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青梅愿

出自专栏《最深念想:恋她的难哄和不乖》

我失忆了,记得所有人,却独独忘了他。

在医院醒来的第三天,我见到了池晏。

明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可所有人都告诉我,我之前追他追得惊天动地,为了他要死要活。

但是,我是真的不认识他呀。

他们都说,我是在听到池晏要订婚的消息后,冲动之下跑出去才出了车祸的。

听到这样解释的我一脸茫然,咬着棒棒糖很是疑惑地问:「他订婚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病房里围着的亲戚们都一一被请离,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我,我亲爱的父亲母亲,和一个陌生好看的池晏。

他的名字我这几天从不少人嘴里听到过,那些个来我跟前探望我的亲友们,多多少少都会提几回他的名字。

只是都是匆匆一提,很快就掠过了。

虽然我有点奇怪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身边的人都知道他。

就好像,我和他无比熟稔一样。

可是就算我把头都想疼了,也还是没能想起来他是谁。

「眠眠,你真不记得你池晏哥哥了?」我最最亲爱的母亲大人摸了摸我的小脑袋,关切地询问,「就是那个跟你一起长大,你一直都很喜欢的池晏哥哥呀,不记得了吗?」

我摇摇头,一脸诚恳:「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是……」

「我真的对他没什么印象。」

是一种,全然陌生的感觉,就像是路边擦肩而过的一个陌生人。

虽然这个陌生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但我并没有什么感觉。

母亲大人听了我这话,眉头松了又紧,仔仔细细地把我全身都打量了一遍,似乎是想要确认我是不是装的。

不过她瞧了我半天,也没瞧出个什么,最后只是摸了摸我的脑袋,叹了口气,神秘兮兮地把我那板着一张脸的老父亲拖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池晏。

我和他面面相觑,略感尴尬,嘴里的糖似乎都没有那么甜了。

和陌生人待在一个房间什么的。

真是让人尴尬呀。

尴尬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啃糖果了。

「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暂时不要吃这些……甜腻的东西。」

僵了老半天,池晏才面色复杂地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哦」了声,但并没有把嘴里的糖拿出来,只是移开了眼,从正大光明地打量他,变成了悄悄打量。

笑话,我堂堂温家大小姐,别说那么多来看我的长辈,就是我爹我妈,对我吃糖这件事都没有意见,这凭空冒出来的一个,有几分姿色的男人,就想管着我。

不可能!

我严重怀疑其实我根本没有失忆,之前那些人来我面前故意提一嘴这个池晏,误导我乱想,就是为了找个人来管着我。

哈,知道我是个颜控,还特地找了个长得好看的。

他们肯定以为这样就能唬到我了,哼哼,没门。

这样一想,逻辑合理多了。

果然,我温眠就是聪明机智,一下子就识破了他们的诡计。

按照言情小说里的套路,下一步肯定就是,我爹我妈故意过来漏洞百出地告诉我,其实我和这个池晏并不熟,或者是把他编成我的哥哥……

正这样想着呢,温夫人和温先生就一前一后地开门进来了。

「眠眠,虽然你不记得你池晏哥哥了,但是他总归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十天后你出院,他也正好举行订婚仪式,到时候你还是要出席送上祝福的。」

温夫人如是说。

一如我所料。

我点头,十分赞同地拍了下手:「妈妈说得对。」

「不过妈妈,我觉得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完全没必要在医院待着了……」

「这事免谈,你老老实实在这住着,必须待到十天后。」

温夫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上一秒还是温柔可亲,下一秒就变成冷面阎罗了。

「哦。」

我生无可恋地缩进被子。

自由~

自由离我那么遥远呜呜。

比坐牢还难捱的十天总算过去了。

这十天,要不是有我的好姐们池沅沅来探望陪伴我,我怕不是早就闲死在医院了。

不过……

池晏居然是我小姐妹池沅沅的堂哥!

这事着实震惊到我了。

我居然推算错了……他们没骗我???

「怎么可能这么多人联合起来骗你!」

池沅沅知道我这匪夷所思的想法之后狠狠地戳了下我的小脑袋瓜子,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丫的究竟是看了多少言情小说啊!」

我:「……」

「你还说呢,那些书难道不是你揪着我一起看的??」

池沅沅涨红了脸,一边给我收拾着出院一边和我拌嘴。

只是拌着拌着,她又突然低落起来,小心翼翼地问我:「眠眠啊,今天池晏订婚,你真的不难过吗?」

「你是不是其实是装的,在所有人面前坚强假装不记得了,其实自己一个人偷偷在被子里哭过了啊。」

这样说着,这小妮子还作势凑过来扳开我的眼睛观察。

我:「到底是谁言情小说看多了啊池小沅!」

我避开她的魔爪,再次重申:「不难过,一点也不难过!你不要想着弄花我的妆!」

池沅沅翻了个白眼,「谁跟你一样幼稚啊。」

不过她也松了口气,默默嘀咕:「你不记得也是好事,不然……说不定我还真得和你一块去抢婚了。」

闹腾拖延了一阵,等赶到池家的时候,订婚仪式已经开始了。

姗姗来迟的我和池沅沅坐在后排,看着台上的一对璧人为对方戴上订婚戒指。

台下掌声响起,台上的男人微笑着,目光却有些飘忽,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池晏会不会在找你……」

池沅沅说着,突然捂嘴惊呼:「眠眠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哭了?

我这才发觉,视线模糊,脸上一片冰凉。

泪水早已流了满脸。

池沅沅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纸巾给我擦眼泪,一边擦一边小声骂我:「温眠你还说你不是装的……」

我有些发怔,目光却落在了她边上,很远很远的角落里的一个身影。

我突然抓住池沅沅的手,声音有些哽咽:「池沅沅,你告诉我,池晏有没有什么双胞胎兄弟?」

我说着,猛然站起来,不顾周围人的惊呼,猛地朝那个角落跑去。

我忘记了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所有人都告诉我,那个人是池晏。

就连池晏自己,都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他们说的是真的。

可是我不信。

因为对我来说,池晏真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

他只是长了一张,让我很喜欢的脸。

一张让我就算忘记了所有,却还是会在看见这张脸的主人和别人执手时,忍不住泪流满面,痛彻心扉。

我忘记了谁呢。

我想不起来了。

我记得所有人,但就是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

我从订婚宴追到那个角落的时候,角落里早已没有了人影。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环顾四周。

周围都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就好像那个影子没有出现过。

池沅沅急匆匆地领着人过来找我,她看着泪流了满面的我,忍不住捂着嘴哭,一边哭一边抱住我。

她说,眠眠你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好不好?

她说,眠眠你不要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订婚宴落下帷幕,但一对订婚的新人却恍若陌路般站在我面前。

池晏眼眶微红地看着我,满脸歉意,「眠眠,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办这场订婚宴来骗你。」

「婚宴是假的,我没有要订婚的。」

他语气温柔,看着我的眼眸中满是歉疚,一直断断续续地说着抱歉。

另一个主角也出言解释,说这场婚宴其实只是为了刺激我,让我放弃池晏。

只是站在台上之后,池晏发现自己还是会忍不住找我,还是放不下,而这些时日我一直在病房,没有纠缠他,同他视若陌路,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原来心里是有我的。

是……这样的吗?

我站在那里,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的脸。

是,这样的吗?

「眠眠,不要想了。」池沅沅捂住了我的眼睛,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们回家。」

我最后还是垂下了眸,低声应了句「好」。

仿佛一场闹剧落幕。

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

可是。

可是……

没有可是。

池沅沅带我回了家。

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是那种好得穿一条裤子的关系。

看着她红着眼眶的悲伤神情,我什么也没有问,老老实实地在她的带领下回到房间。

好好地喝了她端来的热水,带着调笑的语气问她:「好了,还说要帮我抢亲呢,就你这样子,别拖后腿就行了。」

池沅沅破涕而笑,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眠眠,你都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我装作不经意地看着她,眨巴了下眼睛,「池晏的事吗?」

看着她明显放松了些的神情,我笑着拧她耳朵:「想不想起来都这样,况且他不是不订婚了,你也犯不着去抢婚了。」

池沅沅恍然大悟般地「哦」了一声,笑着说:「行啊温小眠,没想到你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让池晏这个木头都开了花,我很看好你哦。」

她笑着,眼底却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