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李渊为什么斗不过李世民?

玄武门之变:振臂一呼的非典型夺嫡

出自专栏《夺嫡:阻我皇道,安忍无亲》

谁才该执掌大唐江山,所有人早已心中有数。

连房玄龄都叹气:

有秦王在,未免显得陛下与衮衮诸公,都太愚蠢,太怯懦了些。

因此,那个百姓期待了四百余年的大唐,那个天下大治、四方来朝的大唐,也终于在玄武门之变后,真正成为了现实。

·1

很多年以前,李世民还很年轻,满眼都是火,兴致勃勃,要结交天下英雄。

刘文静人在牢里,也没逃过这道目光。

久未得志的刘文静,宛如一把干柴,最喜欢遇上烧光自己,点燃大隋的少年烈火。

两个人就在牢里指天画地,刘文静给他分析天下局势。

跟他说大隋必然撑不住,随时可能完蛋,这会儿谁揭杆谁就有大义。

李世民心潮澎湃,他走过雁门,见过江湖,多少破家的百姓,多少流离失所的苍生,心里早有舍我其谁的想法,就缺一个足以说服关陇门阀的有识之士。

刘文静就是那个有识之士。

是刘文静第一个为李唐分析局势,鼓动李唐起事,也是他不计生死去与突厥结盟,避免李唐几线作战,开国之功可谓是不可或缺。

然而,就因为他与李渊器重的裴寂有嫌隙,与李渊器重的关陇世家不合,酒后骂了两句必杀裴寂之类的泄愤之语……

刘文静以谋反罪,被判处极刑。

李世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苦求无望,眼睁睁看着刘文静在刑场上被人首两分的那一幕。

是自己从牢狱之中把刘文静捞出来,是自己跟刘文静一起决定起事。

但他只能看着刘文静赴死,什么都做不了。

刘文静在空中飞起的那颗头颅还在笑,李世民隐隐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李世民知道刘文静一定看到了他,刘文静在想:二公子一定会给自己报仇的。

只可惜很长一段时间里,李世民都没法为他报仇。

刘文静死的时候,是武德二年,李渊成了皇帝,李建成当了太子,他们觥筹交错,天天与关陇重臣谈笑风生。

李世民贵为太尉,节制关东兵马,可身在长安城内,并无这许多兵马。

比起他的父皇与太子,弱了不止一筹。

要夺嫡也好,要报仇也罢,都希望渺茫。

·2

李世民杀上玄武门前,有没有想过更温和的方式呢?

他身边有着房玄龄这样熟读史书的夺嫡行家,应该是提醒过他的。

房玄龄或许会说:夺嫡这事向来有惯例,你要奉承上意,拉拢重臣。

李世民:哦?

房玄龄掰开了给他讲:奉承上意,那即便是刘文静你也不该救,你知道皇上不喜欢他这么张扬,你甚至该自己杀了他。必要之时,你还要给皇上的宠妃送钱,给宫里的太监送钱,但凡皇上有什么风吹草动,你都得打起十二分主意伺候。

拉拢重臣,那就是太子正在做的。

六朝旧事如流水,都是这么流的。

李世民听完:这不就是跪着当孙子吗?我要是腿脚利索,跪得下去,我至于跟刘文静一见倾心,至于鼓动我爹揭竿反隋吗?

房玄龄看了看天:那没辙,长安城里你还想站着,你就只能输。

李世民没说话,就喝酒。

三杯酒后,李世民忍不住骂出来:贼你妈,我还能不能给刘文静报仇了?

房玄龄又叹口气:「什么时候了,你还想报仇的事呢?」

「你得想成王败寇,输的那个人到底还能不能留条性命。」

天外的云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李世民端详良久,忽然扬眉道:「我还是不信,这个天下还不是我来收拾,我都能收拾这个天下了,还能没法子报仇?」

房玄龄欲言又止,自己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每次碰到李世民说这种话,总想劝他别这么少年意气,你得低头,你得学会先跪,才能蓄力站起来。

但房玄龄劝不出口。

房玄龄瞅着这位在困局之中,散发着勃然不可遏制之意气的秦王,长长吐出一口气。

说成,你尽管去收拾天下,夺嫡我给你想办法。

天下很快就需要李世民来收拾了。

·3

武德二年十月,也就是刘文静死后没多久,刘武周宋金刚借得突厥兵,长驱直入。

留守太原老家的李元吉,先派能打的将领只带几十人出去送死,随后劝部下整兵守城,自己则会出兵袭营。

完事就偷偷带着自己的妻妾弃城而逃。

派去的援军更是离谱,主帅跟马谡一样,高坡扎营,被断了水源还施施然出去找水,被杀得死伤无数,逃回长安。

这位援军的主帅,正是冤杀了刘文静的裴寂。

就这,李渊还是让裴寂镇抚河东。

于是,晋中平原,被刘武周宋金刚兵马杀穿,兵锋直逼关中。

长安震动,李渊开朝会,关陇忠臣明白他的意思,纷纷提议丢掉河东,固守关西。

太子李建成也缓缓前行半步,道:儿臣认为几位大臣老成持重,是公允之论。

李世民闭了闭眼,梦境越发清晰起来。

特别是当他的余光瞟到自己老爹微微松了口气,他更确定今日朝会的意义:

无非是让重臣和太子,把父皇不想主动说的话,说出来。

都特么到这个份上了,还要保威权,还要搞政争。

李世民忽然有点想笑,他要是真跪着夺嫡,去给这些人当孙子,那他就不是李世民。

这会儿李渊的话音传下来,他还是很稳重,综合众人的意见,说那就按诸君与太子的意思,贼军势如破竹,三万人确实未必挡得住,不如暂避锋芒,退回关西。

庭下寂寂,李建成在那参拜,大臣们深以为然。

李世民不以为然。

李世民直接跳了出来。

房玄龄的眼皮跟他一起跳了跳。

万众瞩目之下,李世民深吸口气,目光凝定道:

「退回关西,大唐就只能割据一方,败亡是迟早之事!我愿领精兵三万,必能平定刘宋,克复汾晋!」

众臣的目光落在李世民身上,被少年意气烫伤了眼。

那几天里,李渊犹疑不定,把李世民叫进宫,拉着手说:这仗要怎么打,你能不能告诉为父?

李世民笑起来,神采飞扬,指点江山道:「刘武周宋金刚进兵这么快,晋地多的是小城池,他们掌控不住,前线拉扯,后方骚扰,只要断粮断水,等他们退兵时衔尾追击,焉有不胜之理?」

李渊转了几圈,终于咬牙决定去赌。

他泪眼朦胧,拍着李世民的的手说:若没有你,为父真不知该怎么办了,大唐不能没有你,等你得胜归来,大唐的江山还要由你看顾啊。

当儿子的忍不住也握紧了老爹的手,觉着爹心里终究还是有我的。

那年冬天,李渊亲自送李世民,推崇之意溢于言表。

仿佛前几个月执意杀刘文静的,根本不是他。

4.

李世民再度统帅大军,回到了属于他的战场上。

但很多战略说来简单,执行起来无比艰难。

你说前线拉扯,那怎么拉扯?

裴寂这智障玩意又被派到前线迎敌,没啥本事对百姓倒是挺狠,直接逼反了夏县。

裴寂赶紧去征讨夏县,还没破城呢,又被尉迟恭逮到机会,一波突袭生擒了裴寂在内的一群高官。

这会儿李世民刚到柏壁没多久,除了探查地形,别的啥也没来得及做。

劣势都这么大了,你能怎么拉扯?

其实也简单,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尉迟恭去打裴寂、救夏县,那李世民就不能跟在尉迟恭屁股后面试图救援裴寂。

李世民直接预判了尉迟恭的动向,在尉迟恭回兵的路上设伏。

别人预判尉迟恭的动向,都是回他的营寨,李世民目光独到,认定了尉迟恭抓来这么多朝廷大员,就一定会去给宋金刚刘武周请示。

美良川设伏,大败尉迟恭。

之后尉迟恭只要出兵,就被李世民预判路线,半路截击。

宋金刚的粮道也被唐军盯上,他麾下的将领南北奔走,却两处败北,时日一长,宋金刚只能撤。

这一撤,冷静沉着了几个月的李世民,忽然拔刀,趁宋金刚退兵之际出击,一昼夜行二百里,数十战皆胜。

还不停,李世民还在追。

这场追击战,李世民不食二日,不解甲三日,追宋金刚到峡谷之中,一日八战,皆大破,俘虏斩杀敌军数万。

这把大唐最锋利的刀,才堪堪收鞘。

见宋金刚败得这么彻底,刘武周当场放弃并州,逃亡突厥,尉迟恭献城投降,汾晋强敌授首,大唐转危为安。

这份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这把所向披靡的刀,跟长安城里的勾心斗角当真是格格不入。

不久后虎牢关开打,李建成跟李元吉只能眼巴巴望着李世民继续统兵,因为他们深有自知之名,跟王世充、窦建德两王对峙,我上我是真不行啊。

没人想到,李世民虎牢关大胜,一战擒两王,平定洛阳,威震天下。

回长安时,李渊亲自带百官迎接,笑呵呵的,脸上的皱纹绽成了一团菊花。

他拍着李世民的肩膀,大声说:「秦王功盖千古,没一个旧官爵能彰显吾儿风姿,特加封秦王为天策上将,位在王公之上!」

只是,望着人群中欢呼声格外响亮的秦王府众臣,李渊笑意满满的脸上闪过一丝寒光。

·4

那抹李渊脸上的寒光,落入了李世民心底。

那两个被李世民生擒的大王,一人是隋朝旧臣,一人是河北泥腿子。

隋朝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