,我和我弟安静如鸡。

尤其是我弟,拿着筷子只敢夹自己面前的饭菜。

可能因为当初分手是我提的,并且据说有人曾看见姜斯宴进了一家珠宝店买了戒指打算和我求婚。

结果我把人甩了。

以至于现在看着姜斯宴,我心里全是愧疚。

「那个,你……在美国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每天忙着学习,毕竟也没人缠着我谈恋爱了。」

我将头埋进碗里,压根不敢说话。

还好姜斯宴没再说自己的事情,而是聊起了宋兴阳的学习情况。

我弟哭着一张脸委屈地看着我。

对不起了弟弟,为了姐姐不那么尴尬,只能委屈你了。

……

饭后,我拒绝姜斯宴送我们回家的请求。

毅然决然搭地铁回去。

我弟拽着我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上地铁后,我们姐弟俩抓着扶手大喘气。

「姐,姜老师真是你前男友啊?」

我点点头。

「那姜老师很喜欢你了,他以前是不是什么都听你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以前应该是喜欢的。

至于什么都听我的,好像确实如此。

见我点头,我弟更加激动了。

「那太好了,要不你和姜老师重新在一起吧!」

3

我瞪大眼睛看着我弟,不敢想象一个七岁的孩子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

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神,我瞬间觉得今天的地铁坐错了。

「真的,这样以后姜老师对我不好,我就可以找你告状了。」

「他对你哪里不好?」

「他总是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的作业他检查得特别仔细。」

我沉默了许久,而后一路上都在给他解释这是老师关注他的表现。

「才不是,你到底帮不帮我,我不是你弟弟吗?」

「不是,你是我的怨种。」

我思索再三还是给他简单讲了一下我和姜斯宴的恋爱过程。

之后宋兴阳没说话了,直到出地铁了他才突然大吼一声。

「所以是因为你把姜老师甩了,姜老师才不喜欢我!」

得,白讲了。

这孩子脑子有问题。

到家的时候我弟眼睛通红,扔下书包就冲进自己房间里开始抽泣。

「怎么了,平时你姐姐去接你你不是很开心吗?」

我妈一脸疑惑地走进房间,没过一会我就听到了里面的号啕大哭声。

「妈妈,现在才知道了什么叫做株连九族。」

还好他悲伤的心情只持续了三天。

三天后他拿着一个画了大拇指的作业本回家,高兴地炫耀今天的奖励。

「姜老师说我最近作业写得很好,专门给我画的。」

我弟拿过来炫耀,我却看着上面的大拇指出神。

这个简单的简笔画还是我教姜斯宴画的。

当时我们一起坐在图书馆学习,但是我跟不上大学霸的思维,看一会书就开始困。

为了不把口水滴在书上,我只能转移注意力。

于是我在他的草稿本上画了一个点赞的简笔画。

「不要在我的作业本上乱涂乱画。」

收到警告,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我在教你啊,以后你教书了就可以这样奖励小朋友。」

姜斯宴轻笑一声没说话,任由我在他的本子上画满大拇指。

原来他已经学会了啊。

我将本子还给我弟,他睁着眼睛好奇地打量我。

「姐,要不你还是和姜老师在一起吧,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我们学校好多女老师都喜欢姜老师呢。」

「你怎么知道的啊?」

「大家都知道,英语老师每次说起姜老师的时候都会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