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对外开放,请先登录
如果已登录刷新页面即可

登录 注册

有没有比黑暗森林更黑暗的理论?

哈洛恒河猴实验:生存,需要关系的存在

出自专栏《不要考验人性:20 个经典心理学实验,带你见识人性运作规律》

当然有比「黑暗森林理论」更黑暗的理论,例如心理学家哈洛在「恒河猴实验」中使用的史上臭名昭著的「强暴架」。这个实验证明了,如果当生物最基本的依恋关系都不存在的时候,那么结果可能比「黑暗森林理论」还要「黑暗」。


这个架子可以将母猴的身体固定住,并将它们的头往下压,公猴便能骑到母猴身上。当时的场面这里就不说了,可以说非常残暴,整个实验室都回荡着母猴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


结果,在「强暴架」的辅助下,有 20 只母猴受孕产下幼猴。然而,这些在强暴架上受孕的母猴,有些直接杀死了幼猴,有些母猴对幼猴漠不关心,只有少部分母猴表现得「还算正常」,但养育行为明显迟顿,算不上合格的「妈妈」。


恒河猴和人类基因的相似性,高达 94%。


一些实验设计因为太过丧心病狂,没有心理学家敢用人类做实验,恒河猴就成了首选替代品。

以下照片展示的,就是实验中让人细思极恐的瞬间:

图片

这是一只小恒河猴和一只「绒布猴妈妈」的合影,表面上看起来,小猴子在紧紧依偎着这只诡异的机器猴妈妈,但是在这张照片背后,却有着更深的故事。


偶然发现,铸就了与猴子的缘分


哈利·哈洛,原名哈利·以色列,1905 年生于美国艾奥瓦州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大学时,哈洛师从斯坦福大学著名的智商大师特曼(Lewis Terman)。1930 年,在特曼的帮助下,哈洛取得了威斯康星大学的教职。

在威斯康星大学任教期间,哈洛与体型娇小、灵活敏捷的恒河猴结下了很深的缘分。刚开始,哈洛受导师特曼的影响,想以猴子为研究对象,主要开展灵长类动物智商发展主题的研究,并通过实验来界定恒河猴的智商大概范围。

图片

恒河猴智商实验开展的很顺利,哈洛获得了大量实验数据,并发表了重量级的文章,这让他在学校声名大噪,许多学生闻讯而来,陆续投入哈洛门下,校方也因此特别为他提供了实验用的场地。

因为实验设计的需要,哈洛需要对恒河猴的幼猴单独进行实验,这就需要将幼猴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而当幼猴离开母猴并被单独关到笼子时,它会表现得极度害怕,并且非常具有攻击性,甚至会撕咬一切它们看见的东西。

一天,一名实验助手在打扫笼子时,为了让幼猴在笼子里待着舒服些,就随手在笼子底部铺上了一块毛巾,之后,一只幼猴就被关进了这个笼子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孤零零的幼猴突然变得非常喜欢铺在笼子底部的毛巾,它直接躺在毛巾上,双手紧紧抓住毛巾。当实验助手想拿走毛巾时,那只幼猴便开始大发脾气,就像年龄幼小的孩子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实验助手在给幼猴用奶瓶喂奶时,幼猴也是吃完奶,就把奶瓶扔在一边,然后抱起毛巾,决不允许毛巾离开自己。

这一偶然现象引起了哈洛极大的兴趣,他心想:为什么幼猴在离开母亲之后,就会这么喜欢那条普通的小毛巾呢?难道是小毛巾触摸的感觉跟触摸母猴毛发的感觉很像,然后触发了幼猴的依恋?

这个疑问,哈洛准备用严谨的动物实验来解决,但这遇到了当时理论与观念上的阻力。在上个世纪上半叶,美国整个心理学界都笼罩在「行为主义」的铁幕之下,心理学界普遍排斥和否认情感与认知,认为行为是可以通过「奖励」或者「惩罚」来改变的。

在 1930 至 1950 年期间,全世界都流行冷酷无情的育儿主张:

著名儿科医生斯波克(Benjamin Spock)建议母亲们要定时喂奶;

著名心理家斯金纳以强化的观点解释幼儿行为,如果我们想让孩子不哭,就不应该去抱他们,这样才不会强化这种行为;

著名心理学家华生宣扬这样的教养方式:「不要溺爱子女。睡前不用亲吻道晚安,如果非要道晚安,宁可向他们鞠躬,握手致意,再熄灯就寝。」

因此,对于孩子依恋母亲的现象,心理学界普遍持「满足欲望」的观点来解释。也就是说,我们喜爱母亲,是因为母亲给我们奶喝。

著名哲学家赫尔(Clark Hull)与斯宾塞(Kenneth Spence)均认为:人类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满足欲望。饥饿、口渴、性欲等,都是人类想要满足的主要欲望。这种观点在当时就是人们所认为的普遍「真理」。

就在今天的中国,许多家长抱着同样的信念在对待孩子:

孩子期待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吃」;

孩子想与小伙伴多相处多玩耍一会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玩」;

孩子因为过于繁重的课业而想多睡一会儿,会被家长斥责为「贪睡」。

在这些家长的眼中,孩子永远都是「喂不饱且充满欲望」的「怪兽」,是「怪兽」就一定会贪,就一定要用暴力去「驯服」。而恰恰在这种信念下,催生出了类似「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变态教育理念,一批批的孩子失去了童年,饱受家长的「摧残」,直到失去自我,失去创造力。

在当年的美国,这样的观点也颇为盛行。

哈洛观察到的现象,让他对大家普遍认可的「真理」产生了质疑:幼猴在跟母猴分开之后那痛苦地嘶吼,以及对于那块毛巾珍如生命般地守护,给哈洛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哈洛心想:我所观察到的,绝不单单是欲望这么简单,幼猴行为的背后,一定还有更为深刻和根本的力量在推动。

恒河猴和人类基因的相似程度高达 94%,如果我们能了解猴子行为背后的动力,是不是可以更加了解人类呢?

铁丝网妈妈与绒布妈妈


为了解释这一现象,哈洛开始设计一个伟大而又残酷的实验,这个实验在心理学史极有争议,经常被后人,尤其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们所诟病。但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无论后人如何诟病,这并不影响该实验的伟大,也不影响哈洛在心理学史上的地位。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哈洛事先准备了若干铁丝和铁丝剪、厚纸圆筒、通电的线圈、钢钉、软布等材料。

他首先用铁丝缠绕出了一个成年母猴子的外形轮廓,这个「铁丝网猴子」拥有四四方方的躯干,腹部上方有个形似乳房的物体,尖端嵌着钢制的乳头,上头穿了小洞,可以将通往奶瓶的小导管放进来,并让奶水流出。

图片

作为对比,哈洛把厚纸圆筒套上绒毛布巾,做出另一个触感柔软的「绒布猴子」。由于厚纸筒的形状所限,「绒布猴子」的乳房只能设置一个,位置移到胸口中央。

哈洛把一群刚出生不久的恒河猴与他们的猴妈妈逐一分开,再逐个放进笼里,每个笼子里放着两只代理「母猴」,一只由铁丝缠绕而成的「铁丝网妈妈」,幼猴可以在「铁丝网妈妈」这里获取源源不断的奶水;另一只是用绒布做的「绒布妈妈」,「绒布妈妈」的乳房处是吸不到奶,但笑容可掬。

据研究助理的实验记载显示,那些母猴发现幼猴不见了,一边尖叫,一边以头撞击笼子,表现的极度愤怒与焦虑;而那些幼猴在各自被丢进封闭的笼子之后,由于看不见妈妈和同伴,就不停发出「吱吱」的刺耳叫声。它们害怕极了,一连几个小时都静不下来,整个实验室笼罩在幼猴此起彼伏的恐怖叫声中。焦躁恐惧的幼猴蜷缩成一团,尾巴高高抬起,露出屁股,稀软的粪便不断从肛门流出,喷得笼子里到处都是,臭味弥漫,久久不散。

几天之后,由于幼猴始终见不到母猴妈妈,它们便非常自觉地爬到「绒布妈妈」的怀里,趴在它胸前,用纤细的手抚摸「绒布妈妈」的脸,轻咬它的身体,或者在它腹部背部蹭来蹭去,一蹭就是几个小时。由于在「绒布妈妈」的「乳房」处吸不到奶水,幼猴就非常小心翼翼来到「铁丝网妈妈」的身边,试探性地去吸「铁丝网妈妈」的「乳房」,一吸发现有奶,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但很有意思的是,幼猴一旦吃饱,便马上跳回「绒布妈妈」的怀抱,并一直待在「绒布妈妈」的怀抱里,不肯离开半步。

哈洛详细统计了幼猴在吸奶和拥抱上所花的时间,并将结果绘成图表。看着这张实验数据表,哈洛激动的心情不以言表,因为这意味着他的实