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可以推荐一些半个小时内能看完的短篇虐文吗?

伤口

出自专栏《桃色浪漫:在你心上种棵花》

我和唐遇的这段恋情,是我舔了一年才舔来的,但我没想到,他那么高傲的人,也曾是别人的舔狗,更没想到的是,丘比特射出的……是锥心之箭。

1

第一次见唐遇,是在一场辩论赛上,我是观众,他是参赛选手,当时他那清冷沉着的气质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

比赛结束后,我千方百计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开启了我的舔狗之路。

一年的时间,从给他送早餐,到送他去医院,大大小小的事,数不清。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他因为一场比赛,在图书馆待了整整一天,我陪了他一整天,买来的饭冷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他因为胃病犯了,被我扛着送去了医院。

幸好,他在那场多校联赛中以 0.1 分的优势超过了第二名,宣布名次时,我比他还要高兴,而他表情始终淡淡的,看不出一丝高兴,连之后给他办的庆功宴都没有去,就这么消失了。

我找了好久才在一个楼梯口找到他,当时他就坐在地上,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表情有些痛苦,看起来很脆弱。

那一瞬间,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差点淹没了我。生怕惊扰到他,我轻轻地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是这里疼吗?我给你揉揉。」

说着,我就慢慢摸上他的手腕,他没有拒绝,抬眸看向我,眼里有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忽然,他捉住我的手指:「乔檬,我们在一起吧!」

声音轻到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几秒后,我才反应过来,紧紧抓住他的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断地反问他:「你说真的吗?唐遇,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露出一个很浅的笑,点点头,将我抱在怀里,这是我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笑容。

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他和表面上看起来的高冷,一点也不一样,对待女朋友,还是很温柔的,从来不会对我发脾气,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过于矫情了,他依然会耐着性子哄我。

朋友都说我遇到宝藏了,舔了一年终于舔出甜甜的爱情了。

我笑笑不反驳,原本,我也以为自己很幸运,也曾暗自庆幸一直没有放弃,直到三周年那天,我们在餐厅吃完饭后去逛马路,遇到一群人打架,几乎是瞬间,他松开了我的手,冲过去挡在了一个女生前面。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掌心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唐遇的脸上出现了我从没看见过的愤怒与生气,我终于明白,他对我的所有温柔与耐心,是叫不在乎。

我安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用右手与人打在一起,后来,不知从哪里飞出了一根棒球棍,砸上了我的脑袋,血水顺着眼角流下,渐渐模糊了视线。

2

她叫江寻,唐遇的初恋。

我一直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但我不知道,她对唐遇这么重要。

重要到他可以三番两次为了她,放弃自己的手。

醒来的时候,唐遇不在,是闺蜜陪在我身边的,见我四处环视,闺蜜小声说了句:「他的手腕受伤严重,在做手术。」

我的伤不严重,观察了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去到唐遇病房时,他还躺在床上,挂着点滴,沉默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见我,他下意识要下床过来,我赶紧过去制止他,刚碰上他就被他抱在怀里,声音嘶哑:「檬檬,对不起。」

我拍拍他的肩,说了句:「见义勇为嘛,我不怪你」。

那之后,我请了很长一段时间假期,专门在家照顾他,每天都要熬各种汤,既要照顾到胃,又要照顾到手。

有时候晚上他手腕疼得睡不着,我一如既往地给他轻轻揉着,困得再厉害还是会给他揉,好几次早上醒来,我的手还搭在他手腕上面。

唐遇在我面前越来越温柔,完全没了脾气,偶尔我在厨房熬汤,他还会凑过来从后面抱住我,亲昵地说着:「檬檬,你真好。」

我会推开他,让他别捣乱。

等他手恢复得差不多时,我就正常上班了。

但我万没有料到,公司新来的同事,是江寻。

看见我的第一面,她就担忧地问:「唐遇的手,还好吗?」

虽然觉得不舒服,但我还是礼貌地回了一句:「他很好,谢谢!」

下班前,江寻给我送来了两罐黄桃罐头:「他手受伤都是因为我,这是我们之前最喜欢吃的,你帮我带给他吧!」

黄桃罐头?他们之前最喜欢吃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从来不吃桃子味的东西,有一次我买了几个桃子给他,他说:「我对桃子过敏。」

当我把这两罐罐头带回家时,唐遇还没回来。

我窝在沙发上一直等到半夜,他还是没有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

江寻半个小时前发了条朋友圈:我们不应该错过。

照片是车内的一个角落。

那是唐遇的车,照片里露出来的半截挂件,是我亲手编织的平安扣。

我给唐遇打了个电话,用着与平常无异的语气撒娇:「你怎么还没回来呀?」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温柔:「乖,我在路上了,很快就到家……」

我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电话就被掐断了,最后一秒,我听见了江寻的声音。

唐遇到家时已经很晚了,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我抱怨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笑笑只说加班。

知道我还没有吃晚饭后,掐掐我的脸就要往厨房走。

我拉住他,将罐头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茶几上,笑着看他:「江寻让我带给你的,她说,这是你们曾经最喜欢的。」

手中的胳膊微微僵住,他的眼里出现一抹慌乱,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反手握住我的手:「从前喜欢,后来就不喜欢了……」

他抱住我,蹭了蹭我的发顶,哑声道:「对不起,檬檬,我不应该骗你。」

3

唐遇的高中同学聚会,江寻是一个人来的。

酒过三巡,吹过牛逼后,开启了回忆往事模式,最先开口的是江寻。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朝我和唐遇看一眼,但她强大的存在感让我一直很不安。

她说:「还是以前好。」

仅仅这一句话,就让所有人跟着说了起来。

唐遇没说话,一直照顾着我,没让我喝酒,他自己倒是喝了几杯。

后来,也不知是谁突然提到唐遇当初是怎么追上江寻的,是怎么为江寻打架把手腕打骨折的,最后又是怎么和江寻分手的,说到最后还叹息了一声,像是为那段恋情感到惋惜似的。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唐遇的手,是因为江寻而受伤的。

脑子里忽然嗡了一声,耳边慢慢安静了下来,等我回过神时,已经被唐遇带出来了。

我看了眼他握住我肩膀的右手,下意识避开了,甚至开始讨厌那只被我揉过无数次的手腕。

唐遇的手在空中顿住,小声地叫我:「檬檬……」

我很佩服自己还能保持冷静,看着他的眼睛问:「看我像个傻子一样是不是很开心?」

「檬檬你听我说……」

「唐遇,你不爱我。」我打断他的话。

那天之后,我再也没碰过唐遇的手腕,即使他疼得再厉害,我也不会去碰,硬生生改掉了维持了三年的习惯。

我需要冷静,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所以第二天下班后我没有回去,手机上有唐遇的无数个未接来电,我听着他的专属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手机没电。

我一个人在公园的椅子上一直坐到天黑,身上的温度一点点往下降。

江寻过来的时候,我的脚已经冻麻了。

她递给了我一杯热牛奶,坐在我旁边。

「这牛奶很好喝,高中时唐遇每天早上都会给我买一杯,我喝了三年。」

心脏大概也冻麻了……

「你知道我和唐遇经历了多少事吗?你知道我们曾经有多相爱吗?你知道他当初比赛场上最重要的对手,是我当时的男朋友吗……乔檬,他不爱你,离开他好不好?」

我站起身,将冷掉的牛奶重新还到她手中:「我不喜欢喝牛奶。」

回去的路上,很远就看见唐遇的车,我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下车向我跑来。

那一刻,我是真的觉得他的眼里只有我的,可惜,只是我觉得。

他一把将我抱在怀里,而后又觉得不够,将外套脱下来把我包住,弯腰询问:「你去哪儿了?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你,我很担心你。」

我认真看了看他眼里的神色,大概是有点着急的,连眉心都皱了,但依旧没有丝毫生气。

良久,我从他怀里退出来,轻声开口:「唐遇,我想和你分手了。」

衣服给了我后,他大概也有些冷,握着我胳膊的手像是在抖,我听见他说:「檬檬,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4

唐遇又开始抽烟了。

三年来,他已经很少碰烟了。刚开始和他在一起时,我问他为什么要抽烟,多呛人呀。

他当时说,抽烟可以暂时麻痹神经,减少一些痛苦。后来在我的日常劝导下,他也算是戒烟了。

现在想来,他当初想借烟麻痹的痛苦,是关于江寻的。

那天我提完分手后,他并没有同意,只将我抱得极紧,勒得我几乎喘不过气。

他的手腕是因为江寻折的,我给他揉了三年,他那天晚上是和江寻在一起,他说是加班,他曾经最喜欢黄桃,却对我说过敏不能吃。

这些,他可以当做没发生,我不能,每每思及此,都会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夜间惊醒时,看见唐遇站在窗边抽烟,黑夜中泛起点点猩红。

见我坐起他连忙掐灭烟,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做噩梦了,或者是不是渴了。

我没有理他,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